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二十八日如何變成了教師節?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為什麼教師節是 9 月 28 日?這個問題乍看之下有些無聊,隨便一個路人都能回答:

「因為 9 月 28 日是孔子誕辰,所以我們將這一天訂為教師節,紀念這位有教無類、誨人不倦的至聖先師。」

不就是如此而已嗎?

問題是,孔子的年代距離今天如此遙遠,我們該如何確定他生日到底在哪一天呢?而且,當教師節剛剛誕生的時候,它根本不在 9 月 28 日。

它甚至跟孔老夫子沒什麼關係。

北京孔廟(圖片來源

事情要從 1930 年的 6 月 6 日開始說起。這一天,在南京,有群教師發起了中華民國史上第一場的「教師節慶祝大會」。不過,這個活動與其說是慶祝大會,倒不如說是一場自救會。

對參與群眾來說,這一天其實沒什麼好慶祝的。當時的教師,不但收入微薄,學校甚至還常常欠發薪水。此外,當時政局動盪,老師時常要面對「校長更換,黨派傾軋,社會排擠」等等狀況。

為了改善這個狀況,當天有三百多位中小學的教師集合在一起。他們推舉南京中央大學的教授、美國哥倫比亞大學博士邰爽秋擔任主席,並發表一份宣言。宣言開頭寫著:

近世社會運動,恆確定一永久紀念日,如勞動節,兒童節,婦女節等。皆所以聯合群眾,謀一部分人群生活地位之增進,直接有利於此一部分人群,而間接亦有利於全社會者也。蓋以社會中一般人必於成見,安於故常,對於一部分人群生活之痛苦,往往習焉而不知察,則非有普遍運動斷不足以轉移風氣,變更觀念,以收改進之效。

換句話說,教師節成立的目的,乃是要發起一場社會運動,一場改變人心的運動。這一份宣言接著又說:

同人等深覺中國今日之教育人員,期所負責任之重,而社會責備至嚴;然其生活至不穩定,地位至不穩固,而復缺乏修養之機會,在在足以影響其事業,使不克盡其責任,此固教育人員之切身痛苦,抑亦全社會之重大損失也!

最後他們為這個運動提出三個重點:(一)改良教師之生活待遇;(二)保障教師之地位穩固;(三)增進教師之專業修養。

至於為什麼要訂在 6 月 6 號?根據發起人的說法,並沒有太特別的原因,只不過比較好記,「便於號召」。另外,因為 6 月已經接近學期末,是個向政府提出建言的好時機,因為如果有改良的方案,可以趕在下一個學期實行。

這個六六教師節,在南京發起之後,很快得到其他地方的響應。在接下來的幾年裡,各地方都有了自己的慶祝大會──或者,抗議大會。

但是這個活動,等於是在批評當時政府的教育政策。聲勢越大,豈不越顯得政府主持的教育體系出了問題?

或許是為了抗衡這股聲浪, 1934 年,當時執政的中國國民黨,推出了一份「孔子誕辰紀念宣傳大綱」。相較於六六教師節強調保障生活待遇,充滿社會主義色彩的主張,這份大綱高舉了民族主義和反共的大旗,它說:「我全國同胞,應從思想上撥亂反正,以為根絕赤匪之動力」,並且要力行新生活運動,「以整潔簡樸為規律,以禮義廉恥為鵠的。」如此,「則國難可紓,國恥可雪矣。」

不只如此,他們還擬定了十四條標語,其中最後的五條,慷慨激昂地寫著:

(10)紀念孔子誕辰要決心雪恥救國!
(11)紀念孔子誕辰要勦滅赤匪抗禦外侮!
(12)紀念孔子誕辰要實行新生活運動!
(13)紀念孔子誕辰要恪遵 總理遺教!
(14)孔子精神不死!

http://zh.wikipedia.org/wiki/File:Konfuzius-1770.jpg
孔老夫子想必要很感動了(圖片來源

這份宣傳大綱很快就得到了民間的回應──不是太正面的回應。有人就在一份《民鳴》雜誌上寫道:

孔老夫子是幾千年前老朽的中國老學究,他教人的是什麼詩書禮樂射御書數的古董學問,所行所為的是什麼孝悌忠信禮義廉恥的腐臭事情,拿來教現在摩而登之的中國人,不但是冰碳不相容,實在是隔著了幾百個太陽系的距離,渺不相關。事實是如此了,中央黨部忽然決議要紀念孔老夫子,豈不是也有點不識時務嗎?(〈教師節與孔子誕辰〉)

雖然如此,國民黨還是對於孔子推崇不已,以至在 1939 年,明令將孔子誕辰定為教師節。通令裡頭說:「際此民族復興,期止至善,允宜恭藉誕辰,定為佳節,冀於兆民康樂之中,深寓景仰至聖之意。」

但當時的教師節仍然不是 9 月 28 日,而是 8 月 27 日──後來人們才發現,這是把農曆當成了陽曆,日期搞錯了。

不過,這時候中日之間的戰爭已經開打,誰還管得著孔子是那一天生呢?

直到 1952 年,中華民國撤退到台灣後,這個問題才被重新提起。畢竟,對這個搖搖欲墜的政權而言,如果還要以儒教與海峽對岸爭奪統治正統性,怎麼能夠連孔子的生日都搞不清楚呢?

因此,一群認真的學者開始推算、爭論,最後終於得到一個答案:9 月 28 日才是孔子的生日。

為了恢復對於孔子的尊崇,那一年台灣政府也頒佈了「慶祝孔子誕辰及教師節辦法」,要各級行政及教育機關,藉著至聖先師的生日,樹立尊師重道的風氣。辦法中也規定:「舉行慶祝會時應講演孔子言行,尊師意義,闡揚固有道德,並揭發共匪在大陸摧殘倫理及文化之暴行。」(該法令已於 1997 年廢止。)

但當時發起六六教師節的邰爽秋,後來對於自己一手創造的節日,竟然被孔子誕辰取而代之,心裡恐怕一點也不爽。 1947 年,他參加了「反飢餓、反內戰、反迫害」的反國民黨大遊行。 1949 年之後,也一直留在北京。

只是, 1949 年之後的共產黨政權,既不打算恢復六六教師節,也不可能去紀念孔子。在共產主義的理念下,教師也是勞動者,所以教師節就合併五一勞動節一起慶祝。

到了 1985 年,有些人覺得老師還是跟勞動者不太一樣,決定把教師節改到 9 月 10 日,但跟孔子還是沒什麼關係。原因只是:剛剛開學,學生可以開始學習尊師重道。

至於當年六六教師節的社會運動得到了多少成效?恐怕很少。因為如此,才有人在報紙上哀嘆:

教師節原訂的三個目標是:『改良教師待遇,保障教師地位,與增進教師修養』,在我們號稱民族復興根據地的國度裡,已經一一達到了嗎?唉,我們今天與其說是紀念『教師節』,不如說是紀念『教師劫』。還較為切題些。

教師節快樂!

涂豐恩
Follow me

涂豐恩

台北長大,目前在哈佛大學讀博士班。研究主要圍繞著身體、感官與科技等主題,對於思想與日常生活的變遷也同感興趣。因為喜歡說故事,所以跟朋友們一起創辦了「故事」。剛剛出版了一本書,叫《大人的日本史》,期待有一天能以臺灣為起點,描繪出屬於未來的全球歷史。
涂豐恩
Follow me

Latest posts by 涂豐恩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