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父「們」】 武昌起義篇 (7):黎元洪登場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10 月 11 日的早晨
起義的湖北新軍沉浸在勝利的喜悅中
「好ㄟ!我們勝利了!」
然後過沒多久
大家又都安靜下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心中出現同樣的問題

「誰來領導我們繼續革命啊?」

在 10 月 10 日負責統領革命軍的吳兆麟
說到底也只是管一百五十人的隊官(連長)
現在起義軍人數超過 3000
就一個連長實在無法讓軍隊心安接受領導啊!

其實革命黨不是沒想過領導人的問題
早在策畫起義時
革命黨人就推舉
蔣翊武為革命軍總指揮、孫武為總參謀長
但……
蔣翊武在起義前為逃避追緝,此時還在裝傻落跑,不知啥時才回來?
孫武則因製作炸藥而造成臉跟雙手嚴重灼傷,現在正躺在床上蓋白布
所以也就別指望這兩位仁兄領導大局了

更不要跟我提參與幕後策畫的宋教仁
他老兄完全沒料到武昌起義竟然提前爆發
所以此時遠在上海
何況就算他當時在武昌城
宋教仁也不是統領三軍、馳騁戰場的將才
而是運籌策帷帳之中,決勝於千里之外的謀略者
面對一群丘八
他也是無能為力啊!

那到底有誰能領導起義軍啊?
那人必須深得湖北新軍熟悉及信賴
在軍中也要有崇高地位能鎮住場面
而且現在就必須在武昌城內……

「有了!就是他」

眾人心中無不出現一個共同人選
而這人也將從歷史舞台中不起眼的路人甲
成為民初許多重大事件的重要男配角!

眾人心中的人選就是
時任湖北新軍第二十一混成協協統─黎元洪

新軍時期的黎元洪

(呃……到底有誰能告訴我,新軍將士怎麼打扮得像印度人啊?)

______________________

黎元洪,字宋卿
生於湖北省黃陂縣,人稱「黎黃陂」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在這裡要打岔一下
說起老ㄕ我在翻閱史料時
總會遇到一個麻煩的問題

人名

古代人的稱呼極其繁瑣
以袁世凱為例吧
史料上他的稱謂有:
袁世凱、袁慰廷、袁宮保、袁項城、袁王八 (這是光緒幫他取的)

哇賽!
一個人怎麼有那麼多稱呼啊?
容我解釋一番吧

袁世凱,字慰廷
在古代指名道姓的叫人
一般來說只出現在
一、正式場合(如:公文紀錄、早朝唱名)
二、以下對上的自稱(如:晚輩對長輩、下屬對上司)
三、情非得已(如:對一個人開罵時)

如果你跟老袁是平輩,或是同僚、同學
通常就會稱呼袁世凱的「字」─慰廷
這樣顯得親密、關係近些

可如果你不是老袁的平輩,而是老袁的部下呢?
叫「袁大人」,好像太平常又挺見外似的?

所以還有一種稱呼方式
就是用「官職」作為一個人的代稱
比如說:
三國時期的劉備,被封為豫州牧,就被人稱為劉豫州
而袁世凱當過「太子少保」,所以就被叫袁宮保
這既顯得高貴,又抬舉了身分
還顯示熟悉度,無形間拉近了上下之間的關係
(比較親近袁世凱的部下就喜歡這樣稱呼上司
順帶一提
袁世凱曾經當過北洋新軍的總統
所以有些部下也稱呼他為袁總統
但是此總統只是清朝的軍官職位
跟日後的中華民國大總統可是兩碼子事)

不過人的關係有很多種
還有一種常被中國人拿來用做投靠有力人士的重要媒介
就是人不親土親的「同鄉關係」

同鄉關係又分成:大同鄉、小同鄉
何謂大同鄉?
就是以「省」作為單位
比方說:你是山東人、我也是山東人,咱倆就算老鄉
1949 年國軍撤退來台時,很多老兵就是用這種方式拉近關係
何謂小同鄉?
以鄉、鎮、市,甚至小到以街弄為單位
比方說:
咦?
你是高雄市三民區克強路 104 巷頭的人?
我以前住在高雄市三民區克強路 104 巷尾ㄟ!
哇!
難得遇到這麼鄰近的老鄉,想不親近也難了
(所以小同鄉關係往往比大同鄉關係緊密許多)

為了套同鄉關係,或是顯明自己的出處
古人會在姓氏後加上「地名」,作為稱呼
好比
袁世凱,河南省項城縣出生,就叫袁項城
張之洞,直隸省南皮縣出生,就叫張南皮
黎元洪,湖北省武昌黃陂區出生,就叫黎黃陂

如果這麼多稱呼已經讓你頭暈
還有一件更暈的事情沒告訴你
以上這些
還算跟姓名有關的稱呼
如果有人沒事喜歡以「外號」自稱
那就更辛苦了
像宋教仁,自號「漁父」
汪兆銘,有個響亮的筆名─「精衛」
就連袁世凱都曾經自稱「洹上漁翁」、「容庵老人」
搞得後世歷史工作者在研究私人文件時
如果不先查清楚外號,根本弄不清楚狀況

這就好比我金某人
職位是老師,自號為老ㄕ,家住台北市中正區
所以在古代我就擁有:
金老師、金老ㄕ、金台北、金中正……這一類的稱呼
(啊~~~後面兩個聽起來好奇怪來著)
一句話:你們不煩我都嫌煩啊!
(現在大家能體會我調閱資料看到形形色色稱呼的煩躁感了吧?)

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不好意思,離題許久,我們從頭再來

黎元洪,字宋卿
生於湖北省黃陂縣,人稱「黎黃陂」

日後擔任中華民國副總統的黎元洪

本來服役於大清北洋水師
在「廣甲艦」上擔任二管輪
(類似今天的二副,主要負責看顧器材)
甲午黃海海戰中
「廣甲艦」被日軍擊沉
黎元洪仗著救生衣,在海中支撐許久後獲救

之後他轉職陸軍,並投靠張之洞
官運亨通地當上
湖北新軍第二十一混成協協統
在整個湖北軍地位,僅次於第八鎮統制─張彪
而且
平常當他看到士兵們秉持革命思想對清朝批判時
他選擇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平常有士兵犯了輕微軍規要受罰時
他通常都只是口頭警告,然後不了了之
所以士兵們聽到黎元洪的名字
都會發自內心感動的說:
「好一個『黎菩薩』(意思是指對士兵很nice)啊!」
獲得新軍將士們的愛戴

(中華民國國軍的班長、連長們!
學學人家黎元洪帶兵吧!
人家管的鬆,軍記也沒多敗壞,關鍵時刻還受到士兵們的推崇
所以不要整天就自以為的整兵,然後威脅小兵關他禁閉
到最後鬧出個大新聞,看你們怎麼收拾!)

總之,當時不管是
大清諮議局議員─湯化龍(起義後加入革命行列)
革命軍臨時指揮─吳兆麟
還有眾多的新軍成員─熊秉坤、蔡濟民、馬榮……等人
一致認為
「就是黎協統!他才有資格領導大家革命!」

於是大夥衝去黎元洪他家……沒找到

於是大夥衝去黎元洪的辦公室……沒找到

哇哩!人去哪了?
不會在昨天晚上被人斃了吧?

正當大家一團亂的時刻
程正瀛(開第一槍的那位)
興奮的大喊:
「太好了!在黎協統的朋友家找到他了!」

接下來的場景
有好幾種不同版本的說法
不過大致上,可以分成兩種

版本一

程正瀛帶著一群士兵衝進屋子
看到黎元洪端坐在椅子上,然後問:
「你們找我幹嘛?」
程正瀛立正敬禮的說:
「請黎協統你擔任我們革命軍的都督!」
黎元洪:
「我不想當,你們莫害我啊!」
程正瀛說:
「您是弟兄們眾望所歸的人選,一定要請你出馬!
弟兄們!帶黎都督去指揮所,只持大局!」
「你們莫害我啊!莫害我啊!莫害我啊啊啊啊~~~(聲音持續飄盪)」
黎元洪就在心不甘情不願的狀況下,被半強迫的帶走……

很好!我們再來看第二個版本

程正瀛帶著一群士兵衝進屋子
「黎協統呢?人去哪啦?」
程正瀛等人搜索一番後
發現,身材豐滿的黎元洪竟然躲在床底下!
「黎協統!請你出來說話!」
「啊~~~你們想對我做啥?你們莫害我啊!」
黎元洪還是縮在床底下,不肯出來
程正瀛向著同袍使了眼色
隨即眾人應是把他從床下拖了出來
「黎協統莫慌!我們是想請你當革命軍的都督!」
那怕黎元洪死扒著床腳不放
但她還是被四五個彪形大漢拖出來
然後黎老兄驚恐地大喊:
「啊~~~我不想去!你們莫害我啊!莫害我啊!」
程正瀛哪管這麼多
就著麼跟他的同袍把膽顫心驚的黎元洪硬架他離開……

先說第一種版本是「黎元洪的學生」講的
而第二種版本是「二次革命」後,才開始流行的說法
好了
各位比較相信哪一種版本呢?

______________________

無論是版本一還是版本二
從黎元洪是從「他朋友家」被找到這一點來看
明顯這位老兄面對起義,是感到恐懼的
(不然幹嘛要逃啊?
10 月 10 日的晚上
在晚清政壇極具影響力的大佬─岑春煊
他在旅館聽到城內槍砲彈藥震天響
竟表現得好像沒發生事情一樣,甚至被人紀錄下「安臥如故」的表現
這才叫好膽識啊!)

清末改革派官員─岑春煊

等到黎元洪被請到指揮部

吳兆麟首先感動萬分的說:「黎協統,大家都認為你最適合當咱們革命軍的都督!」
黎元洪:「我不想當!你們莫害我啊!莫害我啊!」
吳兆麟:「你是我們的都督,我們怎麼會害你呢?你眾望所歸,就當了吧!」
黎元洪:「我平常待你們不薄!我真不想當!你們莫害我啊!莫害我啊!」
吳兆麟:「就是因為你待我們不薄,我們才想你當我們的都督,求你了!」
黎元洪:「這造反是要殺頭的!你們莫害我啊!莫害我啊!」

眼看這黎胖子就一直「莫害我啊!莫害我啊!」的沒完
一旁的新軍成員─蔡濟民,他衝動了!
這爺們突然拔起手槍
然後對準自己的腦門說:
「黎大人你不當這都督,那我們死定了!
你要是不答應,我這就自殺!」

黎元洪鬱悶了……幹嘛拿自殺威脅我?
他只好說:
「拜託你不要自殺
但我也不想跟你們混,你們莫害我啊!莫害我啊……」

一聽這胖子又開始「莫害我啊!」
共進會會員─李翊東,他也衝動了!

李翊東

他也拿出手槍,卻對準黎元洪並拍桌罵道:
「黎元洪!你如此難纏,再與我們作對,就讓你吃子彈!」
甚至同盟會成員─張振武
把吳兆麟拉到一旁說:
「這次革命,雖將武昌全城佔領
但清朝大官全逃了,未能殺一人壯聲威。
如今黎元洪既然不肯贊成革命,又不受同志抬舉
不如將他斬首示眾,揚威我革命軍名聲,那不是更好!」

一聽這主意,吳兆麟就差沒對張振武翻白眼:
「真把他砍了,誰領導大家啊?」

面對眼前僵局
吳兆麟只好一面安撫激動的眾人,另一方面則先安置黎元洪
可問題是
武昌城此時人心不安,急需要有人領導
總不能無限期的和黎元洪「盧」下去吧?
到底該怎麼樣才能使黎元洪答應呢?

這時
之前亮槍拍桌的李翊東
突然露出一個詭異的笑容說:
「嘿!我有辦法安穩人心,又能逼黎元洪就範!」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黎元洪忐忑不安的在房裡踱步
起碼有三天過去了吧?
革命黨還是把自己關在房裡
雖說每日餐點沒少過,態度也挺客氣
可是這不就代表
他們還是想要我黎某人當都督嗎?
唉~~~到底何時才能自由啊?

揖呀

清楚的開門聲吸引了黎元洪注意
是吳兆麟來了
還有之前拿槍逼著他的李翊東
吳兆麟說:「黎協統,不知你考慮得如何?」
黎元洪說:「還是那句老話,我真不想當這都督。你們莫害我啊!」
李翊東卻說:「可是你已經是我們的都督啦!」
隨即展開一張《中華民國軍政府鄂軍都督黎佈告》的文告

中華民國軍政府鄂軍都督黎佈告


文告內容不是重點
重點是……
「你們用我的名義發革命文告?」
黎元洪倒抽了一口冷氣

李翊東則得意的說:
「不只如此,我還幫你蓋了印,替你簽了名
全城同胞都以為這文告是你發佈的
現在民心安穩哪!
而且這文告已經傳到朝廷那裏去了!」

黎元洪簡直要昏倒了
「你說朝廷看到了這文告?」

李翊東說:
「是啊!
現在朝廷那邊也認為你是咱們『湖北軍政府』的都督了!」
吳兆麟說:
「如今朝廷也認為你是我們的同黨
加入我們是造反!不加入我們也是造反!
就看你的意思了!」

黎元洪簡直要被逼瘋了
「你們竟然用偽造文書這種陰招搞我!」
黎元洪一時之間說不出話
然後……
「也罷!帶我去司令部吧!」
正當黎元洪要走出門時
迎接他的革命軍成員卻說:
「都要當我們都督了!那辮子你得剪了吧!」
原來這時的黎元洪還留著清朝的髮辮
要是底下士兵看到自己的指揮官還留著清朝的象徵
可不是一個好影響啊
黎元洪也很乾脆地說:
「拿剪刀來!」

接過剪刀,黎元洪對著他的辮子又看了一會兒……

從剪斷髮辮的這一刻開始
黎元洪看開了!他不再是清朝的協統!而是革命軍的都督!
隨著邁出的步伐
他,也登上歷史的舞台了!


國父們:被遺忘的中國近代史

《國父「們」》立體書封那一夜革命槍響,在現場的究竟是……

故事:寫給所有人的歷史」網站超高人氣專欄首度結集出書!

「國父」孫中山成立同盟會,歷經十次革命百折不撓,創建民國,是大家都耳熟能詳的故事,但其實除了孫文之外,還有很多為了革命流血流汗默默付出的幕後英雄,他們也一樣是「催生」中華民國的「國父」!

例如最讓袁世凱害怕的政治天才宋教仁,專門負責搞地下組織活動,在他多年處心積慮的佈局滲透下,「新軍」終於點燃了革命的火花!帥哥汪精衛因為暗殺清廷官員一炮而紅,被孫文欽點為接班人,想不到最後卻以「漢奸」名留青史!倘若沒有陳炯明的努力,讓廣州成為革命搖籃,就無法統一中國,他卻被塑造成千古罵名的叛將!黃興多次起義都親上火線,領導革命志士浴血奮戰,對於革命的貢獻最大,卻鮮為人知……

沒有他們的出生入死、深謀遠慮,就沒有中華民國的誕生!
那些沒被歷史教科書記錄的開國英雄,
也一樣是真正不折不扣的「國父們」!

歷史可以被原諒,但不能被遺忘。透過本書,金老師將帶領讀者一起還原歷史的真相,重新探索這段改變近代中國命運,最波瀾壯闊、風起雲湧的一頁!


作者簡介

金哲毅

由於正在摸索老師的價值及意義,所以自號「老ㄕ」,目前正在各學校間流浪。東吳大學歷史系畢業,說好聽點,是個對歷史研究有興趣的科班生;說坦白點,是一個平常喜歡聽故事、說故事,現在能有機會寫故事的幸運兒。

「故事|寫給所有人的歷史」專欄:國父「們」的故事
臉書專頁:金老ㄕ的教學日誌

金老ㄕ

金老ㄕ

一個到處流浪的代理教師的教學紀錄
金老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