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號:碰觸自己心臟的男人

Print Friendly
做實驗當中的年輕福斯曼
做實驗當中的年輕福斯曼

福斯曼(Werner Theodor Otto Forßmann),1929年時的他年僅25歲,在德國一間醫院擔任外科住院醫師。

以當時的科技,要探究人類心臟的生理作用,可以運用的工具只有觸診、聽診、X-光、心電圖等等,但福斯曼認為這些方法不是太主觀就是不精確。法國生理學家Chauveau和Marey在1879年出版的書籍中提到運用導管可以測量馬或其它動物心臟的壓力,福斯曼讀到之後深受啟發,認為既然這種方法在馬身上是安全的,那在人類身上沒理由不能實行。若經由導管協助,就可以直接採血,或者測量心臟內的生理數據,像是壓力、氧氣、二氧化碳等濃度,更可以經由導管注射急救藥物、顯影劑等等。

福斯曼所在的醫院禁止進行自體實驗,除非有動物實驗做為準備,但福斯曼膽子非常大,所以瞞著他的上司進行。第一次實驗由他的同事Peter Romeis幫忙,將細達4 Fr(1.33mm)的導尿管塗上橄欖油後從左手的肘靜脈(median cubital vein)穿刺進入。進入35公往上到左鎖骨附近時,引發了咳嗽,嚇得Romeis不敢再繼續實驗。

一周之後,福斯曼重複了實驗。為了拿到實驗所需的無菌器械,他把自己的夢想告訴刷手護士Gerda Ditzen以取信於她,在以她為受試者的條件下Ditzen同意了,讓福斯曼將她固定在手術台上,孰料福斯曼其實竟然是要以他自己為受試對象。

這次導管推進了65公分──大約可以到右心房的距離,這時福斯曼感到一種溫暖的感覺,而且由於刺激到迷走神經(vagus nerve)也引發了咳嗽。在護士的協助下,他下樓到X-光室拍了照片,可以很清楚地看到導管是怎麼從手臂、腋下、進到心臟。因為導管不夠長,所以無法如福斯曼所願再深入到右心室。

福斯曼醫師將心導管通到自己左心房後,用X-光拍的照片
福斯曼醫師將心導管通到自己右心房後,用X-光拍了這張照片

 

這次實驗發表後在柏林的報章雜誌上引發軒然大波。福斯曼在另一個學術單位的上司Ferdinand Sauerbruch得知這個實驗後立刻將他解雇了,並且說他這種行為「比較適合在馬戲團給人上課,但絕對不是在受人景仰的德國醫院」。

 

心導管示意圖
心導管示意圖

然而,福斯曼和兩位在他的成果上進行研究的後進André Frédéric Cournand及Dickinson W. Richards,「由於他們在心導管和人體循環系統病變上的探索」,獲得1956年的諾貝爾生理或醫學獎。心導管手術現在用來治療冠狀動脈阻塞。每年光是在美國,心導管手術就造福150萬人次以上。

福斯曼醫師
福斯曼醫師

參考資料

《圖像醫藥文化史》,Bernt Karger-Decker著,姚燕、周惠譯,邊城出版,2004
http://www.nobelprize.org/nobel_prizes/medicine/laureates/1956/forssmann-facts.html
http://www.nobelprize.org/nobel_prizes/medicine/laureates/1956/forssmann-photo.html
https://de.wikipedia.org/wiki/Werner_For%C3%9Fmann
http://www.surgeryencyclopedia.com/A-Ce/Cardiac-Catheterization.html
http://www.mterasaki.us/etc/forssman.pdf
http://medical-dictionary.thefreedictionary.com/cardiac+catheterization

每日一冷
成為冷粉!

每日一冷

每日一冷,創立於 2012 年 11 月。宗旨是讓更多人發出:「知道這個到底要幹嘛啦!!」的驚呼。期許從日常最微小的細節出發,重新喚醒每個人沉睡已久的好奇心。合作或授權請洽粉專。
每日一冷
成為冷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