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也是會失業的──江戶幕府末年的忍術百科全書《萬川集海》

Print Friendly
NHK 的節目《歷史秘話》,曾有一集專門在討論忍者的歷史,並且詳述這個特殊群體的始末。忍者,這一個特殊,又充滿各種傳說的專業達人。這一集節目中,除了回溯忍者產生的戰國時代,更詳細介紹了忍者的各種技術之外, NHK 更在節目中公開呈現了忍者傳說中的忍術百科全書《萬川集海》──大概是忍術界的九陰真經加葵花寶典吧。
 
075
萬川集海

該書據說是延寶四年 (1676年)由藤林保武寫就,全書共 22 卷。忍者們將此書作為家傳之寶代代相傳,每 50 年由當家之主親筆抄錄一次,並且是單子相傳。不過,據網路上的相關資料可以得知《萬川集海》的存世版本,大多有所缺佚。節目中所介紹的這一本,目前保存在甲賀市大原家的《萬川集海》,可以說是卷次保存最為詳盡的手鈔本,有二十二卷,並配上了大量的手繪插圖。然而最讓我注意的不單單只是《萬川集海》的相關報導,更在於該節目對於江戶時代後期,以及幕末時期的忍者們處境的介紹。

畢竟,一個誔生於戰亂中的特殊群體,在太平之世中要如何自處。況且在新的時代來臨後,忍者們還得面對西式洋槍大砲下,又該如何另覓出路,這是一個極有趣的問題。而我們生處的時代,其實也有極其類似的情況。當我們的專業不再被社會需要時,我們該如何轉職,又如何應用所學,另覓不同的職場,重新規畫自己的職業生涯。

節目中介紹,由於時代改變之下,江戶晚期的社會中不只是大量的武士落魄,忍者們其實也面臨著俸祿微薄的境遇。太平的時代中,不再需要那樣多的刺客與情報人員,大多數的忍者只能守衛城垛、庫房,以及權力中樞的禁地。但這些工作,卻也與武士們有所重覆。

久而久之,忍者們也面臨著僧多粥少的境況。為了讓幕府重視忍者們的專業技術,甲賀忍者們首領之一的大原數馬,著手將忍者間流傳的忍術百科全書《萬川集海》,加以編輯修訂,繪製大量的圖例說明,進獻給幕府,以圖再次得到將軍的重用。

通觀而論,該部《萬川集海》全面且詳細的記錄下了忍者技術的全貌,包括了登城攻堅時使用的各種器具,稱之為「登器」(從圖片上來看,許多跟現在攀岩時用的岩釘、固定器、吊勾、扣環,以及岩鎚極為類似);火器,其中一種稱之為「拋火矢」(外形與使用方法上,跟現在的手榴彈很類似);阿呆薬(あほうやく,主要是使用大麻為原材料,使敵迷亂痴呆);天文學與水文學(利用星象指認方向,氣侯氣象的觀察,以及潮汐的換算示意圖例等等);各種簡易軍用乾糧以及解渴劑的製作狼煙、火箭與特殊火藥發煙劑的使用等等(類似現代的訊號彈、煙霧彈)等等。跳出忍術的觀點來看,忍者們可以說是集天文學、地理學、水文潮汐學、醫學、藥物、植物學、攀岩技術於一身的科學家與技術研發者。

萬川集海-潮汐圖
潮汐圖
萬川集海-拋火矢
拋火矢圖
《萬川集海》北辰星象圖
北斗七星圖

 

總而言之,幕府高層最後在收下了大原數馬所呈獻的這部奇書後,僅僅只是用言語好言寬慰勸解,並給了五枚小銀幣,作為一份官方微薄心意。雖沒有處罰,也沒有重用,退還了這部書,間接的給了大原數馬一個軟釘子。

無奈之餘,大原數馬最後轉換職業跑道,由忍術專業,轉而研究醫術、並且專攻西洋醫學中的外科與骨科技術,例如各種處理骨折、外傷等手術技術。甲賀市的大原家,除了收藏有大原數馬所纂編修訂的《萬川集海》二十二卷本外,尚藏有大原數馬當年研究西洋醫學時,所繪製的各種外科手術與骨折處理的示意圖。圖例中多為西洋人士,金髮色目,且繪製了不少外科用醫用手術器械的概觀。

有趣的地方在於,大原數馬及其後代並沒有在幕末與明治維新的初期參與戰鬥,他們反而醉心於醫道的研究,或許是明白了政治上的無情之處。忍者這一種黑暗中的職業,究竟無法生活在陽光之下,而政府連照顧官員們都來不及了,那還有餘力顧及這些邊緣人呢?

不眠藥與阿呆藥
不眠藥與阿呆藥的製作方法

事實上,作為幕末時代的甲賀一帶忍者的當家者,大原數馬的職業轉換可以說開啟了一條不同的道路,讓失去戰場的忍者們,可以在新時代找到新的職業生涯。其中,忍者所擁有的各種應急藥物、藥學知謧,以及植物學的知識,便成為了甲賀一帶民間製藥業者的淵源各種傷科藥、止血藥(這也許是日本版的雲南白藥吧),以及一些民間應急方,成為了日後滋賀一帶製藥業的源頭。

昨夜大略查了一下,時至今日,滋賀縣藥業協會的網頁中依然以這段忍者秘藥的故事,作為介紹地方藥業發展史的重要篇章。甚至,以當時的「高科技集團」形形容這些忍者先祖們培育藥草,研究應急藥的創舉。

時代風雲變幻下,專業技術如忍者一般也面臨了失業與轉職的人生危機。

但善用忍術的大原數馬,並不默守忍術成規,他把忍者專業知識由軍用轉民用,將藥物由戰場應急藥轉為居家常備藥。也許,這才是所謂的奇正相輔的忍術與武學之道吧。

I-Chao Wang

I-Chao Wang

世間的愛有許多種不同的形式,如同這世上有千千萬萬個不同的故事一般。但是唯一相同的,就是父母總是想將最珍貴的物事留給最珍愛的孩子們。為了哄孩子一夜好夢香甜,我們總是會在孩子的床邊想著一篇又一篇最動人的故事。我是一個常年生活在往昔故事中的歷史學研究者,同時也是一個深愛孩子的父親。我是父親,我也是位說故事的人也是一位生活在台北內湖的爸爸。世事無常苦痛之中,希望透過這些動人的小故事,點起一盞盞小燈,用點點亮光,溫暖人間。
I-Chao W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