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球逸話】漫談戰時日本棒球(二):愛國的孩子不准打棒球?

Print Friendly

前情提要:漫談戰時日本棒球(一):除夕夜的決斷

隨著太平洋戰局對日本不利,以軍方主導的種種軍事化政策開始給日本棒球發展帶來極大威脅。其中,除了上回提到的學生徵召之外,更有遍及全日本的高校棒球排斥政策。

1943 年 1 月 21 日,愛知縣縣政調查會發布決議:「在國家的英美擊滅方針確立下,應將包括棒球在內的美國運動徹底屏除,並發揚槍術、劍術,以及日本自古以來的武道。」

愛知縣素有「棒球王國」美譽,縣內有著夏季甲子園三連霸的中京商業(註一)、春季甲子園優勝的東邦商業以及愛知商等棒球名校。雖然縣政調查會在位階上屬於指導性質,但來自棒球王國的棒球排斥政策,在學生棒球極受注目的日本引起相當大的衝擊。

〈驅逐棒球 王國愛知的排斥決議〉(《朝日新聞》)
〈愛知縣的棒球排斥 尊武道讓國民待戰〉(《中部日本新聞》)
〈野球王國髮夾彎 將棒球從愛知縣校園中驅逐〉(《每日新聞》)
〈愛知的中學棒球停擺 文部省考量呼應〉(《讀賣新聞》)

發布反棒球政策的「縣政調查會」成立於 1934 年,為的是在縣議會休會期間,如果遇到緊急決議事項而設立,在《愛知縣議會史》裡以「能完整活用議員的審議權,比縣議會有著更重要的存在」如此記載著,而當時的縣內政部更表明縣政調查會有著「戰爭的非常時刻下,確立緊急的文教振興與思想」這樣的功能,於此不難發現縣政調查會的政戰本質。

從愛知縣府官員──內政部長山田武雄:「雖然縣政府不會明文禁止,但打棒球無法激起同仇敵愾之心,想要打倒英美,是沒時間玩這種運動的」;教學課長飯塚英助:「決戰下的日本還有必要從事敵國的運動嗎?希望從本縣的中學開始,全國都能呼應」──在政策發布兩天內極力讚賞來看,更清楚知道縣政調查會權力已凌駕原本的縣政府體系。

不到一週的 1 月 26 日,愛知縣內中學校長收到一封由山田內政部長發出的公文,名為《關於學生特別訓練之通牒》,前言指出「以培養學生強韌體力、旺盛精神,旨在擊滅英美、挺身報國的教育改革」,並將槍劍、武道、戰場應變等戰技訓練方式詳列在內。通牒的最後載明:「基於旺盛的愛國心,請勿指導或訓練棒球在內等等與擊滅英美無關的運動競技。」從「縣府不會明文禁止」不過短短五天,山田便明文下令「請勿打棒球」,而這也是當時日本首度出現明文禁止的「棒球禁止令」。

新潟商業高校學生準備戰技訓練,攝於 1936 年左右。(圖片來源

事實上,在棒球名校愛知商業棒球隊史料《愛商野球部史》裡,曾記載過山田在 1942 年秋冬之際,於某日朝會蒞校發表「禁止敵國運動」談話的情況。

「一個秋末的朝會,當時的愛知縣內政部長來學校向大家講話,說以棒球為主的敵國運動以後不可以再從事。因為是(必須服從縣府命令的)縣立學校,深愛著棒球的校長也只能忍著淚水,向棒球隊指示解散。之後大家一起轉到國防競技社,握著的球棒都變成槍了。」從愛商畢業後,於明治大學棒球隊十分活躍,也曾效力日職東映飛行員隊(現日本火腿鬥士隊)的寺田雷太如此回憶。

與寺田同期的球隊經理小島浩資亦記載了自己當時放棄棒球的印象:「我記得是昭和十七年(1942)一個很冷的早上,全校學生被召集到操場聽內政部長講話。『不准再給我打棒球這種敵國的東西!』就這樣一句話,什麼都結束了。說起來,那一年的春天有次練球的時候,我頭上就飛過去了一台輕型轟炸機。球隊解散後,大部分隊員都去了國防競技社,我則是轉到滑翔社了。」

山田在愛商發表談話的日期雖沒有明確記載,但按照《愛商野球部史》記錄的時節,與愛知縣政調查會發布決議的 1943 年 1 月應不會差距太遠,也不難推測此一反棒球政策絕非突如其來。

對於愛知縣政調查會的決議,《中部日本新聞》於 1 月 23 日刊出名為〈排斥棒球根據何在〉的批判社論,文中主張「對於愛知縣政府僅採取縣政調查會的片面說法隨即贊成感到難以理解」,以及「若是因為器材資源受限而廢止,那也是沒辦法的事;但是是否有必要將對身心有益的棒球運動,僅以『美國的運動』為由而予以屏棄呢?」

而位居中央的文部省體育局長小笠原道生,則以側面的折衷方式給予學生棒球一些活命氧氣:「國家決戰期間下的運動項目,我們會以節省資源的考量來整理研究,若可行的話我們再實行,此刻尚不及到棒球完全廢止的程度。」對於棒球排斥論不予正面肯定的小笠原,實際上本身即為出身於和歌山中學、曾於甲子園大會前身的中等學校棒球優勝大會:豐中球場時期,連續兩年出賽的「豐中球兒」(註二)。然而,最終文部省還是於 3 月 29 日發表「戰時學生體育訓練要綱」,明定非常時刻下的學校體育項目,其中確確實實地將棒球排除在外了。

1915 年於豐中球場舉行的首屆全國中等學校優勝野球大會。(圖片來源

從愛知縣開始的棒球排斥政策,接下來陸續蔓延日本各地,第一個呼應的是靜岡縣。2 月 5 日,靜岡縣內公私立校長會議決議廢止棒球,並重申校園內對於戰技訓練的重視。而決議理由並非是愛知縣的「反英美」,而是「經費負擔過重、球具資源不足」以及「人數與使用場地大小不符比例的運動,也造成戰技訓練的阻礙」等等。

東北的傳統勁旅山形中學的《山形東高野球部史》(註三)也記載著,3 月 22 日由棒球隊指導老師找來隊上最年長的富木宇司夫,告知「校長因軍方命令,運動社團即日起全部禁止活動,因此棒球隊也必須解散。」之後在富木向校長請託下,將球具都收在學校的儲藏室裡。

愛知縣的豐橋中學(現為時習館高校)棒球隊指導老師太田旭,則在這年春天愛知縣內政部發布通牒時,告知了隊員解散的命令。不到半年前才擊敗岡崎商業、首次拿下所屬三河地區聯盟優勝的喜悅還歷歷在目,現在只能將寫著「烏雲散去、重見天日之前,在此好好地睡一覺吧」、「下次打棒球的時候再相會」的紙條與釘鞋、手套一同封箱放入儲藏室,悲傷難以言喻,也更沒想到一場空襲,將休息中的球具全都燒毀了。

4 月 13 日,大阪原定舉行的中等學校棒球賽取消,兩天後《神戶新聞》亦刊出「野球時代已遠去 本縣響應 禁止府縣中學對抗賽」(註四)的大標題。至於原本「王國」之首的中京商業,則與東邦商、享榮商、愛知商、愛知一中等全國頂尖棒球名校一起實行午前學科授業、午後戰技操練的「學校即戰場」課表。

〈曾經的棒球王國 中京學員以戰技操練再出發〉,4 月 25 日,《中日新聞》的標題如此寫著。球兒們拿著槍與劍,炙熱的汗與淚已無法分得清。

(待續)

──

註一:中京商業現為中京大學附屬中京高校,於 1931-1933 年達成夏季甲子園三連霸,其中 1931 年決賽對手便是台灣的嘉義農林。此外在 1933 年與兵庫縣明石中學的準決賽,兩隊鏖戰近五小時,寫下空前絕後的 25 局記錄,然而兩隊出賽球員裡,有八人於入伍後戰死。

註二:甲子園大會的前身,便是於大阪豐中球場舉行的第一、二屆中等學校野球優勝大會,當時參與前兩屆賽事的選手被稱為「豐中球兒」。順帶一提,於 1913 年建設的豐中球場在當時除了是在看台上方有遮陽布幕的舒適球場,更前衛地在本壘護網後方看台設置了女性觀眾專用座位區。

註三:山形中學於 1950 年改稱為山形東高等學校,曾於 1936-1939 年連續四年打進甲子園。

註四:《神戶新聞》報導「府縣對抗」的府與縣,指的是大阪府與神戶所在地、鄰近大阪的兵庫縣。

野球逸話

野球逸話

輔大歷史系肄業後,在十多年的音樂工作中,反而透過棒球再度與史料相遇,因而懷著感謝的心情,在此分享日本棒球的故事。
野球逸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