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與魔鬼打交道:十七世紀美洲大陸,一起女巫審判引發的風暴(3/3)

Print Friendly

上集:十七世紀的美洲大陸,一起女巫審判引起的風暴(2/3)

觸摸試驗

宗教法庭最惡名昭彰的「證據」便是觸摸試驗。

如上所述,當時的人們相信所謂的巫術其實就是一種肉眼看不見的粒子。當女巫觸摸到受害者之後,便會將這種粒子傳進被害者的體內。

所以要證明是不是女巫,只要讓她們去觸摸別人就行了。

當然許多人便會開始裝病、發冷或假裝受到折磨,被指認為女巫的人也會立刻被關押進監獄。但這個證據更令人髮指的是如果被觸摸的人沒事,那些「女巫」也會被認為是心有愧咎所以無法施顯法力,為了薩勒姆的和平安全,她們依舊會被送進監獄。

這裡又不得不提到剛剛已經出現過的一名人物:受害者貝蒂‧帕里斯的朋友阿碧格。

如果大家還記得,阿碧格就是一開始火上加油導致女黑奴被關進監獄的始作俑者。在亞瑟‧米勒的劇本裡她一直都是一個不太正面的人物:貪婪、威脅朋友,更重要的是她做了一件即使是現代依然沒有被完全除罪化、而當時自然更不被容許的事情。

她是小三。

Matteson-witch

犯了全天下男人都會犯的錯的傢伙名叫普羅克托,是當地的一位重量級仕紳。雖然那是很多年以前的事了,而且他也立刻切斷了和阿碧格之間的所有關係,但是顯而易見的這件事情一直、似乎也將永遠的成為夫妻間的疙瘩。

不過更精確的說,這件事情還是困擾著男方多一些,從那時候開始,妻子的一舉一動在他眼裡都像是不信任他的證明,即使妻子根本沒有那個意思。(比方說,妻子問了一句:「你要去鎮上嗎?」普羅克托聽起來的意思是:「你要去鎮上找那個婊子嗎?」)

也許這樣聽起來,普羅克托就像是個十足的混蛋似的。但沒人可以質疑他的確是愛著他的妻子的,而且比愛阿碧格甚至愛他自己都還多。因為他很快就有機會來驗證自己的感情了:一天檢察官前去敲他的家門,並告知他的妻子伊麗莎白於日前正式被指控為女巫。

猜猜是誰指控的?

自然就是阿碧格了。阿碧格出庭表示日前當她吃飯的時候被一只布娃娃刺傷,她一口咬定那只布娃娃來自伊麗莎白,而且上面附有她施法的巫術。檢察官迅速發出了拘捕令。

陷入瘋狂的普羅托克到處去搜尋伊莉莎白無罪的證據,想不到證據就大喇喇的在自己面前晃來晃去:普羅克托家的女傭瑪莉,和他宣稱那只布娃娃是之前她在旁聽庭訊時無聊做的,至於那根針則是她不小心遺留在布娃娃裏面的。

「而且,阿碧格也看見這布娃娃是我做的。當時她就在旁邊,不可能認為這是伊莉莎白夫人的。」

這為普羅克托帶來一絲希望:不只可以證明妻子是無罪的,甚至有可能向法庭說明這一切的巫術其實都不存在。因為基於證據逮捕回來的人現在被證實是冤枉的,那麼所有被逮捕的人都有可能是被冤枉的。

普羅克托告訴瑪莉,她必須上法庭告訴大家這一切根本就不是巫術。

一開始瑪莉驚恐的拒絕了,因為阿碧格很有可能反咬瑪莉一口,指證她也是女巫。但後來禁不住普羅克托的一再請求,她終於答應出庭作證。

「記住天使拉培爾的話:『多行善事,與你無害』」普羅克托說,瑪莉點點頭。

他們一起走進了法院。

審判長問瑪莉,是否真的沒見過幽靈?瑪莉搖搖頭,說那些巫術根本不存在。

「但是妳之前在庭上曾經觸摸過被告,妳的確說從被告身上看到了幽靈,然後妳尖叫、昏倒,而且身體冰冷。」

「那是……那只是裝著玩的。」

「所以……」審判長說,「妳要碼就是現在撒了謊,要碼就是過去在法庭上撒了謊。無論是哪一種妳都犯了偽證罪,有人因妳的證詞而死,妳知道嗎?」

瑪莉低下了頭,低聲的啜泣著。「我不能再撒謊,我與主同在,先生。」

1200px-Witchcraft_at_Salem_Village

審判長陷入沉思之中,「為了證明妳說的都是真的。瑪莉,妳現在能夠憑妳的意志昏厥過去嗎?」

「先生?」

「昏過去,就像妳那時在法庭上做的事情一樣。」

「我……我現在沒有辦法,我現在沒有那個感覺……」

阿碧格當然一口咬定布娃娃的確來自於伊麗莎白。為了令瑪麗更加失信於人,阿碧格和其他女孩開始尖叫,並大喊著說她們要凍死了。她們指著瑪莉:「瑪莉,妳撒出精靈鬼怪嗎?」

整個審判庭陷入狂亂之中。普羅克托眼看著瑪莉的證詞就要被推翻,必須要想出點什麼來證明瑪莉的說法。

他必須要證明阿碧格的確有動機陷害他的妻子,他必須要把他們偷情的事說出來!

儘管這會毀掉他的名譽,但普羅克托管不了那麼多。他承認了與阿碧格的姦淫罪。

伊麗莎白走出來,作為普羅克托是否犯了姦淫罪的證人。當然,伊麗莎白不知道普羅克托為了救她已經把一切全盤托出。在一心向捍衛他的名譽的心情下,伊麗莎白否認了普羅克托與阿碧格的婚外情。

在普羅克托繼續堅持說,他和艾比蓋爾之間曾發生過私情的時候,阿碧格與她的同夥們更開始假裝看到瑪麗放出一隻黃鷹鳥攻擊他們。「不,別指使魔鬼攻擊我們,瑪莉!」

從那一瞬間開始,一切都很清晰了,對瑪莉來說。

普羅克托輸了,他的證詞站不住腳,法官的表情上看來根本不相信他。

「我不要跟你一起被絞死……」那一剎那瑪莉作了一個決定,她說,這一切都是普羅克托勾結魔鬼使她作偽證。「他天天夜裡來找我,叫我簽,簽——簽上我的名字,他要我簽名,在一本撒旦的簿子上」、「『如果我的老婆給絞死,』他說,『我就把你宰了!咱們得一塊兒去推翻那個法庭。』他就是這樣說的!」、「他每天夜裡都把我叫醒,兩隻眼睛像燒紅了的炭火,用手掐住我的脖子,我只好簽字,簽字……」

普羅克托被當庭收押。「我譴責這些訴訟!!」的聲音,在大堂裡迴盪著。

TheWitch-no2

結局

副總督帶領的宗教法庭越演越烈。事情的平息好像挺令人吃驚,卻又沒那麼令人意外:總督菲利浦叫停所有宗教審判。1692 年 10 月 29 日,解散審判庭。

為什麼會停止得這麼突然呢?因為總督的妻子也被人指證為女巫,這讓總督不得不出面制止瘋狂。隔年五月,釋放所有因女巫案入獄的囚犯。但是為時以晚:十九名被告已經被絞死,另外有一位71歲的老翁被亂石砸死。

絞死名單裡包括普羅克托。因為他拒絕認罪,寧願一死也不願意承認他與魔鬼親近的罪名。

******

我們以為這個故事是在說女巫審判,其實不是女巫審判

亞瑟‧米勒在寫這部劇本時,剛好是美國麥卡錫主義最盛行的 1950 年代。而這本劇本簡直是預言了他之後的人生:在寫完這部劇本三年後的 1956 年,美國眾議院開始調查演藝圈中有無共產黨的顛覆活動,一時之間人人自危,同年六月他被控訴為共黨間諜,九個月後,他因為拒絕透露(或是編纂)共黨集會者的姓名而被控藐視國會,在演藝圈裡頓時被打入冷宮,一直到一年後才終於獲得了平反。

歷史其實一直是以某種神奇的規律在重複著。我們一直活在二元對立的世界中,兩派的人不斷宣揚自己站在歷史正確的地方,因為我們的理念是如此美好、要創造的世界多麼光明……

即使是在當代,我們好像還是很常聽到「歷史終究會還給 XXX 一個清白」這樣的字句。但好像都沒什麼人知道歷史評價的標準到底是什麼。其實我一直很想說(雖然好像很少人注意到),歷史評價不在當時人們的理念,歷史才不會在乎你們想創造的是一個多完美的桃花源。

想知道歷史會如何評價你的,就必須審視自己的行為。── 因為歷史評價的唯一標準是在於,誰比另外一方更重視生命的尊嚴。

神奇海獅

神奇海獅

神奇海獅先生,漢堡大學歷史碩士。
往研究之路狂奔十年之後,發覺自己的志向是天橋底下說書人;
研究的是共產黨、過的卻很資本主義;
擅長的是中世紀、卻離不開現代科技;
說嚮往自然、蚊子卻特別愛叮。
總之是一個,集各種矛盾衝突元素於一身
卻可以泰然與之共處的一個人。
神奇海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