稱霸天下的原點:秦武公東征復仇記(下)

Print Friendly

在前一集稱霸天下的原點:秦武公東征復仇記中,我們談到秦武公東征是精心策畫的謀略,為了遠離權臣集團的挾持,迫不得以的孤注一擲,親自東征。

而秦武公此時已人在華山之下,兵不血刃地遠離朝中的權力鬥爭,但也置身於另一個強敵環伺的戰場——與戎人作戰的戰場。

來自於西北地區的戎人(或西戎、犬戎),始終是秦人的心腹大患,早在西周晚期,秦人建國之前,作為周王室的附庸時,秦人主要面對的外患便是戎人。秦武公的父親、祖父窮盡一生,皆是與此強敵作戰,一尺一寸向東前進。只要擊破眼前的戎人,接下來的計謀才得以運行。

很幸運地,秦武公最終在華山之下戰勝彭戲氏(其中一支戎人),平定諸戎在關中東部的動亂,鞏固了對於關中地區的控制。

秦武公接著就要直接面對以大庶長弗忌、威壘、三父等為核心的權臣集團。

他有幾個選擇,以手中的兵力回師西垂,一舉襲殺權臣集團,或是將權臣集團誘出西垂,加以殲滅。我們已無從得知秦武公選擇了哪一個方案,僅能根據《史記.秦本紀》記載略窺端倪:武公即位的第三年,在關中西部地建立平陽封宮,同年以弒殺出子的罪名,族誅以大庶長弗忌、威壘、三父等為核心的權臣集團。在這將近十年期間,武公由任人擺佈的太子,蛻變成為智勇雙全的君主,並將權力集中到手裡,全力向東方發展。

這段歷史在傳世文獻中未有明文,但與出土資料相互參證,仍能夠得其大要。

秦國政治核心從西垂而至平陽的東移,亦可從秦君葬地之轉移得證。對照《史記》〈秦本紀〉及〈秦記〉載憲公葬地,可知西山應即衙,故衙亦在今甘肅禮縣一帶。憲公與出子皆歸葬西垂。至秦武公過世時,秦已基本掃平盤據關中渭河流域的諸戎,其死後也未歸葬西垂,而是葬於平陽。目前甘肅禮縣大堡子山的秦公大墓的發現,說明大堡子山確為文獻中的西垂,大堡子山的兩座秦公大墓墓主分別為文公(武公之曾祖父)、靜公(武公之祖父)。(見表一)

表一:

  秦本紀 秦記 相關出土資料
秦襄公 在犬丘,葬地未載。 在犬丘,葬西垂。  
秦文公 居西垂宮,葬西山。 居西垂宮,葬西垂。 筆者採陳昭容說,認為禮縣大堡子秦公大墓分別為文公及靜公之墓。此外,傳世及新出的秦子器,則為未享國的靜公之器
秦靜公 未享國,葬地未載。 未載葬地。
秦憲公 二年徙居平陽,葬西山。 居西新邑,葬衙。  
出子 未有記載 居西陵,葬衙。  
秦武公 平陽封宮,葬雍平陽。 居平陽封宮,葬宣陽聚東南。 太公廟秦公鐘鎛

表一資料來源:《史記》

參考資料:googlemap、《史記.秦本紀》
參考資料:googlemap、《史記.秦本紀》

簡言之,春秋早期,秦人在平定關中地區前,秦襄公、文公、靜公、憲公、出子皆歸葬位於甘肅禮縣大堡子山一帶之西垂,自秦武公始葬於位關中西部之雍。

按理而論,不會有邦國將國君葬在隨時可能遭受侵攻的領土,秦君自武公開始葬於雍,顯見秦國的勢力已有長足進展。附帶一提,上集所提陝西太公廟出土的秦公鐘、鎛,很可能便是秦武公鞏固於關中地區的支配後,為祭祀祖先與祈福所鑄。

圖片 2
禮縣大堡子山

秦武公繼位時所面臨的內憂與外患,實際上正是秦國歷史發展的縮影。

內憂方面,在春秋時代,無論嫡、庶,欲奪君位,內則需拉攏巨室強宗,外則需有諸侯強援,否則成功機率極低,秦武公面對的便是成功機率極低的狀況。因為內則權柄旁落權臣集團,即位亦是魁儡,外則無諸侯為強援。也可能因為立國尚短,內部組成複雜,年幼國君容易遭受權臣挑戰,因而有武公見廢、出子遭弒,主政者可謂如履薄冰,稍有決策失誤,便可能釀成亡國滅族之禍。又因為秦僻處西垂,與諸夏列國難通聲氣,絕無外援,君主(或儲君)唯一可以依靠的就是自身意志與力量。

外患則是在西周中期以降,關中地區便持續受到戎人侵擾,周室更覆亡於犬戎入侵,戎人不僅是秦人的強敵,亦是鄰居。平王東遷後,秦襄公雖得到周天子許以「岐、豐之地」,但此時關中地區已是戎狄橫行,早非周人所能控制,這無疑為平王開的空頭支票,秦不但沒有獲得華夏諸侯的任何支援,還必須以自身武力驅逐關中諸戎,才能夠取得封賞。

一言以蔽之,秦人於西周晚期、春秋早期崛起的歷程,實際上是一部與戎狄鬥爭及交融的歷史。在秦武公結束其驚心動魄、波瀾壯闊的人生時,已擊潰關中諸戎,基本平定周室舊地。秦人與東方諸侯的交鋒,仍為時尚早,真正的交鋒得等到秦穆公繼位後了。

參考資料

  • 杜正勝,〈周秦民族文化「戎狄性」的考察—兼論關中出土的「北方式」青銅器〉,《大陸雜誌》第87卷第5期,(1993年)。
  • 陳昭容,〈秦公器與秦子器——兼論甘肅禮縣大堡子山秦墓的墓主〉,收入上海博物館、香港中文大學文物館主編《中國古代青銅器國際研討會論文集》,上海博物館、香港中文大學文物館出版,2010。
  • 歐陽宣,〈秦稱戎狄—秦人的文化形構剖析〉(臺北:國立臺灣大學歷史學系碩士論文,2013)。
野蠻小邦周

野蠻小邦周

傳說商周之際,五星會聚,周文王因此受命,推翻殷商。殊不知這五顆倒楣的星星在匯聚的時候居然遇上了蟲洞,先後穿越到臺北盆地,因未受周朝禮樂化成,故稱之為「野蠻小邦周」。因為穿越的力道太強,此五星已經失去大部分記憶,只記得以前最喜歡飲酒漿配烤牛腿,但現在囊中空空,只能喝可樂配炸雞。目前正蹲踞在結界內苦逼地研讀上古史,希望可以找出回到周代的方法。
野蠻小邦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