郵票裡的歷史:中華民國是105年前成立的,為什麼中華郵政今年卻在慶祝120週年?

Print Friendly

大家是否有注意到呢?中華郵政把今年(2016)訂定為郵政開辦第120週年。為了紀念兩個甲子(60年)的成果,郵局不但舉辦許多相關活動,也發行紀念郵票

這套郵票,是以「小全張」的形式──不是一張張分開的郵票,而是將整套郵票都放在同一張紙上面的形式──來製作而成。在圖案的設計上,它以各時代不同郵筒與運輸工具的小圖案並排陳列,簡潔地展現了中華郵政對於郵政歷史的總回顧。

郵政一百二十週年紀念郵票小全張
中華郵政在2016年3月18日發行的「郵政一百二十週年紀念郵票小全張」。在各種郵筒與運輸工具的併排小圖案中,時間最早的,是位在上層中間的大清郵政郵筒。它暗示了中華郵政120週年的故事源頭。圖片來源:中華郵政全球資訊網:最新消息

然而,話又說回來,這「120週年」,到底是從哪裡開始算呢?在120年前,發生了什麼事,需要如此紀念?這牽涉到的,是一段歷史觀點影響年份計算的小秘密。

「120週年」是怎麼算的?

就來話說從頭吧。在120年前,也就是1896年(清光緒22年),大清國總理衙門大臣恭親王奕訢,向他的大老闆:皇帝大大,上了一個奏摺。

這本摺子裡表示:外國辦郵政,職權統一,獲利甚多;而中國雖然早就有海關在試辦郵政,但不符合國家體制,推行困難,也讓外國人有鑽漏洞的機會。目前,他已經先讓海關總稅務司擬好章程了,應該可以及時開辦「大清郵政」,並且準備加入萬國郵政聯盟。

對於這封奏摺,光緒皇帝看過後,在該年的3月20日下了批示:「依議」,也就是「就照你說的這樣做吧」。

這道批示,被認為是國家新式郵政經過皇帝正式批准實施的開始。所以,中華郵政的「120週年」,追溯的是這段從「大清郵政」開辦以來的故事。

2016年3月20日,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中國郵政」也發行了週年紀念郵票。他們同樣把郵政史追溯到1896年3月20日,跟臺灣的中華郵政,有相同的故事源頭。

中國郵政120週年
中國郵政在2016年3月20日發行的「中國郵政開辦一百二十周年」紀念郵票與小全張。郵票總共有4張,其他3張圖案在強調郵政的現代化,只有第1張是用一棟老建築當背景,追溯郵政的歷史。那棟建築原本是天津海關書信館,後來成為大清郵政天津局所在處。底下提到的「大龍郵票」的發行,也是在那裡處理。圖片來源:中國郵政

不過,正如奕訢的奏摺所說,在此之前,海關已經辦理郵政相當長一段時間了。只是,海關郵政並沒有在這段「120週年」裡。

不在「120週年」裡的中國海關郵政

19世紀中期,中國開港通商,外國官員與商民如果想要寄信到海內外,無法使用中國原有的驛遞。為了解決通信問題,各國自己想辦法處理,有的自己籌備地方郵政,有的將本國郵政帶進中國運作。他們經營的,都是比較有系統的新式郵政。

外國人龐大的通信需求,讓大清國總理衙門決定,把這項業務給海關幫忙處理。當時在海關任職總稅務司的愛爾蘭人赫德(Robert Hart),將新式郵政的想法,落實在海關郵政的規劃上。於是,1878年海關開始收寄公眾郵件,也發行郵票,並跟民間書信館合作,建立比較完整的郵傳網絡。

海關所發行的郵票,圖案是一隻在海面上舞動的龍,後世俗稱「雲龍郵票」。過了7年(1885),海關又發行第二套雲龍郵票,圖案更精細,所以第一版雲龍郵票又稱為「大龍郵票」,1885年的第二版則是「小龍郵票」。

大龍郵票
大龍郵票的樣子,郵票上雖然印有「大清」、「郵政局」的文字,但它並不是由大清國主導,而是海關自行印製發行的。它有3種面值,分別是綠色的1分、紅色的3分、黃色的5分,單位是「銀」,但指的不是國內一般的銀兩,而是Candarin──海關自己專用的「關平銀」。(筆者攝,郵政博物館藏)

大龍郵票被認為是中國第一套郵票,現在的中華郵政,把它列入正式發行紀錄,編號「常001」(常用郵票第1號),見郵局的郵票目錄。雖然如此,因為這是海關自行辦理、半官半民的業務,不被認為是國家郵政的一環,所以海關郵政其實沒有在「120週年」的脈絡裡。

至於中國第一套郵票,其實英國、美國仿照香港郵政,在上海租界於1863年籌辦的「工部書信館」,早就發行過以龍為圖案的郵票了。當然,這也跟大清國毫無關係,甚至那是外國人主導的,自然不會被放入「120週年」裡。

1888年:也是更早開辦的「臺灣郵政」

然而,是不是只有官辦郵政才有資格出現在「120週年」裡面呢?好像也不是。像清治時期的「臺灣郵政」,同樣也是官辦,但跟「120週年」沒有關聯。

古早臺灣,是由軍人,以及僱用年輕力壯、健跑如飛的小鮮肉青年原住民(稱作「麻達」)透過舖遞系統送信的。民間則有民信局,搭配往來海上的商船,協助傳遞大家的信件。

這種舖遞,後來也逐漸廢弛。同樣受到歐美新式郵政刺激,1888年,福建臺灣省率先在臺北府城設立「臺灣郵政總局」,開辦自己的「臺灣郵政」。巡撫劉銘傳在3月12日發出一份告示,公佈發行郵票、規劃郵路、收寄郵件的各項辦法。

1888年福建臺灣郵政總局郵路及郵站圖
1888年臺灣郵政的郵站規劃與郵路分佈狀況,這些線路都有規定郵件運送速度。每個正站之間,有半天時間可以運送郵件;如果有些正站路線距離較長,中間就會設個腰站。至於傍站,則是規定2小時9.5公里的速度。

依臺灣郵政總局規定,郵站必須在信封上貼「空白郵票」,按信件重量跟距離收費。這其實不太像我們現在所知道的郵票,反而比較像掛號執據。

不過,臺灣郵政也有想過發行郵票。當時臺灣當局曾經向英國倫敦的印刷廠訂製郵票,並已經印好交貨。這郵票的面值是「制錢20文」,有紅、綠兩種顏色,上面印了「大清臺灣郵政局」與「FORMOSA, CHINA」,票上圖案是一條龍與一匹馬,後世俗稱「龍馬郵票」。

大清臺灣郵政局龍馬郵票
龍馬郵票,上面印著「大清臺灣郵政局」、「FORMOSA, CHINA」等文字。後來沒有正式發行使用,反而權充為火車票。像是這張票上面,就加蓋了乘車的起迄點:從「水轉腳」(今臺北汐止)到「錫口」(今臺北松山),票價是「洋五點」(洋銀0.05元)。(筆者攝)

龍馬郵票後來並沒有發行,反而拿去當作火車票了。這也不是唯一的臺灣郵票,現在還遺留一種取用1885年海關發行的小龍郵票,在上面加蓋「臺灣郵票」與「FORMOSA」等文字的版本,同樣沒有發行。

總之,在時間上,「臺灣郵政」比「大清郵政」早8年設立。然而,因為是地方政府主辦,不是國家辦理,自然不被放進以大清郵政史觀為主的「120週年」裡;甚至應該說,兩者原本就是不同的脈絡。

漸漸走向真正的現代新式郵政

劉銘傳的臺灣郵政,雖然是新穎的制度,但還是以傳統舖遞系統為基礎在運作的。我們只能說,它具備了新式郵政一些特徵,但不完全是新式系統。

1895年的臺灣民主國,也開辦自己的郵政,由臺南安平海關主導規劃,發行「臺灣民主國郵票」,而且使用國名為「TAIWAN REPUBLIC」的圓形郵戳,這是臺灣首次的嘗試。雖然辦理得相當倉促,但臺灣民主國郵政的運作,其實比劉銘傳的臺灣郵政,還更像是新式郵政。

臺灣民主國郵票
1895年9月5日,一封從臺南安平寄往上海的信封上面,貼著印有獨虎圖的臺灣民主國郵票,以及銷「TAIWAN REPUBLIC, TAINAN」的英文郵戳。(筆者攝,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藏)

同一時間,隨著日軍的推進,所謂「野戰郵便」的軍郵系統,開始在臺灣佈設。等到各地情勢穩定後,這些軍郵系統,便由臺灣總督府承接,轉變成民政體系下的郵局,適用內地的《郵便法》,既走入大日本帝國的郵政體系,也成為臺灣殖民地現代化的重要事業之一。臺灣人對新式郵政的經驗,也在這個時候逐漸接觸、信賴與累積,不但喜歡寄信跟明信片,也很熟悉存款、匯兌等多元業務。

第三期《公學校用國語讀本.第二種.卷五》
臺灣新式郵政的確立與普及,是在日治時期開始的,臺灣人各種郵政經驗也在此時展開。在學校,老師也會教學生怎麼寫ハガキ(明信片)這種東西。日本帝國當時已加入萬國郵聯,當時臺灣人所接觸的明信片,是有既定的尺寸與書寫格式的。像這本1930年代初期原住民用的初等教育課本裡,課文就這樣寫:「在明信片的反面,寫上(附圖所示的內容)。在正面,右方寫上哥哥的住址,中間寫上哥哥的名字,然後在左下方寫上我的住址跟名字。」(第三期《公學校用國語讀本.第二種.卷五》,筆者攝,國立臺北教育大學圖書館藏)

當時郵政的主管單位,是總督府轄下的交通局遞信部。它的廳舍,現在依舊位於總統府後方的長沙街上,目前是國史館的辦公廳舍。而臺灣各地目前也還留下許多老郵局,規模最大、也最知名的,就是前陣子與臺北北門相互輝映的臺北郵局。

自己的郵票自己印

二戰最後時刻的1945年,因為戰事吃緊,日本內地無法運送郵票給臺灣,於是由臺灣總督府自己印郵票來應急。這是繼民主國郵票之後,臺灣又再一次「自己的郵票自己印」。每次遇到這個狀況時,就更突顯臺灣郵政自己的特殊性。

這郵票印得相當克難,不僅邊緣沒有打齒孔,紙材也不是很好,圖案設計更是簡單,只放一顆代表日本帝國的菊紋,再配一個大大的阿拉伯數字而已。

這種數字郵票共有7種,面值是3、5、10、30、40、50錢以及1圓,都是小面額。另外還有5圓、10圓兩種面額比較大的郵票,5圓圖案是七世紀日本飛鳥時代的內大臣藤原鎌足像;10圓圖案是花朵盛開的梅樹,兩種是復刻自1937年發行的普通郵票,品質也很粗糙。

臺灣特印數字郵票
在1945年緊急印製的「大日本帝國郵便」臺灣特印數字郵票,曾經在日本投降後短暫發行使用,之後被行政長官公署加印「中華民國臺灣省」擋著用。(筆者攝,郵政博物館藏)

郵票印是印了,但直到8月日本投降,它們都還來不及發行。3、5、10錢是有短暫發行,只是使用時間也沒有很久。

10月,臺灣省行政長官公署來到臺灣,開始接收日產。日治時期臺灣的郵政跟電信業務,全被長官公署交通處轄下的郵電委員會接收,成為戰後臺灣郵政的新主人。

當時原本要改用中華郵政的郵票,但因為來不及準備,長官公署只好拿這些特印數字郵票,上面加蓋「中華民國臺灣省」7個宋體鉛字,先擋著用。它們在郵局的郵票目錄中,被編號為「常臺001」的暫用郵票,代表國民政府在臺灣發行的第一套郵票。一直要到隔年(1946年),一批「中華民國郵政」發行、加蓋「限臺灣貼用」等文字的郵票才運到臺灣。

跨海來相會的「中華郵政」

原本被行政長官公署接收的臺灣郵政,後來改給中央的交通部郵政總局管理,更之後,成為「臺灣郵政管理局」。

隨著國民黨在中國內戰的情勢越來越不利,南京的交通部郵政總局職員,也隨著1949年的大撤退,陸續遷到臺北辦公。之後,這個總局只能在臺灣境內發行新臺幣郵票,無法再發行中國郵票了。

而中國郵政,則是由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接手,並在1949年10月以「中華人民郵政」之名發行第一套郵票,就是以天安門為背景的「慶祝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一屆全體會議」郵票。

撤退後,郵政總局在臺灣發行第一套全新設計的郵票,是1950年6月的「鄭成功郵票」。票上的鄭成功頭像,是取自臺灣典藏的文物:臺灣省立博物館(現在的國立臺灣博物館)的「鄭成功畫像」。

鄭成功郵票
1950年6月26日發行的「鄭成功像郵票」(左),取用的是日治時期就已入藏館內的文物「鄭成功畫像」(右)。(筆者攝,左為郵政博物館藏,右為國立臺灣博物館藏)

也差不多在這個時候,國民黨政府積極介入與經營鄭成功的歷史詮釋,使它能夠呼應與支持當局「從臺灣反攻大陸」的計畫。「鄭成功郵票」就是這宣示策略的成果之一,而此後的郵票,也跟配合與宣傳當局立場,息息相關。

一度回歸的「臺灣郵政」

原本在臺灣的「臺灣郵政管理局」,與1949年跨海而來的「郵政總局」,兩者所共同組成的郵政機構,就是我們今天所知「中華郵政」的前身。

這個總局,最後只剩下臺灣這一個郵區。日後,隨著臺灣郵務量增加,總局將「臺灣郵政管理局」分為北、中、南三區管理局,又變成管理三個單位,但舞台都在臺灣。可以這樣說,這是一個「臺灣郵政」的身體、但套用的是「中華郵政」的名字。隨著時間流逝,大家可能已經忘記「臺灣郵政」的本質,習慣「中華郵政」的名號。

隨著解嚴後本土意識興起,以及總統直選終於出現政黨輪替,臺灣郵政也有改變了。2003年,郵政總局改制為「中華郵政股份有限公司」。2007年,在陳水扁政府政策下,公司名字從「中華郵政」改為「臺灣郵政」,並首度發行了以「臺灣」為名的郵票。

二二八國家紀念館郵票
2007年2月28日發行的「二二八國家紀念館郵票」,是第一套以「臺灣TAIWAN」之名發行的郵票。相較於左邊水果郵票底下一直長期沿用的「中華民國郵票REPUBLIC OF CHINA」,這張郵票有著跨時代的改變。(筆者攝)

臺灣郵票總共發行了33套(不計郵資票),時間維持了一年多。2008年,因國民黨輪替執政,公司名稱又費了一番力氣,重新改回「中華郵政」,郵票也改回「中華民國郵票」。第一套回鍋的「中華民國郵票」,在總統上任前就已敲定了,是5月20日就職日發行的「中華民國第十二任總統副總統就職紀念郵票」。

「中華民國郵票」是改回來了,但英文部分,雖然也改「REPUBLIC OF CHINA」,卻特地保留「TAIWAN」,只是以括號附加在後面的方式,成為「REPUBLIC OF CHINA (TAIWAN)」的註記形式。直到現在的郵票,依舊仍是如此。

郵票裡有臺灣史嗎?

「郵政週年紀念郵票」的形式,是中華郵政還在中國的時候就存在的。第1套紀念郵票,是1921年發行的「中華郵政開辦廿五年紀念郵票」。之後,也有1936年發行40週年、1948年發行50週年的紀錄。它們所追溯的,都是「大清郵政」一路下來的歷史。

1949年中華郵政來到臺灣,也把這個歷史敘事帶了過來,繼續講述它,並持續保持每十週年就發行紀念郵票的計畫,形成一種特定的紀念傳統。這些紀念郵票,有1956年的60週年、1966年的70週年、1976年的80週年、1986年的90週年、1996年的100週年,一直到2016年的120週年。當中只有陳水扁政府主政時的2006年,沒有發行110週年。

郵政一百週年紀念郵票
中華郵政來接管臺灣郵政後,繼續維持每十年就發行週年紀念郵票的傳統,直到現今。在臺灣方面,臺灣郵政在中華郵政的生命史當中,佔了超過一半的份量,這也反映在比較後面的週年紀念郵票裡,與臺灣相關的圖案,比重越來越高。只是,海關大龍郵票所代表的「大清郵政」溯源圖騰,依舊無法擺脫——即便大龍郵票其實本來也不在中華郵政的史觀裡。圖為1996年發行的一百週年紀念郵票。(筆者攝)

發行紀念郵票,並不是中華郵政獨有的手法;不過,紀念「大清郵政」以來的郵政史,除了中國,大概也只剩臺灣了。像是香港郵政,就沒有取用這套歷史敘事,他們把郵政起源,追溯到自己香港郵政的1841年。2011年,香港才剛發行過「香港郵政服務一百七十周年」的紀念郵票。

就這樣來看,對我們而言,也許有些問題可以思考。像是:既然如此,在「中華郵政」主導下的臺灣郵票裡,真的看得到臺灣歷史嗎?以及:追溯「大清郵政」的中華郵政史觀,還值得現在的我們,繼續拿來回顧臺灣郵政史嗎?

關於第一個問題,答案肯定是:會的。只是,我們得仔細觀察郵票裡面很細部的地方,才能看到百年以來臺灣郵政是怎麼樣在不同時期當中生存下來,持續為這塊土地與上面的人們服務,因而成為今天我們日常生活中的好鄰居。

至於第二個問題,我們如果自己翻越這個郵票背後的「小秘密」,也許就能夠知曉了。

蘇峯楠

蘇峯楠

政治大學臺灣史研究所博士班。是只要吃到一碗正統的府城碗粿(配個魚羹),就能夠真實且深刻地感受到滿滿生存意志的臺南人。
蘇峯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