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蜘蛛網】潼冀風暴首部曲:錦馬超的崛起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公元二一一年,也就是東漢建安十六年,兩支大軍在潼關對峙,戰爭一觸即發。潼關以西是以關中軍閥馬超為代表的聯合軍;在潼關東面佈陣的軍隊則由漢丞相曹操親率。這也是潼關首度登上歷史舞台,深具紀念價值的「決戰東西軍」。

關中聯合軍雖然先發制人,搶先奪取潼關,但此時馬超的心中卻是惴惴不安。

馬超字孟起,乃關中軍閥馬騰的長子。馬騰接受曹操招安,帶著家族前往鄴城擔任衛尉(皇宮警衛長),只留下馬超鎮守關中。表面上馬騰是榮陞,實則為變相軟禁,馬騰作出這樣的決定,就表示他不願與曹操起衝突,但衝突終究還是因一個擦槍走火而引發了。

馬超

曹操在無預警的情形下,派兵攻打佔據漢中的張魯,出征的路線勢必經過關中地區,此舉挑動了馬超緊繃的神經。

「看來曹賊耐不住性子,想翻臉了!」馬超心中如此想著。

除了馬超的家人都在曹操手上之外,還有另一位關中軍閥韓遂,處境與馬超相同。韓遂將自己的兒子送去了鄴城,而韓遂也是馬騰的結拜兄弟,馬超則是他的世侄。

韓遂

面對曹軍的不請自來,馬超和韓遂做出了艱難的決定。

《三國志》引裴注《典略》記載,兩人決定要興兵反抗時,馬超向韓遂道:

今超棄父,以將軍為父,將軍亦當棄子,以超為子。

馬超是吃了秤砣鐵了心,即便要背負著棄父罵名,也要與曹操槓上。

這段記載在《三國演義》變成馬騰因參與刺 殺曹操計劃而被處死,馬超為報父仇憤而起兵,完全是因果錯置了。為什麼《三國演義》要這樣安排,想必是因為馬超後來投奔劉備之故。日後成為蜀漢五虎將之一 的馬超,不僅是正義的化身,更是孩子的偶像,怎麼可以有不顧家人安危起兵造反的汙點呢?

即便歷史真相有些尷尬,也不應以此苛責馬超。若設身處地站在他的立場來思考,馬超實在有他不得已的苦衷。

《三國演義》所形塑的馬超聯軍是眾志成城、槍口一致對外,韓遂底下還有所謂的「八將」,直接聽從韓遂號令。但這所謂的「八將」,實質是涼州八個各自獨立、互不隸屬的軍閥,與馬超、韓遂平起平坐,馬超不過是如同當年討董聯盟袁紹那樣的臨時共主。

要戰要降,不是馬超一個人說了算,身邊還有許多叔伯盯著,要是稍微表現出一絲絲怯懦的態度,說不定仗都還沒打,就先被自己人吃掉了。更何況,韓遂過去就是個會幹掉夥伴往上爬的狠角色,這也讓馬超很難對他百分百信任。

馬騰與韓遂雖燒了黃紙斬了雞頭,但所謂不是每個戀曲都有美好回憶,也不是每個結拜兄弟都能其義斷金。《三國志》引裴注《典略》記載他們兩人「後轉以部曲相侵入,更為讎敵」,韓遂甚至不顧結義之情,發狠地「殺騰妻子」。

你真夠義氣

更諷刺的是,馬韓二人的紛爭後來竟是曹操調解,再一番斡旋後兩人停戰休兵。馬騰後來答應前往鄴城,多少也和韓遂之間的心結有關,畢竟殺妻殺子之痛,不是說聲對不起就可以沒事的。

種種因素,馬超清楚他的盟友韓遂,是與他軍事實力相當、還會隨時會轉身吞掉你的貪狼。跟他一同聯手無異是「與狼共舞」,這使得馬超的處境顯得嚴峻且尷尬。

相對於馬超有這麼多隱憂,曹操就顯得綽有餘裕。

赤壁之戰後,南方的主導權落在孫權、劉備手中。不過戰敗的曹操資本雄厚,倒也有恃無恐,還在大本營鄴城週遭興建了奢華的大型建築「銅雀臺」,以彰顯自己為漢朝所做的重大貢獻。

銅雀臺

《三國志》引裴注《魏武故事》中,完整記 載了曹操在建築銅雀臺的同一時間,所發表的公開聲明,闡述自己原本是多麼地天真無邪,之後幸運地輔佐漢帝、幸運地打敗許多強敵、又幸運地當到了丞相高位, 這一切都是我曹孟德的小幸運。外面傳言曹操有想當皇帝的野心,完全是無稽之談、空穴來風。

「我已經重申過無數次了,丞相這個位子,我一定會做好、做滿。」曹操露出甜甜的酒渦笑道。

酒窩

擺脫赤壁陰霾的曹操,暫且放下南方紛擾,將目光轉向西方。

當時有人就討伐張魯一事做出勸諫,但曹操 卻不可置否,仍然決定出征。《三國志》引裴注《魏書》記載,當時週遭很多人對於關中聯軍的慓悍有所顧慮,但曹操只是淡淡地回道:「這場戰爭是我們握有主動 權,不是關中那群魯蛇。就算他們再兇猛,我也會讓他們使不上力,你們就等著看好戲吧!」

曹操完全把關中聯軍之間的矛盾摸了個透,根本是故意誘使他們造反的,不愧是在亂世打滾二十餘年的奸雄!

「計畫成功!」曹操陰險地笑著。

計畫通

曹操當場給大家上了一堂課,他道:「馬超、韓遂那群餓狼,如果主動攻打,他們各自憑依險要防守,不花個一兩年是搞不定的。現在略施手段引他們全軍出擊,那可省了不少麻煩。」

「他們人數雖然眾多,可是誰也不服誰,沒一個真正帶頭的,我們趁機一口氣把他們給鏟了!」孟德兵法講座如是說。

曹操的分析精準到出汁,固然馬超、韓遂等人的關中聯軍十分強悍,在戰爭前期也讓曹操吃了不少苦頭,但曹操畢竟是曹操,立即給予反擊。馬超等人心裡頭多少有點被趕鴨子上架的心態,一見戰況不利,馬上遣使求和。

「曹丞相……」使者一入曹操營中,便作揖道。

「叫我嗎~有事嗎~?」曹操懶洋洋地躺在榻上。

叫我嗎

「我們家主子共同決議,願意割讓土地,並再送兒子到鄴城作為人質……」使者回道。

「真假!?」曹操轉動身子,改趴在榻上。

真假

「只求曹丞相願意撤軍……」使者戰戰兢兢地提出需求。

「我想想~」曹操坐起身來,有氣無力地拖腮回答。

 

我想想

關中聯軍的使者仍杵在那兒等待曹操答覆,曹操對於馬超等人的示弱,反倒有些躊躇了。這時曹操麾下著名的謀士賈詡,悄悄在他耳邊說了句話。

「假裝答應。」賈詡道。

曹操覺得賈詡的話有點意思,於是眼神示意要求他再進一步說明。

「離間他們。」賈詡又淡淡地道。

「!!!」曹操恍然大悟。

馬超與韓遂之間的矛盾,曹操不僅心知肚明,連和事佬都當過。加上曹操在年少時與韓遂也有些交情,因此賈詡的離間計,就變成了一件水到渠成的事。

在曹操假意答應停戰後,關中聯軍公推韓遂為代表,跟曹操和議。兩軍陣勢擺開,韓遂與曹操分別策馬向前,在眾目睽睽下開啟談判。曹操不談正事,盡與韓遂聊青春、聊回憶、聊他們的少男時代。韓遂心裡雖急,但關中聯軍已落下風,只能被曹操牽著鼻子走。

韓遂回營之後,眾人詢問談判的結果如何,韓遂也只能回答:「什麼也沒談。」這個回答顯然讓馬超以及其他軍頭不太滿意。

數日後,關中聯軍又收到了來自曹操寫給韓遂的一封信,信中內容塗塗抹抹,感覺是要掩蓋什麼事情,又使馬超起了嚴重的疑心。

「世伯,為什麼曹賊寄給您的書信,您要刻意修改?」馬超拿著信向韓遂質問。

「這不是我改的啊!我一拿到信時,內容就是這樣了。」韓遂無奈地答道。

「信中寫著:『老韓,想起那天晚上,我和你叉叉叉叉到天亮,才知道你的圈圈好厲害。』叉叉叉叉是什麼?圈圈又是什麼?」馬超的語氣變得嚴厲。

XX到天亮

「大概是『吟詩作對』跟『文采』吧?」韓遂胡亂回答。

曹操略施小技,便輕易讓馬超與韓遂的互信潰堤。在這大好機會下,曹操派出了旗下最為精銳的特種部隊「虎豹騎」攻擊關中聯軍,並大獲全勝,關中聯軍宣告瓦解,馬韓二人分道揚鑣。

韓遂退守老巢,馬超則一路向西逃竄。曹操領兵全力追擊馬超,他知道若讓勇猛無比的馬超逮到機會喘息,西方的紛亂是不會止息的。《三國志》引裴注《山陽公載記》,記載了曹操對馬超的評價:「馬兒不死,吾無葬地也。」可以想見曹操對馬超的忌憚。

就在千鈞一髮之際,曹操收到了來自鄴城的消息:鄴城附近的河間郡出現動亂,曹操擔心大本營有失,只得停下攻勢,準備將大軍帶回鄴城。這時,有個人出來反對曹操的安排。

「曹丞相,請聽屬下一言。馬超的勇猛,可比大漢初建時的名將韓信和英布,而且長年在西境的經營,在胡人的部落間頗有名望。」說話的人為涼州刺史麾下的參謀楊阜。

楊阜

「喔?這不是楊義山(楊阜字)嗎?你繼續說下去。」曹操道。

「若曹丞相因為河間郡的一些小騷動,便要從此地撤軍而不作防備,恐怕隴上地區的所有郡縣,都會被馬超給奪走。」楊阜道。

「隴上」是指現今甘肅省、陝西省北部一帶,是當時涼州的統轄區域,也難怪身為涼州刺史參軍的楊阜會如此憂心。曹操肯定楊阜的建言,但仍放心不下鄴城,幾經權衡後還是決定撤軍,倉促之間留了麾下超A咖大將夏侯淵坐鎮長安,負責收拾潼關戰後的殘局。

河間叛亂正如楊阜所料,三兩下就弭平了,曹操返回鄴城後,將馬騰夷三族,一家老小兩百餘人全數處死,此時的馬超可真稱得上是「國破家亡」。馬超蟄伏在隴上地區,獲得羌族部落的大力協助,重整軍隊蓄勢待發。

楊阜沒想到,曹操的一時輕忽,竟讓他與馬超在不久的將來,成為命運的宿敵。

說到此處大家可能會有疑惑,馬氏家族究竟是憑藉什麼,能在羌胡之間享譽盛名,並能獲得他們的大力支持呢?

首先馬騰的身份特殊,他就出生在隴上地區,而且母親是羌族人,因此他不但在血緣或是生活上,都是道地的「漢羌各半」,這讓他日後管理漢胡雜居的西境有莫大幫助。

再者《三國志》引裴注《典略》記載,馬騰「性賢厚,人多敬之」,如此性格使其有能力處理漢羌之間的摩擦;之後馬騰在長安附近的槐裡封侯,積極治理下「三輔甚安愛之」,「三輔」是長安週遭地區的代稱。

由於馬騰深耕西境多年,深受人民的愛戴與肯定,亦是漢人與羌族之間的「公道伯」,因此馬超接手父親後,能夠獲得當地奧援甚多,也不足為奇了。

蓄積實力長達一年後,馬超再次出擊非同凡響,整個隴上地區畏懼於馬超的威名紛紛投降,除了羌族以外,氐族的部落領袖楊千萬也響應,連漢中張魯都派兵支援。此時正是馬超戎馬生涯的第二度高峰,也是他復仇的時刻。

「曹賊殺了我全家,我要你們血債血償!」馬超仰天狂吼。

血債血償

隴上地區僅剩冀城堅持固守,守城者正是涼州刺史韋康,與他的參軍楊阜。冀城不僅是隴上第一大城,也是涼州的州治,冀城一失就等同整個涼州拱手讓給馬超,屆時情況會比潼關之戰更加棘手。楊阜號召城內義士與自家親戚,勉強拼湊出一千餘人,抵抗總數超過一萬的馬超軍長達八個月。

這場冀城之戰,在《三國演義》中僅用了半回的篇幅,然而歷史上的冀城之戰,遠比小說所描述的精彩且悲壯。

楊阜拚死抵禦馬超的攻勢,情況卻不見好轉,眼看是撐不了多久了。刺史韋康認為這樣下去不是辦法,於是派遣他的別駕(刺史副手)閻溫,偷偷前往長安,向夏侯淵請求援軍。

閻溫為了躲避馬超軍隊眼線,連夜走水路出城,可惜中間折騰太多,來不及在天亮以前走遠,行蹤還是被發現了。

「閻別駕,現在勝負已定,您老又被我抓住,這下要如何展現您的大義呢?」馬超一邊說著,一邊命人將閻溫鬆綁。

「不如這樣吧!您到冀城城下,告訴他們曹賊的援軍是不會到了,令他們開城投降,這樣我馬孟起保證讓您能安養天年。」馬超勸說道。

閻溫沉默了一會兒,應道:「好,你把我帶到冀城城下。」

站在城牆上的刺史韋康與楊阜等人,見到閻溫站在城下,兩旁還有馬超的軍士跟著,便知事情不妙。

閻溫抬著頭望著韋康,大喊道:「韋大人再撐著!夏侯將軍的軍隊三天後就到了!」

聽到閻溫此言,冀城守軍充滿鬥志,馬超搶攻數日皆無所獲。

「你這個老傢伙難道不要命了?城裡頭還有沒有欲降之人,快說!」馬超氣急敗壞道。

「老夫雖馬齒徒增,卻也知道『忠義』二字,你這小子要我作不忠不義之事,不如把我殺了吧!」閻溫大罵。

「我成全你。」馬超瞪大的雙眼遍佈血絲,提著刀將閻溫給砍了。

然而好幾個三天過去了,夏侯淵的援軍依舊見不著影子,韋康等人又收到了閻溫被馬超所殺的情報,已是萬念俱灰。

「現在城內糧食已經吃完了,閻別駕又……。我實在不願見到更多人因我失去性命,我們…投降吧!」韋康無奈地道。

「韋大人何出此言!為了守住冀城,我不惜犧牲全族子弟的性命。要是現在放棄的話,一切都結束了啊!」楊阜跪在地上痛哭流涕。

現在放棄

此時另一名參軍趙昂也道:「屬下深知韋大人並非貪生怕死之徒,會有這樣的決定,想必是慎重考慮後的權宜之計。我們不如再支撐一陣子,過幾日夏侯將軍就到了也說不定啊!」

「罷了!咱們大勢已去。」韋康慘然一笑,搖頭道。

楊阜與趙昂的勸阻未果,韋康命令開城,這場慘烈的攻城戰算是暫時結束了…嗎?

不,這只是另一齣悲劇的開始…….

連羅貫中都不知道的三國史!
非普通三國-正書封超越傳統史學格局,融合電玩動漫戲劇時事鄉民哏,
上萬粉絲狂敲鍵盤催促,終於等到──
「故事:寫給所有人的歷史」網站超高人氣專欄《三國蜘蛛網》首度結集!
作者:Somebody Sue/普通人
繪者:山本恩
《非普通三國:寫給年輕人看的三國史》6/17 磅礡上市
博客來|http://goo.gl/gLfXTx
金石堂|http://goo.gl/ZKCe0J
誠  品|http://goo.gl/MGUlkM
三  民|http://goo.gl/uYRVtu
讀冊生活|http://goo.gl/V98hv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