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二八消失的台灣菁英──岡山教會牧師蕭朝金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蕭朝金,一九○七(明治四十)年生,彰化社頭人。父親蕭明爐是一位熟識各類草藥的鄉間醫生,也是一位虔誠的基督徒,鄰居許定田就是在蕭明爐的介紹下接觸教會,追求基督的福音,進而加入中部醫療傳道的工作。

五個兄弟中,蕭朝金排行第二,年幼即喪父,家境貧困,跟隨母親定居台南善化,自小外出打工幫忙家計。他公學校畢業後無法升學,但憑著堅定的毅力與優秀的資質,參加日治時期通信教育(函授學校),通過高中資格的檢定考試。擁有高中資格後,得以報考台南神學院。三年後畢業,在台南的南門教會擔任傳道師,接著升任牧師,後來轉任高雄岡山教會牧師。

蕭朝金
蕭朝金

熱心社會事務

日治時代,蕭朝金就追隨林獻堂參加「台灣文化協會」,參與文化演講,深感台灣人在殖民統治下飽受不公平的對待,鼓吹以平等為出發點的台灣民族運動,並熱心於社會公益事務。

終戰後,蕭朝金集結具有正義感與行動力的人民,在國民政府來台前的空窗期維持社會秩序。這些優秀的人士,自然被以「建設三民主義新台灣」為號召的「三民主義青年團」所吸引。三民主義青年團的高雄分團部,在一九四五年十一月成立籌備處,籌備主任是曾在日治時代與蔣渭水籌創台灣文化協會的醫師吳海水,蕭朝金擔任岡山區隊長。他告訴青年團的部屬:「要為祖國打拚,能回歸祖國真幸福。」但不久,這些年輕人就發現,這個祖國是不把台灣人當「同胞」的祖國。

能言善道的傳道者

蕭朝金是岡山活躍的名望人士,岡山教會除了舉辦教會相關活動之外,場地也經常借給社區舉辦活動,岡山鎮長蔣江直的就任典禮亦在此舉辦,當時多人上台致詞但內容平淡,輪到蕭朝金發言時,他說:「岡山鎮親像一台車,鎮民是坐在車上的乘客,鎮長是咱交託他,請他做我們的司機,盼望鎮長能以安全的駕駛作為乘客們生活的保障,乎咱在這裡安居樂業。」獲得大家的喝采。

蕭朝金善於運用比喻再導入正題的演說方式,深入淺出,言之有物,常得到聽眾的熱烈迴響,即使同台致詞的外省人也遠不能及。台南第一位女公醫,亦是唯一一位女公醫的楊玉女,曾回憶起蕭朝金在大內擔任傳道師時的講道,他說:「咱做基督徒的人要親像螞蟻,看到甜的、好吃的食物,就要報給逐家,乎逐家攏來。這就是傳福音的精神。」可見,蕭朝金的確是能言善道的傳道者。

「劫收」引爆導火線

國府領台後,台灣人逐漸看清國民政府接收者的「劫收」本質與行徑後,徹底失望。二二八事件爆發後,三民主義青年團的團員和一批青年佔據岡山教會當作根據地,蕭朝金謹守傳道人的角色,勸年輕人不要輕舉妄動。然而,他無法說服這群義憤填膺的青年,也無法改變外在的現實。

另一方面,當時交通停滯,南下的火車只行駛到岡山,岡山教會便收容無法回家的學生與人群,解決他們吃、住的問題,蕭朝金因此被國民政府懷疑是聚眾滋事、收容暴徒的人。

三月十日左右,有教友聽到要抓拿蕭朝金牧師的風聲前來告知,友人勸他走避,蕭朝金卻回答:「我又沒做什麼代誌〔事情〕,我是一個傳道人,就是伊抓錯人,那也是誤會,解釋一下就好。」話說完的半個小時後,四、五名士兵到家中帶走蕭朝金,他還交代家人,自己馬上就會回來,怎知這是一去不回的恐怖陷阱。

蕭朝金被捕入獄期間,與高雄市參議員許秋粽的三子許劍雄一起被關在岡山警察局拘留所的牢房裡,許劍雄回憶:「他〔蕭朝金〕每天睡前或起床後,必定祈禱,可是他祈禱的不是他自己或家裡的事情,而是為台灣人,他說:『上帝啊!你要保佑台灣人。現在台灣人正遭逢災難,祈求您讓台灣人的明天能更平安、更幸福。』聽了這些禱告,真會讓人流眼淚。」

許劍雄多年後告訴蕭瓊珍(蕭朝金女兒)當時的情形:「恁老爸〔妳父親〕在監獄,都沒有為自己祈禱,都在為台灣祈禱、為台灣人祈禱,恁老爸真可取〔值得敬佩〕,真正是一個足愛台灣的人。」蕭朝金沒有替自己祈禱,反而是為台灣與人民祈禱,有可能是未意識到自己會走上死亡一途,也或許已知離死期不遠,希望自己是代台灣受難的最後一人。

蕭朝金結婚照
蕭朝金結婚照

目擊行刑現場

自小在岡山教會參加主日學的高雄阿蓮那菝林人王順調,當時是岡山農校(今岡山農工職業學校)二年級的學生,他在和同學步行的上學途中,目擊了蕭朝金被槍殺的現場,地點是介於岡山教會與岡農之間的三十公尺路與省道的交口附近(今河華路與壽華路交叉口一帶)。

王順調看到兩輛日式軍用卡車從岡山教會的方向開來,轉彎後停在三十公尺路附近,兩台卡車上分別有十多名持槍的士兵,原本以為是軍人要演習,結果聽到士兵大喝一聲,王順調更仔細看(第一目擊現場),發現「啊!這哆阮〔就是我們〕的牧師。」

蕭朝金和一名台大法律系學生余仁德(高雄後紅人),一人被押在一車,雙手被反綁在背後、雙腳也被綁著,他們從車斗很高的車上,被士兵踢下車,像待宰殺的牲畜般被粗魯對待。一群中學生因為好奇,又往前走近(第二目擊現場),想看清楚狀況。士兵要求兩人下跪,蕭朝金則是大聲回答:「我乾單跪天頂的上帝爾爾,我無愛跪人!〔我只跪天上的上帝,不跪人〕」

士兵用槍托重擊搥打蕭朝金的腿,他只是跌坐在地沒有下跪。接著士兵說著王順調聽不懂的濃厚腔調語言,大聲的吆喝,接著士兵突然舉起槍枝,連發射擊,兩人就被槍決行刑,蕭朝金以坐姿被槍決。

蕭朝金的女兒蕭瓊珍當時是小學一年級生,她在三月十七日上課時,看到導師王老師哭得傷心欲絕,告訴隔壁班老師:「我一個學生的家長過世了!」由於蕭朝金很重視教育,與學校保持密切的聯繫,又是王老師學生時代的校牧,因此王老師很激動。蕭瓊珍被帶到父親的槍殺現場,看到父親混身是血,子彈打過太陽穴,另一邊的太陽穴露出一塊白骨,原本該是整潔的外衣都不見了。

蕭朝金的遺體,由岡山的高端模醫師出錢、海埔的李尾長老出力,冒死將遺體收埋在槍殺地點附近的阿公店溪椰子樹和竹林之間,未立墓碑或做記號,只能草草下葬。多年後,蕭朝金的兒女已找不到埋葬的正確地點,因陸續有人下葬此處,也不敢貿然開挖。

被屠殺的恐懼,跟隨家屬餘生

蕭朝金的妻子李錦棉,善化人,是台南神學院畢業的女傳道,他們的婚禮選在蕭朝金台南神學院畢業當天,在校園舉行,有六、七對穿著燕尾服的男女儐相,場面盛大。李錦棉被教友通知「牧師乎人〔被人〕槍殺!」後,趕到小崗山的平交道確認,回家後告訴同住在一起且一向尊敬蕭朝金的表弟張凱翔:「伊的鼻子和耳朵都被割掉,那些傷口攏無抹藥,一個面腫嘎偌斗(臉腫脹如米斗一般)……」親眼看到丈夫受盡凌虐的遺容。

李錦棉於事發當天,在高昌診所的護士兼藥劑師林片的幫忙之下,帶著兩個小孩連夜趕回善化的娘家,深怕全家會被屠殺滅口,中途在阿蓮那菝林的王春來家中暫避;王春來是當地望族,又是岡山教會創會的教友。這段期間,李錦棉不曾流過一滴眼淚,但回到娘家後,從此一病不起。雖然曾收到一張「蕭朝金無罪」的文書,但她終其一生絕口不提二二八事件,餘生在極度恐懼的心情下生活,一家三口由娘家的兄弟李忠誠與夫家的小叔蕭朝墩接濟。李錦棉在女兒蕭瓊珍結婚不到十天後即因病去世,墓碑上鑲嵌著夫妻兩人的結婚照片。

蕭朝金太太墓碑-修

藉由信仰,追求公義

蕭朝金的女兒蕭瓊珍,深受父親疼惜,父親遇難時,她年紀尚小才七歲,記憶不深。母親從來不說父親的事,小孩也不敢過問,她反而是從他人口中認識自己的父親,或從外界找到父親的資料。從所申請的戶籍謄本得到的資訊,她確定父親是「三月十七日槍斃」。

蕭瓊珍記得父親被抓走後,大伯蕭朝柱每日急切的為父親禱告,而她也因為父親根植在自己心中的信仰而得到力量。直到一九八七年在艋舺教會舉辦的「二二八公義和平禮拜」,蕭瓊珍上台公開發表講話,才開始解放四十年來的恐懼和憤懣,和家人談到父親的遭遇,之後終能卸下心防、勇於分享,並追求公義至今。

蕭朝金的哥哥蕭朝柱,自小跟在父親蕭明爐的身邊學習,懂得許多藥方。在弟弟被槍殺後,精神極受刺激,經常以長髮、長鬚現身,行為怪異。但他在和小孩相處時,會傳道、說故事、談時事,頗為正常,甚至生病的大人小孩吃了他開的藥方就見效;然而只要有成年人在旁,蕭朝柱就裝瘋賣傻、語無倫次。

受訪口述的王順調認為,「柱伯阿可能不是真的瘋子吧!」而是有不得已的苦衷,乃以此策略過活求生存。一位致力於傳播基督福音的牧師消逝,家族也跟著受影響,國民政府殺雞儆猴的手段,在當時確實發揮了效果。


 

showLargeImage本文選自李筱峰、陳孟絹,《二二八消失的台灣菁英(二○一五年增訂版)》,由玉山社提供。

二二八消失的台灣菁英 二○一五年增訂版 
作者:李筱峰、陳孟絹
出版社:玉山社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出版日期:2015-02-17

哭過歷史的漫漫長夜,
我們終究要撫慰歷史的傷口,
起來迎接黎明的晨曦。

在二二八事件中蒙難的台灣社會菁英,大都曾經懷抱改革台灣社會的熱情,他們的無故獲罪與消逝,是台灣近代史上無盡的辛酸與血淚。

本書收錄在事件中遇害的社會菁英人物來介紹觀察,透過他們一生的發展與消逝,不僅讓我們看清台灣歷史的輪廓,更可窺見台灣異乎對岸中國社會文化的性質。

收錄:林茂生、王添灯、陳炘、宋斐如、吳鴻麒、李瑞漢、林連宗、王育霖、林桂端、施江南、阮朝日、吳金鍊、陳能通、廖進平、林旭屏

第一冊: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100739245

第二冊: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100739246