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只飲料和爵士樂,還有青春女子的呢喃與陪伴:台灣珈琲店的小歷史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近年台灣各地吹起一股文青風,一間又一間的「文青咖啡店」隱藏於各大城市的街道巷口之中,仔細瞧瞧,店裡所販賣的不只是咖啡,配合精緻的甜點、整潔的環境、悠閒中卻又帶有一絲雅痞的音樂,就算坐在裡頭發一整天呆都不嫌浪費。

也可以這麼說,現代咖啡店的經營指標,主體已經不再僅是那一杯拿鐵或是卡布奇諾,而是整個咖啡店所要營造的「文青」氛圍。

現代人總喜歡沉浸在咖啡廳中的「文青」氛圍。
現代人總喜歡沉浸在咖啡廳中的「文青」氛圍

回顧台灣的歷史,「咖啡店」是什麼時候普遍出現於台灣呢?過去咖啡店所經營的項目,又有什麼呢?以前咖啡店內的擺設、消費族群,又跟現在有沒有不一樣呢?

要說咖啡店的出現,就必須要先從台灣的咖啡說起。

相傳咖啡豆是英商「德記洋行」在十八世紀所引入,主要種植於台北縣三峽、海山等地區(今日新北市三峽區、鶯歌區一帶),但因種植技術不佳而沒落。日本殖民統治時期,透過現代化、精緻化的種植之後,提升了咖啡豆的存活率。根據研究者的數據,最遲至西元1942年,台灣種植咖啡豆的面積已高達1000多公頃。但在太平洋戰爭爆發後,大多數的經濟作物開始改為種植糧食作物,咖啡豆的種植面積也就大幅減少。

台灣在1940年代左右已有如此大面積的產地,間接證明了日益增加的咖啡需求量,但是否因此等同於咖啡店的蓬勃發展呢?

答案是其實是「不」。

因為日治時期所指稱的「珈琲店」並不單賣「咖啡」,而是賣「料理」、「酒」、還有「女給」。其中,珈琲店中「女給」的優劣將會左右顧客回流的程度。

若從當時的法規來看,珈琲店是被歸類於「特殊接客業」,內部裝潢主要採取西洋式的風格,除了賣酒以外,更有女性陪侍顧客飲食的特色,而這個職業就是所謂的「女給(ㄋㄩˇ ㄐㄧˇ)」。

女給(じょきゅう)是日文「女給仕」的簡稱,這是一個由政府所規範的職業,年齡大約介於十四至二十五歲之間的年輕女性,主要的工作內容,就是在珈琲店內從事客席間的接待、陪侍,也可以說是更貼近客戶、與客戶擁有更多互動的女服務生。

如果要用更白話的方式來說,現代相當流行的「女僕咖啡店」,可是在日治時期就已經存在了喔!

《臺灣實業界》5年5號,1933年,頁28。
女給的服務項目,主要就是在有限的時間內陪顧客飲酒、談天

那這個職業是什麼時候大量出現的呢?

這就要從西方摩登文化流行的1930年代開始談起。

在那個年代,男女平等、自由戀愛、做一個獨立自主的職業女性等等的口號,持續翻轉著社會的價值觀。儘管普遍受教育的比例,女生不如男生來的高,但從日本殖民時期以來,女性的受教人數與程度,漸漸影響了女性在那個時代的自主意識。

另一方面,受到西方文化的影響,女性的職業也開始有了很大的變化。女給職業的出現就是一個非常好的例子。女給(じょきゅう)就是在這種進步、摩登的時代氛圍之下,產生的一種女性的近代職業,也可以說是珈琲店中不可或缺,甚至是決定一間珈琲店成敗的最主要因素。

若從全台灣第一家珈琲廳──「獅子珈琲店(Café. Lion)」的例子來看,或許可以看出一些端倪。

「獅子珈琲店」開幕於西元1912年12月1日,地點座落於繁榮的台北新公園(今二二八和平紀念公園)裡面。這是首次由官方所支持的珈琲店開幕活動,當天不僅吸引許多政商名流,也成功地勾起了台灣人對於這種新式空間的好奇心,最主要的原因當然就是珈琲店中的女給服務,這種強調消費簡易、情慾享樂的休閒空間,在1930年代的台灣各地蔓延了起來。

雖然女給只是飲食陪侍的服務角色,珈琲店內的裝潢卻為女給營造了更多與客人互動的機會。店內昏暗的燈光搭配獨立的座位,使得顧客得以卸下心房、訴說內心的苦楚,甚至是傾訴對女給的愛慕之情,而柔和的爵士樂則為這種曖昧的氛圍加溫,再加上女給青春的外貌、耳語般的呢喃,儘管每次的服務僅有一個小時,卻提供了顧客一種限時的戀愛,有些時候,甚至可以滿足肉體上的慾望,但這就是女給與顧客私底下的行為了。

日治時期珈琲店的擺設方式,提供顧客一定的隱私空間,同時也讓女給有更多「轉台」的機會
日治時期珈啡店的擺設方式,提供顧客一定的隱私空間,同時也讓女給有更多「轉台」的機會

這類女給與顧客之前的戀愛遊戲,大多是建立在金錢交易之上,與金錢等價的時間結束之後,兩人關係就暫時性地告一段落,直到下一次的光顧。但是,這樣的職業行為並不等同於花柳業的女性工作者,最主要的差異點在於,女給並沒有涉及人身買賣的問題,是擁有人身以及轉業、廢業的自由。她們不需要受到人身契約的箝制,所以可以任意的跳槽到自己喜歡的店家,也可以依自由意志決定結婚後不再繼續工作,在空間與時間上都比較沒有限制,在外型上也能自由選擇喜愛的個人風格。

在當時,女給又被稱作「大眾的限時情人」,顧客上門後,享受的是短暫又虛擬的戀愛時光,當消費行為結束,一離開店面,也就離開了這樣的氛圍。除非,顧客想要把「女給」服務生變成自己在現實生活中的情人,那就另當別論了。

台灣的珈琲店熱潮,大約只持續了10年就消退,最主要的因素在於「喫茶店」場所的出現。

這種新形態的飲食場所因價格更加低廉,且又不像珈琲店常有因女給而起的紛爭所造成的負面印象,再加上珈琲店的營業模式鮮少轉變,在沒有創意以及女給之間惡意競爭的情況下,社會對於這個行業的批評聲四起。

終於,在1930年代末期,珈琲店以及女給文化,漸漸被喫茶店清新的氛圍取代。

女給職業的出現,就某種程度來說是見證了台灣女性地位的轉變,但也同時突顯1930年代的台灣,正處於一個「摩登」「浪漫」的時代氛圍
女給職業的出現,就某種程度來說是見證了台灣女性地位的轉變,但也同時突顯1930年代的台灣,正處於一個「摩登」「浪漫」的時代氛圍。(出處:和歌森太郎編,《日本生活文化史-市民的生活の展開》,東京:河出書房新社,1986,第九卷,頁127。)

女給的出現,使得一般人可以用較少金錢換取短時間的歡愉,不管是在精神上甚至是肉體上的享受,都成為可以說是一個時代下的產物,也可以說是見證了台灣女性地位轉變的關鍵史實。

而珈琲店的消失,也反映了流行的可取代性,若無法時時更新、刻刻改進,一個看似前途無量的流行,也有可能在轉瞬之間,消逝於歷史洪流之中。

註:本篇文章同步於2016年1月14日「台灣時光機10_日治時期的女給文化」廣播節目。

*參考文獻:

1.廖怡錚,《女給時代:1930年代臺灣的珈琲店文化》,新北市:東村出版,2012。

2.廖怡錚,〈傳統與摩登之間─日治時期臺灣的珈琲店與女給》,台北:國立政治大學台灣史研究所碩士論文,2010。

3.《臺灣實業界》,台北:臺灣實業界社,1932。

4.《臺灣實業界》,台北:臺灣實業界社,1933。

5. 和歌森太郎編,《日本生活文化史 市民的生活の展開》,東京:河出書房新社,1986。

吳亮衡
Follow me

吳亮衡

自認為不是一個很勤學的90後府城囝仔,畢業於台南大學文化與自然資源學系、政治大學台灣史研究所。喜歡沉浸在「為什麼?」的思辨之中,憑藉著對於理想世界的執著,當遇到對的人、對的價值,就會想要拼盡一切地維護這種得來不易的浪漫。最大的目標是把眼前看到的、身邊使用的、甚至是精神上習慣的臺灣史寫成一篇篇有溫度的尋「臺」啟事。
吳亮衡
Follow 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