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與魔鬼打交道:十七世紀美洲大陸,一起女巫審判引發的風暴(1/3)

Print Friendly

女黑奴蒂途巴戰戰兢兢的來到屋子裡,正當中的床上躺著正值青春年華,卻奄奄一息的貝蒂 • 帕里斯(Betty Parris),木床旁邊站著貝蒂的朋友阿碧格、她傷心欲絕的父母、還有一位專責審判巫師的牧師赫爾。

這就是一切的起點……

阿碧格一看到蒂途巴就指著她:「就是她!就是她讓貝蒂變成這樣的!」

蒂途巴驚慌的大喊:「阿碧!」

「她逼我喝血!」

貝蒂的母親問著蒂途巴:「血?是我女兒的血嗎?」

蒂途巴搖搖頭:「不是的,女士。那是雞血。」

牧師赫爾站起身,走向蒂途巴問道:「女士,告訴我,妳與魔鬼收羅了這個孩子嗎?」

「不,先生,我不和魔鬼打交道。」蒂途巴堅決的說。

「那麼為什麼這孩子醒不過來?妳是不是在為魔鬼搜羅靈魂?」

阿碧格在一旁,越來越崩潰的也跟著火上加油:是她要我不信上帝!、是她夜夜都跑到我的夢裡,要我作腐化墮落的夢!、她逼我喝血!、我還聽的見她唱的那些用家鄉話唱的歌!……

「不,牧師先生,請相信我,我從來沒有……」

赫爾牧師一把抓住蒂途巴:「我要妳現在就讓貝蒂醒來!!」

幾分鐘以後,赫爾牧師沒有用任何的刑罰或拷問技巧,只做了一件簡簡單單的事。女奴蒂途巴跪在木製的地板上,雙手掩面不斷啜泣著。

「我是女巫……」她說。

******

這是亞瑟‧米勒的劇本《煉獄》其中一個橋段,背景正好就是 1692 年,美洲殖民地薩勒姆鎮發生的一連串審巫案件。在公正的法庭上 19 人被公開處決,多達 200 人被逮捕,多數的人死在監獄之中,案件結束之後被無罪開釋的只有 34 人。在這些被告裡,有男人、更多是女人,年紀最小的只有 4 歲。

而他們通通都是無辜的。

這場從歐洲延燒到美洲大陸的審巫案件,具體而微地向我們表露了「女巫獵殺」真實的一面。多少年來,人們普遍把「女巫獵殺」歸咎為十五世紀人民智能低下、教育程度不足,而這樣愚蠢的行為已經永遠的離開我們的時代。

但事實證明,「女巫獵殺」對大多數人來說僅僅是一個用來解決私人恩怨的藉口,將偷了一隻牛、搶了一隻雞之類的紛爭上升到耶和華與路西法的決鬥台上。人們為了自保或復仇,紛紛指稱那些跟自己有過節的人為巫師,指證歷歷的述說對方是怎樣用巫術迷惑自己,甚至出現了丈夫指認妻子、女兒指認母親為女巫的情節。

上述的這一幕情景就是這一切的開端,一場超出所有人想像的審巫風暴即將襲來……

1200px-Salem_witch2

開端

1692 年 1 月的薩勒姆小鎮,該鎮教區牧師帕里斯的女兒貝蒂忽然得了一種奇怪的病。女孩不斷尖叫,發出奇怪的聲音,在屋裡亂扔東西,在床底下爬,將她們的身體扭曲為奇怪的形狀。當地的醫生搖著頭,宣布他從來沒看過這樣的病症。虔誠的小鎮居民聚集在他們牧師的家中,唱著讚美詩歌、祈求牧師的女兒能盡早恢復健康。

但事情並沒有這麼單純。

對於帕里斯牧師來說,女兒的病具有絕對的毀滅性:他是一個從波士頓空降過來的教區牧師,當他過來時,自然也就排擠掉當地仕紳成為牧師的資格。許多德高望重的人從一開始就沒給他看過好臉色,靜靜的等待帕里斯牧師翻船那天的到來。從去年 10 月開始,他們煽動了當地居民,企圖將帕里斯逐出薩勒姆並停止支付他薪水。最後事件雖然逐漸平息,但是帕里斯的地位早就已經岌岌可危。

現在,越來越多的謠言傳說牧師的女兒不是得病,而是中了巫術。根據指證歷歷的說詞,她曾經與一群年輕女孩在樹林裡施行巫術,煮著奇怪的湯……

牧師的女兒是女巫,這對教區牧師來說可不是一件什麼好的事情。帕里斯抱著頭陷入深深的絕望中:他知道,他的女兒和她的朋友們在森林裡做著一些「敵基督」的事,並不是空穴來風。

因為他親眼見到過。

1200px-Salem_Village_-_map_of_-_Project_Gutenberg_eText_17845

墮入黑暗的瞬間

從現代的角度來看,女孩們的行為如果是「敵基督」,那二十一世紀裡至少有一半的人會下地獄:她們在跳舞。

她們煮的湯能夠讓她們容光煥發,足夠吸引到令她們為之傾心的男孩子。

但即使這樣的行為,在當時清教徒的社會也依舊不被容許。在絕望之下,帕里斯請了他在波士頓的同僚赫爾牧師,因為赫爾豐富的巫術知識,曾經讓他在波士頓揪出一個女巫。

赫爾找來了貝蒂的朋友,就是上面已經提到的阿碧格。再三的訊問之下阿碧格終於供出了帕里斯家的女黑奴蒂途巴。

阿碧格說,一切在森林裡面發生的事情,都是遵照蒂途巴的指示辦的。

赫爾揪出女巫的方式其實比想像中還簡單。他先告訴蒂途巴,身獻魔鬼、施用巫術依照北美殖民地律法是會被判絞刑的,而他們也確實這麼做了──他們在波士頓真的絞死了女巫。

蒂途巴跪下祈求他們放她一條生路。但他們並不理會蒂途巴的請求,有著絕對不容失敗壓力的牧師帕里斯更是急著拿起鞭子準備把她活活打死。

這時,赫爾忽然換了一種溫和慈祥的語氣,詢問蒂途巴:是不是願意做一個好基督徒?願不願意彰顯神意?

嚇得兩腿發軟的蒂途巴忽然有一種新的恐懼,她的心中隱隱約約感覺到即將發生的事。那是一個沉重的抉擇:要碼選擇不認罪被帶到絞架山,要碼──套一句赫爾的話,重新成為上帝的利劍,幫助這個城鎮揪出隱藏其內的巫師。

「坦誠交代吧,蒂途巴,讓主的光輝照耀妳。神現在選擇了妳、給妳重新向善的機會讓妳成為我們的利器。」

蒂途巴跪在地上,終於顫抖的說出:她是女巫。但是她現在背棄了魔鬼重新面向光明、她要改過自新、她要供出城鎮內所有的巫師。

這一瞬間,就是女黑奴蒂途巴墮入黑暗深淵的一刻。

(繼續閱讀:十七世紀的美洲大陸,一起女巫審判引起的風暴(2/3)) 

神奇海獅

神奇海獅

神奇海獅先生,漢堡大學歷史碩士。
往研究之路狂奔十年之後,發覺自己的志向是天橋底下說書人;
研究的是共產黨、過的卻很資本主義;
擅長的是中世紀、卻離不開現代科技;
說嚮往自然、蚊子卻特別愛叮。
總之是一個,集各種矛盾衝突元素於一身
卻可以泰然與之共處的一個人。
神奇海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