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愛就足矣,哪怕萬物凋零:威廉莫里斯與安迪沃荷的藝術

對創作者而言,無論身在何種時代和文化語境,都肩負著反思語境的責任,用美和創作影響著、蛻變著人們的生命。

是懦夫還是勇者?──英國約翰王與大憲章的八百年傳奇

他是懦弱無能、領地盡失的懦夫,還是敢於對抗外國教皇、保衛英格蘭的勇者?

明朝的劍到底能不能斬清朝的官?談《九品芝麻官》裡的「尚方寶劍」

「尚方寶劍」究竟是個什麼來頭?這玩意兒真的可以「上斬昏君,下斬讒臣」嗎?

其實,當年鄧小平都不願意收回香港──從歷史角度看「一國兩制」的本質

「一國兩制」是「冇辦法中嘅辦法」,但可行性是……

從「死刑專家」到「救命醫生」:一個十六世紀歐洲劊子手的人生故事

在斷頭臺出現之前,一個日耳曼劊子手的日常工作與生活。

如何用十英鎊換一顆希望的種子──澳洲版的「大江大海」

一段大部分台灣人都不曉得的歷史記憶,竟然發生在千里之外的另一座島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