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備課漢筆記】小心冒牌人生導師的教誨!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喔,網路時代於公開場合如此宣稱,恐怕引來鄉民正義的支持或制裁。還好,這話出自語不驚人死不休的哲學家尼采,我要是有問題,頂多是程度不佳,引喻失當。不過,前些日子翻書讀到此處,一股親切感油然而生,這話像極了大學時代老師對我們常說的:「老師無用論!」

尼采究竟說了些什麼話令我戚戚?索性讓我偷個懶,直接抄下這段喚起記憶的話語。這段話抄錄自前一陣子流行的《超譯尼采》。 (對了,這本書是「超譯」喔,想讀尼采,可不能只超譯。)

尼采說:「世上多的是裝得一本正經的冒牌老師。他們敎會我們許多處世之道,像是這麼做能得到利益,這麼判斷才不會吃虧,要這麼經營人脈,拓展人際關係。可是仔細想想這些冒牌老師敎的,都是關於價值的判斷,而不是如何判斷人與事物本質的方法。難道我們要在尚未理解人生本質的情況下,糊裡糊塗地走完人生嗎?」

犀利尼采,讓我聯想起另一本談論希臘哲學家赫拉克利圖斯的書。該書作者模擬希臘哲人的語氣說:「如果別人要給你一個多汁的蘋果,卻先幫你嚼碎了才給你,你會喜歡嗎?除了你自己,沒有人能幫你找到意義。」

Cornelis_Cornelisz._van_Haarlem_01
尼德蘭藝術家Cornelis van Haarlem(1562 – 1638)畫的哭泣赫拉克利圖斯(右)和微笑德謨克利圖斯。因為兩人哲學觀的對比性,所以成為藝術中常見的組合。(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讀著,想著,不禁又覺得他們說話的味道,與康德〈何謂啟蒙〉裡的主張有些雷同。學歷史的人應該都曾熟背過「啟蒙運動」的特徵與代表人物吧?不知道各位是否曾好奇,歷史事件一籮筐,課綱改來改去,這段歷史憑什麼受青睞?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因為重要?還是因為可能會考,背了就好?或者,是否可能是前輩歷史學者眼光果然獨到,洞視人類從啟蒙時代開始,便不得不勇敢誠實面對自己的理性,無論其潛力與限制?又或許是因為康徳,人類從此明白自己已然踏上永遠的「啟蒙」之路!

有人告訴我,《白玫瑰1943》的封面上寫著:「每一個世代的勇氣,都重新決定我們的文明」。想起過去經常路過的白玫瑰紀念碑。突然有個聲音從心底告訴我,一定要更相信身邊這一代年輕人的勇氣與能力。因為,如果被尊稱為老師的長輩在年輕時,都能(或自認能)看穿《一九八四》老大哥的伎倆。那麼這一世代的年輕人不太可能就比我們差,他們不見得一定會把事情搞得像《蒼蠅王》裡的情節。

慕尼黑大學門前的白玫瑰紀念碑。(來源:維基百科)

我想學者的真義,應該是一直保持學著。所以看起來,啟蒙不會是像畢業證書,學分夠了就自動發給的必然;而會是一旦開啟就無法停止的啟蒙ing。勇敢使用自己的理性,好好互相學著吧!

附記:話是這麼說啦,但是癡長幾歲的人總忍不住勸人多讀書!所以,好奇的朋友,不妨敲敲google,看看文章中的〈〉與《》,別忘了有空再到總圖翻翻書。

陳恆安

陳恆安

乖乖備課時,腦袋常跳出OS的大學老師。有天,發現備課OS很有開啟對話的效(笑)果,所以就斷斷續續寫下讀書、備課、上上課、聊天,以及自問自答的筆記......哪知,更有一天,來到這裡....
陳恆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