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語原來是這樣】「愛屋及烏」的台語要怎麼說?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許多成語,平常要表達的時候很通順,但若要切換成台語表達時,是否會有「卡卡」的困擾呢?

在以台語交談時,或許會因為不習慣思緒跟嘴邊的話有所中斷,當語句中出現一個卡住的成語或冷僻詞彙時,很自然的就會「偷懶」直接轉換成華語,但事後回想,很多詞彙其實再多思考一下,還是明明可以轉換成台語的啊!

就譬如想要吃台式馬卡龍的時候,會這樣說:「我想欲去買『台式馬卡龍』來食。」這裡的「台式馬卡龍」可能是因為不曉得台語該怎麼講,也可能是知道、但不習慣或腦中還在搜尋解答,偏偏嘴邊這時已經吐出華語答案「台式馬卡龍」。但如果曾經看過我們「台語原來是這樣」單元的,應該就知道該怎麼說了,沒錯,答案是「麩奶甲」(hu-ling-kah)。

所以平常的確要擴充詞彙量,而且是要常思考,待溝通時就能很快速地將詞彙搬出來運用。

平時我跟太太開店作生意,多少會遇到一些對台語感興趣的客人,我們有一位熟客,姑且稱之為阿龍吧,阿龍在某次來店裡,便開始替自己立下了一個規定,便是只要他進店裡就得保持全台語的狀態,我們也被要求加入了他這場「遊戲」。勝負就是每次的台語對話中,出現一次華語,就畫上一個記號,看哪一方是今天劃上最多記號的,那麼下次去彼此店裡消費就得給予一定的折扣或贈送(阿龍也是作生意的)。

想開始,阿龍認為我跟香香,夫妻倆以二對他一人,這種看誰先出差錯的比賽,人數多反倒不利,這如意算盤大概他也盤算過。但我跟香香兩個人,平時私底下便是以台語對談居多,雖然遇到很多詞彙偶爾也會「偷懶」切換頻率到華語去,但面對一場全台語的「遊戲」狀態,只要上了發條雖是二對一,許詞彙我們不是事先就掌握好,就是遇到突然不會就採換句話說的方式繞道而行。

某天阿龍忍不住對香香說:「你根本是『愛屋及屋』,台語才會進步遐濟。」言下之意是,香香自從和我交往後才開始練習台語,甚至作起了台語圖文創作,婚後更是進步神速。阿龍說完這句話後,拍了 下櫃檯桌面,我們也在紙條上劃做了新的記號。

那句「愛屋及烏」,台語又該怎麼說?

底圖new

愛屋及烏,因為愛一個人而連帶鍾意他屋上的烏鴉,語出《尚書大傳.卷三.牧誓.大戰篇》:「愛人者,兼其屋上之烏。」比喻愛一個人而連帶地關心到與他有關的人事物。

話說回來,台語該怎麼表達這句「愛屋及烏」呢?答案是「惜花連盆」(sioh hue liân phûn),原句為:「惜花連盆,疼囝連孫。」(Sioh hue liân phûn, thiànn kiánn liân sun. )因為喜愛花朵,而連同插飾花朵的花盆都一同喜愛了;因為愛子也連同疼惜孩子的小孩、自己的孫子。其實,無論是單獨拆解成「惜花連盆」或是「疼囝連孫」,都算是「愛屋及烏」的台語很直白的說法。

花朵與花盆的關聯是很微妙的,究竟是因為花朵而襯托出花盆的美,還是反過來的互補呢?原本我也認為花跟盆栽毫無關係,店裡有一束百合花因高桶花盆的襯托,無論是高度或顏色對比,都讓花火更顯迷人。只不過這個「惜花連盆」講的是花,不曉得其它植物或樹木類呢?中小型的造氧植物諸如虎尾蘭、常春藤、黃金葛等等,或許還有個「盆」可愛屋及烏,那雄偉巨大的樹木呢?

這不禁讓我想起位於台南的一座公園,這座公園戰前稱台南公園,戰後被改稱中山公園,2000 年後又再度更名為台南公園。在日治時期,這裡身兼熱帶實驗林,所以保有許多珍貴老樹,小時候對此的記憶便是台南市市圖總館、防空洞、溜冰場,後來某次發現了碩大古老的雨豆樹及菩提樹,得意外知這兩棵樹都已超過百年,才驚覺:「原來,台南公園的歷史這麼悠久!」這下才「惜花連盆」漸漸對台南公園產生好奇,原來,樹木植物的「盆」可以擴展到整個區域,都是愛屋及烏的影響事物。

原來台南公園內的雨豆樹,從清時期便有了,而文元溪源頭的燕潭,最後因無法繼續通航,而成為歷史美景「燕潭曉月」,而日治時期因推行市區改正,類似今日所謂的都市計劃,才開始營造公園的雛型。而記憶中陪伴我們長大的台南市圖總館,原先也不是在台南公園內,早在日治時期,1920 年便設立了,地點就在台南公會堂後吳園方位的位置處。

吳園又名「樓仔內」,是清時期經鹽致富的吳姓士紳所建立,故名「吳園」,府城有句諺語說:「有樓仔內的富,也無樓仔內的厝;有樓仔內的厝,也無樓仔內的富。」傳達了吳園其主人的富有。不過到了日治時期,產權歸台南廳所有,1911 年在吳園南邊建設了台南公會堂,附近又增加了日式料亭,西南方更建設了當時的豪華旅店「四春園」,到了1920年,更在西北方、今日吳園背面建設了台南圖書館,到了 1922 年更是在北邊設立了台南市水浴場,不難想像,這個區塊在當時坐擁圖書館、四春園、料亭、水浴場,是怎樣的地段了。一直到戰後,台南圖書館才遷移至今天台南人記憶裡伴著長大的地點,台南公園內的那個市圖總館。

這些來龍去脈,說來神奇,竟是因為台南公園內的百年老樹,促使我「惜花連盆」而進一步關注台南公園的故事。事後,每當經過公園內百年老樹前,總後想像老樹在這片土地默默觀察來來去去的人們,記錄了許多歲月的故事,不曉得百年之後經過這老樹的人們,他們又會怎麼追尋跟看待現在的人們及歷史呢?

粉紅色小屋
Follow us

粉紅色小屋

作者 author:大郎頭(Da Lang)
插畫 artist:禾日香(Phang Phang)

粉紅色,似乎越來越多人羞於啟齒。這麼羞於啟齒的顏色,就讓我們搭建成小屋;正如這麼多已經、逐漸被遺忘,或是被賦予刻板印象的本土語言及文化,就讓我們來以此進行各式創作吧!就請跟我們一起踏上這條路吧!
粉紅色小屋
Follow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