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崩壞國文】光庭別鬼扯:〈虯髯客傳〉的虛構與真實

Print Friendly

杜光庭的〈虯髯客傳〉一直被認為是唐代文學的傑作,虯髯客的豪爽、李靖的內斂與紅拂女的聰慧,總令人印象深刻。也由於杜光庭的影響,李靖從一個歷史人物,變成了戰神,他的形象跟道教的宗教問題結合,乃至於到了明清,在《封神榜》的時代,竟莫名其妙也出現同一個名字、同樣的形象、同樣的宗教脈絡的人物,這不可能說唐代的李靖跟杜光停塑造的形象對此沒有影響,只是這是一段很長但是很片段的歷史脈絡。(唐代的李靖當然不是商代的陳塘關總兵、也沒有生一個叫哪吒的屁孩,最後也沒有變成托塔天王。關於真正的哪吒與真正的托塔天王的問題,我們改天再說,因為封神榜更是鬼扯毫無下限,如果想知道封神榜裡有多鬼扯,請孤狗十萬個冷笑話哪吒篇)

這一路莫名其妙的發展,都來自於杜光庭才華洋溢的一篇小說,但是,如果你穿越到唐代、你見到了李靖,你恐怕會跟我一樣大喊:「杜光庭!你別鬼扯了!」

到底杜光庭有多扯?而他的瞎掰又有什麼意義?而這篇收入國文課本的唐代傳奇,承載了多少虛構與真實?就讓一直以來以破壞唐人形象為樂的老夫說分明。

李靖:失意大叔一秒變帥氣

〈虯髯客傳〉一開始,就說隋煬帝去了南方,把政事交給奸臣楊素,又以楊素生活比皇帝還奢侈來指射他心懷不軌,塑造出隋末政局混亂的背景。此時,胸懷奇策的平民李靖帥氣登場,折服了楊素,順便電到了正妹紅拂,兩人私奔,意圖在天下大亂時創造一番事業。

在文章中,雖然沒說李靖幾歲,但是紅拂大約十八九歲,在讀者的印象中,常常認為李靖是個青年男子,這個印象一直延續到現代,在舒淇領銜主演的電視劇《風塵三俠》中,李靖是由霍建華飾演,帥氣無比。

圖一霍建華
霍建華劇照,事實上,唐代的男人是不露頭髮的。

但是,杜光庭沒有告訴你,現實中的李靖,雖然年輕時確實是又高又帥,不過在隋末唐初時,已經是個年近五十的大叔。隋唐的人大多早婚,李靖當然不可能四十好幾才遇到命中註定的女人。

圖二布衣
唐代庶民的的服裝,燕王wf繪、揚眉劍舞考證。燕王wf與揚眉劍舞是中國的文史愛好者,致力於中國古代服裝的模擬與研究。

那是個重視出身的年代,李靖來自於當時最高貴的五姓家族(崔盧王鄭李),五姓家族的男性必定要迎娶大家閨秀,他們甚至不可能跟平民結婚,而故事中的紅拂是楊素的「家妓」,家妓與奴婢一樣,是隋唐帝國中的賤民,因此,李靖的妻子絕對不是紅拂。

杜光庭的 bug 不只一處,在隋末時,李靖根本不是沒有官職的「布衣」,人家十六歲就開始當官(我十六歲還在跟我爸媽吵架),還考過科舉,在基層努力踏實地服務。

而他與楊素也不是到隋末才認識,事實上,楊素雖然與他家有點過節,卻很欣賞李靖,算是他的貴人,只是李靖的官運平平,直到老年才真正迎來事業的高峰。

效忠李世民?你搞笑嗎?

在故事中,李靖認識了後來的唐太宗,並幫助唐太宗取得天下。這件事如果讓李靖本人聽到,他肯定會氣到吐血。

原因很簡單,李靖在隋末與唐高祖(唐太宗的老爸)一起接受隋煬帝的命令、防守北方,又以隋的忠臣自居,當他發現唐高祖想造反時,他馬上就衝去通報,因為中原大亂又退回長安,在唐高祖帶兵圍攻長安時,李靖奮力反抗,差點被殺掉,所以他不會幫唐太宗奪天下。

而且,李靖只小唐高祖四歲,他應該見過唐太宗,但是在他眼中的唐太宗可能就是個小屁孩,因為唐高祖當時的接班人,是已經三十歲的長子李建成,李靖實在是不可能在一開始就效忠於唐太宗。

至於〈虯髯客傳〉最後又說李靖的兵法來自於虯髯客的教導,這話讓李靖的家人聽到,他們會集體氣到吐血。因為李靖的哥哥、外公跟三個舅舅,都是以勇武出名的大將,尤其是舅舅韓擒虎,常常跟李靖談論兵法,又摸著李靖的頭說:「能夠跟我談論孫子兵法的人,就只有這個小孩了。」可見李靖後來很會打仗是有家學淵源的,跟虯髯客一點關係也沒有。

虛構的故事、真實的生活

〈虯髯客傳〉與唐代許多傳奇一樣,在歷史人物的人生上呈現一個平行宇宙的狀態,但是在故事中卻依然透露了唐代生活的細節。這個原因很簡單,杜光庭寫作這個故事時,加入了他自己的生活經驗,寫作的當下,他不會想到這篇文章會在一千三百年後被人閱讀,而他原先寫的現代細節,也變成了古人的生活。

〈虯髯客傳〉一開始描寫了楊素的豪奢,除了擁有許多侍女之外,還說他見賓客時總是「踞床而坐」。現代人讀到這裡,往往不能理解這四個字的意思,也就不能理解李靖後來勸楊素不要「踞見」賓客的原因。

這是因為晚唐以前,所謂的「坐」就是跪坐,這與從前穿的服飾有關。在唐代之前的漢代流行深衣,衣服裡面是沒有穿褲子的,如果不跪坐,很容易就走光,這是非常不禮貌的,而「踞坐」就是把腿張開著坐,更完全是會走光的坐姿,在客人面前這樣做,是有意地輕視對方。

關於坐姿的問題,請參見本站作者蔡宗穎的文章:姿勢的歷史:坐著的孔老夫子

因此,這種應當「跪坐」的習慣一直保留到隋唐,而在客人面前「踞坐」也被認為是傲慢的表現,成為當時人的基本常識。至於故事中說「踞床」的床,並不是我們今天的床鋪,而是一張矮几,也叫「榻」,必要的時候,也可以抬起來走。

楊素「踞床而坐」,顯示他輕視天下英豪,因此,李靖勸他不要「踞見賓客」一言的背後,是勸他不要自大、應當謙虛地接納旁人的意見。

ffcm13b1
敦煌 103 窟,坐在榻上的維摩詰菩薩,他的姿勢就有點沒禮貌,但他是菩薩沒關係。

而紅拂對李靖一見鍾情後,她跑去詢問李靖的身家資料,第一個問的就是他「第幾」,也就是排行第幾。現代都是小家庭,是老大老二老三並不重要,但是在唐代是大家族,同一輩的男女都會排成大排行,因此,某地某家的某幾郎/某幾娘 modafinil online,就是探聽此人身家背景的鑰匙。

譬如著名的詩人白居易,就是白二十二郎,白居易的好朋友元稹則是元九。這種排行顯示唐代是世家大族所控制的社會,因此,家族中的排行成為社會上定位某人地位的準繩。

 

旅人的空間

如同另一則傳奇〈李娃傳〉中呈現了唐帝國首都長安的城市風貌、〈柳毅傳〉裡顯示了唐人眼中的洞庭湖,〈虯髯客傳〉主要舞台在太原城與前往太原的路上。當李靖與紅拂逃離長安,前往太原時,他們寄宿的旅店在「靈石」,這地方位於今日的山西省,在唐代的史料中,是太原與長安之間必經的要道。

李、紅二人在靈石落腳,旅店「設床」、也就是拿來坐具讓他們休息,紅拂女則站在床榻前梳著長髮,等著李靖把馬刷好、等爐中的肉煮熟。此時,虯髯客出現,他直地看著紅拂女梳頭,而李靖因此感到憤怒。

在這個段落中,我們可以清楚看見,唐代的旅店並不像電視上演的,人們一投宿後就進入自己的房間,此處的旅店是開放的空間,雖然會提供坐具,但是也可以像虯髯客那樣,直接就在爐子旁邊半躺半坐,是非常隨意的。而旅行中的女性,也難免會被其他男人所窺探。

圖五冪篱女侍圖
燕王 WF 繪,戴著冪籬的侍女,冪籬是初唐貴族女性出遊時必須佩戴的服飾,以此來隔絕男子的窺視,但是隨著歷史演進,遮蔽的面紗越來越短,最後就乾脆不戴了。

聰慧的紅拂在發現虯髯客的目光後,暗示李靖不要生氣,隨後整裝以莊重的姿態前去探問虯髯客的底細,因此將虯髯客從一個窺探她的陌生男子,變成了一位豪爽的兄長。當虯髯客表示肚子餓了,李靖連忙出門去買了胡餅當做主食,於是三人圍坐著開始吃餅配肉。

這段從陌生到熟悉的過程,可以看見旅舍的開放空間中,存在著人與人的交流 canadian pharmacy,而虯髯客詢問李靖目的地後、要求李靖引他去見李世民的對話,也能看出信息與人脈的交換。

圖六
唐代韋氏家族墓葬壁畫、宴飲圖,可以看見人們坐在榻上,前面陳列著食物的宴席,其實跟現代日本人坐在名勝古蹟附近吃烤團子的景象還滿像的。

太原:李唐王朝的建立之地

李靖等人前往太原後,虯髯客見到了年輕不羈的李世民,心知這就是天下之主,卻還不甘心,又有了第二次聚會,此時,他請了一位道士,道士一見李世民後,告訴虯髯客:「這不是你的天下了,但是別的地方還有機會。」於是,虯髯客把中國的產業交給李靖與紅拂,揚帆出海去尋找新的天地。

圖七紫袍
燕王WF繪,頭戴進德冠、身穿紫袍的高官,進德冠是唐太宗賞賜給高級官員的一種榮譽小帽帽,紫袍是唐代官員中最高等的袍服,李靖晚年因為攻打突厥的戰功,一直身居高位,這或許就是他晚年的打扮。

這個故事為什麼要發生在太原?而不是首都長安或洛陽?這是因為李唐的建立者唐高祖李淵受命鎮守太原後,就一直在太原城中暗自積蓄自己的實力,他將家人留在南邊的河東,由長子李建成負責河東豪傑的交遊,而李淵在太原城中的一些事情,則由次子李世民來協助。

在李唐建國後不到十年,李世民就在玄武門之變中,殺死了兄長李建成,篡奪了父親的皇位,從此,李世民就開始在史書中擴大自己的影響力、抹黑兄長、貶低父親,以致於後代的史書中,年少的李世民反而成為李唐王朝建國的主導者。而在杜光庭的故事中,依然可以看見李世民竄改歷史、提高自己地位的痕跡。

關於李世民跟他哥哥爭位子的故事,請看:穿越者注意!千萬不要當唐太宗的哥哥!(上)穿越者注意!千萬不要當唐太宗的哥哥!(下)

為什麼杜光庭要這麼做?他明明和李世民差了兩百多年,也沒有直接的血緣關係,為什麼他要編造出這樣一個完全不合史實的故事?

真正的原因,我們並不清楚。不過,這個故事帶著濃厚的道教色彩,包括李世民的異相、道士的預知能力與虯髯客順從天命的瀟灑。這或許與李唐王朝尊奉老子為祖先、以道教為國教有極大的關係,而杜光庭本身也是一個道士,還著有許多道教的重要典籍,他也借著這個故事來強化道教與李唐王朝之間的連結。

李靖成為被道教背景的虯髯客與道士選擇來輔佐李唐的名臣 pharmacy online,儘管李靖本人並沒有明顯的道教背景,甚至他與兄長的字分別為藥師、藥王,可以看出他家有佛教的傾向,但是這都不影響杜光庭把這位名將拉進道教之中。

杜光庭的時代,是唐王朝的末世,偌大的帝國分崩離析,越在此時,宗教的力量越顯得強大,道教又面對著來自佛教的挑戰,有必要在此時回溯唐帝國的起源,並藉由道教元素的滲透,讓道教重新找到自己的定位。

杜光庭的本意,並不是要寫一個歷史故事,如果我們僅僅注意他的歷史錯誤,就很難看見他文章中意圖呈現的氛圍:一個勇敢、瀟灑、充滿希望的時代,很可惜,這樣的時代只存在於他的想像之中,杜光庭面對的是一個混亂而危險的亂世,道士對虯髯客說的那句「此世界,非公之世界」,恐怕也是杜光庭自己的感嘆吧?

本文原載於三民書局,《國文快遞》雜誌第 66 期。
延伸閱讀:
雷家驥,《李靖》,臺北:聯鳴出版,1980。
 
 
謝金魚

謝金魚

原是唐國京兆府萬年縣青龍坊一尾迷途胖金魚,而後出了玉門關就回不來了,目前正在中亞世界野放中。

自認是不入流歷史學家、三流小說家、二流美食家與一流吐槽家。
謝金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