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遺忘的初代直木賞臺灣作家:陳舜臣、邱永漢

除了王震緒外,你聽過另外兩位直木賞得主──邱永漢、陳舜臣的名字嗎?

從何時開始,向神明起誓一定得「斬雞頭」?

若翻看過去一百年臺灣的報刊雜誌,斬雞頭也真的是被用於處理各種奇奇怪怪怪的爭端。

臺北臺北,哩咁有聽到?──流行音樂史裡的臺北流浪故事

你是離開家鄉到臺北打拚的庄腳囝仔嗎?這座城市是否應許了你所當初的願望呢?

寶寶心裡苦,寶寶怎麼說?──關於「寶寶」,幾個你沒聽過的歷史典故

最近的「寶寶」風潮,若要追本溯源,「寶寶」二字,其實頗有一些故事可說。

愚人節的超級大玩笑:大學教授騙倒了全美國媒體,只為告訴學生一個簡單的道理

為了迎接即將到來的4月1日,美聯社的菜鳥記者貝里斯決定寫篇稿子,向社會介紹愚人節的起源

從神社初詣到 101 煙火──臺灣人的跨年簡史

跨年的一切活動究竟是怎麼開始的?古早時代的人們,又是怎麼「跨年」的呢?

殭屍史(六):殭屍餓了吃什麼?

撇開電影不說,中國殭屍與洋人的吸血鬼時常被擺在一起做比較,這是因為它們各自代表了不同文化環境裡頭,與屍體有關的鬼物想像。

三千年前的心醉心碎──《詩經》裡的男性愛情故事

提起《詩經》,你會想到什麼?絕大多數人的回答,跑不掉都是「關關雎鳩」。

殭屍史(五):尖牙與白毛是殭屍的標準配備嗎?

古典文獻當中的殭屍,和八零年代港產殭屍電影的描述是否一致呢?

電影裡的歷史角落:新說聶隱娘(下)

魏博的田季安與陳許的劉昌裔,究竟有什麼仇呢?史書上沒有一點說明。

電影裡的歷史角落:新說聶隱娘(上)

我們都知道《刺客聶隱娘》改編自一部唐代傳奇,而原本的故事究竟都說了些什麼呢?

殭屍史(四):各種死而不化的屍體

對於不同時代的不同人群來說,所有這些殭屍,其實也都體現了不同的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