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幻拉美】奇娜.普布娜:來自「中國」的奇女子與墨西哥的現代歷史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1565至1815年間,西班牙以墨西哥白銀交換中國絲綢,這條橫渡太平洋的海上絲路,運送的不只是絲綢、瓷器、漆器等中國珍品,還有美麗的傳說……

1564年,一支探險隊從新西班牙(墨西哥)的阿卡普爾科(Acapulco)起航,橫渡太平洋再度探險菲律賓。1565年回程時,航海家烏達聶達神父(André de Urdaneta)發現黑潮,不僅讓探險隊順著這條洋流安全返回墨西哥,也讓西班牙有機會征服菲律賓,並以「馬尼拉大帆船」(Galeón de Manila)箝制太平洋的貿易航線達250年之久。

航海家烏達聶達神父。(維基百科)

1571年,菲律賓淪為西班牙殖民地,成為新西班牙的一個行政區,並做為西班牙與中國通商的貿易據點。墨西哥盛產白銀,而當時的明朝正需要白銀來穩定貨幣,便以絲綢、瓷器、漆器等中國珍品交換墨西哥白銀。「馬尼拉大帆船」大約每年於二月初由阿卡普爾科起航,五月中抵達馬尼拉,六月底滿載滿東方珍品後返航,十二月左右回到阿卡普爾科。

這些東方珍品運至墨西哥後,有一部分會銷往西屬美洲的其他殖民地,還一部分則由加勒比海送回西班牙。十六、七世紀時,西屬美洲對「東方」的地理概念依然十分模糊,因此常將菲律賓、印度、蒙古等地以「中國」稱之,同時亦以「華人」統稱任何非白人的人種。中國絲綢是當時貴族愛不釋手的奢侈品,「馬尼拉大帆船」因而又有「中國帆船」(Nao de China)之稱。

西班牙大帆船。(維基百科)

中國珍品琳琅滿目,令西屬美洲對中國產生想像和移情作用。據信,曾有一位名叫蜜拉(Mirrah, 1609-1684)的印度公主,不幸遭葡萄牙海盜擄走,被迫皈依天主教,並改名為卡達琳娜(Catarina de San Juan)。卡達琳娜被當作女奴送至菲律賓販賣,後被一名葡萄牙商人買走,並跟著登上「中國帆船」,輾轉來到墨西哥普埃布拉(Puebla)地區,成為當地士紳的女僕。

從此,卡達琳娜又被稱為「奇娜.普布娜」(China Poblana)。「奇娜」乃華人女子,「普布娜」則指「普埃布拉女人」,亦即「普埃布拉的華人女子」。相傳,這位「奇娜.普布娜」衣著樸實,刻苦耐勞,篤信天主教,贏得普埃布拉人士的尊敬,死後還被當地人視為聖女一般。經由文學作品的穿鑿附會,卡達琳娜遞嬗成為衣飾華服、才德兼備的奇女子。漸漸地,在十八世紀末、十九世紀初,凡具有和藹可親、談笑風生、精神抖擻、刻苦耐勞等特質的女人,擴及農婦與女傭,都被稱為「奇娜.普布娜」,甚至簡稱「奇娜」。

又被稱為「奇娜.普布娜」的卡達琳娜,衣著樸實,刻苦耐勞,篤信天主教,贏得普埃布拉人士的尊敬,死後被還當地人視為聖女一般。(維基百科)

「奇娜.普布娜」平常忙於家事,因此穿著輕便,一件領口繡花的白上衣,搭配輕盈長裙,戴上珠鍊,繫著腰帶,外出或天氣轉涼時,則會圍上長披肩。然而,簡單衣著卻越來越華麗,繽紛的絲線與璀璨的亮片,彷彿繡出墨西哥鄉下女人對中國美學的想像,讓這中下階層的工作服,搖身一變,成為引領時尚的流行服飾。某個侯爵夫人還一度有意在上流社會的化妝舞會中,將自己打扮成「奇娜.普布娜」。

china poblana
奪目的珠鍊、朱紅的腰帶、鮮艷的長披肩、絢爛的繡花圖案,不再只是普通配飾,「奇娜.普布娜」為了勾勒出墨西哥國家精神,而大量使用白、紅、綠三色,並將昔日阿茲特克的建國神諭具象化,繡在裙擺上,做為最典型的圖騰。

1810年,墨西哥展開獨立運動之際,人民也找尋文化認同。「奇娜.普布娜」勇於追求自由,也樂於創新求變,順勢成為新女性的象徵。奪目的珠鍊、朱紅的腰帶、鮮艷的長披肩、絢爛的繡花圖案,不再只是普通配飾,「奇娜.普布娜」為了勾勒出墨西哥國家精神,而大量使用白、紅、綠三色,並將昔日阿茲特克的建國神諭具象化,繡在裙擺上,做為最典型的圖騰。

衍生自「華人女子」,「奇娜.普布娜」的起源卻無關中國。其實,「奇娜.普布娜」是集體創作,是道地的墨西哥色彩,是最迷人的墨西哥庶民藝術!

老鷹叼著蛇站在仙人掌上的景象,是昔日阿茲特克的建國神諭,如今成為墨西哥國徽,也是「奇娜.普布娜」不可或缺的圖案。(圖:作者提供)
本文原刊登於「自由評論網─陳小雀專欄:魔幻拉美
陳小雀

陳小雀

墨西哥國立自治大學文哲學院拉丁美洲研究博士,現任淡江大學外語學院院長。專研拉美文學與文化。學術工作之餘,不時探訪拉美,足跡遍及拉美各國。
陳小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