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年前,戰爭結束那天:七位長輩談記憶中的8月15日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作者:王美雯(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1945年8月15日,日本昭和天皇透過廣播宣讀《終戰詔書》,受限於資訊流通的速度,有人前幾天就聽說;有人當天徬徨無措甚或痛哭流涕;有人渾然不知,仍企盼戰爭早日結束;有人刻意隱瞞、也有人欣喜若狂。在時代的巨輪下,我們無法選擇,就算小如臺灣,這一天對於不同國籍、地域、身分、年齡、鄉下或都市、家世背景的個體,都有不同的感受與意義。

今年適逢戰爭結束七十年,在這特殊的日子,臺史博工作團隊邀請長輩們坐下來、聊聊天,聽聽他們回憶那段日子及戰爭結束的心情。

陳重松先生

圖1陳重松先生正在介紹自己的畢業證書和當年的經歷。右為劉錦龍先生。
陳重松先生正在介紹自己的畢業證書和當年的經歷。右為劉錦龍先生。
1928年出生於永康,公學校畢業後進入長榮中學就讀,戰後畢業。815那一天在臺南永康的家中。

那時永康找不到幾臺收音機,但因父親是醫生所以家裡有一臺,聽到日本天皇大意是說我們輸了,現在要投降了,那時候有一些日本人認真的投降後拿刀子切腹自殺。

8月15日時,精神上認為一個不會輸的國家,怎麼皇帝出來說我們輸了?聽到後很害怕,怕什麼呢?擔心一些日本兵受不了敗戰的打擊,而做出其他舉動,擔心仍有一些日本軍人想繼續戰鬥,而不願投降。如果美軍要登陸或作戰,擔心仍在部隊裡的臺灣人學徒兵,他們會被推上第一線當先鋒、擋子彈,因為這些人的身分已經變了、不再是日本人了,或許會被利用。

815那一天,情緒上沒有開心但也不覺得悲哀,因為我不認為自己是日本人,在學校也曾跟日本學生打架…… 

劉錦龍先生

圖2劉錦龍先生對於博物館內所搭設的日本時代場景,感到興味盎然、充滿回憶。
劉錦龍先生對於博物館內所搭設的日本時代場景,感到興味盎然、充滿回憶。
1925年出生,永康的農家子弟,1938年永康公學校畢業,18歲受日本警備隊調集,戰爭結束那一天在屏東佳冬一帶的山上。主要守備瞭望臺。

那天在部隊裡,上層不讓我們聽收音機,班長也沒有宣布降伏,他說從今天起不需要訓練、守備,什麼都不必做,只說やすみ(休息)、停戰,後來終究紙包不住火,經過兩三天,消息不停傳來,我就知道是戰敗,不是停戰。

後來宣布蔣介石要來接收,我們就心想,他們講北京話跟我們又沒辦法溝通,但我們也只能隨局勢發展,之後在軍隊待了一個月左右通知解散,帶著軍服搭火車回永康。我一回到家,我的父母都嚇到,因為那時候當兵不知道要多久,也很多回不來的例子。

 

郭清來先生

郭清來先生
高等科1年;無線電信技術人員養成所,戰時服務於無線電受報台。

戰敗前1、2日已經確定輸了,日本人同事要我偷接到中國電臺的臺語廣播,但因自小就學日語,我也聽不太懂他們講什麼,宣布當天我們在電臺聽到玉音放送時沒甚麼感覺,只感覺到輸了,日本人聽到立刻淚流縱橫,那天我回家立刻告訴阿公,阿公在此之前就預料日本會輸,因為他覺得美國是個富裕的地方。

楊陳罔市女士

圖4楊陳罔市是透過鄰人轉述,才聽到終戰的消息。
楊陳罔市是透過鄰人轉述,才聽到終戰的消息。
高雄三民公學校畢,曾讀高等科幾個月後,在高雄地方法院任職(當過接線生與打字員),疏開回永康後經過去的長官介紹,開始在永康庄役場任職。

那時候都在躲防空洞,想盡辦法躲藏,也不知道外面的世界發生什麼事,我們家那時候也才剛從高雄回來也窮,所以也沒有收音機,要聽到玉音放送是家裡有收音機的人才知道光復了……後來才聽到家裡有收音機的鄰居在說,不然我們也是傻傻的過日子,什麼都不知道。

聽到消息後一邊覺得高興,一邊也覺得日本人對我們不錯,建設也不錯、教育也很好,所以也覺得不捨得。

柯蔡阿李女士

圖5柯蔡阿李女士於展場參觀
柯蔡阿李女士於展場參觀
1933年出生在雲林,小二前在西螺、小三轉到斗六,因愛看小說被稱為小說迷,曾就讀虎尾女中、高雄女中,任高雄前鎮及前金國小老師、第一出版社。

8月15那一天,我跟同學在父親工作的北港電力公司門前,邊唱歌邊玩球。收音機突然傳出國歌,大家都嚇一跳,暫停手邊的動作,一般只有升降旗才會這樣,安靜地站著,當時聽到收音機傳來:天皇陛下出來講話了,無條件投降。一聽到,我們那時候都已經被訓練得很愛國了,大家都開始哭,哭說:「咱日本輸去啊。」那時陣不知道自己不是日本人。

郭麗容女士

1933年出生,臺南西港人,就讀於西港國民學校、長榮女中,後於農復會任職,致力於改善家庭衛生。

8月15我在家裡隔壁的西港農會階梯前,我們就在那邊四處吐口水,口袋裡面有的東西全部掏出來丟,聽說中國都這樣。那時候只是有聽說中國人是那個樣子,實際上是沒有看過,調皮的憑印象模仿。當時的心情聽到戰爭結束了,也是鬆懈了,另一方面也是開心回到祖國,因為那時候日本人很嚴。

馮國成先生

圖6幾年前回鄉消完祖墳,是馮國成給自己對湖南故鄉最後的責任。
幾年前回鄉掃完祖墳,是馮國成給自己對湖南故鄉最後的責任。
1924年出生在湖南省安鄉縣,排行老三,家中原為布料染坊,父親早逝,中學時即帶領一班師傅、長工在洞庭湖流域洗布、曬布、染布,經營家業。1949年隨軍隊與國民政府撤退至臺灣,成為臺灣新住民迄今已66年。

我高中畢業就受國軍感召,投筆從戎,那時因為從小染布,一搬就是十幾斤的濕布,所以身體很好,被選上傘兵,來臺後也在屏東大武營傘兵訓練基地當教官。

二戰時,我是空降團第1團第2隊的第2小隊,擔任技術士官,記得那年7月28日我們空降團降落在湖南衡陽的洪鑼廟附近,和日本軍打贏了一戰,本來接獲通知要繼續進攻衡陽和寶慶間一個日軍的彈藥基地,就在出發前,同團的美國通信兵接獲電報說:日本無條件投降,大家的命都保住了,開心的大聲歡呼:「中華民國勝利了!中華民國勝利了!」我們真的是恨死日本人了。

圖7完成口述訪談後,所有受訪者和臺史博研究團隊一起在館內合照。
完成口述訪談後,所有受訪者和臺史博研究團隊一起在館內合照。
※ 本文原載於《Watch Taiwan觀‧臺灣》第26期,頁24-27。 http://www.nmth.gov.tw/publicationhtml_153_89.htm

三民 http://www.m.sanmin.com.tw/Product/Index/005239305

讀冊 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100756613

博客來 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684345


11875087_10153538979472065_5290012060514078136_o

【新展開幕】二戰下的臺灣人

臺史博推出的「二戰下的臺灣人」特展,展出館內蒐藏二戰相關的珍貴館藏文物,如日本時代皇民化推行時期,臺灣人家中所供奉的日本神道教與漢式神祖牌結合的神龕;戰時生活日用品配給劵;記載了建造防空洞過程的陸季盈日記;贈與從軍者眾人簽名祝福的太陽旗、慰問袋;戰死臺灣人日本兵林清春的遺物盒等等,透過這些二戰相關見證物,帶領觀眾進入臺灣當時的二戰的氛圍之下。

臺灣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時期是日本帝國的殖民地,展覽當中,除展示戰時動員外,更關心的是當時臺灣人的想法、苦痛與記憶,戰時生活的影響與改變,而這場戰爭又如何影響了他們的生命與未來,在戰爭結束時,臺灣人的想法與又是如何?

趕快點進去看更多↓
http://www.nmth.gov.tw/exhibition_236_325.html

 

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Follow us

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不在228公園、也不在植物園,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是一座位於臺南、有「臺灣」也有「歷史」的博物館,「臺史博」是我們的暱稱,為了守護臺灣共同的歷史文化與記憶,2011年開館至今,已蒐藏了9萬多件藏品。

臺史博的展覽以多元角度及跨族群視野,講述人與土地的故事,鼓勵所有生活在這片土地上的人以及國外訪客,發現臺灣、發現自己。
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Follow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