遺留在喬治城的愛:賈桂琳甘迺迪的故居巡禮

那是 1951 年的事了,住在喬治城的甘迺迪當時 34 歲,結識了 22 歲的賈桂琳。

「三年一小亂,五年一大亂」是臺灣的歷史宿命嗎?

這句福建巡撫徐宗幹的名言,彷彿成了清領時期臺灣社會亂象的一般印象

科場門外也有春天:棄舉士子開創的第二人生

大多數的科舉落榜生,有些仍持續埋首苦讀,其他人則已在舉業之外,尋求自己的另一個人生目標。

人類的心靈可以機械化嗎?圖靈用生命追尋的靈性密碼

圖靈本身一輩子都致力於如何用新的數理和機械的方式重新定義人本身。

第八十二號:山頂黑狗兄與 The Lonely Goatherd

這首歌最令人印象深刻的大概就是副歌高揚而逗趣的「U Lay E Lee~」這句了。

發明「復興鍋」的黃埔將軍

劉安祺將軍發明了「梅花菜」與「復興鍋」,成為許多官兵難忘的部隊美食。

九份的淘金歲月

鄭清田先生回憶戰後初期在九份淘金的生活故事。

意外誕生的九份茶坊如何讓老街回春,造就滿城茶香

在基山街尾端的一間老屋內,只見淡淡茶香被包裹在裊裊上升的熱壺之中。

槍聲結束了陳舜臣的台灣生涯,遠走日本寫下記憶中的二二八

人要離開一場屠殺多遠,才能夠心平氣和地檢視一切悲慘的細節?

二二八是爭取來的「和平紀念日」——陳永興臺史博講座側記

關於二二八事件,我們的長輩幾乎不願意談,二二八家屬也受到嚴密監視,社會的氣氛是避之唯恐不及。

如果不是陳儀,二二八事件會有不同的結局嗎?

在古代,最被人紀念的方式,是名留史冊;在現代,最被人紀念的方式,是名留教科書。

二二八的另一種視野:從蔣中正日記還原派兵赴臺的過程

利用《蔣中正日記》,由蔣中正的角度來看二二八事件,或能對這段歷史有不同的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