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脫掉裙子,也要誓死保護國家子民:改寫奧地利歷史命運的傳奇女王

Print Friendly

「就算要我脫掉裙子,我也不願失去西里西亞(Schlesien)。」

這是奧地利女大公、匈牙利女王和波希米亞女王瑪麗亞.特蕾莎(Maria Theresia)於 1756 年決定對北方普魯士王國(Königreich Preußen)宣戰時的豪情壯語。這時的奧地利,已經與她初即位時迥然不同。

如果要概括地描述這位傳奇女王的一生,恐怕這句說話是最能反映她的剛毅,又能表現她一生對改革奧地利的那份執著。

1717 年,沒有一個奧地利的人民意識到一位新時代的女政治家誕生了。

瑪麗亞生於奧地利的維也納(Wien),身上流著的是尊貴的哈布斯堡家族王室的血統。她的父親是當時神聖羅馬帝國皇帝卡爾六世(Karl VI),這時的哈布斯堡家族(House of Habsburg),早已壟斷了神聖羅馬帝國皇位。這位年輕漂亮的公主在童年時已與青梅竹馬的洛林(Lothringen)公爵弗朗茨.斯蒂芬(Franz Stefan)雙雙墜入愛河。

在現今維也納霍夫堡宮(Hofburg)旁的約瑟夫廣場(Josefsplatz),有一間始建於 14 世紀的古老天主教教堂,名叫聖奧古斯丁教堂(Augustinerkirche)。哈布斯堡家族代代成員都曾在這裡受洗和舉行婚禮。

瑪麗亞也不例外, 1736 年, 18 歲的她在這裡舉行了婚禮,與弗朗茨共偕連理,結成一對至死不渝的夫妻,而她的傳奇就在這刻開始。

年輕的瑪麗亞.特蕾莎 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年輕時的瑪麗亞.特蕾莎(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從天真瀾漫的小公主,變成君臨天下的女王

當時的瑪麗亞,只是一個王室小公主,她也許沒想到,家族的重擔將於不久的將來會扛在她細小的肩膀上。卡爾六世到了晚年仍沒有子嗣,而哈布斯堡王朝的王冠,從來只傳男不傳女。為了解決王位的繼承問題,卡爾六世頒布了《國事遺詔(Pragmatic Sanction)》,明言如果在他臨終前還沒有誕下男子嗣,那麼瑪麗亞將成為整個哈布斯堡王朝的繼承人。

1740 年,也就是瑪麗亞大婚後的四年,卡爾六世因食物中毒突然離世。只有 23 歲的瑪麗亞,在命運巨輪的轉動下,登上了哈布斯堡王朝的最高權位,同時繼承了奧地利王位、匈牙利王位和波希米亞王位,成為了哈布斯堡家族歷史上首位也是唯一的女王。

然而,她的女性身份,隨即使她陷入了統治危機。

卡爾六世駕崩後,歐洲列強早已對奧地利的領土虎視眈眈,其中普魯士王國的國王—瑪麗亞一生的宿敵—腓特烈大帝(Friedrich II von Preußen, der Große)對富庶的西里西亞覬覦已久。

卡爾六世在《國事遺詔》明言,他的長女瑪麗亞.特蕾莎將繼承奧地利大公爵位、匈牙利王位和波希米亞王位。而由於女性不能繼承神聖羅馬帝國皇位,因此卡爾六世則意將皇位傳給瑪麗亞的丈夫弗朗茨。不過,包括歐洲強國法、普在內的反哈布斯堡家族陣營,連同神聖羅馬帝國具選王侯資格的巴伐利亞(Bavaria)、薩克森(Sachsen)等國,宣佈不承認《國事遺詔》,擁立了巴伐利亞維斯爾斯巴赫家族(House of Wittelsbacher)的卡爾七世(Karl VII)為神聖羅馬帝國皇帝。

戰爭的硝煙徐徐燃起,為時 8 年的奧地利王位繼承戰爭終於爆發。

普魯士王國的腓特烈大帝 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普魯士王國的腓特烈大帝 (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在馬背上的女王,我將誓死保護國家的子民

在維也納,有一所學習西班牙騎術的學校,歷代的哈布斯堡家族成員都會在這裡練習騎術,瑪麗亞也不例外。只是她沒有想到,她在這裡學到的騎術,將是她面對逆境時的一大奇蹟。

年輕的瑪麗亞還沒有學習到統治廣大帝國的熟練手腕,在面對強敵的侵襲,她只好放手一搏。她沿著多瑙河乘船到訪匈牙利的首都—布拉奇斯拉瓦([tooltip tip=”斯洛伐克語:Bratislava “]Pressburg[/tooltip],今斯洛伐克 Slovakia 首都)。匈牙利雖然受哈布斯堡家族的統治,但他們卻是一個獨立王國,有自己的國會和政府機構。如果沒有國會的許可,哈布斯堡家族根本無法動用匈牙利的軍隊。

匈牙利自古已是馬背上的民族。為了取得匈牙利人民的支持,瑪麗亞加冕為匈牙利國王後,在隨後的慶祝表演裡做出了驚人的舉動。她在中心廣場上騎著馬,人馬並立揮著利劍。眾人的目光都突然被這位女王愕住了。

瑪麗亞在西班牙騎術學校苦練的騎術派上用場,向匈牙利人民展現了精湛的騎術,拿著手中劍,向天立誓:「我將拼死保衛國家所有子民。」匈牙利人民看到此情此景,瞬間被女王的英姿迷住了。

瑪麗亞嬴得了匈牙利人的愛戴和支持,在隨後的國會演講,瑪麗亞再一次發表了激動人心的演講。最後,匈牙利國會決定參加奧地利王位繼承戰爭。

失去西里西亞,讓我使國家富強起來

儘管富庶的西里西亞最後落入普魯士王國手中,瑪麗亞的奮戰,最終贏得了各國對其王位的承認,以及成功把丈夫推上了神聖羅馬帝國皇位,是為弗朗茨一世。瑪麗亞在戰爭結束後,著手改革奧地利,並暗自許下諾言,她要在不久的將來重奪失去的西里西亞。

哈布斯堡帝國是一個多民族國家。帝國內的軍隊士兵擁有不同的服裝、武器和作戰風格。瑪麗亞認識到要使軍隊戰鬥力增強,必須消弭不同民族在軍隊的差異,建立統一的編制,這樣的軍隊才會軍紀嚴明,作戰力強。她建立了奧地利第一支統一編制的常備軍,透過設立「軍稅」支撐所需軍費。這麼一來軍隊不再是各有特色的雜牌軍或是從各地徵召而來的僱傭兵,從此奧地利有了第一支現代化的軍隊。

軍隊之後,瑪麗亞還要面對兩個大的統治難題,但卻處理得游刃有餘。

第一個難題是貴族。奧地利是個多民族國家,沿用的是中世紀的封建制度,國家內由很多小國組成,這些小國互不統屬。哈布斯堡家族為了統治平穩,給予這些貴族很多特權。然而,貴族們只服從當地的統治者,瑪麗亞的政令,往往無法在地方上實行,稅收也因此不穩定。大量財富集中在地方貴族手中,平民被嚴重壓榨。說白一點,這些地方貴族和統治者,是「土皇帝」。

要確保稅收穩定、並有效建立一個中央集權的國家,是奧地利變得富強的前題。瑪麗亞決定在中央政府之下,設立地方政府,在地方政府之下,又設立了很多市政府。政府官員由中央政府直接委派到地方貴族的領地並參與行政,這種直接向政府架構負責的行政模式,目的就是要從貴族手中奪回權力,這麼一來,國家的稅收就變得穩定,國家政令也能迅速有效地傳遞和實行。

另外一個難題,是教會在帝國的影響力。

奧地利的教會,成立於西班牙哈布斯堡王朝,與哈布斯堡家族關係密切。教會把持了國家整個教育系統,其中包括審核書刊書籍的權力。這限制很多理性和科學知識書籍的出版,無疑是窒礙了現代教育的發展。瑪麗亞設立了政府審核機構,把教會的審核書籍權收回。從此,大量理性和科學知識的書籍在帝國內不斷出版,並翻譯成多種語言。

瑪麗亞利用中央集權,將自由知識在國家裡解放了出來。下一步,就是要提高國民普遍的教育水平。

她下了一道對於奧地利來說是劃時代的政策:強行實行義務教育。

雖然義務教育制度是強制性的,但奧地利作為一個多民族國家,瑪麗亞不強迫國民使用官方語言德語學習,允許國民以自己的母語學習知識。這麼一來,語言就不再是奧地利人民學習新知識的障礙。維也納因此漸漸成為了歐洲知識交流頻繁的一流城市。

莫扎特 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莫札特(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維也納成為了文化知識之都後,吸引了歐洲不少人慕名前來。其中交響樂之父弗朗茨.約瑟夫.海頓(Franz Joseph Haydn)也是其中之一。海頓經常與匈牙利貴族共事,有一次瑪麗亞聽過他的表演後,非常欣賞他的才華,於是在維也納大力鼓勵音樂發展。而我們熟悉的音樂神童莫札特(Wolfgang Amadeus Mozart),正是瑪麗亞親自發掘出來的。漸漸地,維也納得到了世界音樂之都的美譽。

經過一連串的軍事、政制和教育的改革,奧地利漸漸變得愈來愈富強,最後擠身於歐洲一流國家之列中,與英、法、普等國並駕齊驅。

女王也愛美

位於奧地利維也納的美泉宮(Schloss Schönbrunn),是哈布斯堡家族的行宮。在瑪麗亞大婚時,她的父親把這座行宮送了給她作為嫁妝。瑪麗亞是個愛美的人,她接掌了美泉宮後,便進行大規模的翻修。她把美泉宮向橫擴建,使宮殿寬了很多,竣工時共有 1771 間房間。花園呈現了英式和法式的鋪排,裡面種了各式各樣的花朵,仿似一片七彩的地毯。

在美泉宮內,是瑪麗亞最喜愛的洛可可風格,而每一個房間也有著不同的特色,有波希米亞(Bohemia)風格的,也有有中國風格的,我們可以看到當時的瑪麗亞的品味。瑪麗亞花了 17 年時間,把美泉宮修建成歐洲最宏偉的宮殿之一。瑪麗亞臨終前,叮囑子女不要改動美泉宮,可見她對美泉宮的喜愛。

By Bernardo Bellotto - Kunsthistorisches Museum Wien, Public Domain, https://commons.wikimedia.org/w/index.php?curid=637573
美泉宮 By Bernardo BellottoKunsthistorisches Museum Wien, Public Domain,

在因斯布魯克(Innsbruck)的宮殿,是過往哈布斯堡家族奠基人馬克西米利安一世(Maximilian I)統治的核心。瑪麗亞在此也引入了自己喜愛的洛可可(Rococo)風格和波希米亞風格。我們如果到奧地利旅遊參觀當地的宮殿,都可以目睹瑪麗亞時代的建築風格,到處也是巴洛克(Baroque)和洛可可風格的建築物。

我的丈夫弗朗茨.斯蒂芬

瑪麗亞一生中最重要的人是她的丈夫——弗朗茨.斯蒂芬。

他原是洛林公爵,從小便與瑪麗亞相戀。弗朗茨無論事無大小,都尊重妻子的意願,在他成為神聖羅馬帝國皇帝後也沒有改變,全心全意支持妻子。奧地利王位繼承戰爭結束後,他成為神聖羅馬帝國皇帝,不僅使瑪麗亞得到了王位合法性,也讓瑪麗亞得到統治整個哈布斯堡帝國的權威。可以說,當時奧地利得以成為歐洲強國的基礎,就是他們夫妻二人相輔相成才得以達成。

為表達對妻子的愛慕,他決定在自己的姓前加上妻子的姓,從此家族的姓變成了「哈布斯堡—洛林(Habsburg-Lorraine)」,他們的後代也以此為姓。奧地利的哈布斯堡王朝從此成了哈布斯堡—洛林王朝。

瑪麗亞的丈夫-弗朗茨.斯蒂芬 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瑪麗亞的丈夫-弗朗茨.斯蒂芬(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在美泉宮內有一所建於 1754 年的動物園,是現今最古老的動物園。這所動物園,是由弗朗茨一手建立。弗朗茨對自然科學很感興趣,他在世界各地搜羅了各種動物放置在動物園裡,讓人們觀賞。而在動物園有一座小亭閣,也是弗朗茨所建,裡面掛著各式各樣動物的繪畫。他在學術研究的範圍很廣,上通天文,下通地理,研究所帶來的經濟效益,是哈布斯堡家族的資金來源的重要部份。弗朗茨如其說是一位統治者,不如說他是位學者還比較貼切。

弗朗茨在第三次西里西亞戰爭結束後因心臟病發逝世。瑪麗亞為他在美泉宮的一間房間內,以中國黑漆牆板作為裝潢,房間內掛著弗朗茨的肖像畫,以紀念她最愛的丈夫。 1780 年,瑪麗亞逝世,她的遺體與丈夫合葬在皇宮附近的一所教堂內,這所教堂雖然並不宏偉,但卻是17世紀起哈布斯堡家族成員的墓室。瑪麗亞的墓棺之上,放置著與丈夫對望的雕像。如果我們細心欣賞這座雕像,就能夠體會到瑪麗亞與弗朗茨 29 年的那份夫妻緣份,那份至死不渝。

瑪麗亞與弗朗茨對望的雕像 圖片來源:Neverlanding
瑪麗亞與弗朗茨對望的雕像(圖片來源:Neverlanding

我為奧地利留下了一個現代化基石

奧地利改革後變得愈來愈富強,剩下的就是選任賢能。瑪麗亞不論出身,不論老幼,凡有才能的人都加以提拔重用。當一切都準備好時,奧地利從普魯士手中奪回西里西亞再也不是空想。

瑪麗亞接納了由弗朗茨提拔的大臣馮.考尼茨(Von Kaunitz)的建議,聯合東方的俄國和西方的老對手法國,成立三方聯盟共同壓制日益強大的普魯士王國。1 756 年,戰爭爆發,一打就打了七年,非常慘烈,各國都變得滿目瘡痍。然而,瑪麗亞付出了極大代價,還是無法奪回西里西亞,也許這是她一生中最大的遺憾。

瑪麗亞登基後的一連串改革,使奧地利正式摒棄中世紀遺留下來的落後制度,發展成一個現代化國家,為奧地利日後成為歐洲列強之一奠下了牢固的基礎。她的兒子約瑟夫二世(Josef II)繼承王位後,實行「開明專制(Enlightened Despotism)」,繼續一系列的改革,這些改革亦因此能夠順利進行並成功。哈布斯堡家族自失去西班牙和廣大殖民地後,在歐洲的統治日漸衰落時,是瑪麗亞又再一次讓哈布斯堡家族重新振作起來。

seayu
Follow Me

seayu

80後男生,生於香港,是個精算師。一個精算師喜愛研讀歷史,也許是個怪異的組合。從小喜愛認識和感受歷史洪流裡的人和事,認為這個世界發生的事情,都能在史詩般的過去中找到一點端倪。
seayu
Follow 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