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蜘蛛網】他和他的風花雪月

Print Friendly

在2015年6月27日,美國最高法院認定憲法保障同志婚姻,於是美國成為了全世界第二十一個全面承認同性戀婚姻的國家。這個劃世代的決定,也引起台灣社會諸多的討論。

有部分反對同志婚姻的人主張,同性戀是違反「中國傳統價值」。綜觀中華歷史,對於同性愛並未有強烈的批判或否定,就是有些特別、卻也不至於大驚小怪的現象。

中國最早的詩歌總集《詩經》當中的《國風.鄭風》,收錄的不少詩篇很有可能就是男男之間的思慕之情; 到了春秋戰國時期,上流社會開始興起一股愛慕男寵的風潮,比如衛靈公與彌子瑕的「分桃之愛」、魏王與龍陽君的「龍陽之好」,相信大家都耳熟能詳。

到了西漢,那更是火力全開,西漢皇帝幾乎人人有男寵,多到班固的《漢書》都還要為這些男寵另開一部《佞幸傳》,其中最有名的就是漢哀帝劉欣與董賢的「斷袖之情」。

此外西漢的女女之戀亦有所提及,《漢書》記載漢哀帝劉欣時期,宮中女官道房與曹宮有「對食」的情形,也就是這兩人在深宮中寂寞難耐,因此發展出來的戀情,後來也適用於太監與宮女之間,只能洗牌跟砌牌、而不能胡牌的類夫妻關係。

而「對食」原意是指一同用餐,絕對不是你們想像中 (14+9)×3= ? 的那種行為。

與其說這些君王們是同性戀,倒不如說他們只是把男色當成一種興趣,他們自己也好女色、置後宮,而男寵本身也不是完全的同性戀者,像董賢也有自己的妻室。

因此我會說他們是君臣之間的「特殊性關係」。

君臣之間的「特殊性關係」。(再次強調)

 

東漢時期,同性之愛的記載比起西漢銳減許多,比較著名的便是大將軍梁冀與他的小白臉秦宮,秦宮帥到連梁冀的妻子孫壽都垂涎,於是孫壽也跟秦宮有一腿,三人行好開心。這段歷史太勁爆了,適合拍成一部情慾電影,片名就叫:

《DOUBLE LOVE:空虛被它填滿的同時、也填滿了她的空虛》

到了三國,有關同性戀的記載變得極少;直到晉朝開始以至南北朝,同性戀的事蹟才又開始百花齊放。《晉書》記載:「自咸寧、太康之後,男寵大興,甚於女色,士大夫莫不尚之,天下相仿傚,或至夫婦離絕,多生怨曠,故男女之氣亂而妖形作也。」

「咸寧」、「太康」是晉武帝司馬炎在位時的年號,已是三國時代的尾聲、晉吳兩國對峙的時候。從晉朝開始一直到南北朝,男男之間的情愛又成為了一種風尚。

會造成這樣的現象,主要是因為晉朝皇室的司馬家,是東漢、曹魏兩朝的世族,結果為了篡位,不知殺了多少人、雙手染了多少鮮血。這樣的政治動盪,讓當時的知識份子對於以往所深信的儒家「三綱五常」,產生了混亂與質疑。

他們想要逃避這些爭權奪利的骯髒世界,轉去擁抱崇尚自然的老莊思想,以往這些禮法規範再也無法信任,不如做自己、好自在,這也是之後「魏晉玄學」發展的濫觴。

而魏晉玄學的代表團體,非「竹林七賢」莫屬了。《三國志》裴注引《魏氏春秋》記載:「(嵇)康寓居河內之山陽縣,與之遊者,未嘗見其喜慍之色。與陳留阮籍、河內山濤、河南向秀、籍兄子咸、琅邪王戎、沛人劉伶相與友善,遊於竹林,號為七賢。」

“WLA vanda The Seven Sages of the Bamboo Grove”,作者Wikipedia Loves Art participant "va_va_val" - Uploaded from the Wikipedia Loves Art photo pool on Flickr。采用CC BY-SA 2.5授权,来自维基共享资源。
WLA vanda The Seven Sages of the Bamboo Grove”,作者Wikipedia Loves Art participant “va_va_val" – Uploaded from the Wikipedia Loves Art photo pool on Flickr。采用CC BY-SA 2.5授权,来自维基共享资源

「竹林七賢」當中的嵇康、阮籍,自組一個子團體為「嵇阮」,他們兩人的感情特別的好,好到有點異常。

嵇康字叔夜,《晉書》說他「有奇才,遠邁不群。身長七尺八寸,美詞氣,有風儀」,是個身材高大挺拔、有氣質又有文采的風流才子;阮籍字嗣宗,《晉書》則說他「容貌瑰傑,志氣宏放,傲然獨得,任性不羈」,也是有個性、有理想的花樣美男。

《世說新語》中有這麼一段故事:同樣也是「竹林七賢」成員的山濤,與阮籍、嵇康兩人剛認識便惺惺相惜、情不自禁,而這樣的「友誼」卻讓山濤的妻子韓氏起了疑心。

「老公,你給我說清楚講明白,你跟阮嗣宗還有嵇叔夜除了是好朋友之外,還有沒有更深入的關係?」韓氏問道。

此時的山濤,眼睛飄向了窗外,擺出了便秘般的文青臉,徐徐道:「我山巨源此生,只認為嗣宗和叔夜才是親密無間的好兄弟。」

韓氏見山濤答非所問、打迷糊仗,進一步追問:「你不說清楚,那下次他們來家裡作客,我可要親自證實。從前僖負羈的老婆也曾經觀察過狐偃和趙衰,所以不要阻止我。」

韓氏所提到的「僖負羈」,是指《春秋左氏傳》所載:「僖負羈之妻曰,吾觀晉公子之從者,皆足以相國」一事。晉文公重耳在四處流亡、寄寓曹國的時候,曹國大夫僖負羈的妻子看出跟隨晉文公的狐偃與趙衰,能夠成為晉文公的棟樑。果然狐偃與趙衰在後來晉文公統治晉國時,助力良多。

等到阮籍和嵇康來家中作客了,韓氏早有預謀,準備了一堆豐盛的大餐還有美酒,在他們酒足飯飽時,又勸他們留下來到客房過夜。

深夜時分,眼見時機到來,韓氏躡手躡腳地走到客房邊,在牆壁上挖穿了一個洞,想偷看阮籍和嵇康在房間裡有沒有做什麼壞壞的事。

好一個女中豪傑!韓氏除了能引經據典說服丈夫之外,竟然還會一陽指!牆壁都能給她挖穿,實在深感敬佩。

認真講,《晉書》記載山濤「布衣家貧」,可以推測山濤的住屋類似今日中國農村尚存的「土坯房」,質地沒有那麼堅硬,只須用手指或是簡單器具,便能在不動聲響的情況下,將牆挖穿。

總之韓氏終於可以滿足她的好奇心了,她湊眼往牆洞內一看……

這一看就看到天亮。

山濤一早起床,走進客廳,發現韓氏愣在那兒,雙眼佈滿血絲,還流著鼻血。

「老婆怎麼樣,很精彩吧?」山濤胸有成竹地問道。

「太讚了!」韓氏豎起了大拇指。

等韓氏激動的心情平息下來後,語重心長地跟山濤說道:「阮嗣宗跟嵇叔夜比你這死鬼還有才!」

「哪方面?」山濤問。

「很多方面,你只有兩樣比他們好。」韓氏回。

「哪兩樣?」山濤又問。

「閱歷跟風度。」韓氏回。

「喔……這樣啊,他們也是這麼說啦。」山濤有些失落。

阮籍跟嵇康在那晚究竟做了些什麼,《世說新語》並沒有多提,也許他們只是在房裡溫習功課而已。

不過很多事情都是從溫習功課開始的。

除了嵇阮兩人的「美少年之戀」外,大家一般所熟知的三國英雄中,也有一號人物,在《三國志》中,洩漏出一些「斷背」的信號。

此人便是一代爽哥,集瓜哥與克群於一身的吳大帝孫權。

Sun_Quan_Tang

孫權的妻妾不少,光是有紀錄的后妃就有十人,理所當然的他也有很多子女,多到太子可以一直換,搞到子女之間殺來殺去的(見前文《孫吳一族的死亡詛咒》)。雖然孫權看似是個「直男」,但在他的心中,也挪出一塊位子,給了某個特別的男孩。

當時孫權還是一個十八歲的少年,當時的他隨著兄長孫策,進軍江夏討伐殺父仇人黃祖,並大獲全勝,軍隊正準備回到大本營會稽。

「二弟,在回程途中,軍隊在豫章稍作休息,我想順道去祭拜劉正禮大人。」孫策向孫權道。

劉正禮指的是劉繇,曾經擔任過揚州牧,後來被孫策擊敗,逃到豫章一帶後病逝。

「大哥,劉繇是敗軍之將,而且他都死了快三年了,怎麼你還要特地去祭拜呢?」孫權不解地問道。

「雖然我為了成就孫家的霸業,不得已才與劉正禮大人交戰,但劉正禮大人剛正不阿、有智識涵養,在江東名聲頗佳,也是一代名士。如今斯人已逝,作為晚輩前去致意也是應該的。」孫策回道。

來到豫章後,孫策便帶著孫權前往劉繇的墓。孫權見到正在守喪的劉繇長子劉基,不由得痴了。

劉基字敬輿,《三國志》記載劉基「姿容美好」,當時的劉基才十四歲,可能還沒轉大人,樣子又比較陰柔些,使得當時血氣方剛的孫權,有了見到一個清麗少女的錯覺。

孫策對於劉繇感到歉疚,畢竟當年出兵攻打劉繇,實在不能算是正義之師。於是他帶著補償的心情,「收載繇喪,善遇其家」,收留並善待劉繇的遺孤。

這是孫權與劉基的第一次相見,劉基的倩影在孫權的腦海中徘徊不去。《三國志》記載,孫權對他「愛敬之」,看來是難以隱藏對劉基的情感。

劉基不只是外表亮眼,他的個性也讓人欣賞。劉基自小跟著父親劉繇顛沛流離,生活過得很困苦,但他卻不自怨自艾;被孫策收留之後,又兄代父職,照顧年幼的弟弟們,每天忙到很晚才睡,天剛破曉又開始起床做事。

即便劉基後來娶了妻子後,妻子也很難見到他一面,可見劉基為了親人有多麼奔波;而他平常也不怎麼交際,因此家中也少有客人來訪。

孫策在收留劉基後沒多久也去世了,而劉基有很長一段時間都沒有在孫氏政權底下任官,也許是對於孫家的不諒解吧!認為如果不是孫策侵佔父親的領地,也許父親不會這麼早死。

繼任孫策位子的孫權,大概會是那少數前去劉基家中探望的客人之一,時不時送去些安家費或是日用品,想讓劉基的生活改善一些。

「唉!要是敬輿是女兒身,那該多好!」也許孫權會如此感嘆。

就這樣過了將近二十年,天下已是三國鼎立,孫權剛剛打敗關羽、取得荊州。曹操上表獻帝劉協,封孫權為驃騎將軍。這個時候孫權才終於說動劉基,擔任他的東曹掾(掌管高階官員的人事任用),兼任輔義校尉和建忠中郎,兩者均是擁有自己軍隊的武官職。

隔年,曹丕篡漢,自立為帝,冊封孫權為吳王,孫權又任命劉基大農。大農又名大司農,主管全國財政,由上述可知可見孫權是多麼重視劉基,進入仕途不過兩年便爬到如此高官。

孫權不但給劉基高官厚祿,而且也非常重視劉基的意見。有一次孫權大宴群臣,酒過三巡之後,喝到有點茫的孫權站起身來,幫參加宴會的大臣們逐個倒酒。

就在孫權準備幫一個名叫虞翻的大臣倒酒時,發現虞翻已經醉倒在地上,就在孫權離開了虞翻之後,虞翻又馬上清醒、起身坐著。

孫權立刻知道虞翻這傢伙是故意的,心想老闆要幫你倒酒你還給我裝醉,活得不耐煩了是吧?氣得立刻拔出腰間佩劍,準備要往虞翻的腦袋瓜斬去。

講到這個虞翻也算是一個奇人,他除了是一名儒學家之外,也精通醫術。虞翻尤其在《易經》這方面研讀得很有心得,當時還為《易經》作注並寄給孔融,獲得了孔融的高度評價。

不僅如此,虞翻的白目程度,也足以被稱作「孔融2.0」(見前文《天才與白痴 你黐定我黐》)。《三國志》記載虞翻「數犯顏諫爭,權不能悅,又性不協俗,多見謗毀」,時常把孫權惹得火冒三丈,最後乾脆把虞翻貶到交州(現今兩廣、越南北部),眼不見為淨。

就在孫權準備要斬殺虞翻之際,劉基趕緊出面抱緊孫權,制止他的行動。劉基勸道:「大王您在酒酣耳熱之時擅殺名士,就算虞大人真的有罪,又有誰能真的理解呢?大王您一向是禮賢下士、知人善任,如今要為了一個人而功虧一簣,值得嗎?」

「哼!曹操都能殺孔文舉(指孔融)了,我殺虞翻這個白目又算得了什麼?」孫權反駁道。虞翻果然是「孔融2.0」,由孫權親口認證。

「曹操濫殺孔融,為天下人所不齒;大王您是有如堯舜一般的聖君,怎麼跟曹操這個奸賊相比呢?」劉基回道。

此時的孫權總算冷靜了下來,想想劉基的話頗有道理,加上他抱著自己,心中不免小鹿亂撞,於是饒了虞翻一命。孫權更因此下了一道命令:當他酒醉的時候,如果突然衝動想處死誰,一定要阻止他。

又有一年夏天,孫權一時興起,想搞點康樂活動,於是帶著群臣到樓船上開趴。

「夏天就是要坐船啊,不然要幹嘛?」孫權瞪大眼睛道。

樓船行駛在江面上,外頭風光旖旎,船中孫權與群臣們也有說有笑、好不痛快。這時候天空突然烏雲密佈,沒多久就下起了大雷雨。

雨下得又大又急,很快船上的人都被淋成了落湯雞,只有孫權佩有御蓋遮雨。孫權一見劉基被淋得狼狽,心中不禁憐惜。

「來人!快將寡人的御蓋幫敬輿擋雨,別讓他的身子凍著了!」孫權急道。

御蓋是只有在帝王出外巡遊時專屬的儀仗,除非孫權許可,否則任何人都不可以使用,整個孫權統治時期,只有三個人被允許使用過御蓋。

第一個是孫吳大將周泰,他是因為身經百戰、整個身體都佈滿了傷痕,讓孫權極為欣賞,於是賜御蓋讓周泰使用。

第二個是孫吳大都督陸遜,擊退曹魏將領曹休的大軍來襲,獲得豐盛的戰果,還讓曹休病發身亡。如此顯赫戰功讓孫權決定賜御蓋給陸遜,讓他風光返國。

第三個就是劉基了。周泰和陸遜是用生命才能換來御蓋這樣的莫大殊榮,沒想到孫權只是因為怕劉基淋到雨而給了他御蓋使用權。可見劉基在孫權心中是如此重要。

後來孫權稱帝,劉基被任命為光祿勳(掌管皇宮守備),加平尚書事,表示劉基擁有進入核心、參與中央決議的權利。以上種種都說明著,孫權對劉基的愛沒有上限。

劉基在四十九歲的時候病逝,可想而知孫權心中有多麼悲痛。他將劉基的女兒嫁給了自己寵愛的四皇子孫霸,又送了她一座豪宅。每到逢年過節,孫權都會給予豐厚的賞賜,與孫吳最有權勢的世族同等級。

回顧中國古代的同性之愛,大部分都發生在宮闈之內,當事者未必天生擁有這樣的基因,只是因為環境的過度封閉、慾望很難找到適當管道宣洩;又或者是君王本身玩到沒東西好玩,所以劍走偏鋒。

相較之下,嵇康與阮籍在絕望的世道中,相濡以沫的情感,以及孫權對劉基全心付出而不求回報的柏拉圖式愛情,或許更為真摯且難得。

也慶幸我們是活在戀愛自由的時代,在不妨害他人的前提下,可以盡情表達心中所愛,不管是異性戀還是同性戀,你想愛誰就愛誰,想得多美就多美。

愛情萬歲!

連羅貫中都不知道的三國史!
非普通三國-正書封超越傳統史學格局,融合電玩動漫戲劇時事鄉民哏,
上萬粉絲狂敲鍵盤催促,終於等到──
「故事:寫給所有人的歷史」網站超高人氣專欄《三國蜘蛛網》首度結集!
作者:Somebody Sue/普通人
繪者:山本恩
《非普通三國:寫給年輕人看的三國史》6/17 磅礡上市
博客來|http://goo.gl/gLfXTx
金石堂|http://goo.gl/ZKCe0J
誠  品|http://goo.gl/MGUlkM
三  民|http://goo.gl/uYRVtu
讀冊生活|http://goo.gl/V98hv2
 
Somebody Sue/普通人
Follow me

Somebody Sue/普通人

普通人對於歷史的心得報告。
Somebody Sue/普通人
Follow 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