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帝賞賜的好滋味,老滿族人的庶民美食:鹿尾兒

Print Friendly

清代檔案中常可見到,清朝皇帝們時常賞賜有功大臣們各種肉類食品的記錄,包括有鹿肉、鹿尾、鹿舌、麞肉、野豬、野雞、山雞、湯羊、哈爾漢羊、折魯魚、 細鱗魚、秦鰉魚、薰豬肉等。若利用現代檔案資料庫,略加檢索,僅在故宮博物院典藏的《宮中檔》中就有超過五百多筆的各類肉類食品賞賜記錄。除了賞賜食品外,皇帝時常會在另有硃批文字,略表對臣子們的寬慰之意。

例如,雍正皇帝便曾在,時任川陝總督岳鍾琪奏謝御賜食品的謝恩摺子中,特別寫有一段硃批:

舉凡人間食品,莫非上天恩錫,不與卿如此大臣分甘共肥,更與何人共之。朕逐日飲食,惟以未能時時頒賜為歉耳,然每遇適口之物分賞廷臣,未嘗不念及卿暨鄂爾泰、田文鏡等諸大臣也。

正所謂好東西,自然是要與好臣子們分享。這一段文字充份表達了皇帝與親近大臣們分享人間美食的心情,而「分甘共肥」的體己話語,也在分享飲食的當下,表達了一種份外關懷的言外之意。

 

現代河北易縣等地的「鹿尾兒」是用豬腸中灌入香料與豬肝肉餡製成

但這些品類繁多的御賜食品裡面,滿族最為看重的卻是「鹿尾」一項。

若說有什麼特別,其實或許是一隻鹿的身上,只有那一小截,所以顯得異常珍貴。

當然,也有從傳統中醫的看法來立論,覺得鹿尾一物有助壯實陽氣,對於身體大有補益效果。但是随著漸漸入關安定,滿族不再過著整日馬上騎射的昔日狩獵生活。野生鹿隻的來源,漸成問題。但進補食用者眾多,產鹿地方的供應卻有限度,形成了一種肉品供應緊張的情況。

另外,清朝檔案中也記載著自嘉慶年間以來,皇帝屢有指示地方不必再進貢鹿隻、鹿肉。清朝皇帝們心念上體恤民間供應辛苦,不再由地方特貢。

但是想當然爾,進貢一但停止,新鮮鹿尾的來源也就更少了。物以稀為貴,這是千古不變的道理,新鮮鹿尾若沒有來自皇家的賞賜,一般人怎可能有品嘗到的機會。

離開了關外家鄉的在京滿族,逐漸在北京家口人丁漸繁,日常飲食都不容易張羅,而那有多餘的銀錢,花消在這種高檔的天然野味。但是北京滿族人們,卻依然記憶著這種特殊的民族風味,這種記憶裡的滋味,後來只能依靠著京城巧手肉廚的創意,才有了一飽口腹之欲與思鄉之情的機會。

在京旗民聚居內城中,幾家肉食舖子想出了用作灌肉腸的方式,雜混豬肉和香料,略加朱紅調色,作成了「鹿尾兒」。略加煮食料理後,色、香、味俱全,而且樣子像極了真鹿尾,但是所費不多,價錢上雖然天差地遠,但卻是實實在在的庶民美食。

簡單來說,這也是為了適應北京城市生活的一種飲食轉變。根據北京耆老們的回憶,滿族吃這種加工肉品「鹿尾兒」時,還有特別的講就,一家老老少少的,必定要到什刹海等四野蒼茫的景緻中,方才開動食用,這樣據說才有在深山野林中品嘗鹿尾的特殊趣味。

所以一些京城中的老肉食舖子,曾有在什刹海等處開設有臨時攤子,讓定居在京城的滿族子弟可以在飲食之際,回憶起祖輩們在白山黑水間的馬上歲月,這或許也算是一種極為特別的飲食記憶吧。

01300543591091145404632772745_s
鹿尾兒的切片

時至今日,例如河北易縣,及以東北一些滿族村落中,則是把「蒸鹿尾兒」,略加藝術擺盤裝飾,改換形式,進而成為了地方特色與民族美食的代表,一種充滿了滿族歷史文化的食品特產。

I-Chao Wang

I-Chao Wang

世間的愛有許多種不同的形式,如同這世上有千千萬萬個不同的故事一般。但是唯一相同的,就是父母總是想將最珍貴的物事留給最珍愛的孩子們。為了哄孩子一夜好夢香甜,我們總是會在孩子的床邊想著一篇又一篇最動人的故事。我是一個常年生活在往昔故事中的歷史學研究者,同時也是一個深愛孩子的父親。我是父親,我也是位說故事的人也是一位生活在台北內湖的爸爸。世事無常苦痛之中,希望透過這些動人的小故事,點起一盞盞小燈,用點點亮光,溫暖人間。
I-Chao W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