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爾卡普──你不知道的聖誕老人原型,北極圈科密族的聊齋誌異

Print Friendly
《伊兒卡普與飛天藍藍鹿》,Василий Игнатов 作品,1985,圖片來源:КОМИИНФОРМ
《伊爾卡普與飛天藍藍鹿》,Василий Игнатов 作品,1985,圖片來源:КОМИИНФОРМ

在俄羅斯聯邦境內北極圈內,有個科密共和國(Респу́блика Ко́ми),裡面住著八千年前祖先就在此定居的科密族(Ко́ми),該族在俄羅斯屬於北方原住民,與芬蘭人有共同的祖先及傳說,兩者皆屬烏拉爾語系,其文化、語言、習俗都有相似性,只是後來向西發展的分支成為今日的芬蘭人,繼續留在東方發展的部分聚落則變成了科密人;兩者關係有如雲南傣族與泰國人。

今日的科密共和國所在位置,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今日的科密共和國所在位置,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科密族傳統服飾,圖片來源:Коми-Пермяцкого окружного государственного архива
科密族傳統服飾,圖片來源:Коми-Пермяцкого окружного государственного архива

許多人聽過「芬蘭是聖誕老人故鄉」的說法,其中一個關鍵就是「芬蘭拉普蘭地區盛產馴鹿」,數量多到如果有幾隻比較特別,例如可能會飛也不令人太意外的程度。但是期待聖誕節禮物的小朋友們大多都不曉得,飛天馴鹿的故事原型其實有點恐怖喔。這個故事的原型後來被芬蘭人的親戚科密人保存了下來,成為了該族的神怪傳說。沒錯,今天筆者就要來講一個童年崩壞的聊齋故事──伊爾卡普(Йиркап)。

伊爾卡普與飛天藍藍鹿

話說在幾千年前,在科密地區的辛朵兒湖鄰近村莊裡,住著一個叫伊爾卡普的獵人。

伊爾卡普所住的村莊主要依靠打獵維生,男人們常常為了三餐餬口,必須進入湖畔地區古木參天的黑森林,在極地冬天裡的森林更是暗無天日,人類為了生存,必須跟森林裡居住的魑魅魍魎打交道。

有一天,伊爾卡普打獵的途中,聽到鄰近森林裡發出了奇怪的聲音,既像人又像動物的吼叫聲,在好奇心驅使下,他偷偷地靠近音源,並撥開了樹叢,映入眼簾的景象他這輩子想都沒想過:一個在村子裡沒見過的陌生男人被困在漁網裡面,正要被一隻半人半魚的妖怪拖入湖中,男人口中一邊發出難以辨識的奇怪叫聲。

村子裡偶爾會發生村民入山後失蹤的情況,可能被什麼魍魎給抓去了,「不曉得跟這個有沒有關係……,唉,先救人再說吧!」伊爾卡普邊想著,緊張之餘,趕緊將手中的弓箭對準了那隻湖中的妖怪射了出去,妖怪怪叫一聲,放開了手中的網子;說也奇怪,那網子瞬間就消失在空氣中,被困在網子中的男人終於脫困。

更奇怪的事情發生了,那男人突然露出尖牙利齒,化身成為一隻巨大的熊,而半人半魚的怪物樣子也變得更猙獰,重點是因為那支箭的緣故,兩者都發現了藏身在樹叢後面的伊爾卡普,不禁讓他倒退三步。

「這下完蛋了,原來都是妖怪!」就在他這麼想的同時,「熊」擊退了「魚」,並且走向腿軟的伊爾卡普,這時「熊」開口說話了:「我是森之精靈『Вöрса』,感謝閣下出手相救,否則我就要被辛朵兒湖的水之精靈『Васа』 給拖到湖裡去了,為了報答你,我告訴你一個祕密,我把封印你另一個魂魄的那棵「Ас Пу」樹位置告訴你,去找到它吧!」

伊爾卡普雖然一頭霧水,旦半信半疑之下果真在森之精靈所說的位置找到了一棵樹,一棵讓他莫名感到親切的樹,此時樹又突然對他說話了(感覺那個時代的人類心臟真的要很大顆才行阿),樹告訴伊爾卡普關於製作「靈魂雪橇」的知識,於是他照著樹的指示,將這棵樹砍了下來,帶回村莊做成了兩腳上的滑雪雪橇。

自此之後,這神奇的「靈魂雪橇」不只快,還能夠飛翔於天際,無論是天上飛的、地上跑的,任何獵物都逃不過伊爾卡普的追捕。於是,伊爾卡普成了村子裡的大英雄,擁有許多戰利品之後身家也跟著暴漲,人人都曉得他有一對神奇雪橇,甚至許多人開始模仿他砍柴製作成長相類似的雪橇,只不過速度當然遠遠落後於伊爾卡普腳上那對自己靈魂相伴的神奇雪橇。

伊爾卡普的事蹟後來傳到了森林女巫的耳裡,她遂希望伊爾卡普能成為自己的女婿,於是便施法將自己的女兒變成一隻會飛的藍色馴鹿,來到這個村落,告訴伊爾卡普:「我是森林女巫,我需要你幫我辦一件事情,那就是獵取飛天藍鹿的心臟,因為那是牠靈魂所在,我需要牠的靈魂」;這時的伊爾卡普對於自己的自信滿滿,對於森林女巫的請求並沒有太多想法,「反正什麼獵物都逃不出我的掌心」,他這麼想的同時就答應了。

伊爾卡普花了一些時間,果真發現了這隻罕見的藍色馴鹿,因為會飛,所以除了伊爾卡普以外根本沒有其他獵人追得上。最後伊爾卡普成功地追到了這隻馴鹿,就在弓箭對準牠的同時,馴鹿突然變成了少女,伊爾卡普以為又是妖怪,所以最後還是殺了她,並且把心臟帶回到村裡給森林女巫。

森林女巫萬萬沒想到,這場戲會弄假成真,差點沒暈過去,憤怒之餘,就在伊爾卡普要喝的水中加入令人神智不清的酒精魔藥,並對他說:「來,你追這隻鹿一定很辛苦,口渴了吧,喝點東西吧」。伊爾卡普不疑有他,咕嚕咕嚕地喝完了所有的水,然後趁著還有點月色就出門繼續打獵去了。

在皎潔月光下,覺得自己頭暈的伊爾卡普恍惚之間,又回到了一切的起點—–辛朵兒湖。此時冬天的湖面結了層冰,他因為頭暈腦脹的關係也沒想太多就滑了上去。突然間,湖面的冰裂了開來,伊爾卡普掉入了冰冷的湖中,他一時情急,割斷了其中一隻雪橇,那隻雪橇就自己飛到湖邊變成了一棵樹。

只剩下一隻的靈魂雪橇頓時失去魔力,並且反而變成水中的阻礙,讓伊爾卡普無法游回湖面上,最後葬身在冰冷的湖底。

《伊爾卡普》傳說發生地點──辛朵兒湖 (Синдорское озеро) ,據說伊爾卡普是第一個發現這座湖的人,圖片來源:Информационный центр Финно-угорских народов
《伊爾卡普》傳說發生地點──辛朵兒湖 (Синдорское озеро) ,據說伊爾卡普是第一個發現這座湖的人,圖片來源:Информационный центр Финно-угорских народов
科密國家藝術館展出的《伊兒卡普傳說》瓷盤,Владимир Дурнев作品,2013,圖片來源:БНК ИНФОРМАЦИОННОЕ АГЕНТСТВО
科密國家藝術館展出的《伊兒卡普傳說》瓷盤,Владимир Дурнев作品,2013,圖片來源:БНК ИНФОРМАЦИОННОЕ АГЕНТСТВО

阿公阿嬤的話要聽

事實上,不只《伊爾卡普》傳說,科密族的傳說當中常常能見到森之精靈、水之精靈、飛天法寶、巫術、動物化身、熊與魚等元素,構成了當代社會很重要的風俗習慣,甚至該地區在整個俄羅斯社會的地位。

《伊爾卡普》傳說反映了幾個有趣的科密文化。

第一,水是另一個世界的入口;所以水是危險的,不要到自己不熟悉的水域去。這個概念繼續衍生下去,喝酒對人也是不好的,即使是大英雄喝了酒也可能一失足成千古恨;因此傳統科密族對於爛醉如泥的喝酒方式戒慎恐懼,這點在以伏特加而聞名、盛產酒國英雄的俄羅斯倒是十分特別。

第二,每棵樹裡都封印著一個活人的魂魄。這個類似道教「三魂七魄」的概念,其實具備了早期先民的環保概念。如果隨意砍伐森林,不但沒辦法製作出屬於自己的「靈魂雪橇」,還可能害自己的親人永遠無法找到自己的另一個靈魂,更可能惹怒森之精靈,因此森林是需要被敬畏跟保護的。如果失去了森林,水之精靈就可能奪走更多人類的靈魂;這個幾千年前就存在的科密族智慧,聽起來是否跟我們常常強調的水土保持很像呢?

第三,「人橇合一」;這個概念與日本武士道的「劍在人在,劍亡人亡」有異曲同工之妙。古代的雪橇是農村生產工具最重要的組成,灌注自己靈魂製作的雪橇,才是在森林裡遭遇到緊急狀況時,真正能相依為命的夥伴。雪橇就像是自己身體的一部分、靈魂的延伸;技術再好的獵人,都不能失去他的雪橇。

第四,帶你上天堂的雪橇;「因為如果自己的雪橇也能像傳說中的大英雄伊爾卡一樣能飛的話,一定很讚吧」滑雪跳台大概就是這麼來的吧!也因此在科密或拉普蘭地區,大部分男孩兒們都覺得能踩著雪橇,拍出幾張在空中飛躍的照片是很酷炫的事情,而這後來也演變成類似滑板的滑學板特技比賽。

第五,飛天馴鹿;無論是在科密地區、芬蘭拉普蘭地區、甚至是其他烏芬語系民族的傳說裡,都能見到跟馴鹿有關的傳說,而飛天馴鹿的形象再加上緊追在後的靈魂雪橇,被某些人認為可能就是後來聖誕老人駕馭馴鹿的原型,讀者們覺得像嗎?

科密國家藝術館特展最驚人展品,距今八千年前的科密族滑雪雪橇,會是聖誕老人本人的嗎?圖片來源:БНК ИНФОРМАЦИОННОЕ АГЕНТСТВО
科密國家藝術館特展最驚人展品,距今八千年前的科密族滑雪雪橇,會是聖誕老人本人的嗎?圖片來源:БНК ИНФОРМАЦИОННОЕ АГЕНТСТВО

想當然而,滑雪就成了現代科密族後裔的拿手項目。在俄羅斯,一講到滑雪,人們直覺地會想到的選手八成都是科密族。世界冬季奧運冠軍滑雪項目,基本上也常常 是俄羅斯與北歐各國選手輪流奪得,而大多俄羅斯奧運滑雪冠軍就是來自科密地區,如該地最有名氣的選手,德拉伊莎‧瑟斯蜜塔寧娜(Раиса Сметанина),就是各種國際滑雪獎牌的經常得主。

從伊爾卡普傳說衍生出許後來許多冰上活動,圖片來源:Администрация муниципального района Усть-Куломский
從伊爾卡普傳說衍生出許後來許多冰上活動,圖片來源:Администрация муниципального района Усть-Куломский

最後,筆者個人覺得《伊爾卡普》還真有點佛家的意味,因為故事的最後,伊爾卡普葬身的地點,就是他所有地位、財富的起點,也是水之精靈受傷的地方,有種「怎麼來的就怎麼去」或是「福禍相伴」的隱喻,除了警告成功人士不要自滿之外,從男主角意外干預了「精靈戰爭」與他最後的下場看來,或許《伊爾卡普》也有警告人類不要過度干預自然的意思吧,各位看倌覺得呢?


 

2015年科密國立動畫展«伊爾卡普故事短篇» ,作者Алексей Попов

雖然是俄語發音,但故事情節是類似的,相信閱讀本文的讀者都會看得懂。這是今年一月才推出的動畫作品,由科密共和國政府資助,是亞洲地區少見的動畫風格,非常值得一看。

鯨落

鯨落

現在,就是未來的歷史

迴游在南北太平洋之間的寂寞鯨魚,平時待在深海思考,不常浮出水面,喜歡遠遠觀察人群,直到某天不小心被撿貝殼的孩子撞見

「大家忙著看熱鬧,我卻意外發現了其他的東西」

2014年一不小心把故事說溜嘴,說書人冒險生涯就此展開
鯨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