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鬼不回家──姑娘廟傳奇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編輯部的話:
每年的農曆七月,社會上總是流傳著各種禁忌、各種繪聲繪影的傳說。高溫的白日中,燃燒的紙錢、紙衣與堆積如山的祭品,到底是對鬼魂的供養或者對無形世界的恐懼?熾熱的夏夜裡,浮動的是鬼魂的歡慶還是人類的不安?讓我們一起透過歷史學、人類學、民俗學......等不同學科的視角,理解鬼的歷史。

在臺灣父系社會文化的影響下,女性必須婚嫁生子,才能在死後入祀。至於未婚女子,不論年紀,則成為無人祭祀的孤魂野鬼,姑娘廟即是為祂們所建。

臺灣漢人社會有「厝內不奉祀姑婆」或「尪架桌頂(神明桌上)不奉祀姑婆」的風俗,也就是說女兒通常必須出嫁,死後才能享有香火祭祀,否則將有淪為無嗣孤魂的危機。

此乃因臺灣漢人父系社會,是以父傳子的宗祧制,女兒被排除於生家宗祧之外,俗話說「飼後生(兒子)自己的,查某子(女兒)是別人的」,女兒被視為「外頭家神」(別人家的祖先)、「別人家神」或「查某鬼仔」,也正是這個意思。

游家族譜。漢人父系社會,傳統上女兒不入族譜,族譜中的女性都是以妻、母的角色,載入夫家的族譜。既然女兒沒有納入族譜,也就不會享有原生家庭的祭祀。圖片來源:中央研究院臺灣史研究所檔案館。

然而,生命無常,有些早夭或未婚即棄世的女子(孤娘或孤娘仔)未能完成父系社會所要求的角色,自然也無法享有香火血食。「冥婚」,或稱為「嫁(娶)神主牌仔」,是最為人所熟悉安頓這些孤女芳魂之道,然冥婚的「鬼新娘」都是有身家背景可查的,這是因為人們不會也不敢迎娶孤魂野鬼回家。

因此,對於一些荒郊「女鬼」的安置,多以立祠或蓋廟的方式,來使她們享有萬年香火,也就是近來逐漸為人所關注的「姑娘廟」。

姑娘建廟有故事

事實上,「姑娘廟」一詞是近年來才廣為人知,也是目前學術界較普遍使用的一種「他稱」,因為奉祀這些孤娘廟宇的「自稱」繁多,諸如:「清華祠」、「玉女宮」、「春川宮」、「慈玲宮」、「鎮北宮」、「伸慶宮」、「三姑娘媽廟」、「仙姑娘廟」等。

須注意的是,並不是所有稱為「姑娘廟」的廟宇,所奉祀的都是這類「未嫁尪」的女鬼(神),緊鄰屏東林邊國中的「潘姑娘廟」即是一例,「潘姑娘廟」原稱「番婆媽祠」,所祀乃是平埔原住民祀壺信仰的神祇──「老祖」。

除了廟宇名稱外,對於這類女鬼(神)的稱謂很複雜,例如「孤娘」、「孤娘仔」、「聖媽」、「仙姑」、「春娘娘」、「張玉姑」 、「英濟夫人」等。

張玉姑
彰化伸慶宮主祀神明──張玉姑。周世達攝影(2012.06.09)。圖片來源:文化資源地理資訊系統。

每間姑娘廟的立廟原由,都有一段女鬼何以被奉祀的傳說或事蹟可尋,其中最常聽聞的是女鬼作祟生人、家畜,致使地方不安,或託夢求祀,人們通常在不得不的情形下為她們立祠建廟。

蓋廟的地點在某種程度上多與這些女鬼有關係,不外就是其死亡的地點、經常「顯靈」或「顯聖」處、墳墓、屍骨發現地等,這些地點通常很偏僻、人煙稀少,給人一般的印象是陰森、詭異或「不乾淨」,讓地方民眾有不安全感。

這種情況通常會隨著立廟之後而有所改善。有些信眾認為這是因為孤娘「得地理」的關係,或是她們有在「修」;於是乎,原本隱含威脅性的空間,遂逐漸轉化為安全的地點。

對某些人來說,這些廟是「陰」廟,除非不得已,否則大多保持距離不會接近,更遑論去參拜。但臺灣1980年代「大家樂」流行的時候,很多姑娘廟卻是眾多彩迷前去求明牌的地點。

姑娘都是單身貴族

臺北市新生北路上的蘇姑娘廟──蘇善堂。謝宗榮攝。
臺北市新生北路上的蘇姑娘廟──蘇善堂。謝宗榮攝影、提供。

姑娘廟所呈現的信仰風貌相當多樣性,除了廟宇名稱及神靈稱謂很複雜外,象徵神靈的實體也是如此,有神像、神主牌位、墓碑,或神像與牌位,有些則只是簡陋的寫著「某某香位」或「某某姑娘」等。

一般來說,姑娘廟的規模都不是很大,所奉祀的神靈若以「三片壁仔」的小廟為例,約略有幾種情形,例如僅崇祀單一孤娘的神靈;或以孤娘為主祀,廟裡同時寄祀許多神佛。

另外就是與土地公合祀,或與土地公廟毗鄰,總之與土地公似乎有密切的關係。

 

臺北市新生北路的蘇姑娘廟──蘇善堂(後),和緊鄰在旁的福德祠(前)。謝宗榮攝、提供。
臺北市新生北路的蘇姑娘廟──蘇善堂(後),和緊鄰在旁的福德祠(前)。謝宗榮攝影、提供。

姑娘廟也非全然都是簡陋的「三片壁仔」,規模很大的不在少數,例如彰化伸港的伸慶宮(張玉姑廟)、雲林崙背的慈玲宮(方玲姑)、嘉義朴子的春川宮等。

張姑娘牌樓
彰化伸慶宮牌樓。周世達攝影(2012.06.09)。圖片來源:文化資源地理資訊系統。

至於為何如此,或許暗示著姑娘廟裡的神靈,似神實鬼的性質,因為引導亡魂或保護信眾不受鬼魂的為祟,是土地公的職司之一。信眾認為土地公可以監督孤娘避免其再作祟人間。有趣的是,人們會給一些男性神祇配偶神,例如土地婆、城隍爺夫人、聖王媽等,卻不會給這些未婚的孤娘配偶神,也就是說女鬼都獨祀,原因是「神明不喜歡給人招贅」。

姑娘身份是神是鬼?

有些姑娘廟,也常有孤娘嚴懲聽聞輕薄男子的傳說。造訪許多的姑娘廟,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信眾所擺放的胭脂香粉、口紅、鏡子、梳子、髮飾、明星花露水等女性妝扮用的奉獻物,因信眾認為孤娘「未嫁尪」,還是「查某囝仔」(女孩子),比較愛漂亮之故。

這現象很少在一般的女神廟裡可以看到,人們認為神明不需要這類東西。那麼對於姑娘廟裡女性化的奉獻物所象徵的意義為何,是否也暗示著孤娘是鬼呢?因為在臺灣漢人民間信仰裡,陰間的鬼如同陽世間的人,有各種日常生活需求,這也是為何在一些特定節日或場合,人們得燒物品給陰間的祖先或鬼的原因。

儘管有這種說法,但日本人增田福太郎曾記述,日本時代於新竹有信眾將纏足用的小鞋子奉獻給媽祖,故以奉獻物來論其神靈性質,仍有待商榷的。

事實上,姑娘廟裡所奉祀的孤娘,是神或是鬼,端視信眾個人的見解與認知,就新北市石碇區的魏扁姑娘廟為例,廟裡約有16尊神像,以供信眾「請」回家供奉,也有人自願當魏扁的養女。然此廟對非信眾而言,卻也是間「陰廟」,避之惟恐不及。

石碇姑娘廟,魏扁仙姑像。圖片來源:石碇姑娘廟 魏扁仙姑臉書粉絲專頁。
石碇姑娘廟,魏扁仙姑像。圖片來源:石碇姑娘廟 魏扁仙姑臉書粉絲專頁。
原文刊於《觀‧臺灣》電子報,第18期。2013年7月10日。

補充:伸慶宮
伸慶宮原稱張玉姑廟,該廟所祀張玉姑娘,係大肚溪出海口附近的水流屍,未蓋廟前,經常於附近的樹林,不時顯現「靈異」,甚至託夢或作祟附近農民,後遂蓋了「張玉姑廟」,據聞頗為靈驗而香火鼎盛。1959年經「神意」指示,張玉姑即是6年前落水失蹤的臺中市少女張金花,遂有張玉姑娘「顯靈」回娘家探親一事,轟動聽聞。

延伸閱讀:
黃萍瑛,《臺灣民間信仰孤娘的奉祀── 一個社會史的考察》,台北:稻鄉,2008。
 
張姑娘正殿
彰化伸慶宮正殿。周世達攝影(2012.06.09)。圖片來源:文化資源地理資訊系統。
 

 

 
 
 
 
黃萍瑛

黃萍瑛

國立中央大學客家學院助理研究員
黃萍瑛

Latest posts by 黃萍瑛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