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瓜的語言故事】為了爭取說母語的權利,有群人付出了鮮血與生命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每當有一種語言死去,就有一種看待世界、理解世界的方式死去。
──Francis George Steiner(1929-)

「語言」-對許多人而言可能不過是工具,但它承載了文化中最表象也最核心的部分,因此自古以來,要消滅一個文化最便捷的方式,就是從語言下手。

時間來到1947年。那年,英國將勢力撤出印度,殖民地當地因為宗教不同而分為印度與巴基斯坦兩國,當時的巴基斯坦就像印度上方的一對翅膀,東西各擁一塊領土,語言文化各不相同。

當時的印度及巴基斯坦(圖片來源:indiaopines.com/pakistan-future/)
當時的印度及巴基斯坦(圖片來源:indiaopines.com/pakistan-future/)

與歷史上的其他殖民國相比,英國在殖民地的語言政策由於較不嚴厲,殖民地原有的語言多因此得以保留,但獨立後,哪個語言要當官方語言就是個大問題了。當時的巴基斯坦政府高層,多使用烏爾都語,這種語言主要通行在印度德里,由於德里長期為行政中樞,烏爾都語也成為了許多知識份子的通行語言。

然而,東邊的領士卻通行孟加拉語,雖然孟加拉語和烏爾都語同為印歐語系,但差異甚大,使用者彼此間已無法自在溝通。當時的政府決議要奉行一語政策,將烏爾都語定為唯一國語,並禁止其他語言的使用。這使得東邊的居民非常不能接受,認為獨尊烏爾都語將會對他們的文化造成重大傷害,社會上出現了大批的抗議聲浪。

巴基斯坦政府並沒有理會他們的意見,迅速地頒布了相關的語言政策,尊奉烏爾都語為唯一國語,同時禁止媒體及人民使用其他語言。此令一出,孟加拉地區的達卡大學學生展開了示威行動。

1952年2月21日,達卡大學的學生發布了抗議宣言,並召集了許多民眾一同示威,此舉讓政府怒不可遏,認為他們在挑戰國家權力,並禁止人民進行該類集會,否則將依法射殺。然而民眾絲毫無懼,照常舉行了抗議示威,引發了政府與人民的衝突,多名學生被視為叛亂,當場被軍警射殺。

1952年達卡大學的示威現場。
1952年達卡大學的示威現場。

學生被射殺後,這場運動不但沒有因此停歇,反而愈發激烈。達卡藥科大學的學生們,隨即在2月22日討論決定建立紀念碑,並在隔夜立即行動。當時的政府頒布了宵禁令,禁止人民夜間外出,但這些人們不為所懼,花了一夜時間建造了犧牲者紀念碑-Shaheed Smritistombho(孟加拉語「犧牲者之碑」)。

他們還舉行了一場落成典禮,由被殺害學生的父親出面主持。只是不出幾天,政府隨即派遣軍警將紀念碑拆毀,這使得人民更為惱火並持續抗議,終於在1956年,政府正式承認孟加拉語地位,並與烏爾都語同列為官方語言。

學生被射殺後,人們所建造的紀念碑。建造後不出數日,隨即被軍警拆毀。 (圖片來源:http://www.muktadhara.net/minar1.jpg)
學生被射殺後,人們所建造的紀念碑。建造後不出數日,隨即被軍警拆毀。(圖片來源:www.muktadhara.net/minar1.jpg)

這場孟加拉語的保護運動,被視為歷史上第一次用人命保護母語的運動。隨著人們漸漸了解到語言的重要性,「語言權」的概念也因此出現,人們無論種族、信仰、文化、出身,都有權使用自己的母語。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也在1999年,宣布2月21日為國際母語日,同時在世界各地,也建造有許多語言紀念碑,提醒人們在半個世紀以前,有一群人為保護自己的母語而犧牲,同時呼籲世人們,一同守護世界上每個語言。

世界語言權利宣言中提及-「每個人有權使用自己的語言」。一個國家的共通語,立意是讓我們彼此之間能夠溝通無礙,而不是逼迫人民放棄母語、丟失文化。過去的歷史已無法改變,然而如果您和我一樣,認同自己的文化,並認同每個語言平等生存的權利,那麼,請讓我們一起努力使用母語,讓每個語言都能在各個場合受到尊重。

世界上現存約六千種語言,每兩個星期就有一個語言死亡。台灣現存約二十多種語言,其中許多語言處於瀕危狀態。

*延伸閱讀:2/21世界母語日來看世界上僅剩一人會說的語言,臺灣竟然上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