稱霸天下的原點:秦武公東征復仇記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古往今來,秦作為中國史上第一個大一統王朝,廣為歷史學家注意。關注的焦點不外乎:春秋時代秦穆公稱霸西戎、戰國時代秦因商鞅變法驟強、以及秦始皇統一天下、秦帝國的迅速強大與崩潰。

羅馬不是一天造成的,秦帝國的霸業亦非史籍中寥寥可數的豪傑在關鍵時刻所締構,這條通往天下的大道,是由一代又一代的人們,因為對於東方文明世界(例如今天河南、山東地區)的渴望,在血與淚的交織下完成。這裡將以秦武公為例子,說明秦作為西隅小邦最終稱雄天下的原點。

 從陝西太公廟秦公鐘談起

1978 年,考古隊於陝西寶雞太公廟村一銅器窖藏發現五件秦公鐘,三件秦公鎛,皆帶銘文,此組秦公鐘、鎛按器形應屬於春秋早期,按鐘、鎛上銘文所載秦先公世系,則此組鐘鎛器主應為秦武公。

轉引自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殷周金文暨青銅器資料庫」
轉引自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殷周金文暨青銅器資料庫」
圖片 1
公鐘銘文拓片節錄,銘文云「秦公曰:『我先祖受天命,賞宅受國,烈烈卲文公、靜公、憲公,不弛于上,卲合皇天,以虩事蠻方。公及……』」。(轉引自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殷周金文暨青銅器資料庫」)

秦公鐘、鎛的銘文皆鑄了這麼一句:「我先祖受天命,賞宅受國」。

在西周時期,「受天命」為天子及其先祖之特權,此原則至春秋時代因王室式微而屢遭僭越,諸侯紛紛在銘文提及天命與先祖的關係。因此,秦於樂器銘文的僭越並非特例,而是這個時代的總體趨勢。但這套樂器的銘文,若被同時期的東方貴族看見,大概只會換來文雅的嘲弄,因為其略為囂張的用辭與實際擁有的力量,倒有些名實不符。

平王東遷後,春秋初期在中原隱隱然有霸主姿態的是鄭莊公,南方汲汲營營於兼併漢陽諸姬的楚武王、楚文王父子也相當活躍,大有後來居上的態勢。日後足以稱霸的強國晉、齊則約莫於此時先後陷入內亂,雖暫時無力擴張,但終究站在歷史舞臺的核心。

這時的秦卻是邊陲中的邊陲,孤懸於西陲一隅,仍與霸業無緣。但秦武公在西元前 698 年踏出了那一步。

秦武公的困境

西元前 698 年,一支秦國軍隊從西陲(又稱犬丘,今甘肅禮縣大堡子山一帶)出發,由於渭水上游的河谷高山深豁,當時也沒有修築高速公路,故難以沿河谷行軍。又由於山高水急,難以順流而下,這支軍隊只能翻越位於西垂東北的隴山,穿越關中平原,終於來到關中平原東側,今西嶽華山一帶。

秦武公東征示意圖。
秦武公東征示意圖。參考資料:googlemap、《史記.秦本紀》

原先周人王畿內道路,因為過去戎人入侵,路況已失修荒廢多時,曠野中一列列隊伍,一輛輛馬車朝著華山前進,車輪不停地壓過地面的碎石,顛簸前行。這支軍隊首領立於一輛鑲滿金銀、裝飾華麗馬車之上。隨侍武官需手扶車軾才能穩住身形,而這個人卻將雙手放在背後,視線堅定地投往東方的華山。他年紀不大,沒有貴族少年的飛揚神采,有種超乎其年齡的穩重深沉,他是秦武公。

秦武公是憲公的長子,憲公英年早逝,作為長男的自己原應即位,繼續父祖未竟之業,然而朝中權臣大庶長弗忌、威壘、三父等趁大位虛懸之隙奪取朝政,獨攬大權,自己君位被廢。權臣另立他的弟弟出子為國君。幾年後(西元前 698 年),以大庶長弗忌、威壘、三父等為核心的權臣集團又弒殺出子,大位再次虛懸。

被廢太子的那段日子,也許是秦武公人生中最為凶險、低潮的時期,「人為刀俎,我為魚肉」恰巧描述了他的危險處境。限於史料,無從得知這段期間,武公見了什麼人,做了什麼事,但合理推測他還是做足準備,否則接下來的事情將無法發生。首先,他想盡辦法活了下來;其次,重新獲取朝中權臣集團的信任。

權臣集團弒殺出子後,讓武公重返君位。獲得初步勝利的武公依然寢食難安,因為大庶長弗忌、威壘、三父一干人等一日不除,西垂就是險境,可是自身羽翼未豐,也不能輕舉妄動,他意識到離開西垂是反擊的第一步。

在秦武公面臨這些困境時,秦國已是逐漸東進之勢,向岐山、豐鎬進軍,但整個國家仍以西垂(今甘肅禮縣大堡子山一帶)為政治核心。遠在秦國勢力範圍邊緣的華山一帶,戎人發生動亂,秦必須東征平亂。

根據《史記.秦本紀》記載,甫重返君位的武公,是這次東征的領帥。然而,我們已無從得知秦武公如何讓權臣集團同意其東征。也或許秦武公帳下有個像電視劇〈瑯琊榜〉中「麒麟才子」般神機妙算的謀士,替武公出謀劃策,不但讓武公得到權臣集團信任,更讓武公能夠以東征為由,帶著軍隊離開西垂。

踏上東征之路的秦武公,心情應當是複雜的,情感上應該相當激動,因為這是他繼父祖之後,又重新踏上了這塊土地。他也許會這麼想:這片沃土曾孕育出取代「大邑商」的「小邦周」,若能夠牢牢掌握這片沃土,也許自己或子孫有朝一日,亦能夠取代周王室,成為諸夏共主。

這次東征是精心策畫的謀略,唯有遠離權臣集團的挾持,才有可能厚植自身力量,未來才有機會翻轉局勢。秦武公心裡清楚,親自東征是藉口,也是迫不得以的孤注一擲。

欲知秦武公的孤注一擲如何,請待下回分曉。

附帶一提,「秦‧俑-秦文化與兵馬俑特展」已經於故宮博物院開展,歡迎大家前往參觀,前文所述秦武公鑄造的秦公鐘,這次亦有來臺參展,快去跟它打聲招呼吧!

參考資料

野蠻小邦周

野蠻小邦周

傳說商周之際,五星會聚,周文王因此受命,推翻殷商。殊不知這五顆倒楣的星星在匯聚的時候居然遇上了蟲洞,先後穿越到臺北盆地,因未受周朝禮樂化成,故稱之為「野蠻小邦周」。因為穿越的力道太強,此五星已經失去大部分記憶,只記得以前最喜歡飲酒漿配烤牛腿,但現在囊中空空,只能喝可樂配炸雞。目前正蹲踞在結界內苦逼地研讀上古史,希望可以找出回到周代的方法。
野蠻小邦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