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花與日本平安時代四大怨靈之首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距離福岡車程約半小時的太宰府,是冬季訪日必到之處。彼時以梅花聞名的天滿宮如果正逢滿開,庭園必是精彩無比,不過也人滿為患。

梅花
太宰府的梅花。(作者提供)

天滿宮之所以種滿梅花,主要是因為祭祀的「學問之神」菅原道真是梅花的愛好者,太宰府天滿宮最著名的一株「飛梅」就有個傳說,說是菅原道真一首和歌中所提到的京都家中那株梅花,因為感應到主人的思念,一夜從京都飛來九州的神奇故事。

「學問之神」菅原道真(圖)是梅花的愛好者。

這事聽起來當然很扯,但更扯的事也不是沒有。其實菅原道真的身份不只是「學問之神」,還是「平安時代四大怨靈」之首。話說他本來仕途順利,一路開綠燈陞遷,卻被政敵陷害,陰溝裡翻船貶到遙遠的九州來,從此鬱鬱寡歡,後來就病死了。

故事到這裡,除了梅花飛來飛去之外聽起來都還好。但恐怖的事情是他死後才出現的,在平安京的天皇,有一天召集包括陷害菅原道真的大臣在開會時,突然落雷,劈死了數位大臣,宮廷陷入混亂,天皇也被嚇走了半條命,沒多久就往生歸西。

這個落雷的故事,後來被畫成「北野天神緣起繪卷」,目前被收藏在東京國立博物館內。這起「清涼殿落雷事件」,就是將菅原道真被推為怨靈之首的關鍵。京都的觀光大點北野天滿宮,也是為了安撫菅原鬼魂的情緒而興建。菅原成為天神的一員後,日本各地也陸續興建了兩千多座種滿梅花的天滿宮。

《北野天神緣起繪卷》描繪之清涼殿落雷事件。(維基百科)

第一次看到梅花滿開,其實壯觀的場面讓我很驚訝,因為熱帶國家的國民我,雖然經常搭著屁股上有朵梅花的航空公司飛來飛去,但坦白講我根本沒看過真正的梅花。

梅花畢竟是溫帶的花,在台灣也只有上了高海拔區,才有機會「越冷越開花」,因此很多梅花,都只種在統治者的行館門口,一般人無緣得見。定為國花,也只是凸顯出土地和國家不太吻合的現實問題。

前陣子在學者顏杏如導讀大貫惠美子著作《被扭曲的櫻花》時,提到小時有關櫻花梅花的愛國教育制式說詞時,一時心有戚戚,勾起了我曾經模仿課本寫了「櫻花櫻花越冷越開花」的造句,被老師畫了叉的回憶。

太宰府天滿宮的梅花。(作者提供)

老師說,梅花才會越冷越開花,櫻花不會,所以我概念錯誤。但對一個出生在四季不太分明的南方熱帶島國小學低年級孩童而言,既沒看過梅花,又總是在冷天看到櫻花,實在有點難想像到底自己寫錯了些什麼。直到前幾年去了太宰府,看到壯觀的梅花,而旁邊的櫻花樹光禿禿的,才對兩者季節的差異恍然大悟。

這樣講來,土地與人之間,果然應該要培養一點感情,如果沒有用心,只是用強制的手段宣傳愛國教育,結果卻讓國民到統治者所討厭的地方,才看得到統治者愛的花,那無疑就是整個愛國教育包裝最大的失敗與諷刺了。

本文原刊登於「自由評論網─李拓梓專欄:政治的日常
李拓梓

李拓梓

一直想當專欄作家的政治工作者,希望讓大家知道政治的日常和其他事情差不多,也有旺季淡季、也有喜怒哀樂色香味觸法。
李拓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