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歷大屠殺的非洲國家盧安達,選擇在草地上尋找他們的轉型正義

Print Friendly
每日一冷駐菲律賓小編Mr. Tuesday要代替主編來好好懲罰你,跟大家聊聊關於盧安達的轉型正義!

這幾天大家又重新對於二二八事件的歷史定位與看待方式有不少的討論,有人認為我們應當要放下仇恨、向前邁進,也有人覺得我們應當要與這些歷史記憶共生,才有繼續向前的可能。你知道嗎?或許你曾經聽過盧安達大飯店這部電影,也知道1994年該國發生慘絕人寰的大屠殺,但是鮮少人知道二十年以後的盧安達是怎麼樣的光景。

事實上在2012年7月,盧安達宣布將正式關閉國內各地的Gacaca法院,這意味著大屠殺之後的轉型正義階段已經結束了。為什麼會這麼說呢?原來在大屠殺之後,盧安達國內呈現一片愁雲慘霧的情況,若是依現代司法體系起訴所有涉入大屠殺、將近兩百萬的人,那麼將會耗上許多年而難以終結。於是在2001年,盧安達政府引進了Gacaca這種傳統法院的形式(編按:Gacaca意味草地上的審判,由受過基本司法訓練的民眾擔任審判長),企圖克服上述的困境。

在審理期間,被告被處以較短的刑期,希望藉此能夠喚起被告對其罪行的懺悔。同時,也鼓勵他們尋求被害者家屬的原諒。如此一來,家屬們較容易得知自己的親人是如何遭到殺害,以及他們的遺體是被放置在何處。

為了能夠快速處理數量龐大的案件量,盧安達政府在國內各地開設了將近一萬一千座Gacaca法院,每週定期召開會審,如圖片所示。雖然最終花費了將近四千萬美金來完成這些事情,不過他們在短短12年的時間便將所有的案件皆處理完畢。

470765_815923961813342_6553878875957042233_o

如今,盧安達在轉型正義完成以後,社會經濟已有顯著的改善,甚至被譽為是當代非洲的新加坡,是非洲相當進步以及非常乾淨的國家之一。(詳見下面的附錄)

當然,每個國家的轉型正義有各自的歷史脈絡以及適合面對的方式。在寫這篇文章的時候,我聯想到了今晚參加菲律賓大學碧瑤分校學生所舉辦的,紀念菲國學生運動五十週年活動。我的朋友告訴我:「正因為問題從未真正解決,於是我們只好一直讓這些記憶流傳下來,才能夠有繼續向前的可能。」

僅讓我用這句話,送給在臺灣的你們。

[Mr. Tuesday]

附錄:你知道嗎?【種族屠殺以後的盧安達】

 

前陣子Mr. Tuesday見到一個剛從東非旅行回來的朋友,他告訴我此行讓他感到最驚豔的地方之一就是盧安達。盧安達?在大多數臺灣人心中,或許一提及這個名稱直接映入腦海的會是《盧安達飯店》這部電影。也就是說,我們對於這個國度的印象就只停留在1994年的種族屠殺事件而已。

實際上,當代盧安達的社會文化樣貌徹頭徹尾有了很大的轉變。今天就是要來跟每日一冷的大家好好介紹他們的塑膠袋。

10665953_736537146418691_3563197608106528602_n

或許你會說:小編你別鬧了!這附圖明明就是紙袋,你怎麼指鹿為馬說是塑膠袋呢?這正是今天的重頭戲!盧安達政府早在2008年便宣佈全國禁用塑膠袋,改以紙袋或是可分解的香蕉葉等材質所製作的袋子。

這樣的驚人之舉源於2003年盧安達重新修訂的憲法條文,其內容明定「所有公民應當擁有健康及令人滿意的居住環境」。翌年,盧安達大學開始進行塑膠袋對環境危害程度的影響評估,他們發現該國隨地亂丟塑膠袋的情況不僅直接造成視覺污染,更讓土壤難以耕作、排水系統容易因此而堵塞。因為種種原因,他們在隔年的國家清潔日要求眾人將目光所能及的所有塑膠袋都集中處理。最後累積的數量之驚人,也讓該國政府思索應該要怎麼解決這個棘手的問題。

於是在2008年他們正式規定不得使用塑膠袋,所有入關旅客的行李也同樣必須符合這樣的規定。違者不但會被罰款,提供塑膠袋的商家甚至可能會被抓去關。當然,本來生產塑膠袋的工廠並不是就這樣成了冤大頭,政府要求他們回收市面上所有的塑膠袋,鼓勵他們製造可以生物性分解的袋子。

不知道讀者們看完有沒有和小編一樣,想要立刻去盧安達一探究竟呢?真希望有本錢可以一直玩一直玩一直玩一直玩一直玩一直玩~

[Mr. Tuesday]
每日一冷
成為冷粉!

每日一冷

每日一冷,創立於 2012 年 11 月。宗旨是讓更多人發出:「知道這個到底要幹嘛啦!!」的驚呼。期許從日常最微小的細節出發,重新喚醒每個人沉睡已久的好奇心。合作或授權請洽粉專。
每日一冷
成為冷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