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搭乘捷運遊台北】中山堂:官方意識型態的晴雨表

Print Friendly

►前情提要:【搭乘捷運遊台北】名為「都更」的古蹟殺手

眾所周知,今日我國位於重慶南路的總統府,是繼承日治時期的台灣總督府而來。然而,這棟巍峨氣派的紅磚建築卻也不是憑空出現、無中生有。大家有沒有想過在總督府落成之前,統治台灣的最高長官又是在哪棟官舍處理政務呢?

穿過「西門印象」後,我們繼續往城中的心臟地帶前進。只要在衡陽路與延平南路交叉口左轉,以藝文表演場地聞名的台北中山堂便會立刻出現在我們的眼前。不過,各位可能不知道早在清領時代晚期,中山堂及廣場周邊曾經坐落著數棟清代的重要衙署,實為當時治理台灣的行政中心。

今日以藝文表演場地聞名的中山堂一帶,曾經是清代台灣的行政中樞所在。
今日以藝文表演場地聞名的中山堂一帶,曾經是清代台灣的行政中樞所在。

有鑑於法國曾在中法戰爭期間進犯台灣,清廷在 1887 年將台灣正式設為獨立的行省。此後,台灣全島級別最高的行政單位,便是設置於今日延平南路與武昌街口的台灣巡撫衙門。在巡撫衙門南側,則設有協助巡撫處理政務的台灣布政使司衙門,以及招待中央官員的欽差行臺。

此為展示於站前地下街的「清代台北城鳥瞰圖」局部。圖中的籌防局(即欽差行臺)與布政使司衙門,便位於今日的台北中山堂一帶。
此為展示於站前地下街的「清代台北城鳥瞰圖」局部。圖中的籌防局(即欽差行臺)與布政使司衙門,便位於今日的台北中山堂一帶。

1895 年,在甲午戰爭中落敗的清廷,被迫將台灣與澎湖割讓給日本。日軍進入台北城後,由於巡撫衙門已經遭到焚毀,便以原本的欽差行臺及布政使司衙門註1充當總督府的臨時官廳。等到總督府的新廳舍(即今天的總統府)於 1919 年竣工之後,欽差行臺等兩棟清代官廳則改為學校與展覽空間之用。

到了 1930 年代,基於布政使司衙門的建築結構逐漸老化腐朽,總督府先是將其完全拆除,其後又以紀念昭和天皇(1901-1989)曾經訪問台灣為由,決定在布政使司衙門與欽差行臺的位址上,另外興建一座可供民眾舉行集會活動之用的大型公共建築。

1923年,時為攝政的皇太子裕仁來台視察時,曾在總督府接受騎兵隊的歡迎。(Photo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1923年,時為攝政的皇太子裕仁來台視察,曾在總督府接受騎兵隊的歡迎。(Photo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考量到欽差行臺已經是當時碩果僅存的清代官署,總督府便將行臺建築拆解分為三等份,分別搬到圓山動物園(原台北市立兒童育樂中心)、淨土宗台北別院(今善導寺)與台北植物園三地予以保存。

至於新建築的規劃,總督府則交由營繕課技師井手薰(1879-1944)負責主持。 1936 年,外觀採用「防空色」註2設計的台北公會堂,總算正式宣布完工!在當時的日本國內而言,台北公會堂的建築規模僅次於東京、大阪及名古屋的公會堂,實可想見總督府對於這棟建築的高度重視。

台北公會堂由總督府技師井手薰設計,牆面則使用屬於防空色的淡綠色面磚。(Photo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台北公會堂由總督府技師井手薰設計,牆面則使用屬於防空色的淡綠色面磚。(Photo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弔詭的是,後來的時局發展可謂對總督府開了一個天大的玩笑。伴隨著日本於 1945 年宣布投降,國民政府不只將台灣劃歸為第十五受降區,受降地點正是由總督府一手打造的台北公會堂!當台灣省行政長官陳儀(1883-1950)從總督府官員接過受領證(類似降書的文件)的那一刻,台灣便正式地迎來了新的主人與命運。

陳儀到任之後,先是將台北公會堂更名為紀念孫中山(1866-1925)的「中山堂」;其後,政府又在中山堂的前方廣場增設了一尊孫中山的大型塑像。值得注意的是,這尊銅像的基座原本是由立於橢圓公園、紀念第 4 任民政長官祝辰巳(1868-1908)的銅像所使用。

設立於橢圓公園的祝辰巳銅像。(圖片來源

第二次世界大戰晚期,日本政府為了解決金屬物資的匱乏問題,接連發布了「金屬類回收令」,試圖將官方與民間的金屬收歸國有,以作為生產武器的原料。

在這種時代氛圍之下,祝辰巳銅像極有可能也遭遇了回收熔解的命運。等到國民政府接收台灣之後,就這樣直接在日治時期的銅像基座上,重新樹立了屬於自己的政治符號。

設於中山堂廣場的孫文銅像,底部基座是取自曾立於橢圓公園的祝辰巳銅像。
設於中山堂廣場的孫文銅像,底部基座取自曾立於橢圓公園的祝辰巳銅像。

國府遷台之後,直到 1966 年中山樓完工之前,中山堂都是國民大會的開會議場。此外,中山堂也曾經是總統就職、接見外賓的重要會場。身負著如此多重的政治使命,使得中山堂自然而然地變成向國內、國外傳遞意識型態的政治場域。

是故,中山堂大廳的廊柱,原本是以象徵日本皇室的菊花作為裝飾,國府則將其換為代表國花的梅花樣式; 1999 年,政府又在堂前廣場設立了「抗日戰爭勝利暨臺灣光復紀念碑」。以上種種行為,實可清楚看出中山堂所被賦予的政治宣傳任務。

中山堂大廳的廊柱花紋,圖中的梅花裝飾原本是安置象徵日本皇室的菊花紋章。
中山堂大廳廊柱的梅花花紋,原本是安置象徵日本皇室的菊花紋章。

除了宣傳意識型態的功能之外,中山堂也繼承了公會堂時期的文化機能。由於位處交通便利的城內地區,加上擁有大型的場地空間與設備,自 1950 到 90 年代,中山堂曾經是公教人員可以欣賞免費電影的公共空間。到了 21 世紀,中山堂則是延攬了台北市立國樂團進駐,轉型成為台北藝文界的重要表演場地。

從台灣的政治中心轉變為具有宣傳功能的集會場所,再蛻變為民間的藝文活動舞台,中山堂的命運可以說是有如走馬燈般變化無常。事實上,越是深入城內的核心地帶,我們就能看到越多與統治者關係匪淺的歷史建築。

台北中山堂紀念章。
台北中山堂紀念章。

時空偵探接下來要介紹的古蹟,便是位於我國總統府後方,負責修纂國史、保存總統副總統文物的國史館(原遞信部)。與總統府比鄰而居的地理位置,固然凸顯了此棟建築的特殊地位,卻也因此將其捲入了大時代的波瀾之中。欲知後話如何,請待下回分解!

 

►繼續閱讀:國史館:建築界藍正龍設計,兩度死裡逃生的強運古蹟

 

本文轉載自時空偵探的歷史行腳

──

註1台灣民主國抗日期間,曾以巡撫衙門作為總統府,並將布政使司衙門與欽差行臺分別改為類似行政院與國防部的「台灣承宣布政總理內務衙門」與「籌防局」。日軍進入台北城後,由於巡撫衙門已在戰亂中遭到焚毀,便以剛落成不久的欽差行臺充當總督府的辦公廳舍,布政使司衙門則作為陸軍部官舍之用。

註2隨著日本在中國的戰事逐漸升級,為了降低遭到空襲的機率,台灣不少完成於 1930 年代的公家建築,都使用了土黃色或草綠色的牆面設計。由於這些顏色具有混淆敵人視線的效果,因此又被稱為「防空色」。筆者於〈巖疆鎖鑰北門站〉一文所介紹的台北郵局,正是使用屬於防空色的土色面磚。

──

 延伸閱讀:時空偵探的寫作地圖

<div id="fb-root"></div>
<script>(function(d, s, id) {
var js, fjs = d.getElementsByTagName(s)[0];
if (d.getElementById(id)) return;
js = d.createElement(s); js.id = id;
js.src = “//connect.facebook.net/zh_TW/sdk.js#xfbml=1&version=v2.8″;
fjs.parentNode.insertBefore(js, fjs);
}(document, ‘script’, ‘facebook-jssdk’));</script>

宋彥陞
Follw me

宋彥陞

臺大歷史所碩士,目前為「故事」專欄作者和臺北城說書人。閱讀與旅行之餘,以筆名「時空偵探」在「關鍵評論網」與「故事」等平台發表近二十篇歷普作品,試圖以輕鬆活潑的筆觸將歷史的迷人之處推廣給更多朋友認識。最近的研究興趣聚焦於臺北城與日本各地名城,希望藉由追溯古蹟的歷史挖掘出更多被後人遺忘的精彩故事。臉書交流專頁:「時空偵探的歷史行腳」。
宋彥陞
Follw 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