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備課漢筆記】後宮團團轉:歷史劇裡的真真假假,到底有多重要?

Print Friendly

雖有人戲稱真煩,但《後宮甄嬛傳》的確熱潮不退。曾經新春期間每日以七小時重播仍收視長紅,所向披靡之勢直讓人《步步驚心》。歷史系的同學們,不知道這些個年頭,是否幾度被當成免費的歷史顧問,好好被問了一番?譬如,嬛嬛究竟與若曦之間有什麼關係?!

电视剧后宫甄嬛传_2011

對於這種問題,我們大可輕鬆以對。就說,這是歷史劇,反正「播戲肖,看戲憨」。不過,各位是否曾經想過,這麼多人把「歷史系同學當顧問」這件事情,是不是有點意思?

雖然有點跳躍,但我直覺這首先代表大家對「歷史」還是感興趣的(這其實是歷史系的利基)。其次,我也覺得大家對「歷史系」還是有所信賴(這更是前輩努力所留給我們的無形資產)。不過,這樣的關係,對歷史系的我們來說,到底還可以怎麼思考?我認為,這樣的關係提醒了學術歷史,是應該花點心思面對公眾歷史的期待與挑戰了。當然,這種大問題無法在此申論。所以請允許我繼續偷懶跳躍。今天就先聊聊歷史真假與歷史思考吧~

歷史是過去曾經發生過的事情。只是現實世界卻以各種文本呈現過去。有些文本是根據歷史學術研究方法所得的知識,有些則是夾雜想像與虛幻,有些更是反事實的歷史敘述,例如神話、傳說與謊言。歷史、神話、傳說與謊言有時難以絕對而普遍的方式加以區分。在不同文化中,標準也不盡相同。

以所謂歷史偉人或著名人物為例,或許我們可以先簡單知道真實、非真實、謊言之間的動態關係。我們可以想想科學史中的牛頓,他是科學革命集大成者的偉大科學家,但後來卻也搖身一變成為《最後一位煉金術師》;政治史中的政治人物,如鄭成功,也曾從反清的亂臣賊子變成後來反清復明的延平郡王。更誇張的當然還有。許多歷史小說中的假,傳遞久遠竟也變成了真!這種小說與歷史互相指涉的緊張關係,簡直就是文學批評裡的「互文」關係了。學者龔鵬程在《武藝:俠的武術功法叢談》一書中指出,《笑傲江湖》裡的華山派,居然出現在大陸,還教授華山九劍,密傳華山紫霞功呢!歷史成為小說養分,小說又回頭成為現實的「證據」,真真假假,假假真真。

歷史真假的考究在歷史學研究裡有大家都能接受的研究方法。但是,我們也知道每個人都無法成為所有主題的專家。特別是對大眾來說,如果獲得百科全書式的正確歷史知識是不可能之事,那麼學術歷史或歷史教學到底能提供大家什麼?

我以為,讓大家意識到歷史的動態至關重要。因為動態暗示著並沒有絕對正確不變的歷史描述。從過去到現在,許多社會都期待以定於一的正確歷史來教育大眾,這樣的傳遞歷史,長期來看,恐怕造成反效果。「沒有絕對正確不變」並非說我們願意接受毫無學術規範的詮釋。但是,我們至少應該養成辨別不同文本的能力。

前些日子,新聞報導說有些學校以《後宮甄嬛傳》出寒假作業,測驗題中有貴妃、嬪、貴人等的位階排序。學校認為觀看歷史劇有助史觀養成,但,測驗題卻仍偏重知識填空,無涉歷史思考。我知道光憑一個題目下這判斷有失公允,但總不免幻想,學校若能藉此歷史劇熱潮,引導學生(順便多少也能影響其家人吧)思考史書、史料、課本以及歷史劇(媒體)各種文本的特殊性。知道這是一種真真假假、假假真真的文本。那麼,接觸並思考歷史或許才會有點趣味,歷史才不至於淪為學生口中乾燥無聊的「背科」。

歷史科絕對不應該是這位老兄──貝多芬(背多分)啦!
陳恆安

陳恆安

乖乖備課時,腦袋常跳出OS的大學老師。有天,發現備課OS很有開啟對話的效(笑)果,所以就斷斷續續寫下讀書、備課、上上課、聊天,以及自問自答的筆記......哪知,更有一天,來到這裡....
陳恆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