「豬仔」出洋:簽下賣身契,到東南亞尋找新生活的華工們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豬仔出現的背景

清初的海禁政策,最大原因就是防範反清復明等抗清活動。故順治、康熙年間屢申海禁。乾隆朝後,國勢由盛入衰,到了鴉片戰爭 (1842) 後終於曝露出中國的積弱,南京條約的簽訂,開放五口通商,但這並不代表華民可以自由的出洋,人民的生活依然困苦,多數的人仍然想冒一線生機的險,到南洋去找生存的機會。

加上十九世紀,美國南北戰爭之後,黑奴大量解放,可是美國及其它地區仍是需要大量的勞工,中國沿海的人民就成了最佳的來源,也因為多數來自下層的弱勢百姓,加上出海工作的基本條件待遇都非常差,當時的人也稱這樣的勞工為『豬仔』。

正因如此,華工出洋在鴉片戰爭 (1842) 後的一百年始達到高潮。以現今新馬一帶為例,從 1800 年到 1940 年,海峽殖民地和馬來聯邦入境華工累計上百萬人次,而這些移民大多數均來自於東南沿海省份的勞動人民 (註1) 。

這一波出洋熱潮不僅是與清朝立國以來的海禁政策背道而馳,而且與中國人根深蒂固的傳統觀念相悖。『有土斯有財』的觀念不再禁錮著廣大的漢民族,所謂『漢人怕水』的概念早已被一批批出洋尋找新天地的人給打破。華僑在這一時期移居的地方遍及世界各地。

有一部分人是以自由人的身份出洋,有一部份人是透過大型移墾的方式,但仍有許多人是通過『契約華工』的方式出國。不論是何種方式,會選擇到異地討生活,絕大部份都是生活陷於困境的人。

什麼是「契約華工」?什麼是「豬仔」?

最早有關「豬仔」的定義,一說是出自上海《申報》所刊載的〈「豬仔」探源說一文〉;另一說則是出自《澳門紀略》。西方對這樣的勞工正式稱法叫「契約華工」,意指華僑「自願」通過簽訂契約,到外國去做工。其實華工的「契約」許多是在誘逼下簽訂的,幾乎和賣身契差不多。

事實上,『契約』不過是一種騙局,華工出洋後的待遇與契約上所刊載的完全是兩回事,而對華工來說,這契約就是賣身契,簽約後的華工完全喪失人身自由。至於「豬仔」則是當時更通俗普遍的叫法。

「豬仔」的買賣過程是大致上是南洋各地的種植園主與礦主,將所需華工人數與條件列出,交到設在中國東南沿海的洋行,由他們代招,洋行再交由專是人口販賣的「豬仔館」去辦,由他們各處去招人。所謂「招」即是一種拐騙的手段,有的用花言巧語,有的則採取綁架的方法。一旦進入「豬仔館」便失去自由,這種「豬仔館」在東南沿海各口岸均設有,其中以澳門最多。

被囚禁在「豬仔館」的華工在登輸出洋前,還要受到雇工單位及當地官吏的盤查,供詞必需要說出外工作是出於自願,否則會被押回去毒打,直至說出「自願出洋」被登記在案為止。「契約」是洋文的,主要規定做工年限、工資、地點等。但許多「豬仔」為文盲,不懂洋文,通常會被印上指模,更甚者會在「豬仔」的身上烙下代號,代表他們即將要抵達工作的地點。領得一些安家費後,就只能任人擺佈。

在到達目的地沒日沒夜的工作前,還有一大段苦難的海上航程了。運送「豬仔」的船隻多為帆船,設備簡陋,基本衛生條件不足。行駛極慢的帆船,狹小的船艙,在熱帶海洋上飄盪數月。加上販賣「豬仔」是十分有利可圖的交易,船主為獲取暴利往往超載,「豬仔」登船後即監禁於緊閉的船艙裡,白天只能肩挨著肩屈膝而坐,晚上人靠著人躺下,船艙內空氣十分的污濁,吃的是腐壞殘食,加上水手的虐待、折磨,造成極大身心痛苦(註2),故死亡率驚人。

chineseworker
圖為正從廈門乘船出國的華工(圖片來源:http://www.nthqbwg.org/big5/HQLS.asp)

「豬仔」在南洋當地生活

華工被運至東南亞,多數被運到馬來半島、印尼、婆羅洲開田闢荒或是種植煙草與橡膠。清末曾經有一篇短篇小說〈豬仔還國記〉,說明「豬仔」的實際生活狀況(註3)。內容大致為:廣東人士雖略懂文墨,也成家立業,但遇到生意不順利,到省城找機會時,就遇到「豬仔」掮客,貌似義氣豪邁,替他抱不平之外還介紹賺錢機會。所以廣東失意商人就被騙簽下契約,賣到南洋當苦力七年,毫無音訊。之後他的妻兒變賣一切家產到處尋人,最後終於在南洋找到已被折磨不成人形的先生,然後經過在廣東的家人奔走借錢,終於把人贖回家的故事。

在當時大部份有關「豬仔」的故事都跟上述故事雷同,大部份都在敘述「豬仔」無奈、悲慘的一面,但實際上儘管一般華工平日在惡質的環境中,工作勞動十分辛苦,但在其低層的生活裡,亦偶有休閒輕鬆的一面。如:中國的新年假期中,還是可以看得到舞龍舞獅及迎神賽會等慶賀活動。這些節日活動的傳統習俗成為支持「豬仔」度過漫漫歲月的力量。

值得一提的是雖然「豬仔」從事的多為勞動力高的工作,一旦他們有幸脫離「豬仔」生涯,也就在當地落地生根,並且將原鄉觀念自然帶入當地,形成一種「地緣」與「業緣」的移民社會發展。例如:廣東興化人大多為三輪車伕,他們努力賺錢從車伕-計程車司機-車行,藉此一步步達到光宗耀祖的目標,這種模式從清末開始就存在於馬來西亞的華人社會中。

結束「豬仔」販賣

對於苦力的悲慘遭遇,清廷早先並不重視。地方官對於此惡況也很少干涉,更別說上奏朝廷,這些都間接促使「豬仔」販賣的猖獗,從1850年代到1870年代,幾乎所有東南沿海主要的港口皆有招工館的設立。一直到 1865 年,英法公使曾與中國總理衙門,會商中國契約工人出洋辦法,最後由恭親王提出三條:

1、 中國政府承認華工自由出洋…,惟其契約以三年唯限…其工作之時間,疾病之撫恤軍有規定。

2、 凡以強迫招誘手段,招華工出洋者,根據國法處以死刑。

3、 出洋之處以通商口岸為限,以便外國領事幫同辦理(註4)。

後來清廷經過幾次與外國協商之後,由李鴻章於1874年簽訂的「中秘通商條約」及1877年的「古巴華工條款」最具意義(註5)。

根據過去資料顯示一名「豬仔」從招募到運抵南洋,盤纏食宿費用約五六十元,售價二三百元。根據契約,每月工資 5 元,期限 3 年,工資共 180 元,但經層層抽剝,所得不過數十元。正常情況下, 3 年期限一到,即可獲自由,但若沾染賭博等不良嗜好,欠下債務,就只能繼續當「豬仔」抵債。早年流傳的一首《南洋吟》便將這些「豬仔」的遺憾唱到心坎裡(註6)。

以過去的馬來西亞為例,  1916 年廢除「豬仔」制度,但第一次世界大戰以後,去南洋謀生的華工又成倍增長,成為變相的「豬仔」。這個情況一直到二次世界大戰爆發才結束。縱觀整個「豬仔」發展,大約從十九世紀中期盛行至二十世紀初期才結束,可說是華僑血淚史上的一頁,但同樣也是易被世人忽略的一頁。

*註解:

註1:他們絕大多數來自粵東潮州、惠州等地和珠江三角洲各縣、海南島,少數來自閩南八縣。

註2:據同治十一年九月二十三日《申報》記載:
『其所謂「豬仔」者,累累登岸,囚首垢體,鵠形鳩面,…兼其人皆疣痞遍身,幾不可近,且每人身穿紫花布衣服,其垢膩狼籍,亦竟與乞丐無異…』(資料來源:朱煜善,《海外華僑》)

註3:〈豬仔還國記〉一文原載於《小說月報》第四卷第三號,僅兩千餘言。「粵人某,幼讀書,粗通文義,且娶妻生子矣,因經商折閱,佗傑無聊,乃覓食廣州省城。在逆旅中遇一人,其人義氣豪邁,對某之不得志甚表關切,自言當竭棉力,為覓枝棲,某遂被誘往星洲,被騙賣為「豬仔」,而為石炭礦之苦力者七年。某一去數年,絕無音耗。妻弟某經商星洲,遣人四處偵訪,並取其舊日肖像,遍送各埠登報,並散佈傳單,亦無影響。其妻亦變產攜兒至星洲,依弟以居,其必得夫耗而後已。一日得某埠報館一函,云有人投書云,前所刊像招訪之人,現在某礦場為豬仔苦力,慘苦萬狀云云,其妻弟得訊,往還數次,終以原價贖之歸,一家人幸得團圓云。」 (資料來源:《中國人的根》)

註4:資料來源:《中國人的根》

註5:1、禁止苦力買賣。2、防範未來可能繼續發生的迫害華人事件。3、糾正過去迫害華工的種種錯誤(資料來源:吳劍雄,《海外移民與華人社會》)。

註6:「正月出門到如今,衫褲著爛幾下身。一心賺錢歸家使,不知惹債又上身。……香港行過七洲洋,風波水浪得人狂。……三百六錢買管筆,畫妹人像壁上安。」(資料來源:下南洋http://www.sinchew.com.my/qingyi85/page.php?p=page4)

*延伸閱讀
1、 小說:情鎖南洋(作者:黃月亮 刊於晉江文學網 ) 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2426054
2、 書籍:誤闖叢林的校長:浪漫遊東馬(華成出版,2011)

黃偉雯

黃偉雯

國立中央大學歷史研究所碩士
做過最特別的工作是當過第一位台灣籍的馬來西亞華文獨立中學校長.當過許多年的高中歷史老師,目前為作家.歷史文化講師及印度彩繪師
西班牙語學習中  
黃偉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