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吧EP5.5】屬於高雄的二二八事件──雄中自衛隊

Print Friendly

高雄中學,二二八事件中唯一受到戰火波及的學校。巡禮校園,至今都可在牆壁上看到斑斑彈痕,到底當時發生了什麼事情呢?

高雄中學
高雄中學現今外觀,wikipedia

2月28日,臺北市民走上街頭敲鑼打鼓,對陳儀政府的忍耐已經衝破大氣層。而這樣的情緒也從臺北蔓延開來。到了3月3日黃昏,終於燒到高雄啦!大家群情激憤,許多貪官汙吏和中國來臺的人士就成為憤怒的臺灣民眾攻擊的目標。

就在這個動盪危急的時刻,一群以高雄第一中學為核心的學生挺身而出,努力安定社區秩序、維護校園安全,更保護了許多中國人士免於遭受攻擊,他們是「雄中自衛隊」。

3月3日,屬於高雄的二二八事件爆發後,高雄第一中學也成為了部分社會人士聚集或抗議的場所。這讓來到學校的一中學生非常擔心,大家商討後覺得應該要成立個學生自衛隊來穩定校園秩序。在達成共識後,先請初中部學生回家,然後由高中部學生以自願留守,防止校外人士進入校園。他們推舉校內經常擔任各種學生事務領袖的李榮河出任自衛隊隊長,以及常協助李榮河處理事務的陳仁悲擔任副隊長。

除了高雄一中外,還有高雄商業學校、高雄工業學校、高雄女中的部分學生前往參與一中的行動。這些學校在前一年因學生與站務員的衝突事件中曾發起聯合抗爭行動,而建立了互相聯繫的習慣。

雄中自衛隊紀念牌,wikipedia

雄中自衛隊成立後,除了維護校園安全與秩序,也成立「民眾保護所」,收容校內以及於校外所見遭到攻擊之中國人士,並提供他們與學生相同的飲食待遇。自衛隊的目的如此單純,不想與其他社會勢力結合、也不參與其他校外人士的行動,像是進入校園的校外人士凃光明最後也因學生的勸離,轉而參加市政府的處理委員會。

當時的高雄車站遭到憲兵占領後沒有人能接近,除了交通中斷,更讓糧食無法進入而引發生計危機,加上聽說車站地下道有民眾受困,自衛隊因此決定進攻高雄火車站。但自衛隊無論火力或組織都不敵憲兵,在接火過程中,一中畢業生顏再策腹部中彈而亡,成為此次行動中唯一的傷亡者。雙方交火五六個鐘頭後,經一中父兄會會長陳啟清調停後雙方皆撤出車站。

3月6日,市長黃仲圖等七人「和平代表團」,進入要塞司令部與彭孟緝談判,但所提出的九條「和平條款」卻令彭怒不可遏,認為等同造反,立刻以暴徒和叛亂組織名義逮捕代表團成員,之後更開始市政府、火車站及一中等處的鎮壓。 自衛隊知道一中將受到鎮壓後,衡量手中武器的不足與校園環境難以守備,至6日晚間,隊員多早解散。但因彭孟緝軍隊不知道一中實際的情況,7日清晨仍砲擊一中校園,高雄中學就這樣成了二二八事件裡唯一遭軍隊攻擊的學校。

雄中
高雄中學牆壁上的彈痕

事件落幕後,官方認為學生參與二二八事件是受到日本教育的遺毒,因此著手致力於糾正「狹隘偏激的錯誤思想」。校長林景元因「領導無方」受到懲處,一中及二中兩校也遭解散,重編整合為一校。雖然最後學校及政府對學生沒有嚴加追究,但緊接而來的白色恐怖時期,卻令陳仁悲等參與者對此事三緘其口,也不敢向兒孫透漏,直到解嚴以後,這段過去才重新被挖掘、研究。

事件爭議:

對於高雄中學這一段鎮壓,事件參與者在日後的回憶中,出現了兩派說法。要塞司令彭孟緝說,3月6日挨近校園時,發現許多外省人被綑綁在窗口做沙包;當時擔任國民黨高雄市黨部聯絡人的陳桐也說,看見外省人被放在窗邊當人肉盾牌。然而,根據參與學生的回憶,當時他們與武裝早已撤離,不可能強迫外省人在窗邊作人肉盾牌。另一位率領軍隊進攻、親臨現場的連長王坐金也說,進入校園後,未見傷亡,更無窗邊被當作沙包及人質的外省人。

另一件具有爭議的「證據」,是官方所稱於校園內搜得的「學生軍組織表-臺灣革命軍高雄支隊編制系統」、「三三暴動計畫」、「告親愛的同胞書」及「高雄學生聯合軍本部關防」等文書,作為學生反政府的證據。 但仍在世的參與學生均表示未曾見過這些東西,而且考量當時學生軍攻打火車站時毫不精良的組織,都讓人懷疑這些文書更像是當時政府所偽造的。

眾說紛紜的論述在在說明了二二八事件連真相至今都還未完全明朗,這也是我們正極力追求的,也許有一些事物注定要蒙上一層未知的面紗,但求真的努力對臺灣社會追求轉型正義的道路上是重要的第一步。document.currentScript.parentNode.insertBefore(s, document.currentScript);

臺灣吧

臺灣吧

臺灣吧致力於各式數位內容產出,希望有一天能成為臺灣數位內容的燈塔!

周邊贊助商品販售中!

詳情請上官網:taiwanbar.cc
臺灣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