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國民主怎麼了?

Print Friendly

說到泰國,大家直覺會想到什麼呢?是景致優美、充滿美食的觀光勝地?充滿佛寺與虔誠佛教信徒的國度?令人愛戴的蒲美蓬國王?還是紅衫軍與黃衫軍的衝突?筆者在書店中偶然翻閱《泰王的新衣》一書,原本只是想對泰國的歷史與現狀有更多了解,閱畢全書後,發現這本書不僅滿足這些需求,更提供了與過往不同的視角。

本書封面即是泰王拉瑪九世(即阿杜德.蒲美蓬,Bhumibol Adulyadej)的照片。
本書封面即是泰王拉瑪九世(即阿杜德.蒲美蓬,Bhumibol Adulyadej)的照片。

作者安德魯.麥格里高.馬歇爾(Andrew MacGregor Marshall)[1]好奇泰國這樣一個以和善、微笑為外所知的國度,為什麼一直處於動盪不安之中?因此他利用維基解密的美國外交電文,以及大量的泰國研究論文,佐以自身駐地記者的觀察,縱向爬梳過往的歷史,輔以社會層面的橫向變化,解析動亂背後的歷史性與現今社會的結構性因素,並在總括現象後,提出了解釋當今動亂的假定:王位繼承是動亂的關鍵,以此作為解釋的核心。

作者以過去數十年至今的抗爭動亂等現象為出發點,不僅暴露出王室干預政治和政治精英間的鬥爭,使得王室的內部鬥爭也逐漸顯露於世人眼前,更是顯露出百姓對政治現象的覺醒。然而,人民為什麼到現在才逐漸發現過去生活在神話之中?為什麼統治精英胡作非為,而王室卻站在他們那邊?王室內部的鬥爭又與過去的歷史有什麼關係呢?

意識形態神話的建立

這一切都要先從縱向的歷史來觀察。泰國意識形態神話的產生與鞏固,乃是來自二戰之後的大歷史結構,以及當時國內的政治因素。二戰結束後,美蘇冷戰旋即展開,美國在東南亞尋求反共盟友。而泰國當時的國內政局,則在民選政府、傳統精英和軍人的鬥爭下呈現極不穩定的狀態。而蒲美蓬國王既無權干預國政,而思想亦反共且厭惡混亂。上述各方在建立社會秩序、反對共產主義等共同利益上,逐步靠近並結為同盟。

隨後,美國與泰國執政精英為鞏固統治和壓制左派發展,決定雙管齊下:一方面泰國軍方藉由美國的協助強化軍事實力,強化內部監管與鎮壓;另一方面泰國政府以及美國宣傳機構藉由鋪天蓋地的宣傳,鞏固王室地位以強化軍事統治正當性,灌輸平民泰國民族「順服」的獨特民族性,更透過刑法作為懲罰褻瀆王室的工具,迫使人們沉默。[2]而王室為保自身王位,隱藏蒲美蓬為誤殺其兄長阿南達之兇手一事,加上蒲美蓬對政治的看法亦與精英相同。故三者開始合作。

意識形態神話在三者合力加工下,運用宗教、官方版歷史敘事以及實施各種王室親民專案等材料而建構出來,並在國內外透過各種宣傳機器大肆宣揚。多數人民對此深信不疑,外界也接受一樣的訊息。而對此懷疑者則受到官方以被稱為褻瀆王室法的刑法第一百一十二條,進行言論、人身等自由的封殺。在多管齊下後,意識形態神話因此鞏固。[3]但再牢固的神話也可能崩解,而導致崩解的原因,正是王室自身的行為。

本書也是為泰國當局認定的禁書,因此是不得在泰國流通的
本書也是為泰國當局認定的禁書,因此是不得在泰國流通的

王室—精英統治架構的形成

然而地位無比尊崇、萬民擁戴的王室,為何會沒有統治實權?又為何會成為現今政局動盪的根源?作者爬梳泰國歷史,指出歷代王朝的國王們為了控制臣民與資源,運用宗教、暴力、儀式、法律等各種方式,建立起以意識形態神話為基礎的絕對王權統治。但其統治力量仍有其限度,為保王權運作,仍得仰賴貴冑大族協助,這使得國王、王族與有權勢的大家族三者之間,產生一種既合作又鬥爭的脆弱關係,形成了一種三者彼此互動的動態統治架構。

在這當中,國王會擔憂被王族與大家族構成的統治精英篡位、推翻王朝;另一方面,統治精英因為恐懼強而有力的國王的出現,因而扶植軟弱聽話的國王,確保其身家財產安全,並能讓他們利用統治神話謀求更多利益。現今的卻克里(Chakri)王朝,也仍然延續此架構。

但是這個統治架構沒有解除國王的權力,為什麼現今的國王沒有實權呢?這是十九世紀西力東漸的緣故。西方所帶來的不僅是主權與可能殖民的威脅,更將威脅王權與精英地位的意識形態「民主」傳入泰國。但西式的民主思想最終也在1932年,引發了民主革命,而使拉瑪七世於1935年在倫敦退位。至此王室權力終結,直至1945年間也沒有國王。

這段期間軍方、民主派和保王派三方精英之間展開政權的鬥爭,而民主派的落敗,最終促使了1945年拉瑪八世回國。但國王已不具實權,只能在與統治精英妥協下,指派精英治理國家。

拉瑪七世

在這段時間當中,民主作為意識形態,摧毀了過往數百年的絕對王權,王室與傳統精英的力量衰退,軍方、民主派人士等新式精英浮上政治檯面。但民主派隨即因國王之死,遭到軍方與保守派精英的聯合政變而垮臺。軍方也獲得美國的支持。軍事強人鑾披汶.頌堪獨攬大權,予王室較多限制。

鑾披汶之後雖遭其部下沙立.他那叨(Sarit Dhanarajata)推翻,但軍方獨霸的局面沒有改變,變化的是沙立改與王室合作,採行尊王政策,並塑造王室勤政愛民的良好形象,用來加強統治集團灌輸底層的意識形態神話。同時泰國經濟漸有起色,興起的華裔大亨加入了精英集團;而政府設立管理王室資產的「王室資產管理局」,握有大量土地、資金與資源。在經濟起飛中,軍方、王室和精英共同透過王室資產管理局取得、分享龐大資源,形成了一個龐大富有的統治精英集團。

泰國軍事強人鑾披汶.頌堪與沙立.他那叨
泰國軍事強人鑾披汶.頌堪與沙立.他那叨

鞏固權力:統治結構的強化

然而,經濟成長的果實並沒有分配到百姓身上,收入不平等急遽擴張,抗爭四起,共產黨更在泰國東北部興起並發起暴動(也使得非共產黨抗爭被戴上了共產黨的帽子)。統治階層對此採取強硬與懷柔兩手策略,一方面,軍事獨裁者強力鎮壓。

另一方面,蒲美蓬則透過下鄉的「皇家專案」,假意為平民奔走,雖然改善生活的效果甚微,但卻使人們更加敬愛王室。但政府的軍事鎮壓並沒有奏效,抗爭最終匯聚成1973年的大示威,使得蒲美蓬不情願地下令他中意的軍事政權下台。但此舉卻讓他身上多了層為民謀福的「民主國王」神話外衣,更受人民愛戴。[4]

同時,這次抗爭的成功,也是泰國史上的分水嶺。人民的力量竟然能使軍事政權垮台,社會秩序產生極大變化,左派的力量也因此崛起。同時越南等鄰國赤化,與美國因國內反越戰風潮而退出泰國,更使得國王與精英陷入恐慌,促使他們下定決心撲滅這場民主運動。

1976年,國王密令獨裁者返國,並表態支持,擴大泰國的政治分裂,引起眾多學生在法政大學(Thammasat University)抗議,隨後數千民兵前往法政大學,進行屠殺,最終將民主運動給完全粉碎。[5]

此後,不少當初溫和抗議的平民加入共產黨,宣揚廢除王室;蒲美蓬與精英則進行更為聲勢浩大的王室宣傳工程與恐怖統治;其他精英則競相宣誓效忠國王,以尋求更多資源。這段期間雖有選舉,但實際上由精英進行寡頭統治。政治局勢,似乎一切都沒有改變。與此同時,東南亞經濟成長,王室資產管理局將其觸角延伸至各方面,王室運用這些資產,拉攏各方面的精英形成利益集團,構成由王室為中心的網絡王權系統(network monarchy),以王室資產遙控泰國政壇。但此舉卻也成為日後王室內爭、動搖國本的雙面刃。[6]

統治結構的鬆動與危機種子的發芽

1997年突如其來的亞洲金融風暴,使得經濟發展化歸泡影,並使泰國內部的裙帶資本主義與貪汙腐敗暴露在人民眼中。精英為防人民抗爭再起,在國王允許下,推動了看似較為民主、制度較完善的新憲法,以化解人民不滿。只是,這部憲法實質上是精英們以一種較為隱密、完善的分贓手段,是在制衡王室的規畫下完成的一種鞏固利益的制度,而王室在憲法上,則僅作為一種超然的象徵。

但王位繼承的鬥爭問題卻在隨後成為泰國政治危機的引爆點。王室與精英構築的統治架構,是互相合作以分享利益,蒲美蓬在其中扮演的極為出色,而王室資產管理局更使統治階級利益均霑,從而穩固了統治結構,因此精英也擁戴國王。

然而,未來繼承王位的王儲哇集拉隆功(Maha Vajiralongkorn)由於個性乖張暴戾,並不得國王喜愛,形象在人民與精英心中極壞,統治精英集團更因其不受潛規則拘束、肆意妄為的行為,公然表示欲阻擋其繼承。相對的,其妹詩琳通(Maha Chakri Sirindhorn)公主則如同國王,遵守現有秩序且形象良好,深得各方擁戴。在恐懼對哇集拉隆功繼位的狀況下,為保能夠有聽話的國王能夠繼承王位,讓他們能夠持續運用王室龐大的財富獲利,精英屬意由詩琳通即位。

當時蒲美蓬似乎也有此意。但是在毫無理由的狀況下,繼承規則是不會輕易改變的,再加上王后詩麗吉支持其子繼位,與國王的意見分歧,就更增加了繼承鬥爭的混亂。

詩琳通公主(左)與哇集拉隆功王儲(右)
詩琳通公主(左)與哇集拉隆功王儲(右)

與此同時,這場統治集團內部的分裂與鬥爭,因為泰國政局出現新變化而更加複雜,而政局變化背後,又是與橫向的泰國社會出現變化有關。自從經濟起飛後,人民的財富增加,更有機會接觸外界,接收到過去所未能接受到、遭精英隱瞞的各種資訊。然而社會階級分化也更加顯著。城市的中產階級與精英站在一起鄙視平民;平民百姓則對過往精英的說教感到不滿,更對只是把他們當作廉價勞工剝削、剩下均不聞不問的政府與統治精英懷有極深的不滿。

而電信大亨塔信(Thaksin Chinnawat)在政壇上的崛起,使得社會階級對彼此的不滿、王室內部的鬥爭、民主政治與保守政治的矛盾徹底暴露出來。泰國選舉政治的基礎是鄉村選民—也就是占人口多數的平民,塔信看到這點,推出相關政綱,以此在2001年國會選舉中大獲全勝,取得高度的統治合法性,而其嘉惠平民的政策,使他的民意支持度更形高漲。

與此同時,為圖權力長久,塔信大量捐款給王儲與王后,謀求在蒲美蓬去世後仍能掌握大權。然而,這一切都讓本欲壓抑王子豪奢個性的蒲美蓬,以及不欲王子繼位的精英感到不快。而塔信政府破壞1997年憲法的制衡機制,清除政府中的精英勢力以自身人馬取代,更使精英與國王感到憤怒,也使本來支持塔信的精英倒戈,反王儲-塔信聯盟的鬥爭一觸即發。

塔信.西那瓦
塔信.西那瓦

2005年後的全國性危機

到了2005年,塔信在選舉中再度大勝,隨後王儲因第三任王妃生下兒子,鞏固了王儲的繼承地位。在王儲繼位態勢明朗化的恐懼下,精英與中產階級展開反塔信鬥爭,其中最著名的就是黃衫軍。他們在曼谷街頭製造暴動,透過媒體攻擊塔信政府。而精英在王室的默許與支持下,與塔信之間的鬥爭也邁向最高峰。最後在2006年,軍方發動政變,再度扼殺民主政治。

黃衫軍運動
黃衫軍運動

2006年的這場政變,是蒲美蓬默許的。然而塔信是史上最受歡迎的總理,其遭罷黜引發多數人民的怒火。而政變除了推翻塔信,也是精英為了阻止王儲繼位而為,然而他們完全沒有下一步計畫。為了確保政權,軍方遂加強社會控制,同時也抹黑王儲和塔信,力阻王儲即位。雖然此時臥病在床的蒲美蓬明確表示,將由王儲繼承大位。然而王后此時決心罷黜王儲,改立幼君,讓自己掌握朝政,使危機更加惡化。

詩麗吉王后
詩麗吉王后

此時蒲美蓬雖對王儲不滿,但對王后欲罷黜王儲的舉動更是反對。不過,精英們與王后並不理會蒲美蓬,並在2008年再度發動示威與政變,迫使塔信流亡海外。隨後更刻意引發流血衝突。[7]最後,精英們再度取得勝利。不過,因為推翻塔信的政變、王位繼承的動盪,還有王儲的荒唐行徑等事件而受挫的王室形象,因為王后拙劣且粗暴的政治干預,更形受創。[8]

另一方面,塔信也師法黃衫軍,創立了由其支持者組成的紅衫軍作為對抗資本。紅衫軍組成的原因,除了支持塔信外,也是因當時廣大人民對政府的不滿。但08年政變之後,當局的統治危機並沒有改善。同時王儲與王后的鬥爭更形火熱,蒲美蓬對此已無能為力。在2010年之後,不論是精英與王室內部還是反對派,彼此之間的鬥爭不僅越加血腥,內部也矛盾重重,使得局勢更加混亂。而這時,自卻克里王朝創建以來九世而亡的傳說,也在所有人心中升起。使得這場混亂更蒙上了一層不祥的色彩。

紅衫軍
紅衫軍

在2011年選舉中,儘管精英全力阻擋,但塔信之妹盈拉(Yingluck Chinnawat)的黨派仍以高票取得政權。精英們在此時決心徹底摧毀塔信,並且決定在國王過世時強行擁立詩琳通公主成為國王或者攝政王,以阻擋王儲登基。[9]而此時國王與王后雙雙中風而失去行動能力,已完全失去影響力。[10]精英再次運動黃衫軍上街抗爭,並且操控司法體系攻擊盈拉政府。[11]最終在2014年,軍方再度政變,上演一場作者筆下的「扼殺泰國民主的終極之作」。[12]

盈拉.西那瓦
盈拉.西那瓦

泰國何去何從?

在後記中,作者指出泰國的動盪在蒲美蓬過世前後仍會持續,[13]同時王室的光環已在這些事件中大幅褪色,而過去的意識形態則因資訊流通、經濟發展而逐漸崩解,泰國的    精英政治論述也已經破產,而精英與王儲、塔信之間為一己之私的鬥爭則仍然會持續下去,政治光譜已朝向兩極化而無法收拾。這些都導致了泰國國內產生了諸多混亂現象以及黯淡、難以預測的未來。

不過,作者認為,在蒲美蓬過世前後,儘管情勢一時不會樂觀,但是長遠來看會變得更好,因為泰國的窮苦百姓已經逐漸覺醒,不僅察覺到國家的問題,更看穿統治精英的把戲,並且決心尋求真正的民主,要一個有民意授予的正當性並尊重他們權益的政府,如果達不到這個目標,是不會罷休的。

在作者筆下,泰國過去統治架構與意識形態的建立與變化,描繪的十分清楚。同時描繪現狀時,他也顧及縱向歷史時間與橫向社會變化,將泰國從古至今的政治變動給予了一個相當大的縱深,之後再透過他的四項假定直切動亂的核心「王位繼承」,清楚地分析了泰國現今政治動盪不安的現象。

而作者在行文中,均有著鮮明的民主立場,鏗鏘有力地批判了泰國統治精英與王室,同時對泰國逐漸覺醒的人民及其未來有著樂觀的希望。這都是本書鮮明的特點。作者這樣一個不同的觀點,給予了與主流媒體不同的角度,能夠讓閱讀的人以另外一種角度去認識泰國的狀況,是本作為泰國現況與歷史的入門好書。

然而,必須注意的是,作者在看待事情帶有強烈的民主立場,同時略帶有以今日批判過去的視角,故對泰國王室、政府與政治人物批判時,也有簡化、抹煞了過去的歷史複雜性。而作者描述卻克里王朝之前的泰國歷史,也略嫌帶有妖魔化與簡化的東方主義色彩,這些是讀者們在閱讀此書中需要注意的。

筆者在閱讀這本書的過程中,不僅看到了泰國的動亂,從王室內部、精英與王室的、精英之間以及民主與保守等政治鬥爭,更看見了階級之間的鬥爭,追求維權的民主是泰國人民的第一步,在背後他們更追求分配正義的社會民主,這場鬥爭背後反應的,不僅是政治上的不公平,更是經濟上的不公平,因此,打破政治與經濟的寡頭壟斷,尋求建立真正的民主,以圖人民權益的真正維護,這正是這本書想要訴說的。

這也令人想到《百年追求:台灣民主的故事》這套書。同樣在追求民主政治的過程中,比起台灣,泰國不僅一樣充滿挫折,面對的暴力與困難比諸國民黨治下的台灣有過之而無不及,況且泰國的民主化目前也仍未成功,但是這場鬥爭,就如同作者所想的,將會持續下去,未來會如何,也只有持續下去才會知道。

本書對臺灣的意義,不僅在了解泰國,更提供民主體制下的我們許多警惕。就像這本書所做的,我們必須去認識臺灣民主政治的發展史,了解過去的政治架構與社會背景,以看見現今我們行動會因為過去哪些遺留下來、沒有處理好的問題,而遭遇到困難。唯有如此,才有辦法去作出下一步。

而書中更清楚顯現給我們的,是既得利益精英對摧毀民主是如何的容易,民主制度是如何的脆弱,告訴了我們,唯有透過人民自覺下不斷地去行動、去維護,才有辦法保護民主政治這個保護人民權益的工具,從而透過民主政治各方面去維護自己的權益。泰國作為鮮明的例子,給予了我們去反思自己臺灣民主政治的機會。

 

[1] 作者有接受博客來的專訪,有興趣的朋友請自行點閱連結觀賞

[2] 關於這一點,華裔學者程映紅訪問著名泰國學者Thongchai Winichakul的訪問非常有見地,童這篇訪問也對看完本書內容或這篇文章的讀者會非常有幫助。參見程映紅〈泰國昔日馬克思主義左翼如何變成今日民族主義右翼?〉,網址

[3] 最近的一則新聞是〈泰記者被捕逾百網頁被關 媒體陷恐懼〉,中央社,2014/9/15,網址

[4] 這在近日泰國抗爭中仍然明顯,參見〈紅衫軍、黃衫軍 都認泰王挺自己〉,新浪新聞,2014/5/13,網址

[5] 詳細參見英文維基百科的辭條〈Thammasat University massacre〉,網址

[6] 參見2013年此篇報導。〈泰國王室在政治危機中的角色〉,《德國之聲》,2013/9/12,網址

[7] 〈泰皇室公開亮相 反對派士氣大振〉,太陽報,2008/10/15,網址

[8] 〈泰皇后亮相女示威者葬禮〉,星島日報,2008/10/14,網址

[9] 〈泰王儲妃被貶為平民內幕〉,風傳媒,2014/12/21,網址

[10] 在言論管制下,報導泰王的健康也是不允許的,最近的一則新聞再次顯示了這一點。參見〈紐時寫泰王健康 泰國印刷廠拒印〉,Rti中央廣播電臺,2015/9/22,網址

[11] 抗爭文章參見杜坎.麥卡高,〈泰國政治動蕩的根本原因〉,《紐約時報》,2013/12/23,網址。操縱司法體系可以參見〈泰國憲法法院判令總理英拉下台〉,《紐約時報》,2014/5/8,網址

[12] 〈泰國軍方宣布政變〉,《紐約時報》,2014/5/22,網址。〈泰軍方政變 為在泰王駕崩時「卡位」〉,新浪國際新聞,2014/6/8,網址

[13] Thomas Fuller,〈王權繼承問題讓泰國君主制來到十字路口〉,《紐約時報》,2015/9/22,網址

黎冠忠

只是世上一顆尋求寧靜和平穩定生活的小螺絲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