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這麼有趣,為什麼歷史課本卻這麼無聊?

Print Friendly

「好玩是人類唯一的動機。」
—艾蜜莉亞‧艾爾哈特,〈博物館驚魂夜 2〉

我們為什麼要讀世界史?

我承認,當我開始寫這個題目的時候,我曾經興奮地想用各種理論去炸死大家:噢天啊!我應該引用薩伊德的東方主義、或是杭廷頓的文明衝突論?也許安德森的國族理論是個不錯的開頭,還是葛蘭西的文化霸權?……該死,我竟然忘記法蘭克福學派了!阿諾德在《啟蒙的辯證》曾經說……

我開始行雲流水地在鍵盤上敲敲打打,寫下各種讀世界史的理由。但突然間我把手放下:不對……

雖然這些理論都很有趣(我有點自虐),但卻不是我一開始讀世界史的原因。我開始回溯自身的過去,回想自己為什麼、在什麼時候開始對世界歷史感興趣的……

最初我對世界史產生興趣是因為史蒂芬‧史匹柏的一部經典電影:《搶救雷恩大兵》,這部二戰大片囊括了奧斯卡五項大獎,票房逼近五億美元。

那時我才升上國中一年級,大家可以想像那真實血腥的搶灘鏡頭(找自己的斷手、腸子流出來叫媽媽……)是怎麼摧殘我幼小的心靈的。但整部片最吸引我的地方其實非常奇怪:我覺得湯姆漢克斯頭上那頂鋼盔實在是帥‧翻‧惹!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整個人就被那一身行頭徹底迷住。念念不忘的我後來翻遍了圖書館的二戰書籍,才知道希特勒、納粹德國、集中營……到了高中,我開始讀美軍戰地記者的現場報導、《第三帝國興亡史》;到了大學啃完《戈培爾日記》……

很多人都說,讀歷史是為了知興替、避免重蹈覆徹;讀世界史是為了開拓國際觀、培養國際人才,那些教育學者們的確是這樣想的。

近年的歷史課本的確比過去多元化了不少,但在僅僅十年前,所謂的世界史幾乎只有西元 1500 年以後的歐美。那時世界史直接從文藝復興開始談起,接著依照地理大發現—宗教改革—啟蒙運動—民族主義—民主化過程……一路往下,這份課綱為我們塑造了一種歐洲不斷進化的表象,而關於十字軍、黑死病、女巫獵殺、吸血鬼風暴種種象徵歐洲文明走了岔路的歷史事件(基本上,所有好玩的歷史事件),幾乎全部掠過不看或者只有稍微提起,為什麼?

這要從歷史課的原始目的講起:有別於本國史是為了加強學生的國族認同,幾乎所有的亞洲國家都在歷史課裡增加了世界史課程,乃是因為從十九世紀開始,亞洲國家在一連串的列強入侵中,被迫開始了現代化進程,幾乎所有的教育家們都想灌輸學生西方國家強盛的秘密,而這份課綱就是他們最後的答案。

而事實上,西方對東方的勝利來自內部不斷自我成長的現代文明,戰勝了古老的專制強權,是科學戰勝了愚昧、民主戰勝了專制。而當時將現代歐洲的起源定義於十五世紀,這也就是為什麼世界史課本幾乎很少提起十五世紀以前的事情。

這些教育家們反映了當時的教育方針。但是如今,臺灣的歷史教育卻變得乾枯而無意義。

看著現在的歷史課本,其實可以理解那些編輯人員,正在用他們在大學裡受過的訓練來編寫課本:重視時間和因果、平鋪直敘、毫無情感,甚至避免去提到這些事件對現代文明的意義以免失去客觀性。

但這真的太無聊了啊!!

我在做的不只是歷史教科書的補充,而是更廣泛地——為臺灣走向世界史鋪路,找回世界文明的源頭——近現代佔盡優勢的西方人們,也曾哭過、笑過,群眾瘋狂過,他們和我們沒那麼不一樣。

從 2014 年 10 月第一篇〈獵巫行動的最後犧牲者—安娜戈迪的審判〉開始,我開始一連串關於獵巫行動的相關文章;11 月我寫了〈《刺客教條》的原型—讓皇帝與蘇丹都顫慄的阿薩辛〉,簡述刺客教條的神秘組織原型;〈男性的鬍子史〉與〈女性除毛史〉是我最喜歡的文章,鬍子的形狀竟然也跟政治息息相關!

%e8%9e%a2%e5%b9%95%e5%bf%ab%e7%85%a7-2016-08-25-%e4%b8%8b%e5%8d%884-39-55

%e8%9e%a2%e5%b9%95%e5%bf%ab%e7%85%a7-2016-08-25-%e4%b8%8b%e5%8d%884-40-14

%e8%9e%a2%e5%b9%95%e5%bf%ab%e7%85%a7-2016-08-25-%e4%b8%8b%e5%8d%884-40-46


%e8%9e%a2%e5%b9%95%e5%bf%ab%e7%85%a7-2016-08-25-%e4%b8%8b%e5%8d%884-40-59

說了這麼多,我卻從來不覺得我是在「讀」歷史,對我來說,這只不過是在圖書館內乘著想像的翅膀盡情遨遊,順手將我看見的世界種種東西寫下來,分享給螢幕前的你。

我對這事情深具信心:如果你也看見我看見的世界,你一定會愛上這裡,也愛上旅遊——在這些故事裡。

%e5%9c%96%e7%89%87-1
https://www.zeczec.com/projects/gushi?r=t91098914+#gushi
神奇海獅

神奇海獅

神奇海獅先生,漢堡大學歷史碩士。
往研究之路狂奔十年之後,發覺自己的志向是天橋底下說書人;
研究的是共產黨、過的卻很資本主義;
擅長的是中世紀、卻離不開現代科技;
說嚮往自然、蚊子卻特別愛叮。
總之是一個,集各種矛盾衝突元素於一身
卻可以泰然與之共處的一個人。
神奇海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