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知道的馬來西亞:華教變遷與留台生的歸去來兮

Print Friendly

根據統計,目前在台的馬來西亞僑生總數已經超過 1.5 萬人,馬來西亞僑生一直是台灣僑生的大宗。

但是如果告訴你,在 2012 年以前,馬來西亞政府除了醫學類別以外,其實不承認台灣的學歷(註一),那麼大家心裡一定會有非常多問號:「為什麼過去幾十年來他們還願意來台灣留學?」這個就要從阿公的阿公時代講起:關於「根」的儒家思想,百年來如何影響馬華社會的華教史了。

馬來西亞華教政策概述

馬來西亞的華文教育,自 1819 年在檳城所建立的第一間私塾──五福書院算起,已有近兩百年的歷史。華文教育史的起落浮沉,其實就是一部馬國華人生存與發展的歷史。在目前的馬來西亞,可以學習華文的教育體系選擇有:六年的國民型華文小學、六年的華文獨立中學或五年的國民型華文中學,以及二至三年的南方學院、新紀元學院、韓江國際學院、大學裡的中文系等。

最初的華文教育是附設在廟宇、店鋪或住家中,設備簡陋,主要是以方言教學,教學內容重點在於灌輸傳統的中華文化與價值觀,常常是將血緣性的組織與教學達到雙管齊下的效果,目前還可以在馬來西亞的一些城市看到這種書院的建築(註二)。此時期的英殖民政府不重視華文教育,所以自然無所謂對華教施行的政策,當局對此採取放任的態度。

位於吉隆坡的陳氏書院。(圖片來源

一直到 1920 年代,時值「民族自決」思潮正在中國及其他殖民地流行,英殖民政府對該地華文教育的蓬勃發展及深受此思潮影響(註三)起了戒心,於是實施「學校註冊法令」(註四)。1929 年至 1932 年,英殖民政府取消津貼,一些學校被迫關閉。但 1937 年,華文學校的學生人數仍是英文學校學生的兩倍,說明了即使受到了各種壓制,華文學校仍在逆境中成長。

1941 年至 1945 年為日治時期,在這三年八個月當中,是華文教育最黑暗的時間。由於中日戰爭及馬來西亞華人社群鮮明的抗日及各種反侵略的行為,導致日軍屠殺華族以及關閉華校,華文教育幾乎消失。至 1952 年馬來亞聯合邦通過《1952 年教育法令》,意即在設有國民學校的地區,所有的適齡兒童均被强迫進入以英語及巫語(馬來語)教學的國民學校就讀。換言之,國民學校愈普遍,代表方言學校會被迫減少。

1956 年,馬來亞聯合邦再度通過《拉薩報告書》(The Razak Report 1956),其中規定馬來語為國語,並要建立一個以國語為教學媒介的教育體系。後來《拉薩報告書》在 1957 年由馬來亞聯合邦政府通過,成為《1957 年教育法令》。

此時,馬來文小學被稱作標準型學校,但英中小、華中小及淡米爾語學校都還是可以接受政府津貼。不過自《1961 年教育法令》通過後,英文、華文、淡米爾文中學只有改為國民型中學者才可以獲得全面補助,拒絕改制的中學則成為『獨立中學』,政府在獨中須接受教育法令約束的前提下,仍允許其繼續存在,但經費上不予補助,學歷也不予承認。

位於吉隆坡的尊孔獨立中學。(圖片來源

馬來西亞華文教育雖然困境仍持續存在,在半世紀的努力下,也逐漸展露出豐碩的成果,除了保有一千多間的華文小學、六十間獨中,21 世紀的華文教育也有一些突破。例如:爭取到三間華文學院,並於 2002 年由華社創辦的私立拉曼大學正式招生,令馬來西亞擁有相當完整的華文教育。

其實馬來西亞有「哈台」風 

馬來西亞的衛星電視相當普遍,大多數的家庭都會裝設衛星收看來自中港台、印度、阿拉伯等各地的電視節目。雖然近年來隨著中國大陸的影視作品發展蓬勃,但當地的華人對於台灣的各項資訊仍然相當關心。以我自己過去在馬來西亞當地工作的觀察,他們的新聞台停在 TVBS 頻道的機率很高;報章雜誌打開來,常常半版的資訊都與台灣有關。有的時候下午在馬來人開的小店喝飲料,還可以看到用馬來語配音的台灣長壽鄉土劇在電視上播出……。一切台灣正在流行的食衣住行,馬來西亞幾乎是與我們同步。

不論在西馬或是東馬,開口與當地人閒聊,聽說你來自台灣,他們的表情 99% 都會是開心的,會呈現出想再與你多聊兩句的氛圍。有的時候,聽到老一輩的人說起他們年輕時來台灣念書或是遊玩的台灣印象,是我對馬來西亞很重要的人文印象之一。

(一)僑教政策

影響馬來西亞華僑來台就讀的因素,台灣的僑教政策起了很大的作用。政治環境的影響,一直都是當權政府重視的工作之一,至今已發展一百多年。辛亥革命成功,政府以海外華僑對於革命有極大之貢獻,相當看重僑務的發展。民國十六年(1927)南京國民政府設置華僑教育設計委員會,負責有關僑教事宜。民國二十年(1931)成立僑務委員會;中間曾有一段時間因為戰爭裁撤相關業務,至民國四十四年(1955)重啟。

由上述簡略的僑教發展可知,僑教政策一直是政府重視的一環,而此政策也正是影響華僑來台求學的最大原因之一。早期(1950-1960年代)因為中、台之間的對抗,所以國民黨政府積極的爭取僑民,欲壯大台灣的力量與資源,故僑生自然成為政府欲招攬的對象。政府給予獎學金(註五)、保障名額(註六)、設立海外青年技術訓練班等不同的優惠措施,吸引僑生來台就讀。

(二)台灣早期的低生活費

另一方面,台灣有屬於華文教育學習的環境優勢。過去中國因為政治上的封閉,很少有人至當地深造。上個世紀末,隨著中國的改革開放,已經有不少華僑將中國作為留學考量的地點。即使如此,「留台」風氣至今不衰。

以上個世紀中期為例,當時吸引僑生來台就讀的最大因素,便屬學費及生活費較便宜一項,平均二個月只需 150 元馬幣的生活費。而今雖然台灣的物價指數早已隨著經濟發展而水漲船高,但是若與歐美國家相比,台灣的物價仍算是一個較易令人接受的留學地點。

(三)注音與發音

雖然馬來西亞華人使用的是簡體字,但這仍然不消減他們願意選擇來繁體字世界的台灣學習華文。最大的原因,在於身處一個多元種族及不同語言的國家,華族的語言又包含了不同的母語,如:廣東、潮州、客家、福州等,因此當地的華語都參雜了馬來語、方言及廣東語等。華語的正音成為一項重要的課題。由於台灣保留了注音符號學習文字的方法,相較中國以羅馬拼音的方式,注音符號的學習更能掌握中文發音的準確性。這一點對於在國外成長的華僑來說,有助於他們學習中文,有不少人都以學習正確的中文發音為目標。

(四)留台教師的影響

早期資訊尚未蓬勃發達的時代,居住海外的華僑對於到台灣升學的想法,多半是來自師長或家庭環境的影響。1972 年以前,留台人士仍有機會受聘於政府中學教華文,但 1973 年以後,政府機構便不接受留台學歷的人。為此,在當地獨中面臨師資缺乏的問題時,不接受政府津貼的獨中便可優先錄用擁有較高華文水準的留台人士。發展至今,在馬來西亞的六十間獨中當中,「留台」老師的以例都是相當的高,間接把自己在台留學的經驗傳給學生。許多來台求學的學生們對於「留台」經驗的了解,便是從這些老師們身上所取得的。

另一方面,身處東南亞華社的華人們,要傳承所謂符合中國人固有的傳統禮儀及文化背景,這些都需仰賴華文教育將中國人「根」的觀念繼續傳承下去。只要有人繼續為華文教育奮鬥,獨中便會不斷地在困境中發展茁壯,也會有更多的學生在華文教育的培養下,邁向「留台」之路。

──

註一:在教育部和華僑團體努力下,馬國政府逐漸鬆綁,先是承認台灣 8 所醫學、牙醫、藥劑系學位,又認可臺灣 IEET(中華工程教育學會)認證的工程領域校系。2012 年,教育部委托臺灣高等教育評鑒中心基金會(HEEACT)居中協調,與馬來西亞學術資格鑒定機構(MQA)簽訂學歷資格互認聲明。今後凡是經過兩單位評鑒通過的大學院校學歷,都可獲得雙方政府承認,並將承認時間追溯至 2011 年 6 月 20 日。

註二:吉隆坡茨廠街附近有座陳氏書院,是當時的錫礦家陳秀蓮等人於 1897 年興建,至 1908 年完工。建築外觀仿照中國廣州西關的陳氏書院,但規模較小。雖名為書院,但其實是一個血緣性的組織,照理說應該要叫陳家祠堂或是陳氏宗親會,但卻被稱為「書院」。原因在於清光緒年間,革命組織「同盟會」在推翻滿清、建立民國 的過程中,許多革命組織附屬在這些海外華人的社團組織裡,為避免被認為跟革命有關,便以「書院」來命名。在海外華人史中,這一段伴隨中華民國的建國大業, 仍然有許多點點滴滴或被淡忘,或被放進這些堅守「根」的記憶的華人心中。

註三:此處尤其是指受到民國八年的五四運動影響。

註四:《1920 學校註冊法令》(Registration of Schools Ordinance),英國殖民政府開始編寫一些被認為較適合當地的新課本,同時企圖以撥款津貼的手段加強對華文教育的管制。

註五:台灣與美國尚有邦交時,美援給予台灣經濟上許多幫助,僑生也是美援的受惠者之一。政府將美援部份撥款做為僑生來台留學的獎學金,只要有僑生來台,每人便可獲得一萬元至一萬五千元不等的獎學金。此外,當時的僑委會也會提供機票費用給僑生來台就讀,這些經濟上的幫助,對當時多數生活環境不富裕的時代,是一項極大的吸引力。

註六:早期(1950-1960 年代)的來台僑生,大部份都以台灣大學、政治大學、師範大學、中興大學、成功大學、國防醫學院等幾所大學為志願。以台大醫科為例,當時便提供 30% 的比例供僑生就讀,並且自動報考的僑生能享有成績加分 25% 的優惠。以當年大學聯考錄取率甚低的年代,此種實質的優惠,令許多僑生都能進入理想的大學就讀。

 

照片為筆者 2010 年在馬來西亞砂勞越州擔任華文獨立中學校長時,接受《星洲日報》的採訪。

DSCF9596 DSCF9598

黃偉雯

黃偉雯

國立中央大學歷史研究所碩士
論文主題 : 砂拉越留台同學會之研究(1964-1996)。
做過最特別的工作是當過第一位台灣籍的馬來西亞華文獨立中學校長.當過許多年的高中歷史老師,目前為作家.歷史文化講師
馬來語及西班牙語學習中  
黃偉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