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雨前的寧靜:第一次世界大戰前夕

一百年前,在斐迪南大公夫婦遇刺前的一天,歐洲各地看起來似乎仍是風平浪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