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軍之決心:德川吉宗的進口替代政策與「朝鮮人蔘國產化」的嘗試  

Print Friendly

近年來,日本「国立国會図書館」提供了不少主題式的的線上博物館,其中特別引起我注意的專題項目之一,就是「江戶時代的博物誌」(描かれた動物・植物 江戸時代の博物誌),裡面提供了許多有關江戶時代日本人如何描繪世界,以及各種圖像史料中呈現出的各種文化史、交流史、經濟史、醫學史,甚至是世界觀的訊息。

該項線上數位典藏的成果中,有一個子項目提及了德川吉宗時代的物產政策。德川吉宗者,即是日本時代劇《暴坊將軍》(暴れん坊将軍)中的那位時常微服出訪,探查民隱,化名「徳田新之助」的將軍大人。

德川吉宗畫像
電視劇《暴坊將軍》(暴れん坊将軍)的劇照

話說江戶時代,由於日本需要進口大量的藥物與砂糖,海外貿易的過程中導致了大量的金、銀流出,形成嚴重的經濟問題。簡化來說,當時的日本也有所謂的「銀漏」的問題。德川吉宗為了實現「國內自給」的經濟體制,訂定新的「物產政策」,推動了日本全國的動植物大調查。德川吉宗將軍的物產政策,大致上包括以下四項。

  • 派遺「採藥使」:幕府向各地派出採藥使,向地方上進行調查,關注考察日本國內的有效藥用植物的情況。
  • 其次,在享保至元文年間,進行了「享保元文全国産物調査」,幕府對於國內各藩所出產的各種動植物品名,是否具有利用價值等等,進行了調查。
  • 對於國外所產動、植物,進行詳細調查,記錄其漢名,並檢視是否有與日本國內等同的品項。取得實物,進行研究,以便解決相關問題。
  • 試圖將日本國內無法生產的藥草,以及有用植物,進行移植的規畫。例如甘蔗、人蔘等等。

上述吉宗將軍所推行的產業政策中,藥物的進口取代方面,以朝鮮人蔘的移植與國產化一事,最為成功。國立國會圖書館「江戸時代の博物誌」線上展覽中,就提供了該館所藏,江戸時代的博物家田村藍水(1718-1776)所著的《人参耕作記》(1748)。該書的編著,即源於吉宗時代的產業政策。元文二年(1737),田村藍水由幕府處取得了朝鮮人蔘的果實,並且開始進行試驗種植。國立國會圖書館的線上數典展覽說明中,即提供了該書之書影(見下圖),映證了當時人對人蔘的認識。

但廣泛收集各種植物知識的事例也不僅見於官方,江戶時代的博物風氣所及,民間也有相當的研究成果。比如本草學大家貝原益軒(1630-1714)的名著《大和本草》中,在人蔘條目之下,除言及朝鮮人蔘之外,還提及「唐人蔘」、「ヒゲ人蔘」、「沙蔘」等物。

【「朝鮮人参三椏之図」書影】(圖片來源:国立国會図書館)

人蔘之物,甚為珍貴,並不只限於藥用之處。吉宗將軍的國產化主張也許不僅僅只是經濟因素。就筆者所見,江戶時代由歷代忍者首領編輯的忍術大全《萬川集海》中,便在應急軍糧與提神藥丸的藥方中,開列出人蔘一味藥物。個人猜測,或許人蔘一物的國產化的內情之中,除了進口替代外,多多少少,也有軍事用途的考慮。此外,人蔘價格不菲,所以偽造作假之事,東亞各國自古有之。貝原益軒《大和本草》便記載許多沙蔘類的植物,或多或少也暗寓當時的江戶醫者也有以此物假冒人蔘的事例。明清兩代中國醫書中也有記載,例如:明代李時珍(1518-1593)《本草綱目.草一.薺苨》寫道:「薺苨根莖都似人參,而葉小異,根味甜絶,能殺毒,以其與毒藥共處,毒皆自然歇,不正入方家用也。」,亦為明代醫書記載中的一項旁證。

此外,陳寅恪先生在《寒柳堂集》中〈寒柳堂記夢未定稿〉「(一)吾家先世中醫之學」,則具體地提及江湖郎中以「薺苨」混充「人蔘」的醫學史案例。陳氏此文雖述家中先祖醫術之學,卻詳細記載他在童年時聽聞長輩言及藥販郎中把薺苨混充人蔘,攜至家販售的舊事奇聞,可見晚清江西一地,也有薺苨假人蔘混充真人蔘之真實事例。由以此數例,可見東亞世界中人蔘的珍貴,又可以看到明清以來不肖醫者以假混真的惡劣行徑。

中藥「薺苨」的實物照片

綜合而言,許多經濟史的研究,都討論到「進口替代」這件事,例如討論鴉片的在地化生產(例如土煙取代洋煙),以及貴金屬流失所帶來的經濟問題等等。但如果將視野放大到東亞的視域中,則或許可以觀察到物產政策與經濟問題的交錯一事上面,其實在東亞各國歷史發展過程中頗有類同之處。

為了一國百姓的生計,苦心經營籌劃的德川吉宗將軍,日後會被戲劇如此記憶,成為傳奇的「暴坊將軍」,行俠仗義,救苦救難的俠者形象,或許有更深遠的原因吧。

I-Chao Wang

I-Chao Wang

世間的愛有許多種不同的形式,如同這世上有千千萬萬個不同的故事一般。但是唯一相同的,就是父母總是想將最珍貴的物事留給最珍愛的孩子們。為了哄孩子一夜好夢香甜,我們總是會在孩子的床邊想著一篇又一篇最動人的故事。我是一個常年生活在往昔故事中的歷史學研究者,同時也是一個深愛孩子的父親。我是父親,我也是位說故事的人也是一位生活在台北內湖的爸爸。世事無常苦痛之中,希望透過這些動人的小故事,點起一盞盞小燈,用點點亮光,溫暖人間。
I-Chao W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