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的科學史】來自法蘭克福的科學插畫家、昆蟲學開創者、探險家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作者:瑪柔‧T‧努姆能(Marjo T. Nurminen,考古記者、電視節目製作人)

瑪麗亞.西碧拉.梅里安(Maria Sibylla Merian,1647-1717)

暮年的瑪麗亞‧西碧拉‧梅里安。此銅版畫製作於梅里安死後,根據的是她女婿所繪的一張肖像而來,當時她年約六十三。 出處:《蒙塵繆斯的微光:從古代到啟蒙時代,在思想及科學發展中發光的博學女 性》原書內容。
暮年的瑪麗亞‧西碧拉‧梅里安。此銅版畫製作於梅里安死後,根據的是她女婿所繪的一張肖像而來,當時她年約六十三。

瑪麗亞.西碧拉.梅里安(一六四七~一七一七)的父親大馬提歐斯.梅里安(一五九三~一六五○),是位受尊重的銅雕家和出版商。在以宗教寬容聞名的美因河畔自由市,他擁有一家成功的出版公司和印刷廠。該市座落於陶努斯山邊,是欣欣向榮的商業和文化城,在三十年戰爭期間保持中立,因此馬提歐斯.梅里安得以將他所繼承的出版公司轉變成一家繁榮的國際企業。

流行病和流浪的士兵有時在法蘭克福引起混亂,但比起日耳曼神聖羅馬帝國內許多受戰爭衝擊的地區,它還算平靜之地。因此,即使三十年戰爭期間,城市年度書展還能夠像往常一樣如期舉行。就出版商而言這是年中大事件,而馬提歐斯.梅里安的出版公司也非常活躍。它的主要出版計畫是《美洲歷史》(後來的版本改為《大航海》),由馬提歐斯.梅里安第一任妻子的祖父特奧多雷.德.布里畫插圖,並出版於十六世紀末的一本大作。《歐洲日誌》則是馬提歐斯.梅里安自己的出版系列,內容描述歐洲城市和鄉村,由於非常風行,印刷了好幾版。

在馬提歐斯.梅里安的家裡繪圖工具和材料隨時都有,他也鼓勵孩子們作畫和上色。印刷機的聲音和味道,在幼小的瑪麗亞.西碧拉心中留下不可磨滅的印象。她如飢似渴地研讀由父親印刷和做插畫的書籍。《大航海》充滿了遙遠國度令人興奮的故事,而那些信天翁、飛魚、其他異國的動植物,以及外國人的圖片,強烈地影響她清新的想像力。成年以後,在成為當時最重要的昆蟲學者和科學插畫家之前的許多年,於南美洲所進行的、勇敢和獨特的科學探險,正是受到早年研讀父親所印刷的書籍之經驗的啟發。

瑪麗亞.西碧拉三歲時,父親意外死亡。她的母親約翰娜.海姆是馬提歐斯.梅里安的第二任妻子,很快便改嫁。她的繼父雅各布.馬雷(一六一三~一六八一)是一位成功的畫家和藝術經銷商。梅里安─馬雷家族非常國際化:馬提歐斯.梅里安出生於瑞士的巴賽爾;約翰娜.海姆係來自尼德蘭、操法語的瓦隆人;雅各布.馬雷生為日耳曼人,但與尼德蘭有緊密的關係,特別是烏特勒支,他曾在那裏居住過數年。

瑪麗亞.西碧拉成長於富裕的新教家庭,在梅里安和馬雷家族,手藝是父傳子、也傳給多才多藝的女兒的一項家庭傳統。她成年的同父異母哥哥小馬提歐斯.梅里安(一六二一~一六八七)、卡斯帕.梅里安(一六二七~一六八六),他們被送往歐洲美術學院學習,而且就像當時的其他年輕人一樣在王宮任職,然而瑪麗亞.西碧拉卻在家接受訓練。這個家族是工匠,很自然強調手藝在身,所以瑪麗亞.西碧拉沒有接受像老一輩日耳曼學者,例如瑪麗亞.庫尼茨和安娜.瑪麗亞.范.舒爾曼,那樣的人文教育。她的繼父雅各布.馬雷,一個帶著與前妻生下的三名十來歲孩子的父親,很快就發現瑪麗亞.西碧拉在藝術上的天份,因此很早就開始訓練她。

雖然瑪麗亞.西碧拉與父親馬提歐斯.梅里安一起生活僅有數年,但他的聲譽和生活點滴終其一生都清晰地留在她心中。然而身為藝術家,她受到雅各布.馬雷的影響更大,而且馬雷介紹給她由約格.福利格爾(一五六六~一六三八)所代表的法蘭克福靜物派傳統,以及日耳曼文藝復興大師的藝術,包括阿爾布雷希特.杜勒(一四七一~一五二八)。早年,瑪麗亞.西碧拉.梅里安除了學習繪圖和耗時的銅雕之外,也學習水彩和油畫的技巧。雕刻藝術家是受到高度尊敬的專業,而且十七世紀書籍市場的成長,更促進這項技術的需求。不過,雕刻和以油彩作畫,被認為只適合男人,而且許多藝術家公會完全禁止女性從事這項工作。這或許是瑪麗亞.西碧拉專注於水彩的一個原因,而且還成為水彩大師。

雖然以含有銅雕技術所印刷出來的插畫書依舊很貴,但是在十七世紀要求插畫的植物和昆蟲學作品仍逐漸成長。一六三三年,瑪麗亞.西碧拉.梅里安的同父異母兄長小馬提歐斯.梅里安出版楊.庸斯東(一六○三~一六七五)根據早期文藝復興的書籍而寫出來的三卷著名作品《昆蟲自然史》。早期的作者還不了解昆蟲的變態,而它在往後卻成為瑪麗亞.西碧拉.梅里安的研究主題。

就藝術生涯與昆蟲及植物的系統性研究來說,在法蘭克福的家提供給瑪麗亞.西碧拉.梅里安一個完美的墊腳石。一位工匠家庭的女兒躋身至中產階級上層,她做足了工作準備,而得以成為專業藝術家、銅雕家、科學插畫家、出版商、專教女孩的藝術老師。除了這些之外,她也在她的花園進行植物和昆蟲研究。看起來在日耳曼文化圈,她的性別並未將她從工匠專業中排除。

Maria Sibylla Merian (1647-1717) 著作 "Metamorphosis insectorum Surinamensium"(昆蟲之書)封面書影。 出處:Wikipedia, "Maria Sibylla Merian", https://en.wikipedia.org/wiki/Maria_Sibylla_Merian#/media/File:Merian_Metamorphosis_Titel.jpg(12/30/2015)
瑪麗亞.西碧拉著作 “Metamorphosis insectorum Surinamensium”(昆蟲之書)封面書影。圖片來源:http://bit.ly/1IDGB1A

瑪麗亞.西碧拉.梅里安的職業獨立性,無疑地因為父親留給她相當豐厚的遺產,所以維持起來較為輕鬆,甚至在婚姻中也讓她保有些許的獨立性。她的未婚夫約翰.安德烈亞斯.格拉夫,也是位工匠,同情他未婚妻的藝術努力。一六六五年,瑪麗亞.西碧拉十八歲,兩人成婚。他們的第一個孩子約翰娜.海倫娜出生於三年後,他們的第二個孩子多羅蒂亞.瑪麗亞則出生在一六七八年。約翰.格拉夫在一六七五年至一六八○年之間,為他的妻子發行第一本著作《花卉之書》,共計三卷。技巧熟練的花卉圖片來自戶外的寫生,加上銅板雕刻的印刷,因此被作為藝術家和刺繡製作者的範本。

人們認為園藝、刺繡、畫花是有趣的,適合中產階級婦女。然而瑪麗亞.西碧拉.梅里安迷戀毛毛蟲,則引人側目。的確,她從年輕時起就對大自然進行實證的觀察和系統性的研究,而且能夠達到這種範圍與力度,在一六六○年代之時,實屬罕見。固然她沒有將有關昆蟲變態的研究介紹給在當時從不接受女性為其成員的科學界,但是在她花園裏進行的工作,卻是開拓性的。在這個主題上,她出版了兩本開創性的作品:三卷的《毛蟲:牠們奇妙的變態與來自花卉的特有營養》和《蘇利南昆蟲之變態》,兩本書都再刷了數次。

本文摘自暖暖書屋出版《蒙塵繆斯的微光:從古代到啟蒙時代,在思想及科學發展中發光的博學女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