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使是全世界最富有的呂底亞國王,也無法逃避命運降臨的不幸

Print Friendly

時光飛逝歲月如梭,從那個瞎到爆的篡位之後轉眼間就過了一百多年,到了呂底亞的第五代國王,這位國王名叫「克洛伊索斯」。

毫無疑問,他是他那個時代整個東西方「最幸運的國王」。

呂底亞的第五代國王:「克洛伊索斯」

我直接著麼說吧:金幣這玩意是這國家發明的。

從現在角度來看,呂底亞這國家的天生條件簡直像開了外掛一樣。它掌握著連接歐亞唯一的航道、所在的安納托利亞高原下方還埋藏著大量的金銀礦。憑藉著呂底亞自身出色的冶金工業,呂底亞在克洛伊索斯時代產出了這種被稱為「琥珀金」的金銀混合貨幣,而這貨幣奠定了我們今日商業模式的基礎。

此外,這王國不只擁有特洛伊,還有以弗所、米利都、薩蒂斯等規模龐大的都市。無數的希臘賢者被呂底亞如日中天的國勢吸引而來求(ㄌㄠ)教(ㄑㄧㄢˊ),最有名的例子就是雅典名門阿爾刻麥翁。他被帶到一間滿是金砂的房間,國王對他說隨便你愛裝多少都行。

阿爾刻麥翁立刻撲到金砂裡,把口袋、靴子全身都裝滿之後,還張開嘴巴把裡面全都裝滿金砂。這種拼命三郎的樣子反而讓富二代克洛伊索斯仰天大笑,所以又賜給阿爾刻麥翁更多寶藏。

同一天,國王得知雅典另外一位賢人前來求見,他就是梭倫。

當然國王也是一切照舊,先是親切的招待他,接下來便是參觀國王的寶庫和宮殿,而光是參觀寶庫和宮殿就花去了他們三天的時間,等到後來第四天國王接見他時,他們便開啟了一段有名的,關於幸福的討論。

「這世界上,誰才是最幸福的人?」

國王問。按照國王的預想,最幸福的人當然就是他自己了。但是梭倫並沒有按照國王的設想回答。

「最幸福的人是雅典的泰勒斯。 他生長的雅典繁榮而且自由。他活著看見自己的孫子長大成人、享盡了人間的安樂;並且英勇的死在疆場上,獲得了雅典人給予他的無盡哀榮。 」

梭倫答。國王愣了一下(等等這和說好的答案不一樣阿???)於是他又問:

「那第二幸福的人呢?」

「第二幸福的人一對名叫客列歐畢斯和比頓的兄弟。他們的身體強壯,能夠在奧林匹克上獲勝;有一次,當母親來不及乘車到到十公里外的希拉神廟參加節日慶典時,兩兄弟於是就自己拖車將母親拉到慶典。神廟裡的所有人都為兩位年輕人的力量喝采,紛紛向他們母親道賀。在祭祀和宴飲之後,兩個小伙子在神廟中沉睡時,被女神招進了天國—-這是女神給予世人,最大的福分了。」

但這下可激怒了國王,國王心裡問候梭倫祖宗一邊心想:你倒是按照劇本來阿!我問誰最幸福、你說當然是陛下阿讓我很爽,讓我很爽之後,我就會讓你很爽,這樣不是大家都很愉快嗎??

「雅典的客人啊!為什麼你把我的幸福不放在眼裡,我難道比不上一個普通人嗎?」國王暴怒吼。

「命運很善妒,而且很喜歡介入人間的事情。」梭倫如此回答國王。

「諸神總是讓許多人看到幸福的一個影子,而轉瞬間又把他們推上萬劫不復的深淵。人們在春風得意的時候,總是認為災難不會突然降臨;即使驟然遭到了什麼打擊,那他擁有的財富也可以使他躲避惡運;然而,財富的作用僅僅只能夠滿足自身的無盡慾望而已,財富躲避災禍的能力,其實遠遠不及它招致而來的禍害。只有那些維持安樂一直到他的生命盡頭,又能夠安樂死去的人才能被稱為是幸福的人。活著的人沒有一個能斷定,他會是永遠幸福的。」

梭倫要國王提防即將到來的不幸。然而這番話並沒有得到國王的歡心,國王冷淡地送走了梭倫,當門關上的那瞬間,「真是個不折不扣的大傻瓜。」這是克洛伊索斯對梭倫的原文評價。

沒想到,下一瞬間,不幸便如約而至。

國王問梭倫「誰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不久後的一個夜裡,國王克洛伊索斯做了一個惡夢。在夢裡不管他逃到哪裡,總是有一個聲音跟隨著他,不斷的重複和他說:你的兒子將會被鐵製的利器刺穿而死……你的兒子將會被鐵製的利器刺穿而死……你的兒子將會被鐵製的利器刺穿而死!

「啊!!」 驚叫一聲後,國王從夢中驚醒,不斷的喘著氣。

克洛伊索斯有兩個兒子。不過大兒子又聾又啞還是個殘廢,曾經有人跟國王預言:「當你的大兒子開口說話之時,便是這個國家滅亡之日!」

所以國王根本不期待大兒子;然而小兒子則非常勇敢優秀。不過,夢境裡被刺殺的就是這個被大家公認為王位繼承人的小兒子。本來國王想嘗試繼續入睡,但是不管他怎樣努力,總是翻來覆去的再也睡不著。夢境裡的幻像不斷出現他的眼前。想著想著,國王竟然也開始覺得毛骨悚然了起來。

他癱坐在自己的寶座上等待天明。

不久當整片天空呈現一片由藍到橘的漸層時,國王叫來他的小兒子。

年輕的王子儀表堂堂,英姿颯爽的走進王宮。國王先不直接切入主題,問起王子國政和財務的事情。但每當王子在回答自己的問題時,夢境裡的慘狀一直揮之不去。在詢問到關於軍隊訓練與戰爭的事情時,國王的臉色也越發難看。

「父王,您怎麼了?」王子注意到國王的異狀。

「沒……沒什麼,」國王喘了口氣,「從今以後,你不要再去管軍隊的事了。」

王子瞬間反應不過來,當場就愣住了。

國王重複:「你被解除軍權了。」 國王沒有再做進一步的解釋,扔下一臉愕然的王子,兀自轉身走回自己的寢室中。

不過這一切都只是個開端而已,之後的國王便越來越瘋狂,幾乎是想要把王子軟禁在宮中。他禁止王子參與任何戰爭、甚至狩獵,如果沒有必要盡量不要離開王宮;王宮內也禁止所有鐵戟長刀、一切武器都收進後倉庫。

甚至有一天,國王更是突兀地宣稱王子已經準備要結婚,對象是一個王子連聽都沒聽過的公主,婚禮已經在舉辦中了。

「父王,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這下王子真的受不了,在婚禮準備時大聲反抗了國王。

國王的回答依舊很簡單:「你已經長大了,需要子嗣來繼承王位。」但是國王王子兩人都還健在阿!王子正想繼續反駁。遠方突然出現一陣騷動,一個渾身是血的男人朝著他們走了過來。

希羅多德

血跡斑斑、衣衫襤褸的年輕人正在朝他們靠近,踉蹌的倒在他們的面前。

國王問他:「你是誰?你殺了什麼人?」

年輕人正如同所有的印歐民族,他有著雪白的皮膚和淡色眼睛。

他抬頭表明了自己的身分:「我乃是鄰國弗里幾亞(Phrygia,位於地圖呂底亞的右上方)的王族,因為失手錯殺了自己的兄弟,被父親剝奪了一切身分和權力後把我驅逐出境。我沒有辦法,只好逃到您這裡來。」

呂底亞和弗里幾亞是長期的友邦,克洛伊索斯國王和弗里幾亞國王也有私人的交情。

一聽到眼前的年輕人是朋友的兒子,克洛伊索斯的態度立刻變得親切了起來。他知道,弗里幾亞的老國王只是一時氣憤,他對年輕人說:「你就在這放心的住下來吧!在這裡的時候盡量放寬心、不要去想那些惡運,你吃的苦頭已經夠多了。」

國王這麼安慰他。 年輕人感激涕零,於是便在國王的家中住下,並且與王子變成了好朋友。

但是這樣的時光沒過多久,國王便接到呂底亞邊境出事的消息,原來邊境出現了——豬怪(??)

(各位不好意思,雖然說豬怪實在有點難以令人置信。但是希羅多德的《歷史》就是這樣寫的,我也只好照抄了XDD)

巨大的豬怪讓邊境束手無策,只好前來請求勇敢的王子前往消滅。當然,克洛伊索斯聽到請求後立刻就拒絕了:他說,要王子親自出馬是不可能的,但他還是可以派遣軍隊前去幫忙。
本來使者已經滿意了,但這時發出反對之聲的卻是王子本人。

國王本來想要阻止,但王子的態度更為堅決。克洛伊索斯掙扎再三之後,終於決定把夢境的事告訴了王子。
原來在夢裡他看見了一個幻象,它警告王子在年輕時便會死亡,而且注定要被鐵製的尖器刺死。

「所以,我才如此著急操辦你的婚事。我想要守著你,我的孩子,希望至少在我自己還活著的時候,總可以看著你也僥倖的活下來。你哥哥又聾又啞,你是我僅有的一個兒子了。」

說完,國王便低頭啜泣了起來。王子聽完大受感動,之前種種被限制的行動都有了合理的解釋,所伴隨而來的疑惑與不快也瞬間煙消雲散。

但是聰明的王子也發現了這個夢境的矛盾之處,他對國王說:「您夢見我被鐵製尖器刺死嗎?」

國王點點頭。

想不到王子反而笑了起來,對父親說:「那麼,這次我就可以去啦!」

王子對國王解釋,因為這次的任務是狩獵豬怪,如果夢境是說我被獠牙或是其他東西傷到,那也許還可以說服我;然而夢境很清楚的說明:刺死王子的是鐵製的尖銳器物。

「難道,豬怪有手能拿起鐵製尖器嗎?能有什麼令您害怕的鐵製尖器嗎?」

國王一聽如夢初醒,再三思索之後終於答應了王子的請求。然而國王仍然不能放心,他想起了日前他救起的年輕鄰國王子。 他請求鄰國的王子能夠一同前往,保護他的兒子不受怪物或強盜的侵害。

年輕人見到有恩於他的國王低頭請求他,立刻就答應了國王:「通常一個像我這樣遭遇不幸的人,最好不要和大家一起前往,因為那是不吉利的。但既然您開口了,請相信我一定會盡我一切力量,將王子安全的送回來。」

隊伍出發後,克洛伊索斯國王都在焦急和煩躁之中度過。

終於有一天,使者急匆匆趕回王宮求見國王。

「王子出事了!!」

克洛伊索斯心頭一緊,眼前彷彿失去光亮,頓時一片漆黑。

人的命運總是充滿戲劇及巧合。殺死王子的人,正是國王請託的年輕人。

原來部隊在山腳下發現了這頭野獸的蹤跡,壯丁與獵犬立刻排成了圓陣將野獸團團包圍,從四面八方向牠投擲槍茅。而這位年輕人也在其中,但因為過度驚恐的原因,汗水模糊了他的視線,緊張使他無法順利操控他手臂的肌肉,而史書上說他又是十分健壯的。

他將長矛投擲出去之後才發現用力過猛,幾乎已經穿過位於圓心的豬怪,筆直朝著對面的人群而去。 對面的王子正巧投完最後一隻長矛,回頭準備再去取矛的時候聽見危險的叫喊聲。 他一轉頭長矛便筆直貫穿他的身體,他來不及喊叫就立刻死去。

夢中的警告應驗了。

國王在聽見噩耗之後,克洛伊索斯國王陷入了狂怒,他用手拉扯自己的頭髮,抓狂地捶打地面,大聲悲喊著宙斯的名字。

最讓國王無法接受的是,他基本上一手促成了自己兒子的死亡是他把兇手帶回家中、將他殺人的血汙洗淨並待如上賓;也是他請託兇手一同陪伴王子。 被當作自己兒子的保護人而派出去的客人,結果卻是他最可恨的敵人!

沒過多久,兒子的屍首被送回來了,但是很奇怪的是,當國王看見自己兒子的屍體還有在後面被綁住的年輕人時,他體內原本滿意的怒火、煩悶、還有報復的慾望,忽然間消失無蹤。

取而代之的只有無盡的哀傷。 國王瞬間失去了所有力量。

年輕人跪在他面前伸出雙手,請求國王直接在王子的屍首旁殺死他。因為過去錯殺自己的兄弟已經夠讓他受的了,是國王拯救了他,將他沾滿血汙的身體洗淨並接納他,而他竟然再度讓自己的恩人陷入如此絕望的境地,他自責地無法再活下去了。

國王看著慟哭的年輕人,心中竟隱隱約約升起一股憐憫之情。他親自將年輕人攙扶起來。

「你能夠如此後悔曾犯下的罪,在我看來我已經得到應得的賠償了;更何況在我心中,惹禍的並不是你, ……惹禍的是一位神,祂在很久以前便預言要有這樣的事情發生。人再努力都不可能逃離自身的命運。」

國王寬恕了年輕人,並舉行了王子的喪禮。

只是喪禮完之後沒有多久,大家便在墓地旁發現年輕人上吊了。他面無表情掛在樹枝上,輕輕搖晃著。

克洛伊索斯國王孤獨地坐在王座上,無可抑止的啜泣起來。 但是他無法讓自己陷入哀愁太久,因為遙遠的東方開始興起了一個強大的國家波斯,他們國王的名字讓人聞風喪膽 ——居魯士。

神奇海獅

神奇海獅

神奇海獅先生,漢堡大學歷史碩士。
往研究之路狂奔十年之後,發覺自己的志向是天橋底下說書人;
研究的是共產黨、過的卻很資本主義;
擅長的是中世紀、卻離不開現代科技;
說嚮往自然、蚊子卻特別愛叮。
總之是一個,集各種矛盾衝突元素於一身
卻可以泰然與之共處的一個人。
神奇海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