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的科學史】來自美索不達米亞的化學之母

Print Friendly

作者:瑪柔‧T‧努姆能(Marjo T. Nurminen,考古記者、電視節目製作人)

chemistry1

塔佩蒂─貝拉特─埃卡里(Tapputi-Belat-ekalli,約公元前1200)

世界已知最老的化學家是個女性。

雖然與她生活有關的書面資料並未保留下來,但根據已知的資訊,她活在公元前一二五○至前一二○○年之間。在亞述的寺廟廢墟中,有一塊寫著她名字和香水配方的泥板,和其他數千個破泥板片一起被發現。她的名字是塔佩蒂─貝拉特─埃卡里。

將這個配方的日期設定在圖庫爾蒂─尼努爾塔一世在位(公元前一二四三~前一二○七)期間,是有根據的。這是亞述最強盛的時代。圖庫爾蒂─尼努爾塔一世派遣遠征軍到達今日的敘利亞地區,以他的軍隊征服鄰國巴比倫,並暫時將它併入王國之內。

公元前十三世紀,在亞述最大城裏的王宮和寺廟,生活相當奢華,甚至連一般人也能享受由繁榮、強大的權力所提供的舒適。城鎮有厚實的城壁圍繞,可以讓居民免於遭受攻擊。在亞述,有公共郵政服務可供城鎮居民投遞寫在泥板上的書信,寄送時會將泥板封入具有信封功能的泥盒中。公元前十三世紀後期,亞述人開始用石頭鋪設城鎮的路面,城鎮居民從此不必再承受泥濘沾黏涼鞋之苦。宮廷裏,塔佩蒂─貝拉特─埃卡里所屬的上層階級,也可享受抽水馬桶的奢華。

在和平時期,美索不達米亞的城鎮和圍繞著它們的農村都很興旺。城鎮居民從附近鄉間取得食物,國際貿易也很繁忙。互動密切的貿易夥伴是埃及人和居住在今日敘利亞、伊朗的部落;美索不達米亞地區則像這些夥伴買進大象、駱駝、金子。最長的貿易通路伸展至地中海,並且從那裏的港口買入金屬、木頭、有價值的石頭,作為宮殿和寺廟建築材料。用來換取那些東西的是農產品,例如棗子、大麥,以及有價值的藝術品、玻璃器皿、織品、香、油類。

在戰爭期間,國內外貿易全部停擺,美索不達米亞的許多城鎮倒退數十年,或者一併被摧毀。

香夫人──化學之母

以往在美索不達米亞市場,不論內需或外銷,香的需求量極大。它們以香水和燻香的形式用於美容保養和各種宗教儀式,若在醫學上,則作為原料。

香的製造者受到社會的敬重,有時候還會上升至王宮和寺廟階級制度的高階位置。以塔佩蒂─貝拉特─埃卡里的名字來說,最後一部分的意思是,在香的製造上有成就的大師。

塔佩蒂─貝拉特─埃卡里的部屬在作坊施展技藝,強烈的玫瑰、迷迭香、檸檬、肉桂、丁香、大茴香等香味,也從作坊開始,沿著王宮走廊一路飄散而去。另一方面,取自羊、野禽、魚、堅果等的動植物油,則是香和乳液的原料。

蒙塵繆斯的微光--立體書封需要知識和技巧的工藝,在亞述和美索不達米亞的其他地區都受到高度尊重。在古美索不達米亞,香的製劑專門由女人主導。很明顯地,西方化學起源於美索不達米亞女性的廚房。

有數千多年的時間,她們在那裏開發各式各樣的化學技術,例如食物的萃取、蒸餾、織品染色,以及用各種方法防止食物腐敗。這些婦女在廚房工作的形象,被保留在淺浮雕的石頭上。身為化學家的婦女擁有高社會地位,早期的書面資料也支持這項說法。在亞述發現的楔形文字中,muraqquit這個字指的是女性製香者,比較不常出現的則是muraqqui,指的則是男性製香者。

美索不達米亞文字依據楔形文字而來,並且被印在泥板上。此處的泥板來自約公元前二四○○.前二二○○年,用的是阿卡德語。形狀類似但體積較小的泥板,被當做城鎮居民之間的通信用品。
美索不達米亞文字依據楔形文字而來,並且被印在泥板上。此處的泥板來自約公元前二四○○.前二二○○年,用的是阿卡德語。形狀類似但體積較小的泥板,被當做城鎮居民之間的通信用品。

雖然美索不達米亞人對化學現象在理論方面的意義沒有興趣,但他們的實用化學卻進步得令人驚訝。他們能夠在各種加熱設備上調節火的大小,因此被加熱的溶液可以保持在所希望的溫度上。他們了解液體如何氣化,如何將冷卻的蒸氣回復成液態,還發明一種方法,在蒸餾之後可以將它還原。他們也能夠從種子和腹足動物的殼,溶解並萃取出染料和芳香油。

染料的用量很大,尤其是彩色織品。美索不達米亞人採用羊毛製造衣服,後來也用麻和棉花。早在公元前四千年,蘇美人已有昌盛的羊毛工業。藍色是流行的顏色,取自藍草。珍貴的紫色,採自屬於穆里奇家族的軟體動物外殼。一萬兩千個殼才能產生一點五公克的染料,因此殼的用量龐大。除了那些源自植物和動物的染料以外,也有使用來自礦物的染料:黃赭色採自氧化鐵,黑色取自硫化鉛,綠色來自孔雀石。

美索不達米亞婦女也學習在家中的廚房,透過發酵作用製作形形色色的食物。起士經常以牛奶製造,而酒則用棗子和其他水果製作。在一片美索不達米亞的泥板上所發現的啤酒配方,是世界上最古老的一種。

以大麥釀造的啤酒,在美索不達米亞人之間是很普通的解渴飲料。人們認為,啤酒使肝臟和心臟快樂,所以必須經常儲備啤酒。當他們家裏沒酒時,口渴的城鎮居民會到當地的「酒館」喝上一杯。釀酒人和酒館老闆通常是女性,不過在「值得尊敬的」妻子們之中,她們的名聲並不好。

在美索不達米亞的家庭裏,各種油類像水一樣,是一種變得越來越重要的商品。芝麻油和橄欖油用於烹飪,除了植物油以外,也大量使用昂貴的動物性油脂。它們的原料是野禽、魚、羊、羚羊,甚至獅子的脂肪。油的用途很廣,除了製作食物之外,它也被用作香、醫藥、燻香的原料,或者用來點燈。當肥皂還未發明之前,有段時間,它們甚至像肥皂一樣,被用來去除污垢。

本文摘自暖暖書屋出版《蒙塵繆斯的微光:從古代到啟蒙時代,在思想及科學發展中發光的博學女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