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鯨記】鯨魚如何改變了日本的歷史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台灣在 1913 年的淘鯨初體驗,和 1920 年的重起爐灶,都是在日治時期底下的產物,淘到的「鯨」基本上都算是日本的,而台灣還不算是真正有從淘鯨中獲得直接的利益。

(這樣講好像也沒有很適合,以當時來說,從台灣的內地 – 日本的角度來看,大家都是一家人囉:你的東西就是我的,我的東西…嗯,還是我的!)

對於這種國家主權周邊海域的淘鯨主導權,或是其他漁業在經濟海域界線的區分,在早期大致是沒有任何限定,就看誰有能力可以到天涯海角淘「鯨」,或是在這似乎無窮無盡的海上礦場盡情淘金,或許因此有了所謂的大航海時代:

想要我的寶藏嗎?
想要的話可以全部給你,去找吧!
我把所有的財寶都放在那裡!
海賊王 哥爾.羅傑

海賊王 哥爾.羅傑

隨著對於世界盡頭的冒險與探勘,現在的我們似乎可以將整個世界都掌握在手中,只要智慧型手機一拿出來定位,馬上知道我們處在世界上的那一個地理位置。而各個國家也開始對於自己在這世界中實際所掌控的國土大小,錙銖必較,尤其是像是那種遠在天邊、長期無人聞問的小島,本來沒有人要去理他們,但是現在,因為牽扯到國土的延伸,以及所帶來的資源,大家開始各說各話,闡述為何這是自己的地盤,甚至可能不惜一戰!

或許,這當日本還窩在自己的小宇宙的時候,對此就開始有了深刻的體會。

十九世紀中期,日本還在持續已經有兩百多年之久的鎖國時期(開始於 1633 年的第一次鎖國令),而他們的淘鯨領域只有在自己的沿海地區,並沒有追著鯨魚到天涯海角。

但沒想到,已經有其他人淘鯨淘到自己家門口了!

如我們在「燭光晚餐、抹香鯨與美國的崛起」中談到的,美國在當時可以說是主要的淘鯨霸主。而他們的觸手也已經伸到了天涯海角,不是只有侷限在美國周圍的海域淘鯨。在十九世紀中期的時候(1850 年代,也大概就是梅爾維爾 1851 年的【白鯨記】和大家見面的時候),大概有三百艘美國的捕鯨船在北太平洋西岸淘鯨!(也就是大概從台灣、日本一路往北延伸到白令海峽 Bering Sea 的範圍)

從北到南,美國的淘鯨大軍都有不同的主要目標:北太平洋較高緯度的地區,主要是針對露脊鯨,中緯度主要淘大翅鯨,而較低緯度的主要淘鯨對象為抹香鯨。

也因此,在這麼多的美國淘鯨船中,不免會有船難的問題需要救援,或是有食物的補給等需求,美國也因此前來日本,敲開那鎖了兩百多年的大門(日本當時雖然是鎖國時期,但並不是完全的對外封鎖,還是有和像是中國、朝鮮、荷蘭的東印度公司等有貿易的往來)。

而在長期前往天涯海角淘鯨的磨練下,美國的海上戰力當然是不同小覷。也因此,當時在 1853 年由 Matthew Perry(馬修.佩里)所帶領的船隊,要來日本打破他們的鎖國時期的時候,基本上有非常堅決的決心,日本不乖乖聽話的話,就準備開打!

這就是日本歷史中,著名的「黑船來航(くろふねらいこう)」事件。

日本持續了兩百多年(1633 年第一次的鎖國令 – 1854 年和美國簽訂了和親條約)的「鎖國」時期,就在這樣的淘鯨背景下,被解鎖了!

有歷史學家甚至因此半開玩笑地說,鯨魚是促進美日兩國友好的媒介。

“It may be said that the whale was instrumental in promoting friendship between these two countries. The companies should erect one memorial to it, at least.”
「或許可以說鯨魚是促進這兩個國家建立起友誼的重要媒介,捕鯨公司應該至少替鯨魚樹立一個紀念碑的!」

(鯨魚如何讓美國打開日本兩百多年的鎖國政策,我們之後將試著更詳細地介紹。)

4680054040

(未完待續)

蔡阿修

蔡阿修

表面上看似是個演化學家及古生物學家,其實只是喜歡聊聊天、打打嘴泡並自以為是個哲學家的嘴泡哲學家。

<- - - 期望自己可以像這張照片一樣,用不同的角度來看世界,提供不一樣的思考方向。
蔡阿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