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搭乘捷運遊台北】總統府:日籍建築師的戰場,台灣政治圈的心臟

Print Friendly

►前情提要:國史館:建築界藍正龍設計,兩度死裡逃生的強運古蹟

如果各位曾經路過總統府周邊,應該會發現它的四周到處都有站崗的護衛人員。自總統府的前身──台灣總督府以來,這裡便是台灣的「皇城」所在。為了維護皇城之內的和氣,在這裡配置許多守衛人力是很合理,也很合邏輯的~

這棟華麗威嚴的舊總督府,落成於日治中期的 1919 年。在此之前,日本官員曾經以兩處清領時期的官方建築,作為總督府的臨時廳舍使用。

眾所周知,日軍是以武力接收的方式,逐步取得台灣治權。戰事進行之初,首任台灣總督樺山資紀(1837-1922)曾短暫以基隆的海關衙門充當臨時總督府。等到日軍進入台北城之後,有鑑於城內的台灣巡撫衙門已被焚毀,總督府便搬到巡撫衙門南邊的欽差行臺與布政使司衙門(今台北中山堂一帶,參見〈中山堂:官方意識型態的晴雨表〉)。

圖為欽差行臺的東大堂,曾作為台灣總督府的辦公室之用。(Photo Credit: 中華民國總統府官網)
圖為欽差行臺東大堂,曾作為台灣總督府的辦公室之用。(Photo Credit:中華民國總統府官網)

由於欽差行臺與布政使司衙門皆是平房建築,加以出現結構腐朽的現象,第四任台灣總督兒玉源太郎(1852-1906)在推動都市計畫的同時,也決定在台北城南方的文武街註 1一帶,營建總督府的嶄新廳舍。

在民政長官後藤新平(1857- 1929)的提議下,總督府很罕見地宣布,將舉辦限定日籍建築師參加的兩階段設計圖競賽,以此決定新廳舍的建築草圖。一旦作品被總督府相中,優勝者將能獲得高達 5 萬日圓的豐厚獎金!

當時的 5 萬日圓究竟值多少錢呢?先前,筆者曾提及「建築界藍正龍」森山松之助所設計的遞信部廳舍。這棟官舍在 1924 年竣工時,總工程費用為 55 萬日圓;而位於北門後方、落成於 1930 年的台北郵局,則是花費了「破天荒」的 56 萬日圓建成(參見〈巖疆鎖鑰北門站〉)。換句話說,若是不考慮通貨膨脹的問題,這次的比賽獎金,幾乎是這兩棟官舍營建費的十分之一,實可說是相當優厚的金額!

俗話說:「重賞之下,必有勇夫。」受到高額獎金吸引,包含森山松之助在內的許多建築師,都參加了這次的競圖比賽。與此同時,總督府也以辰野金吾(1854-1919)、野村一郎(1868-1942)等知名建築師,擔任此次甄選的評審委員。

不料,在經過縝密的審查之後,原本最有希望獲得首獎的作品,卻因為涉嫌抄襲而失去資格。最後,總督府宣布首獎從缺,並改用第二名長野宇平治(1867-1937)的作品,作為新廳舍的設計依據。

長野宇平治肖像,其與森山松之助都是評審委員辰野金吾的學生。(Photo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長野宇平治肖像。其與森山松之助皆是評審委員辰野金吾的學生。(Photo Credit:Wikimedia Commons)

然而,長野宇平治既然被選為第二名,表示他的作品似乎存在著某些缺陷。最根本的原因,便是評審委員認為長野的設計圖過於簡單質樸,無法將總督府壯麗威嚴的一面充分凸顯出來。

長野宇平治的總督府新廳舍設計圖,與後來落成的建築外觀有著明顯的差異。(Photo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長野宇平治的總督府新廳舍設計圖,與後來落成的建築外觀有著明顯的差異。(Photo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巧合的是,在競圖比賽獲得第四名的森山松之助,與長野宇平治都是辰野金吾的學生,此時更獲邀成為總督府營繕課的約聘技師。是故,總督府便決定將修改長野設計圖的重責大任,交給身為長野師弟的森山負責。

在極為重視階級輩分的日本社會裡,要求師弟修改師兄的設計,其實是個相當不禮貌的行為。不過,相較於輩分倫理,總督府的命令更是不可違抗!是故,森山松之助最後也只能勉為其難地接過這個沉重的擔子。

在森山的修改下,總督府新廳舍的中央塔樓高度,從六層樓被大幅拉高為全台最高的十一層樓,以此強調總督府的崇高地位。此外,他在新廳舍的外觀,增加了數座用以凸顯威嚴感的衛塔,並在新廳舍的紅磚牆面上大量使用白色石材,以此呈現華麗的帶狀裝飾註 2

這份由長野宇平治設計、森山松之助修改的建築草圖,總算獲得了總督府官員的青睞。1912 年 6 月,新總督府的營建工程開始動工。值得一提的是,在工程進行期間,此時擔任總督府技師、日後設計台北公會堂的井手薰,也因為辰野金吾與森山松之助的聯名推薦,奉派參與了此次的建設工作。就這樣,由森山師兄弟三人聯手打造、花費了 300 萬日圓的總督府新廳舍,終於在 1919 年正式宣告竣工!

剛落成的總督府新廳舍,與長野宇平治當初的設計圖已可說是相差甚遠。(Photo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剛落成的總督府新廳舍,與長野宇平治當初的設計可說是相差甚遠。(Photo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若從高空鳥瞰,這座威嚴氣派的新官舍為倒「日」字型。據說,這是最能承受地震的結構設計。而總督府新官舍落成之後,也頓時成為日本國內最高的紅磚建築。為了方便登上中央塔樓,新廳舍還裝設了台灣當時極為罕見的昇降梯。以上種種華麗與實用的設計,充分顯示了總督府作為全台軍政中心的重要性與特殊性。

然而,正因為總督府具有重要的政治象徵意義,到了二戰晚期,它便成為美軍重點轟炸的公家機關之一。即便總督府官員試圖用偽裝工事混淆盟軍飛行員的視線,1945 年 5 月的「台北大空襲」,依然重創了總督府的建築結構。

在美軍的密集轟炸之下,總督府東南側不僅塌陷變形,中央塔樓及鄰近的事務室也因為火災而嚴重損毀。鑑於總督府建築已經無法正常運作,總督安藤利吉只好轉移到台北市役所(今行政院)辦公註 3,並在那裡迎接了苦澀的戰敗結果。

台灣總督府於「台北大空襲」期間遭到盟軍密集轟炸,建築結構因而嚴重毀損。(Photo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台灣總督府於「台北大空襲」期間遭到盟軍密集轟炸,因而嚴重毀損。(Photo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日本宣布投降之後,國民政府派遣台灣省行政長官陳儀,接收了包含總督府在內的所有官方產業。此時,因為總督府建築尚未完全修復,台灣省行政長官公署便效法安藤利吉,繼續留在台北市役所執行政務。

1946 年,時逢國民政府主席蔣介石(1887-1975)的 60 歲生日,台灣紳民便以祝壽為名,發起樂捐,並以所得款項支援總督府建築的維修工程。兩年後,受損嚴重的總督府建築終於完成修復,並被更名為「介壽館」,以此表達對於蔣介石的祝福之意。

微妙的是,國府旋即於 1949 年全面撤退來台。剛修復完工的介壽館,就這樣無縫接軌地變成了中華民國的新總統府。不過,當時的台北並沒有足以容納所有政府部門的空間。是故,介壽館曾經同時成為總統、行政院長與東南軍政長官註 4三人合署辦公的官舍建築。

其後,隨著東南軍政長官公署的裁撤,以及行政院搬遷至原台北市役所官舍,介壽館才終於成為總統專屬的辦公廳舍。自 20 世紀末開始,台灣的政治環境逐漸邁向民主化。2006 年,陳水扁總統遂將具有黨國色彩的介壽館之名,改為相對中性的總統府一詞。

歷經數次整修,今天的總統府外觀,已與日治時期的總督府建築稍有不同。(Photo Credit: 中華民國總統府官網)
歷經數次整修,今天的總統府外觀,已與日治時期的總督府建築略有不同。(Photo Credit: 中華民國總統府官網)

今日,總統府仍是我國權力的最高象徵。是故,經常可以看到許多對時局感到不滿的民眾或團體,在總統府前的凱達格蘭大道集會遊行,試圖表達他們的政治訴求。另一方面,總統府也是免費提供國內外遊客參觀的古蹟之一,具有其親民開放的一面。

從象徵日本威權統治的台灣總督府,一化為黨國色彩濃厚的介壽館,再蛻變為民眾可以免費參觀的總統府,這座雄偉壯麗的紅磚建築,可謂逐漸洗淨一身鉛華,從庶民遙不可及的聖壇,一步一步地逐漸走向民間。下次若有機會,大家不妨仔細參觀這棟已有百年歷史的巍巍古蹟,用心去體會這些保存不易的時光刻痕。

總統府的參觀證與紀念章。
總統府的參觀證與紀念章。

歷史的遺產,其實就藏在日常生活之中

在這一系列的文章,筆者概要地向各位讀者,介紹了西門地區五處老建築的前世今生。無論這些建築是否保存至今,它們都曾經是好幾代人的活動場域,更透過各種方式,將自身的流風遺跡傳至後世。

舉例來說,台北城西門雖然早在日治初期,便因為都市計劃而遭拆毀;不過,「西門」之名仍藉由行政區劃「西門街」保留下來,進而影響總督府將鄰近西門的艋舺北部取名為西門町。即便國府隨後又將西門町改為西門里,今天多數的住民與遊客,仍然繼續以西門町一詞稱呼當地。

由此看來,歷史絕非與現實脫節的陳舊之物,而是構成現代世界的重要依據。人類都是經驗的動物。唯有了解過去發生的事情,我們才會知道自己是誰,又該往哪個方向前行。

至於要如何留意歷史的線索,端賴於我們對日常生活抱持著一些好奇心,或是透過優質的歷史說書人抽絲剝繭,帶領我們一探那些隱藏於史籍、古蹟背後的精彩故事!

►繼續閱讀:艋舺龍山寺:寫下半部萬華史的宗教觀光勝地

──

註 1指今天由衡陽路、博愛路、愛國西路與重慶南路一段所構成的方形區域。

註 2這種紅磚搭配白色飾帶的裝飾風格,正是辰野金吾擅長的建築樣式,亦被稱為「辰野式建築」。

註 3台北市役所由時任總督府營繕課長的井手薰設計,完工於 1940 年。附帶一提,市役所也採用了耐震的「日」字型結構,牆面亦是使用具有防空效果的深褐色磁磚。

註 4東南軍政長官公署成立於 1949 年,由台灣省政府主席陳誠擔任首長,下轄江蘇、浙江、福建、台灣四省,為戰時的特別行政體制。

──

►延伸閱讀:時空偵探的寫作地圖

宋彥陞
Follw me

宋彥陞

臺大歷史所碩士,目前為「故事」專欄作者和臺北城說書人。閱讀與旅行之餘,以筆名「時空偵探」在「關鍵評論網」與「故事」等平台發表近二十篇歷普作品,試圖以輕鬆活潑的筆觸將歷史的迷人之處推廣給更多朋友認識。最近的研究興趣聚焦於臺北城與日本各地名城,希望藉由追溯古蹟的歷史挖掘出更多被後人遺忘的精彩故事。臉書交流專頁:「時空偵探的歷史行腳」。
宋彥陞
Follw 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