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二八過後,戰鬥才剛剛開始──歷史課本沒告訴你的,很多事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作者:許浚騰

¤ 1947年3月3日

晚上,高雄市民響應台灣各地起義行動,開始到處搜索中國國民黨的貪官汙吏;另一方面,各校校長發給教職員「三角證章」,以保護清廉的中國籍教員。

3月3日,部分雄中、雄工、雄商學生為維護校園治安,自行組織自衛隊,當時雄女學生負責食物的部份。

「雄中自衛隊」並無特定領導者,團體採集團式領導,除管理並保護當時已停課的校園外,亦收留數名外省人士於當時校園旁的倉庫,並以「高雄學生軍」的名義發表了《告親愛的同胞書》與《告臺灣同胞書》。學生們沉痛控訴台灣「走了狗,竟來了豬」,呼籲建立自由民主的台灣。


¤ 1947年3月4日

【台北】

中山堂,一群學生聚集於此,準備召開治安大會。

【基隆港】

碼頭倉庫經過三天來的罷工罷課,基隆民眾情緒已經被壓抑到極限,來自八堵與瑞芳的民眾試圖突襲倉庫。一聲槍響,國民黨的軍隊開槍射擊,許多人中彈後被丟進海底。

【宜蘭】

市民代表會主席慷慨激昂的陳詞:「我們提出四項決議,要求政府應該整肅貪官污吏,各機關首長應引咎辭職,軍隊及政府機關禁止武裝攻擊人民,為了保護中國同胞的安全,我們應該將中國同胞集中在一個地方,讓青年保護他們。 」

【花蓮市】

召開市民大會。

【台中】

干城,謝雪紅跟他的夥伴們召集台中師專與台中商專的學生,結合民眾自衛隊,不到幾個小時就控制了台中市區與水湳機場。謝雪紅深知國民黨軍隊不會放過台灣人,做好大戰的準備。

【雲林,斗六】

陳篡地醫生改組斗六治安隊為斗六警備隊,曾經在越南與武元甲、胡志明並肩作戰的他,深知國民黨軍隊的素質之差,早就從越南帶了一批軍火回台,等著跟國民黨軍隊一決死戰。

【嘉義市,大雅路】

民風剽悍的嘉義人在陳復志的領導下組成三千人的軍隊,一路將國民黨軍隊打往大雅路跟水上機場,逼得國民黨軍隊被困在嘉義高中與水上機場,動彈不得。

【高雄,鳳山】

下午,高雄要塞司令彭孟緝派出巡邏隊,只要看到民眾聚會就開槍射殺。

【屏東市】

退伍軍人及青年攻佔警察局及市政府。

台東

來自中國的官僚全部竄逃,各區組成處委會以維持治安,進駐公務機關維持治安。


¤ 1947年3月5日

【台北】

行政長官陳儀接到一封電報,是從中國來的,上頭寫著已經派了二十一師準備到台灣來。

另一頭,青年蔣時欽成立「台灣自治青年同盟」,主張「台灣高度自治」。另外,「台灣民主同盟」散發傳單,強烈要求「台灣國際共管」。

由台灣社會菁英組成的二二八事件處理委員會,通過組織大綱,發表8項改革方案,決定要赴南京陳情。而全台各縣市以參議會為主體的二二八事件處理委員會的分會紛紛成立,爭相開會討論,並提出改革政治的要求。由於有委員會的居間協商,呼籲各地民眾不可胡亂毆打中國人,因此除了嘉義外,全台灣的騷動都已逐漸平息。

八條改革方案如下:

1.立即將「緝煙血案」兇手,在公眾面前槍決。
2.從優撫恤被殺者遺族,無條件釋放被捕者,並不再追究事件關係者的責任。
3.解除軍隊武裝,把武器交給「處理委員會」保管,由「處理委員會」負責維持治安,不要由中央派軍來刺激民眾。
4.撤廢公賣局及貿易局,公賣局長應就此次事件向民眾道歉。
5.一切公營事業,由台灣人經營。
6.長官公署的秘書長、民政、財政、工礦、農林、教育、警務等處長半數以上,以及法制委員會的委員,應起用台灣人。
7.法院院長、首席檢察官,起用台灣人。
8.立即實施縣、市長民選。

有恃無恐的陳儀,對於委員會提出的要求,以拖待變,宣稱民眾如有任何意見,可經由委員會反映,他會盡量接納改進。他知道只要等到二十一師上岸,主導權就在自己手上。

基隆

市參議會正、副議長黃樹水、楊元丁,分任處委分會正副主任委員。下設總務、治安、宣慰、調查、善後、糧食等六組。

宜蘭

宜蘭市長自動辭職。處理委員會宜蘭分會成立,推舉宜蘭醫院院長郭章垣為主任委員,黃再壽、陳金波、游如川為副主任委員,並立即請軍警及各機關負責人,相互簽名宣誓,為宜蘭和平秩序維持盡力努力。羅東地區則另有「羅東地治安委員會」,由羅東義警隊隊長陳成岳牙醫師領導。蘇澳,則在蘇澳水泥廠內,由員工自己組織「二二八處理委員會」。

花蓮

花蓮分會在中山堂召開第一次會議,有馬有岳、許錫謙、鄭根井及市內47里里長共50人參加。會中做成11點決議:

1.治安由青年團、學生、前曾受過軍訓的青年、本省警察、消防隊共同負責
2.禁止軍隊憲兵外出,必要外出時亦不准帶槍。軍糧由處理委員會負責籌備
3.糧食局及專賣局存糧,應交處理委員會平糶市民
4.交通、郵政、電力各機關應照常辦公
5.即時檢舉貪官污吏
6.不准發生流血事件,以平和手段解決一切政治問題
7.派委員三人監督縣長
8.一切官僚事業,應歸民間經營,圖謀人民福利
9.廢止海關
10.日產處理會所接收藥品,應緊急提出救濟貧民
11.將糧食事務所長撤職

台東

台東處委會推舉參議會議長陳振宗、國大代表南志信二人為主任委員,下設副主任委員七人及指揮、宣傳、治安等十一部。負責治安的隊伍曾出面接受警察局、憲兵駐軍之武器,但僅清點並未攜出,仍存放原單位,或填具接受清單及保管條,而另集中保管存放,並無散發給武裝隊員,隊員們只是協助留守的台籍警察維持治安。

新竹

新竹市長命令新竹市三民主義青年團另組一「治安隊」以制衡處委會之治安隊。下午,處委會在新竹中學開會,作成十項要求。

台中

謝雪紅取消台中的人民政府,另組「特別志願隊」,派赴虎尾支援人民軍攻擊機場。並與林獻堂等人成立處理委員會。

彰化

成立處委會分會。

斗六

陳篡地攻虎尾機場,俘擄300多名國民黨軍人。

嘉義

民軍發動攻擊紅毛埤軍械庫以及水上機場。警備總司令部參謀長柯遠芬下令空軍空運糧食,後援抵達水上機場後,兵力大增,軍隊又衝出機場,向民軍掃射。機場國民黨軍欲衝出重圍,與民眾發生惡戰,民眾被擊斃三百人之多。台中、斗六的民主聯軍赴援,台南工學院學生也開著卡車加入戰局,國民黨軍不敵,退回機場。因水電斷絕,孫志俊市長乃答應與嘉義市二二八處理委員會談判。下午,長官公署派陳漢平少將及嘉義士紳劉傳能與處委會展開談判。

高雄

民眾包圍一0五後方醫院以奪取槍械、物質未果。下午由劉家縐少校帶領一部滿載武裝部隊的巡邏卡車由鳳山經楠梓到高雄巡視,並準備一個班支援醫院,途中遭遇內載抗爭民眾之公路客車,軍隊開槍、當場數位民眾死亡,駐軍全撤至壽山。彭孟緝以七五砲八門集中攻擊市體育場示威。軍隊並向鼓山一路一帶掃射、封鎖。

市參議員及地方名流成立高雄二二八事件處理委員會,以議長彭清靠為主任委員,並任命郭萬枝為警察局長、呂見發為監獄長、呂見利為看守所所長、葉鴻鐵為港務局長。

屏東

人民成立「參謀本部」。 憲兵隊的警戒線外集結不少民眾。民眾攻擊憲兵隊。屏東市長撤往飛機場。


¤ 1947年3月6日。

(3月6日到3月8日的主戰場在高雄,過程可能略顯噁心,請勿邊吃東西邊看。)

【台北】

台灣省全體參政員上電蔣介石,說明事件原因及公署嚴重失政,並建請根本改革台政,勿用武力彈壓,以免事態擴大。

1947二二八大屠殺時遭中國黨虐殺的臺灣《人民導報》社長暨參議會議員王添灯_Taiwanese_Businessman,_Journalist,_and_Assemblyman_Wang_Tian-Deng_who_murdered_by_brutal_kmt_regime_from_China
王添灯

處委會正式召開,王添灯任會議主席。隨後發表告全國同胞書,說明「目標是在肅清貪官污吏,爭取本省的政治改革,不是要排斥外省同胞」 並用多種語言向中外發表有關事件真相及處理方式,並提出三十二條處理大綱。

另一方面,陳儀則上電蔣介石:「二二八事件顯係有計劃有組織的叛亂行為,故對於奸黨亂徒須以武力消滅,不能容其存在。 」

柯遠芬召集特務會議。

國民黨的福州憲兵團以及21師此時動身前往台灣。

由於聽聞21師即將來台,台灣省自治青年同盟召開幹部會議並通過組織章程,呼籲全台武裝。

【三重、北投】

三重埔群眾攻擊並燒燬派出所。

北投民眾攻破汽車二十一團一連 。

板橋

鎮長林宗賢主持處委會分會,並成立保安會。

新竹

三青團新竹分團組織服務隊。

台中

處委會跟謝雪紅內鬨。

謝雪紅將在地八部隊,及四百餘名青年、學生,與二戰後退伍的台籍日本兵等改組為「二七部隊」,由鍾逸人擔任二七部隊的部隊長。二七部隊的基本隊伍,包含黃信卿的埔里隊、何集淮與蔡伯勳的中商隊(台中商業學校學生隊)、呂煥章的中師隊(台中師範學校學生隊)、黃金島的警備隊(獨立治安隊)、李炳崑的建國工藝學校學生隊,以及包含霧社地區泰雅族原住民青年的陳明忠的突襲隊等等。

二七部隊的埔里隊成功逮捕以蔡志昌為首的軍統特務份子四十多名,並將之拘禁於台中監獄。

台中學生組「台中學生維持治安服務隊」。

斗六、虎尾

斗六警備隊、竹山青年軍馳援虎尾機場攻擊行動,陳篡地派第二中隊,由隊長簡清江率領馳援民軍。民軍與國民黨軍激烈交戰,雙方傷亡慘重,簡清江、竹山青年張昭田中彈身亡。當天晚上,虎尾機場國民黨軍突圍,逃往林內。

嘉義

嘉義人與國民黨談判中。

台南

數千名學生集合遊行。

高雄

主戰場。

上午9點,高雄市長黃仲圖跟議長彭清靠、涂光明、范滄榕、曾豐明、苓雅區長林界、台電高雄辦公處主任李佛續等七人代表上山,與要塞司令彭孟緝展開談判。但會議還沒開始,就有士兵衝進會議室,大喊「有刺客」,涂光明被兩名士兵強拖出去,彭孟緝拍桌怒斥,並呼令室外官兵將代表一一搜身,搜不到任何東西,所有代表在衛兵監視下枯坐原處。直到下午彭孟緝派兵下山實施鎮壓行動後,才將市長、議長、李佛續放回,而涂、范、曾、林等人則被處死。

下午,在彭孟緝指揮下,兵分三路:

一路經建國三路,一路由壽山要塞司令部直下,過鼓山一路攻向市政府;一路過平交道進入五福四路。每路有三班,各約一百人。

許多在火車站前的民眾,紛紛走避,有些躲入地下道中,軍隊卻對地下道進行掃射,造成整個地下到佈滿死屍,婦女、小孩也難倖免。途中有旅客不小心被射中,他的妻子求國民黨軍帶他去治療,國民黨軍放置不理,該妻子只好眼睜睜看著自己的丈夫在自己懷裡失血而亡。

另一路負責攻擊據守在雄中的學生隊伍,國民黨軍連續以迫擊砲轟擊雄中,救出被集中保護在內的外省人,並追擊由火車站逃避的民眾。

國民黨軍無差別攻擊,連一歲的吳亮都不放過。吳亮與其母在高雄火車站附近均無故遭彭孟緝的士兵以刺刀殺害,其母當場死亡,吳亮10餘日後傷重死亡。

彭孟緝的手下特別愛射殺小孩:

4歲的陳長生在前金區自宅前無故遭彭孟緝的士兵槍殺。

4歲的蔡金鳳在鼓山區自宅遭槍殺。

4歲的蔡壽在旗津鎮自宅遭槍殺。

5歲的劉麗香在自宅,無故遭流彈擊中死亡。

害怕的民眾躲在愛河中,國民黨軍隊一看,河水上有水泡,知道有人,也不放過,向水中掃射一番後再離去。愛河邊被槍殺的屍體則被國民黨軍任意丟入河中,鮮紅的血水流入西子灣,將灣內海水染成一片赤紅。參議員邱道得奉命勞軍進入市府,腳下踩的都是死屍,且血流滿地,一如泥濘。前高雄市長王玉雲回憶說,他被勒索大量金錢,才在一地下室中救出其弟,室內積血逾五公分。 這種慘無人道的屠殺一直持續到8日下午。

第三路則攻擊市政府,當時市政府內集結許多市參議員及地方人士開會,軍隊到達時直接丟入手榴彈,見人就開槍,在市政府內的人根本無法抵抗,死傷慘重,許多人是在市政府後面防空洞被射殺,市議員許秋粽、黃賜、王石定等五、六十人即喪命市府。沒死的人如郭萬枝、黃瑞團等人則被國民黨軍綁往要塞成為俘虜,國民黨軍人發了瘋似的拿槍托跟刀背拼命毆打這些俘虜,造成許多人一輩子的後遺症。

六合路與南台路區間,國民黨軍人也不管有人沒人,開槍瘋狂掃射。士兵挨家挨戶查戶口,看到一個漂亮的女人就脫她的衣服準備強姦她,那個女人拼命抵抗,最後是因為有月經來臨,才讓士兵放棄這個念頭。

等到整個市區清掃完畢後,彭孟緝宣布戒嚴,一旦在宵禁期間出門者一律就地處死。

經過這次的「戰功」,彭孟緝獲得蔣介石贈勳頒獎,晉升為台灣省警備總司令,後又晉升參謀總長。

屏東

處委會分會成立。


¤ 1947年3月7日

(今天的主角是:嘉義的鄒族戰神湯守仁。)

台北市

上午陳儀致函處委會,要求意見先交處委會討論後,再向公署提出。

上午蔣介石電告陳儀,21師已自上海出發。

派兵消息很快傳開, 人心惶惶。

忠義服務隊由隊長許德輝主持,在第一分隊會議室開強化治安會議。

陳儀暗令台北市所有軍隊祕密集中待命。 柯遠芬要求下屬待命。

台北縣

台北學生團學生前往北投,企圖奪取陸軍分院軍品未成功。

新莊、三峽民眾圍攻派出所,派出所員警投降。

基隆

要塞司令部重新調整兵力,陸戰隊進駐14至18碼頭,第一總台長在18碼頭設指揮所。

桃園

民眾攻佔中壢警察派出所倉庫,奪取機槍、步槍十餘枝及子彈。

新竹

台灣省自治青年同盟新竹分會於新竹中學成立,由李世薯主持,許多青年學生參加。

治安隊改名為治安服務隊,歸處委會指揮。

台中

處委會召開各界聯席會,決派員前往外省同保護所慰問並說明事件目的。

另派連絡員北上報告台中真相。 下午召開「台中市政處理懇談會」,決議成立「市政監理委員會」以恢復市政。

二七部隊正式編成武裝隊伍。

雲林,虎尾

民軍接獲情報,得知四十餘名國民黨軍沿濁水溪岸往集集方向撤退,隨即派遣竹山部隊追擊。國民黨軍為躲避追擊,改向林內坪頂方向逃逸。同日下午,民軍大舉包圍坪頂。

南投,竹山

青年部隊在濁水溪下游追擊蔣軍。

竹山初中教師的前日本海軍少尉穆錫恩,率領數十青年攔截國民黨軍,遭國民黨軍機槍掃射,有十餘人死亡。

嘉義

嘉義市區衝突不斷,嘉義人逢人便問會不會講台語或客家話或原住民話,不會的就拳打腳踢。國民黨軍官羅迪光為了報復,下令軍隊在噴水池附近瘋狂掃射。

高一生
高一生

軍隊誇張的行徑連國民黨的文官系統都看不下去,二二八事件處理委員會主任委員陳復志努力維持嘉義市治安,以及三民主義青年團書記盧炳欽見市區的戰力都跑去包圍水上機場,只得致電阿里山的高一生鄉長。

高一生命湯守仁率領鄒族部隊60多人協助嘉義市民作戰,鄒族部隊只帶了一百支槍與獵弓,隨意穿著傳統服飾與日本軍服救下山。

羅迪光的軍隊面對鄒族勇士被打得潰不成軍,只好撤往紅毛埤軍火庫打算採取固守策略。

湯守仁率領鄒族勇士們包圍紅毛埤軍火庫,兩個小時內攻下漢人口中易守難攻的軍火庫,國民黨守軍放火焚毀庫房軍資品後假意退往水上機場,夜晚又突襲駐紮於軍火庫的鄒族部隊,鄒族部隊奮力抵抗才將國民黨軍打退到水上機場。並隨即趕到水上機場與嘉中嘉農學生軍合流,共同包圍水上機場。

南靖地區發生南靖慘案(關於此事的口述史資料,可見:張炎憲、王逸石、王昭文、高淑媛 ,《嘉義北回二二八》),地方則這樣流傳:

1947年,3月7日,南靖糖廠。

對賴耀欽、鍾季友、陳顯宗、邱創仁、蔡啟聰這五個人來說,這是他們人生的最後一天。

一輛小貨車開到南靖糖厰門口。駕駛下車,以蹩腳的中國話問警衛,大意是問說:「糖厰内還有汽油嗎?我的車沒有汽油不能走了。我還要趕回嘉義。」

「我們這裡沒有汽油,但是有酒精。」警衛用流利的台語說。

「啊你會講台灣話喔?你們那些外省警衛都去哪裏了?」駕駛喜出望外的問。

「我是臨時的警衛啦,那些外省警衛怕被人揍,就不敢出來了。」警衛解釋說。

「好啦,有酒精也可以。只要能讓車子動,可以去買汽油就行。」駕駛說。

警衛一口答應,跑進去提了兩大罐出來,駕駛說:「真多謝你哦。我現在要回嘉義,你們有沒有人要順便搭我的車去嘉義的啊?」

「有,有,我去叫他們。」警衛說完就進去叫人出來.,一下子出來了四個人,都是要去嘉義的。其中一個是外省警察,他希望駕駛能夠帶他去國民黨嘉義市黨部。

「水上機場還在打,走柳仔林可能會比較好一點。」警衛提醒駕駛。

一行人邊聊天邊緩慢地往柳仔林前進,途中經過崎仔頂這個地方時,駕駛遇到了國民黨的軍隊。

帶頭的軍官二話不說就把他們都趕下車,幾個士兵惡狠狠地將他們踹倒在地,從他們的身上搜出短刀。

由於車上只有那個外省警察會講中國話,車上的人便叫外省警察跟國民黨軍隊解釋在身上帶短刀的原因是為了防身。

那個外省警察上前跟國民黨軍隊講了幾句,車上的五個台灣人還不知道發生什麼事,就通通被國民黨軍隊綁在樹上。

「狗娘養的。」帶頭的軍官下令底下的士兵,拿著刺刀往他們身上狂刺,每個人身上至少都被刺了三四十刀,有的人當場斷氣,有的人還在哀號。

「還鬧!」軍官殺紅了眼,拿著短刀剖開他們的肚子,腸胃內臟都跟著鮮血被掏了出來。軍官又覺不夠,拿起另一把短刀,往其中一具屍體的臉上挖去,將那具屍體的五官通通搗爛。

「記住,如果有人要來收屍,叫他們拿十包米來換!」軍官離去前對駐紮的士兵說。

【高雄】

大屠殺中,完全沒有畫面。

要塞部隊到達雄中,但已無一人,接著進入三塊厝搜查學生,雖然學生已大部逃逸,但部分國軍仍肆意騷擾、搶劫居民。

民眾由雄中退至大港埔。

【花蓮】

召開台灣青年自治同盟花蓮縣籌備會。

處委會宣布遵守不流血、不獨立、不共產化等三原則。


¤ 1947年3月8日

11025915_1550287688558429_1576692412283442844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