殭屍史(五):尖牙與白毛是殭屍的標準配備嗎?

Print Friendly

上一篇:殭屍史(四):各種死而不化的屍體

談到中國古典的志怪書,大家第一個想到的,都是清代的《聊齋誌異》,而前文提到的《閱微草堂筆記》跟《子不語》,也是我們在討論中國殭屍傳說的時候,必然會提到的作品。如果要說華人的殭屍想像,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變得比較「生動」一點,大概也得從這個時候開始說起吧!

一講到中國殭屍,我們腦海當中浮現的共同想像還挺明確的。這種殭屍的形象,大致就是一具死而不腐的屍體,身上穿著全套的清朝官服,平時總躺在陰森的墓穴或義莊裡頭。如果哪個笨蛋不小心把他們的封印法術給破掉了,這些殭屍便會陡地目射凶光、面露獠牙,從棺木裡面飛將出來,然後雙手平舉、全身僵直地往前蹬跳,急切地要找個倒楣鬼來掐脖子吸血。

所有這些有關殭屍的既定印象,自然有很大一部份,都源自於八零年代港產殭屍電影的故事情節。然而,古典文獻當中的殭屍,和電影的描述是否一致呢?

Rigor Mortis 031 - 閱微草堂筆記.jpg
《閱微草堂筆記》書影。

《閱微草堂筆記》裡的一個故事,說清朝初年有個名叫胡宮山的大俠,曾經在夜裡跟一具殭屍搏鬥。胡大俠雖然練就了一身好武藝,但他說自己的拳腳功夫招呼到殭屍身上的時候,就像打中了木塊跟石頭一般,根本打他不痛。

情急之下,胡宮山只能爬到附近一棵高高的樹頂上,等到天亮以後,那殭屍沒了聲息,胡大俠才終於敢縱身下樹,看看殭屍究竟是怎麼回事。

根據胡宮山的回憶:那殭屍長了一身的白毛,眼睛則像丹砂一樣是紅色的,他的指頭彎曲起來像鉤子,利刃般的牙齒則露在嘴唇外邊。這模樣嚇得胡宮山「怖幾失魂」,也成了他後來一輩子怕鬼的緣由。據說胡大俠一輩子不敢一個人睡覺,膽子小到爆炸,全都是看到殭屍的後遺症。

胡宮山的「殭屍目擊報告」雖然只有短短二十一字,但已是相當不錯的觀察資料了。我們看這個清代案例裡頭,殭屍的紅眼、長爪、尖牙,其實和後來港產電影的殭屍形象都頗為接近。

特別是那個「如利刃」般的牙齒挺有意思。現代人的看法多半認為:八零年代港產電影當中殭屍吸血的行為模式,以及相應的尖牙利齒形象,應是借自同一時期歐美吸血鬼電影的創意。但胡宮山的奇遇記,說明了中國殭屍不光在現代電影裡面長了一口獠牙,其實清代的民間傳說也存在相仿的形象。然而,中國土產的殭屍,究竟會不會吸血呢?

Rigor Mortis 032 - 袁枚.jpg
袁枚。Photo Credit: Wikipedia

出自《續子不語》的一則故事說到:

江蘇吳江地方有個劉姓秀才的謀殺案,他的頭顱被人給砍了下來,可床上卻沒沾半點血跡,十分驚悚可怖。劉太太一大清早發現了這件事情,嚇得奪門而出,但他反而被懷疑是殺夫兇手,被官府給收押起來。但劉太太怎麼有辦法割了人頭又不流血呢?沒人知道。

事件於是成了一樁懸案。然而一個多月以後,有個樵夫忽然在劉家附近的山上,發現一口曝露在外頭的棺材。一夥人跑去把那棺材板給掀開,裡頭赫然見到一具屍體「面色如生,白毛遍體,兩手抱一人頭」──不消說,這人頭自然就是劉秀才啦!

地方官到了現場勘驗以後,當即下令把劉秀才的腦袋從殭屍手裡取下。但那殭屍把一顆頭給抓得死緊,幾個人七手八腳地拉拔半天,竟都沒能把頭給弄出來,官老爺一怒,就叫人去找一柄斧頭,把殭屍的手給用力砍斷。

斧頭一劈下去,殭屍的斷臂旋即噴出鮮血,眾人再看劉秀才那毫無血色的頭顱,這才明白過來,原來殭屍早把劉秀才的血都給吸乾啦!

Rigor Mortis 040 - skull.jpg
Photo Credit: Artur

類似上面這種殭屍吸血的故事,其實並不十分多見,故而我們倒也無從肯定:港產電影裡的殭屍吸血主題,是否與古典文獻之間有什麼承接關係。只不過,這樣的事情也確能得見於清代的殭屍傳說就是了。

然而,撇開吸血與否的問題不說,我們看上面兩個故事裡的殭屍,其實在形象上有個頗為有趣的共通點,那就是他們都生了整個身子的「白毛」,而在其他許多古典的殭屍故事當中,我們也都可以找到相近的形象描繪(據說西方的一些吸血鬼傳說,也會提到類似的屍體異象)。

其實,死後未腐的屍體看似繼續生出了毛髮,似乎是一種可以尋得科學解釋的現象,後來的人們可能把這種觀察擴大為殭屍想像的一部分,於是死屍的遍身長毛,也就成了後來許多殭屍故事的通例。

比方說吧,晚清文人宣鼎所寫的《夜雨秋燈錄》裡,有個故事就說到一具殭屍從墓裡頭被挖出來時「已體生毛脩脩」,全身長出乾硬的毛髮來了。

早於宣鼎一些的文人齊學裘,則在他的《見聞續筆》當中說到殭屍「白毛遍體,鬚眉指爪,長已五、六寸」。

而在其他一些筆記小說的故事裡,殭屍身上的毛色甚至還頗為多變。類似這樣的形象,一直延續到近代司馬中原的鬼怪小說也仍是如此,只是大概在電影當中要表現這樣的特徵比較麻煩,人們普遍也對殭屍長毛的傳說不大熟悉,這些中國殭屍的「固有特色」,也就沒能給繼承到電影鏡頭裡面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