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法蘭西「剩男」與勇闖魁北克的女人們,如何改變了加拿大的歷史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1664 年 3 月 18 日,法國掌管財政大權的官員科貝爾 (Jean-Baptiste Colbert) ,寫了一封信給魁北克教區主教拉瓦(François de Laval)。信中,他高興地說:

「國王決定派出一支步兵團到加拿大,預計年底、最晚明年二月就會出發,這次肯定要殲滅那些易洛魁人(Iroquois)。」 

有「太陽王」之稱的路易十四(Louis XIV)在位期間雖然出兵次數不少,但派兵到加拿大這件事,這不僅是頭一回,而且也將徹底扭轉加拿大的歷史。

在此之前,法王對這塊北美殖民地幾乎不聞不問。雖然 17 世紀初期已經有一些法國人來到今日的魁北克地區,但他們大多數都是商人,眼看著河狸(beaver)毛皮利潤豐厚,不惜萬里迢迢來和言語、文化根本不通的印第安人做生意。

這裡說的印第安人,其實只是一個總稱。當時的印第安部落眾多,並沒有形成一個聯盟。不同的部落之間可能彼此結盟,也可能長期為敵。

他們各自也跟不同歐洲國家來的商人合作,像育宏人(Huron)就是法國人的商業夥伴,而育宏人的死對頭易洛魁人則是荷蘭人的盟友。畢竟打河狸毛皮主意的不只法國人,英國人、荷蘭人都想分一杯羹,甚至獨佔市場最好。

僧多粥少,最倒霉的就是河狸。在過度捕殺之下,河狸數量大幅下滑,人人覬覦的毛皮自然也隨之減少。

P1030640_f

魁北克居,大不易?

印第安部落之間本來就有不少恩怨,加上毛皮的問題,更讓部落戰爭一發不可收拾。

賺錢優先的法國商人,為了維持跟育宏人的合作關係,也加入了戰局。不過,很快地,他們就發現自己處於劣勢,一方面,他們沒有政府的後援,缺乏充足的火力;另一方面,也是最致命的原因是,他們人手不足。

17 世紀後期的加拿大,從法國來的移民人數相當稀少。直到 1663 年為止,法國移民總數才 3000 出頭,其中約 1200 人是成年男性,剩下的只是老弱婦孺。儘管壟斷毛皮生意的百人公司(Company of One Hundred Associates),會定期從法國招攬契約工人到加拿大,不過大多數人在三到五年的合約一到期,就立刻走人。

儘管他們曾經動過留下來的念頭,但畢竟,這塊偏遠的殖民地既找不到合適的結婚對象,冬天又奇冷無比,再加上易洛魁人的威脅,當時的魁北克,怎麼看都稱不上是樂園。

與其留在這裡等死,不如回去相對舒服的法國。

可是,始終沒有壯丁來開墾荒地的話,法國在北美的這塊殖民地沒多久就會化為烏有,此地的居民遲早也會被屠殺殆盡。鎮日提心吊膽的法國移民,屢屢寫信給在大西洋另一岸的有力人士求救,有的人甚至親自前往巴黎請求援兵。

可惜,他們的聲音都石沈大海。

法國人跟育宏人並肩作戰,抵擋易洛魁人
法國人跟育宏人並肩作戰,抵擋易洛魁人

太陽王的軍隊

還好,身為路易十四謀臣的科貝爾慧眼獨具,看出北美殖民地的商機無限。

科貝爾堅信政府應該積極控制貿易行為。他認為,世上的財富是有限的,一國的財富若能增加,必然是另一國家有所損失。以當時的西班牙為例,雖然該國極度保護本國商業,卻能藉由掠奪其拉丁美洲殖民地財富的方式,來資助她欲征服歐洲的野心。

科貝爾告訴法王說,西班牙能,法國當然也辦得到。法國應該重視她的海外帝國;鼓勵殖民地發展;壟斷貿易網絡,讓荷蘭與英國再也不能從中得利;還有提高關稅以保護本國經濟。

被科貝爾這麼一說,原本對北美殖民地興趣缺缺的路易十四,忽然發現魁北克的重要性。

於是,1663 年 3 月,法王正式宣布,將包括魁北克在內的新法蘭西地區(New France),納為直屬於國王的一省。同年 11 月,他派陸軍中將德他西(Alexandre de Prouville de Tracy)到魁北克監管新法蘭西政府的籌備進度,確保萬事妥當。

隔年,在科貝爾的建議下,路易十四將專利特許証,賜給由科貝爾成立的法國西印度公司 (Compagnie française des Indes occidentales),透過這家公司來有效管理加拿大的法國殖民地。

法王跟他的大臣做了種種的安排,聽起來似乎萬無一失,但實際上,只要一天不解決易洛魁人的問題,路易十四在加拿大的投資等於是把錢往水裡丟。

於是,法王下定了決心,要向易洛魁人宣戰。

只不過,要跨越大西洋打仗,補給首先就是個問題,再加上官僚手續繁雜,所以,等了好幾個月,直到 1665 年 4 月 19 日那一天,法國才終於向加拿大陸續派出隸屬於卡西勇・沙利耶・黑吉蒙軍團(Carignan-Salières Regiment)的 1200 名士兵。

法國國王路易十四,在位期間為西元1643至1715年。
法國國王路易十四,在位期間為西元1643至1715年。

新法蘭西的「剩男」現象 

卡西勇・沙利耶・黑吉蒙軍團到達加拿大之後,總共跟易洛魁人發生過兩次戰爭。

雖然首次交戰結果是徹底的失敗,派出的 500 名士兵共有 400 人陣亡,但第二次交戰的結果卻讓易洛魁人願意議和。

1667 年 7 月,在五天的會談後,雙方簽訂和約,為新法蘭西帶來 20 年的和平。

自此,法國人終於可以控制聖羅倫斯河流域的毛皮貿易。他們也能透過貿易的手段,將法國商人跟傳教士安插在易洛魁人的村莊中,進一步掌控他們的新盟友。

不過,那一群打完仗的法國士兵呢?他們去哪了?

雖然法王相當鼓勵這群士兵留在殖民地,努力增產報國,但一如之前提到的契約工人,絕大多數的法國士兵還是選擇打道回府,最後只有大約 450 名官兵願意留下來。

他們之中,有些人運氣好討到老婆,只不過多半是老少配。

比方說,其中一個叫做侯內(René Gaultier de Varennes)的陸軍中尉,在 33 歲時娶了一個 12 歲的新娘。這樁年齡差距甚大的婚事,起因於新娘的父親皮耶(Pierre Boucher)。他當時雖然擔任三河市(Trois-Rivières)的長官,卻想全心投入毛皮生意賺大錢不過,跟印第安人交易風險很高,需要軍人當靠山,因此他看來看去,相中了侯內,想把女兒嫁給侯內,鞏固雙方的關係。

侯內對皮耶的主意雖然心動,他還是要求未來的丈人先幫他爭取到一官半職,而且提供他跟他未來的妻子在三河市的房子。兩人商量許久,最後達成兩人都滿意的協議,侯內跟皮耶的女兒終於在 1667 年 9 月順利成婚。

不過,法國商人的女兒終究人數有限。就算有,她們或她們的父母也看不上沒錢沒地位的士兵,更不用說契約工。

當時的行政長官讓・塔隆(Jean Talon)曾經統計過,包括卡西勇・沙利耶・黑吉蒙軍團的士兵在內,殖民地共有 719 名未婚男性,卻只有 45 名未婚女子。男女比例失衡的問題,對殖民地發展無疑是一個硬傷。

勇闖新大陸的女人們

為了解決殖民地人口不增反減的問題,從 1663 年起,路易十四便積極在法國本土招攬自願前往北美生活的女性。

這些女性絕大多數是來自於巴黎、魯昂等地區的孤女,極少數是寡婦。最年輕的約莫 16 歲出頭,最年長的則是 40 歲左右,她們之間的共通點是:貧苦無依,即使留在法國也不一定有美好的未來。雖然加拿大人生地不熟,但國王會負擔前往加拿大的旅費,附加一筆豐厚的嫁妝,到加拿大之後還有吃有住有老公,「不如就去新大陸闖一闖吧?」也許其中有些人是這麼想的。

於是,直到 1673 年為止,將近有 800 名的法國女性陸續抵達新法蘭西。由於是國王資助她們的嫁妝以及定居在殖民地的費用,這群女性被通稱為「國王的女兒」(Filles du Roi)。

我在本地一款啤酒商標上發現的「Filles du Roi」的畫像。(圖片來源:作者自攝)
我在本地一款啤酒商標上發現的「Filles du Roi」的畫像。
(圖片來源:作者自攝)

法國國王既然安排好女方,也得確保男方沒問題才行。

他因此下令,所有超過二十歲的殖民地男子,若不結婚,都要繳稅(「單身稅」有其來源?)。而拒不結婚的男人會被吊銷狩獵、捕魚的執照,也不准從事毛皮生意。即使如此仍不願意結婚的人,會被帶到森林中「放生」,只要他們能在森林中存活下來超過一年以上,他們就有不結婚的自由。

相反地,早婚的男女在結婚當天會得到政府頒發的一筆獎金,而多產的家庭每年都有津貼。

於是,在國王的強烈關愛下,「國王的女兒」一個個迅速出嫁。據統計,從她們抵達新法西地區到出嫁的時間平均不用等上半年。

起初,這群「國王的女兒」還不是很適應加拿大刻苦的生活條件,但她們終究撐了過來。當時的殖民地人煙稀少,自然資源充足,一旦習慣北美的環境,她們很快就能養兒育女,加上不允許墮胎的天主教教義影響下,有十幾個孩子也不是什麼奇怪的事情。

因此,如路易十四所願,新法蘭西地區的人口逐漸增加。

到了 1672 年,由於英法聯合進攻荷蘭,節節高升的軍費使法王不得不腰斬國王的女兒這項政策,但殖民地已經初具規模。18 世紀之始,居住在魁北克城與蒙特婁兩地的法裔人口,已經躍升到 15,000 人。

Les Filles Du Roi (Roy) par Annie Hamel
Photo Credit: AV Dezign[email protected]

時至今日,北美的法裔後代,特別是魁北克地區的法裔加拿大人,其母系祖先都可以追溯到這群「國王的女兒」。

2013年,為了慶祝「國王的女兒」抵達新法蘭西地區350週年,法國與魁北克兩地分別舉行了一連串的慶祝活動。同年7月,魁北克省的文化與傳播部 (Ministere de la Culture et des Communications) 更指定「Filles du Roi移民新法蘭西地區」為重大歷史事件之一。

考慮到魁北克作為加拿大法語大省的地位,以及近年來魁省一些法裔政治人物頻頻以公投獨立作為選舉訴求,魁省對「國王的女兒」的重視實在是一個微妙的政治舉動。

延伸閱讀:Filles du Roi 協會 
黃文儀

黃文儀

加拿大麥基爾(McGill)大學歷史系博士候選人。譯作有《我不喜歡站在起點,也不喜歡看到終點:桑塔格《滾石》雜誌訪談錄》(麥田出版)。個人網站「蒙特婁散步指南」:http://bonjourhimtl.blogspot.ca/
黃文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