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接班之戰的勝利者──習近平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作者:峯村健司(Kenji Minemura)

「元老政治」落幕

中共十八大會場。 (Source: wikipedia)
中共十八大會場。

(Source: wikipedia)

受到心腹醜聞衝擊、搖搖欲墜的胡錦濤領導班子,終於在九月二十八日的政治局會議上決定了十八大的召開時間。比起往年,這次的公布遲了將近一個月。

除此之外,開會的日期定在十一月八日。這和江澤民將總書記讓予胡錦濤的二○○二年第十六屆黨大會相似,同屬最晚召開的大會,不過當時是因為江澤民要於十月末訪美,為了配合他的行程,所以才刻意延後召開的。

正因如此,這可說是非常明顯的異常事態。這是對下屆領導班子人事爭執不下的象徵,也暗示著胡錦濤與江澤民在檯面下持續不斷的激烈惡鬥。

像是要印證這一點似地,曾經一度廣為流傳、被認為「死亡」的江澤民,時隔一年再度傳出了動靜。

根據報導,江澤民在九月下旬偕同夫人和親信出現在北京欣賞歌劇。時序進入十月後,他又前往自己的老巢上海,和海洋大學的幹部見面。

引退高幹的活動陸陸續續出現在媒體上,這是相當少見的事情。

就這樣,在黨內極度混亂的情況下,終於迎來了黨大會的開幕日。

我坐在十八大的會場(人民大會堂)三樓設置的記者席最前排,等待著高幹們登場。

黨大會和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人大)這些會議,是難得能夠直接見到高幹的寶貴機會。

每次,我都會兩眼緊盯著雙筒望遠鏡,仔仔細細地觀察這些高幹:當他們在聽演說時,手在原稿的哪個部分畫重點? 誰在和誰談天說地? 有時候,我甚至還會觀察嘴形變化來判斷他們說話的內容。

就像女兒節的雛人偶一樣,高幹們陸陸續續登上祭壇。偕同胡錦濤一起登場的是江澤民;當他出現的時候,會場響起一片「喔!!!」的驚呼聲。一年前,當江澤民出席例行公事的時候,只見他一邊撐著拐杖,一邊顫顫巍巍地走著;但這次,他卻是一邊和出席者握手,一邊獨自抬頭挺胸地走著。

這場黨大會原本應當是胡錦濤最後的華麗舞台才對,但江澤民卻擺出一副「我現在還是老大」的樣子,感覺就是擺明要來砸胡錦濤的場子。當江澤民在會場最前列正中央準備好的座位上坐定後,胡錦濤對著坐在位子上的江澤民伸出了手,但江澤民卻像要甩開胡的手似地將右手用力一揮,表現出明確的拒絕之意。

平日,他們在舞台上總是展現出一團和氣的樣子,但這次卻截然不同;如此作態,很難不給人「關於領導班子人事的激鬥依然在持續」的感覺。

我向祭壇最前列的兩端望去,在那裡坐著四名身穿軍服的解放軍高幹。那是統領軍隊的黨中央軍事委員會副主席、同時也是政治局委員的郭伯雄、徐才厚,再加上在一週前剛閉幕的第十七屆中央委員會第七回全體會議(七中全會)上剛被選為軍委副主席的范長龍和許其亮。

郭徐兩人將在這次大會引退,因此先選出備位的下任副主席,這是行之有年的慣例。不過,那位身為前黨高幹親人的政府相關人士,卻對我說明了四人並坐的理由:

「郭伯雄和徐才厚都拒絕引退喔。與江澤民關係密切的這兩人,對交出總書記位子後仍企圖繼續留任軍委主席的胡錦濤強力施壓:『如果你不辭去解放軍領導人的職務,那我們也不會請辭。』兩人擺出這樣的姿態,逼迫胡錦濤引退。與之相對地,胡錦濤則是採用了前所未見的作法;他將和自己親近的許其亮與范長龍提前推上了副主席的位子,目的就是要逼退賴著不走的郭徐兩人。」

不只如此,江澤民更在黨領導班子的人事上做出了反擊。這位政府相關人士又繼續說:

「(江系人馬)不承認胡錦濤一派在夏天北戴河會議上提出的人事案,並逼迫他們將之撤回;取而代之的,則是將先前不在人事案考量中的重慶市黨委書記張德江、黨中央宣傳部長劉雲山、天津市黨委書記張高麗等三人列入名單,成為新任政治局常委。如此一來,在七名常委中和胡錦濤親近的,就只剩李克強一人。」

和最初人事案中胡系人馬過半數的優勢相比,此刻的胡錦濤盡顯敗勢。

被逼到牆角、退無可退的胡錦濤,只好選擇辭去一切職務,也就是所謂的「裸退」。說到底,在面對這種環繞著新領導班子人事展開激烈對立、混亂至極的事態下,想要收拾殘局,這也是不得不為之的選擇。

十八大,習近平(左)與胡錦濤(右)握手。 (Source: gz.people.com.cn)
十八大,習近平(左)與胡錦濤(右)握手。

(Source: gz.people.com.cn)

就在黨大會閉幕隔天的十一月十五日,中共選出了以習近平擔任總書記的新領導班子;至於胡錦濤,則是決定將包括軍委主席在內的所有職務一併讓給習近平,完全退出政界。

「(胡錦濤同志等人)帶頭離開了黨中央領導崗位,體現了崇高品德和高風亮節……」

習近平滿臉笑容地接下職位,並用最隆重的話語,如此讚美了引退的胡錦濤。

在這場會議上,幾乎所有引退的黨高幹全都出席,唯獨江澤民不見蹤影。

就在這一瞬間,江澤民持續長達十年的「垂簾聽政」畫下了休止符。

同時,這也象徵著自新中國成立以來,盤踞中國政界超過半世紀以上的「元老政治」的落幕。

毛澤東在失勢後的一九六六年,為了重新掌權而掀起文化大革命。他煽動名為「紅衛兵」的青少年組織,對當時的黨高幹和知識分子大加迫害,從而取回了實權,代價是長達十年的社會與經濟動蕩不安。

鄧小平在引退後,依舊以最高領導者的身分君臨中國,把持著超越總書記的影響力。長久以來,他一直以超越制度和法律的「人治」形式,持續著自己的支配。

因此,一位和胡錦濤親近、出身共青團的前黨高幹,對胡錦濤的「裸退」做出了這樣的評價:「這是讓中國朝向真正法治國家變革的一大偉業,將來一定會留名青史吧!」

習近平及其領導班子所接下的,是一個得以在不受元老干預之下運作政權的制度。和籠罩在最高實力者鄧小平陰影下的江澤民、以及受到江氏「垂簾聽政」嚴重束縛的胡錦濤兩代政權不同,這是一個真真切切、擁有獨立自主性的「政權」。

二○一三年一月,在國營通信社報導某位前解放軍高幹葬禮的情況時,江澤民的名字被列在第十二位,名列最末。對於自己的排名從迄今為止的「第一點五位」降格至此,江澤民表示「這是出自我自身的意願」,而習近平對此也特地再度使用了之前稱讚胡錦濤的「高尚品德」一詞,來讚美江澤民。

同年三月十七日,在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的閉幕典禮上,胡錦濤將最後一個職務―國家主席―讓給習近平,從此完全引退。

名符其實成為黨、政、軍最高領導的習近平,在演講中用充滿強烈民族主義的激昂語氣,反覆強調自己最重要的口號「中國夢」。

坐在一旁的胡錦濤則自始至終表情僵硬、不發一語。他的眼神空洞,臉色看起來也比平常更糟。事實上在十八大之後,就有消息傳說胡錦濤的身體狀況惡化;之所以如此,與其說是圓滿完成任期的成就感,倒不如說是和江澤民的惡鬥,令他身心俱疲所導致的吧!

就這樣,習近平政權在江胡慘烈鬥爭的最後一刻誕生了。

另一方面,這場權力鬥爭的餘波也飄洋過海,影響到了一水相隔的日本。

本文摘自聯經出版之《站上十三億人的頂端:習近平掌權之路站上十三億人的頂端:習近平掌權之路(封)s 胡錦濤在全世界蓋孔子學院, 習近平熟讀的卻是荀子, 人性本惡,須以「上層設計」約束導正。 習近平說自己是繼承革命的第二代,而非接班第五代, 是否意味著他將改變鄧、江、胡的改革開放路線? 胡錦濤求不到的「中美新型大國關係」, 被習近平談成了, 在新型大國關係中,台灣將被置於何地? 習近平的過去猶如一團迷霧,台灣究竟對他認識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