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暑煩渴,不覺過量:朝鮮皇室與消暑冰品之間的愛恨情仇

Print Friendly

吃冰小歷史與韓國電影《俠盜冰團》

幾年前曾有一部韓國古裝劇情片《俠盜冰團》(바람과 함께 사라지다)影片中提到了天然冰與古代朝鮮皇室間的各種故事。劇中出現了專門保存冰塊的皇家冰窖,還有採集冰塊的專職官員與兵丁雜役與居中上下其手,貪污圖利的兩班貴族大臣們。

1362841954-600780883_n

車太炫主演的《俠盜冰團》

但這部電影並沒有介紹這些天然冰故事的源頭,「天然冰」其實不是韓國文創劇作家們的憑空杜撰,而是其來有自,也有歷史文獻的相關記載。事實上,古代東亞世界中對於天然冰的使用並不陌生。

明清時代的中國,更是值得一提。明代南京的貢船,每年按例往返於運河,向北京輸送食品貢物時,就有使用天然冰保持御貢品質新鮮的記錄。例如明代文士沈德符萬曆野獲篇》中便有記載,提到了當時朝廷「尚膳監」所負責主管的鮮梅、枇杷、鮮筍、鰣魚等物,最重視沿途運送過程中的冰存保鮮。明朝動用了大量人力、物力,才讓各種食品貢物得以有一路低溫直送的最高規格運送水準。

另外,日本江戶時代的天然冰使用,明治時代的文史研究大家柳田國男對加賀藩貢冰運輸道路(「加賀藩の隠し道」)一事,進行過研究。古代日本歷來便有朝廷公家在陰曆六月一日(六月朔日)頒賜貢冰的傳統,《日本書記》以及鎌倉時代的《年中行事抄》中都有相關的記載。德川幕府則有將加賀藩每年六月一日(「氷室の日」)獻上的貢冰分頒群臣的傳統,並且在日後形成了一系列的典禮儀式。現代日本陽曆六月一日也是「冰の日」,雖然這是為了連結江戶時代的歷史文化傳統,實際上卻是由「日本冷藏倉庫協会」提出的現代紀念節日的概念。

撰雪

『撰雪六六談 六朔貢 加賀中将』(日本国立国会図書館蔵)畫面正中是穿著梅缽紋的加賀中將,房間裡則是「天然冰」(お氷様)還有和尚們。

李祘:愛吃生冷弄壞腸胃的朝鮮正祖大王

今天我們要談的故事則是發生在朝鮮宮廷之中,就讓我們話說從頭,透過文獻的介紹,了解古代韓國君王在夏日盛暑之中,如何經營著一方清涼的飲食風尚。而且,朝鮮王室的相關記錄有其獨特之處,反映了飲食文化,也呈現出宮廷政治中的險惡。

還記得重播多次的韓劇《李祘》之中,那位常為國家大政憂心,勤政仁孝的朝鮮正祖大王李祘嗎?其實在史料中李祘有另一種不同的面貌,特別是君王也是人,在日常飲食上也有貪吃過量的嘴饞毛病。朝鮮王朝的機密紀錄《承政院日記》書中有關正祖元年五月三十日的記載,正好提供了一段有趣的史料。當時的君臣對話甚有趣味,透過文獻,可以略窺當時言談之間的情感互動。

當天的君臣奏對談話的前半段提到了一些當時朝廷政局的內外狀況,由於時值夏日,所以也就提到了有關天然冰(文獻中稱之為「氷丁」)的儲藏情況。天然冰的儲藏,雖然供應朝廷使用,但是官員雜役與兵丁之間,上下其手,私下偷賣販售的情況,還是頗為常見。君臣之間為了朝廷綱紀不張,好好議論了一番。

上曰:「闕內氷丁,間多偸賣之弊,外庫則必無足可言。當初張數之減,爲其省弊,而闕中所用,每每不足,至爲別判付加入,此無他,紀綱所致也。弘淳曰:「外庫所儲,每患不足,至於貿用之境矣。尙喆曰,此等事,雖下吏輩作俑,爲其官員者,全不檢飭之致也。上曰:「然矣。」

君臣奏對的後半段,話鋒一轉,接著談到了日常生活飲食的問題上面,臣子希望正祖大王在夏季飲食上特別注意,不可食用生冷過量。李祘則是在與朝臣左議政鄭存謙的問答之間,不經意提到了自己對於冰鎮生冷飲食的愛好。

他說:「極暑煩渴之時,不覺過量」,這一位愛吃生冷,貪涼嘴饞的君主為了這個飲食愛好,而時常犯胃腸毛病。臣子們無可奈何之下,只好想方設法,提前為君上預備的整腸健胃的保健藥品。透過史料文獻,我們時常見到一味藥劑,便是「永真丹」。

存謙曰:「永眞丹,時或進御乎?」上曰:「時時調服矣。」存謙曰:「夏節生冷之爲害不少。雖於煩渴之時,勿爲過進伏望。」上曰:「非不知生冷之爲害,而每當極暑煩渴之時,不覺過量,良可悶也。」

理智上知道不要,身體卻熱到很想吃冰,吃了冰身子又不舒服,這就是夏日麻煩之處。

從一國之君到黎民百姓,其實都克服不了口腹之欲。

永真丹:朝鮮皇室的御用整腸健胃神藥

至於「永真丹」的藥理效果與特性,根據《承政院日記》的相關記載,朝鮮正祖即位的同年 11 月 26 日,朝鮮國王李祘曾在君臣奏對之間,對藥房副提調官洪國榮提到了他先前胃氣厭食,喉渴不適的腸胃病症。洪國榮進獻「永真丹」,並詢問國王服用後的效果。李祘回答效症有所改善,胃氣較好,飲食較先前正常。提調官洪國榮解釋永真丹是一味潤肺安胃的藥品,可以長服。

丙申十一月二十六日辰時,上御尊賢閣。藥房副提調入侍時,副提調洪國榮……以次進伏訖。國榮曰,夜間聖體若何?上曰:「一樣矣。」國榮曰:「去夜寢睡,何如?」上曰,善寢矣。國榮進永真丹,上進御,國榮曰:「永真丹進御後頗有顯效乎?」上曰:「果有顯效矣。前則厭食之症頗甚,服此劑以後,胃氣頓勝,故飮食頗勝於前。且喉渴之症,比前稍減,是爲可幸。」國榮曰:「此藥卽是潤肺安胃之劑也。纔服數旬,有此顯效,此後不必進他劑,以此長服,似好矣。」

味變之患:天然冰與朝鮮宮廷御膳的保存

由於秋天依舊氣溫較高,中午時分仍然炎熱,朝鮮宮廷中為了御膳飲食的保存,花費了相當苦心,每日準備了五丈左右的冰丁,作為祭祀以及保存御膳飲食,是避免食物變質的必要措施。

但是天然冰的保存不易,需要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在冬季預先儲存,再特別用稻草層層包覆,置於冰窖中,留待來年使用。而天然冰用途甚多,不僅用於保存食物,也運用在尚衣院藍染官用布匹的用途之中。朝鮮朝廷對於大臣元勳之家,也有頒賜冰丁的慣例。相關史料中記載到天然冰運用於染布的使用情況,以及天然冰的各種用途。

冰塊容易消融,保存不易。當時的史料記載中,朝鮮官員們甚至以「價比金貴」來形容天然冰的珍稀難得。因此,往往到了八、九月的盛夏時節,朝鮮宮廷中的負責官署便要四處向相關官衙索取尚存的冰塊,以為備用。《承政院日記》中朝鮮孝宗三年九月十九日的記載,便提及了索取冰塊備用,以便保存御膳的相關文獻記錄。

又啓曰,卽接京畿監司鄭致和移文,則各官氷丁皆已乏盡,今則不得進排云,卽今日氣雖涼,當午尙熱,莫重御膳,若不照氷,則不無味變之患……

另外一方面,天然冰的品質是否乾淨可用,也是朝鮮宮廷相當重視的一個環節。四方貢獻的天然冰,若是品質不潔,負責的差役兵丁都會受到嚴厲的杖責處罰。《承政院日記》也記載了相關的處罰記錄。

司憲府照本,氷庫別檢鄭䌖、金時忱等矣,供上氷丁,不潔淨,罪各杖八十,贖公罪。

畢竟,御膳飲食一事關係重大,加上朝鮮歷任國王中發生了幾起食用御膳後,身體不適,嘔吐黃水不止的事件,牽連掌膳宮人多人,不少宮婢因此下獄處死。因此,看來平常的膳食問題,單純的食物變質,一但涉及了政治權力的中樞,也會產生扭曲,甚至釀成株連多人的「宮婢御膳下毒」事件。

時值炎炎夏日,暑氣逼人,古代人其實也和現代人一般,渴望著清涼,也擔心生冷飲食過量有害健康。透過這古代東亞的天然冰食用史,我們看到了朝鮮一代名君的生活日常,還有當時臣子們的小小苦惱,以及那朝鮮皇室與消暑冰品之間的各種有趣小故事。下次到韓國旅行吃飯時,品嘗加入冰塊的韓式冷麵與各種冰涼飲品的同時,我們或許也會想起這些小故事,以及那古今不變的清涼味覺記憶。

*延伸閱讀:

  1. 韓國國史編纂委員會編纂,《承政院日記》,首爾:國史編纂委員會,1961-1977。
  2. 邱仲麟,〈冰窖、冰船與冰鮮:明代以降江浙的冰鮮漁業與海鮮消費〉,《中國飲食文化》1.2 (2005):31-95。
  3. 邱仲麟,〈天然冰與明清北京的社會生活〉,《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集刊》50.4 (2005):55-113。
原稿發表於「旅飯」,此處增加延伸閱讀與部分史料文獻延伸內容。
I-Chao Wang

I-Chao Wang

世間的愛有許多種不同的形式,如同這世上有千千萬萬個不同的故事一般。但是唯一相同的,就是父母總是想將最珍貴的物事留給最珍愛的孩子們。為了哄孩子一夜好夢香甜,我們總是會在孩子的床邊想著一篇又一篇最動人的故事。我是一個常年生活在往昔故事中的歷史學研究者,同時也是一個深愛孩子的父親。我是父親,我也是位說故事的人也是一位生活在台北內湖的爸爸。世事無常苦痛之中,希望透過這些動人的小故事,點起一盞盞小燈,用點點亮光,溫暖人間。
I-Chao W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