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1904:一個日本士兵的台南日記(一)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002

作者:鄭道聰(台南市文化協會)

歷史是我們人生的經驗,人生的事業,而事業必有其持久性。故凡屬歷史事件,都是一種具有持久性的事件。那些事件,不僅由過去持續到現在,而且又將持續到將來。我們研究歷史,並不是說只要研究這事件的過去,而實是根據過去,來瞭解現在。不僅如是,而還要知道到將來。歷史事件是一種遠從過去透過現在而直達將來的,有它一貫的一種歷史精神。 (錢穆 著《中國歷史精神》/1976年) 

近來因選舉之故,政壇老調重彈之「皇民」說法引起各方討論,相對於許多報紙重要版面的社論公評,在文化界另有日本時代之「灣生」議題成為報導對象。

先是自然生態作家劉克襄在十一月二十一日聯合報名人堂刊載了一篇〈最後一次回台的灣生〉,描述一群一九四五年前在臺灣澎湖出生的日本人最近回到臺灣母校的情形;雖然兒時景物不復以往,但所幸還有一棵當年種植的欖仁樹矗立在學校東南角圍牆邊,是他們年年回來馬公第一公學校探訪時最重要的地標。文章最後結語:「年年返鄉,還有老樹可供依伴,這些灣生帶給予我們的啟發,就不只是家園無國界的情感,還有自然跟人的深層關係了。」從文中可感受到這群灣生對成長故鄉的懷念,雖然背負了大時代的傷痛,卻超越了國族界限及地理疆界。

剛巧隔天臺南市有二場新書記者會,也都與灣生有關。其一是田中實加女士由於自身臺日混血的因緣與外婆、管家、爺爺、奶奶都是灣生的背景,協助認識的灣生完成心願,即申請在臺灣出生的戶籍謄本,共一百四十二名,包括為其中九十七名灣生找到出生的住家現址。田中女士更受到來自臺灣、日本的長輩所託,在臺日兩地尋找他們的朋友、親人或戀人,等於許許多多類似「海角七號」的故事;在前後十三年間,走遍日本、臺灣,一一記錄灣生的時代剪影,拍成電影,後製翻譯花了三百萬元,並出版《灣生》一書,每一段故事都讓人動容,也使人感傷。

005
《灣生回家》內頁

另一場灣生的新書記者會,則是本文要介紹的「回到一九○四──日本兵駐臺南日誌」的故事。起源是現居於日本大阪,現年八十一歲的松添節也先生,於四十多年前在東京神田古書街所發現的一本一九○四年日本兵臺南日誌。松添先生是日本時代出生於臺北,十二歲被遣回的灣生,小學六年級時日本戰敗,國民政府接收後學校教習國語注音,使他略具中文基礎,因此在日本讀大學時繼續進修中文,所以他對所收購這本日誌有著一種特別的情懷。

007
臺南七娘境街今貌 (”Ciniangjing Street” 由 user:koika –  使用來自 維基共享資源)

由於這本日誌記載的地名、街名及許多對話用語都是以片假名拼臺語發音,為了懷念出生地臺灣,松添先生立願要以臺語文翻譯這本日誌。在六十歲退休之後的二十年時間內,先是在臺北學習臺語,後來為體驗日誌中的地景,又在臺南居住了近五年以探查路線,想像著那位日本兵出勤務時,從隊部走到七娘境街經竹子街、帽子街、大井頭街出大西門城,再走到南勢街去逛三友亭、山陽樓、柳屋等貨座敷的情景。

幾年前某日,松添先生造訪台南市文化協會請教關於古街的資訊,協會成員經過討論後決定幫松添先生出版此書,因為這本日誌記載許多當年臺南城市發展的珍貴歷史訊息,例如當時街道名稱、行業種類、交通狀況、社會動態,還有拆掉大西門城、興築安平輕便鐵道、興建聯隊官舍(今成大文學院館址)等時事,以及颱風、地震、每日天氣溫度的記錄。

在日俄戰爭期間,這位日本兵七月時被派到安平二、三鯤身執行監視任務,在日誌中記載著他到億載金城監視哨時,坐在大砲上納涼,看著周邊的風景,向漁民買剛捕獲的魚加菜,還有往廈門、香港的輪船停泊在海邊,旅客們在港口搭船準備出海的情形。那一年安平的民情風光躍然紙上。

010
日治初期臺灣民政長官後藤新平(1898年-1906年)

一九○四年日本治臺第十年,因爆發日俄戰爭,第四任總督兒玉源太郎奉調滿州軍任參謀次長,臺灣在民政長官後藤新平的治理之下,有效改善了社會治安,在各地辦理公醫、公學校、完成林野調查;此時臺灣銀行發行金元券,改變數百年來臺灣使用銀元的舊習,幣制與國際接軌,全島公路也逐漸建設完成,鐵路南北開通只剩斗六至臺中的路段還在進行工程,交通促進產業興盛、貨物流通,臺灣財政在這年趨於平衡,走向自主,不再仰賴日本政府的援助。

在臺灣被統治十年,朝向文明開化脫胎換骨之際,由於日俄戰爭的爆發,臺灣人從原先的觀望,因擔心日本戰敗再度割讓臺灣給俄國,由日本人結合本島企業家帶頭動員轉向支持的態度。「日臺一同」的同化主義加上殖民政策的實施,臺灣人對日本的國家認同似乎在此時已初步浮現,雖然其中夾雜著若干複雜的成份。

書寫這本日誌的日本兵來自愛媛縣松山市,文字上使用許多家鄉的土語,以及百多年前當代的日語。松添節也先生可以將日誌翻譯成現代的日文或中文,但他卻選擇譯成臺語文,一方面忠於原著的時代背景,一方面也有身為灣生對臺灣的眷戀與執著。這個信念讓松添先生對日誌的記載字字勘考,歷經二十年光陰才完成原文翻譯。

為使此書的出版能幫助讀者認識一九○四年的臺灣,台南市文化協會研究組成員將當年臺灣日日新報全年的新聞報導,摘取剪輯其中有關臺南及臺灣重要的時事,結合這本以臺語文翻譯的日誌,藉以呈現當年的臺灣風貌。並希望藉此顯現今日臺灣民主社會所呈現之多元及開放的文化特質,與其從過去至現在以及直達未來的歷史精神。這種精神的核心價值,建立在尊重及理解不同時代的政治過程,以及保護其文化遺存。

尊重那些藍營大老的「皇民」之說,因為他們的歷史經驗亦屬於這個島上眾多的文化觀點,如同「灣生」的歷史過程,是構成臺灣文化的元素之一,無需辯證或霸凌。

繼續閱讀:回到1904:一個日本士兵的台南日記(二)


  《回到一九〇四—日本兵駐臺南日記》

譯者:松添節也
編者:鄭道聰、高國英
出版:社團法人台南市文化協會
平裝本 定價:400 元
精裝本 定價:450 元

販售地點:台南市神農街79號、86號
洽詢電話:06-2203866

10398041_1058497630844044_5759028084301550643_n

一本日記,牽起一段微妙的緣分,也勾勒出一個時代的故事。

此本書的譯者,松添節也先生,是日籍灣生。他與臺南的緣分始於1970年,在一次因緣際會下偶然逛了一間二手書店,買到一本用毛筆寫的日誌。此日誌的作者,於1904年被派駐於臺南的臺灣守備兵第十一大隊所屬的一個軍曹。

因著這個的緣分,松添節也先生花了二十年時間於臺北學習臺文並翻譯此日記,之後又花了五年的時間住居臺南體驗日記中的街景風貌,並在台南市文化協會協力編纂之下,催生出這一本珍貴的臺南時代紀錄。跨越了大半世紀,又冥冥中牽起這段特別的緣分,雖作者已不可考,但卻似藉由節也先生的口,再次述說他在臺南派駐時所感受的一切。

在日記中,他隨筆紀錄了派駐臺南所見的一景一物,也記載了當時天氣變化、時令節慶、漁民風光、天災人禍等等,其中亦記載著許多臺南古街道名及古地名,提供許多珍貴的臺南歷史資料,松添節也先生在勘校路線時,也按文索驥,跟著日誌作者的腳步,走過古街古樓,遙想回到1904的臺南,感受著那時的繁華和景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