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的科學史】與笛卡兒討論學問的日耳曼公主

Print Friendly

作者:瑪柔‧T‧努姆能(Marjo T. Nurminen,芬蘭考古記者)

赫拉爾德‧范‧洪托斯特(約一五九○∼一六五六)繪製的伊麗莎白公主肖像(約一六四五)。范‧洪托斯特也是伊麗莎白和安娜‧瑪麗亞‧范‧舒爾曼的藝術老師。 出處:出自《蒙塵繆斯的微光:從古代到啟蒙時代,在思想及科學發展中發光的博學女性》原書內容。
赫拉爾德‧范‧洪托斯特(約一五九○∼一六五六)繪製的伊麗莎白公主肖像(約一六四五)。

「致最安詳的伊麗莎白公主……從我業已出版的著作中所獲得的最大利益,已經顯現出來,因為透過它們,我為殿下所知。以此,我很榮幸偶爾和一位集稀有且難能可貴的特質於一身的人交談。此事讓我相信,我應該服務大眾,而作法是,把它們當作例子提供給後人……

因為最初,您的自我學習是很明顯的,而且從一般情況看來,那既不是宮廷的消遣,也不是有教養的女士所習慣的模式,通常它們還被斥為無知,這一點足以阻止您花許多心思去研究所有在藝術和科學當中最好的東西。

其實,我從來沒有遇見過任何人像您一樣,把包含在我著作裏的一切,了解得這麼全面、這樣透徹。此外,我還注意到,幾乎所有精通形而上學的人,他們全然不願理睬幾何學;另一方面,幾何學的修練者則沒有能力做《第一哲學沉思集》的探索。總之,平心而論,我只知道一個心靈,那就是您自己的,可以兩者皆得心應手。因此,我帶著敬意,指出你的無與倫比。」

以上是法蘭西哲學家勒內.笛卡兒(一五九六~一六五○)寫在他的主要著作《哲學原理》前言裏的一段話。

笛卡爾畫像。 出處:維基百科,,https://zh.wikipedia.org/wiki/%E5%8B%92%E5%86%85%C2%B7%E7%AC%9B%E5%8D%A1%E5%B0%94#/media/File:Frans_Hals_-_Portret_van_Ren%C3%A9_Descartes.jpg(12/30/2015)
笛卡兒畫像。圖片來源:http://bit.ly/1IDEXwR

伊麗莎白公主(一六一八~一六八○)和笛卡兒的初次見面可能是在一六四三年,地點是公主的母親伊麗莎白.斯圖爾特(一五九六~一六六二)座落在海牙的家。

笛卡兒通常避開上流社會,寧可選擇家中壁爐的溫暖,並致力於形而上學或者幾何學的研究,而不是上流階級打牌、跳舞、聊是非的冰冷大廳。理所當然,笛卡兒也沒有加入學者圈子。

在那個時候,這個圈子的多數人相當懷疑和嫉妒他的哲學。相反地,他積極找尋那些會賞識他的新哲學、受過教育的非專業人士。甚至在他們兩人相遇之前,笛卡兒從朋友處得知,在海牙有位日耳曼公主非常熟悉他的作品。

第一封伊麗莎白公主寄給他的信,接獲於一六四三年五月,那是個意外的驚喜。這是哲學家和公主之間的友誼,以及長達七年直到他死於一六五○年為止的熱烈通信之始。儘管年齡差距超過二十歲,他們卻在彼此的身上發現類似的精神。笛卡兒非常欣賞這位年輕又博學的公主,於是在一六四四年將他最廣博的哲學論文《哲學原理》獻給了她。

十七世紀荷蘭城市的寬容氣氛,吸引來自歐洲其他地區的宗教及政治難民。三十年戰爭的動亂驅趕了無數人流亡數十年。當公主的父親,巴拉丁選侯、新教波希米亞國王腓特烈五世(一五九六~一六三二),在一六二○年遭到驅逐而流亡,他帶著部分家族來到海牙。大女兒伊麗莎白和她祖母則留在海德堡的城堡中七年,直到她也移居至尼德蘭與家族其他人住在一起為止。

在祖母家,她在藝術和書簡方面接受了非常紮實的教育。她學習語言的速度很快,而且在數學與哲學方面還有驚人的天賦;因為這些特質,她的家族給她取了一個「希臘人」的綽號。在尼德蘭,後來她與安娜.瑪麗亞.范.舒爾曼(一六○七~一六七八)成為朋友,雖然年長她十歲,但智能上則不相上下。范.舒爾曼以驚人的語言天賦而名滿歐洲,人們羨慕地稱她為「烏特勒支之星」。

安娜.瑪麗亞.范.舒爾曼和伊麗莎白公主可能在一六三○年代後期相遇於萊登。而後她們向畫家黑拉德.范.洪索斯特(一五九○~一六五九)學習藝術。兩人之中,范.舒爾曼尤其傾向於藝術,而且以才華橫溢的微雕家和銅雕家聞名於世。在一六三○年代及一六四○年代,唯有在尼德蘭聯邦共和國,才能讓具備才華和智力出眾的上流階級婦女,如此公開地學習科學和藝術。

這幅畫成獅子形狀的地圖,其目的是強調十七世紀的尼德蘭在商業和文化上的偉大。這種地圖稱為荷蘭獅子地圖,最早印行於一五八○年,現在變得很稀少了。  出處:出自《蒙塵繆斯的微光:從古代到啟蒙時代,在思想及科學發展中發光的博學女 性》原書內容。
這幅畫成獅子形狀的地圖,其目的是強調十七世紀的尼德蘭在商業和文化上的偉大。這種地圖稱為荷蘭獅子地圖,最早印行於一五八○年,現在變得很稀少了。

伊麗莎白公主與笛卡兒之間的哲學通信

一六四三年,當伊麗莎白公主與笛卡兒開始通信時,這位法蘭西哲學家已經是學術圈中著名又富爭議性的人物了。由於強烈不同意窩耶契斯,笛卡兒害怕他的著作甚至會遭到學術界更強烈的反對。公主對這位緊張的哲學家表示同情,因為她自己的生命也經常處在狂風暴雨中。

一六一九年,波希米亞新教徒要求伊麗莎白的父親巴拉丁選侯斐特烈五世就任波希米亞國王。但新教徒無法保住他們的權力,翌年(白山戰役之後)天主教徒驅逐斐特烈和他的家族走向流亡。天主教徒調侃斐特烈五世僅執政一個冬天而戲稱他為「冬王」,而他的妻子伊麗莎白.斯圖亞特,亦即伊麗莎白公主的母親,被稱為「冬后」。

蒙塵繆斯的微光--立體書封

然而這並非此一家族的最後不幸:伊麗莎白的弟弟在年幼時淹死,而父親斐特烈因為失去王位和兒子之死,陷入強烈的沮喪中,最後死於一六三一年。伊麗莎白的另一個弟弟,在他們遷居尼德蘭之後,捲入一宗謀殺案。儘管她們擁有貴族背景,但伊麗莎白和她妹妹的婚姻前景卻是黯淡的,因為這個家族失去了在海德堡的財產和土地。

一六四九年一月,更悲哀的消息從英格蘭傳來:伊麗莎白公主的舅父英格蘭國王查理一世(一六○○~一六四九),在英格蘭內戰之後遭到斬首。

笛卡兒和伊麗莎白公主兩人都轉向書籍和理念,以逃避圍繞他們四周的風暴。兩者都忍受許多損失,這也影響了他們知性上的熱情;在一個不確定的世界裏,他們在哲學中尋找平靜的心靈。根據今日的哲學史教授麗莉.阿勒寧的看法,「笛卡兒是文藝復興的自然哲學家、中世紀經院形而上學者、現代數學物理的開創者。他把人設想為一種自主的存在,而且完全依賴自己的智力和意志。雖然起初是個有創造力的數學家,但他的抱負卻總在哲學上。他追求的不只是某種知識,而且也是智慧。」

笛卡兒之所以吸引伊麗莎白公主,因為他是新類型的獨立思想家,而且不服從學術權威。他為自己設定一個知性的任務,同時一心一意去達成它。某個知識的起源是什麼?人如何獲得它?雖然這些問題通常是以訴諸古代權威的方式來回答,但這不為笛卡兒所接受。他尋找對知識起源的更深刻的確定。他的問題對西方哲學和自然科學具有深遠的影響,也就是基於這些問題,引起伊麗莎白公主的興趣。

本文摘自暖暖書屋出版《蒙塵繆斯的微光:從古代到啟蒙時代,在思想及科學發展中發光的博學女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